第63章 升任公社副社长

作品:《重生六零福娃娃

    “不要嘛,我就要帮阿姨牵床单嘛。阿姨好漂亮哦~。”红果儿把自己说得好像是因为她特别漂亮,所以才往她跟前凑的。

    但她眼里实实在在的,对黎燕燕的喜爱,却被后者接收到了。黎燕燕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才见了一面的小朋友,会这么喜欢她,但能被人喜欢,是每一个人都不会讨厌的事。

    黎燕燕微笑着,摸了摸红果儿婴儿肥的小脸蛋,大大方方地道:“你也很可爱。”

    “嘿嘿,我也这么觉得。”红果儿得瑟道。

    “呀,哪儿来的小朋友,这么可爱啊?”

    “小姑娘,你是哪家的孩子啊?”

    “你爹是谁啊?”

    抢完抽屉后,这些女干部终于注意到了红果儿,都过来逗她玩儿,顺便再套套信息。

    红果儿没兴趣跟她们走得太近,于是甜甜地对她们笑了笑,没答话。

    她环顾了一下四周,惊讶地问黎燕燕:“阿姨,这里没有柜子诶~,你东西放哪儿啊?”

    黎燕燕笑答:“我放在行李箱里就好。”

    她是这群女干部里面,唯一一个使用行李箱的。其他人都是用干净布裹的大小包袱,或是用网兜来提东西的。看到黎燕燕的行李箱,大家不免都有些眼气。

    “箱子放地上,会有潮气浸进去的。”红果儿小大人般地想去拍黎燕燕肩膀,结果够不着,只好改拍她手臂,“放心,我去找我们队的谭木匠给你打个小柜子送过来。”

    她一来就是这么大的手笔,惊得女干部们面面相觑:这小娃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啊?她能喊得动木工?

    “小姑娘,让木匠师傅帮我们多打几个柜子呗。大伙儿都缺放东西的柜子呢。”

    “就是。还不知道要在这儿呆多久呢,没个柜子,太不方便了。”

    “小朋友,你这会儿就去吗?要不,我跟你一块儿去好了。”

    黎燕燕看她们居然占小孩子的便宜,于是开口解围:“阿姨真不需要的。脸盆什么的,放床底就可以了。衣服可以放床头,当枕头用。不会受潮的。”

    红果儿没再说这事儿,反正到时候把东西打好了,直接搬过来就是。还跟这群人废话什么?她又从自己的帆布书包里拿出来一包伊拉克蜜枣,塞到黎燕燕怀里:“给~。”

    黎燕燕打开一看,赶紧把蜜枣还给红果儿:“留着你自己吃,阿姨不喜欢吃甜食的。”

    她当然喜欢吃。可目下食物紧俏,她怎么能跟个孩子抢吃的?

    红果儿把蜜枣重新包好,突然往她床上一扔,掉头就跑!

    倒把黎燕燕看呆了,等她追过去,红果儿已经跑远了。

    可这孩子着实可爱得紧,确定她追不上了,又停下来,喘着气跟她挥小手:“漂亮……阿……姨……再见!”

    转身继续跑。

    小短腿儿抡得,残影都快变成车轮影了。

    逗得黎燕燕一阵失笑,心里却觉得暖烘烘的。以至于,她回到宿舍,看到大家因为眼红而抛过来的眼刀子,心情也没受到半分影响。

    李向阳从首都乘火车一路南下,再转乘汽车回到县里面。

    一下了车,就直奔本县县委办公室。

    他不知道□□拨下来的款项,应该在哪里支领。干脆去找老领导牛书记。

    一路奔到县委大院大门口,看到上回帮他卖肉筹去京市路费的那个县委办秘书了。他还开口跟人家打了声招呼。

    结果人家拽着他就往里面走:“你的微生物救灾项目预算款已经拨下来了,牛书记打电话去农科院问了你离开京市的时间,估摸着你应该今天就能到了,让我在这里等你。我今天已经等了你大半天了。走,咱们上财务科去!”

    李向阳之前还生怕事情有曲折,没想到居然顺成这样。内心对牛书记的崇慕,顿时有如涛涛江水连绵不绝。

    但他还是拽停住秘书:“我从农科院带回了一些科普资料,这些资料是教人种救灾食物的。我必须先跟牛书记汇报一下,请他让人把资料拿去复印,然后下发到各公社!”

    秘书不知道小球藻5-6天就可以收获一次,奇怪他为什么着急这件事。但看他那么急,也就没勉强他。

    于是,走在前面,为他开路。

    彼时,牛书记并没在办公室里。他俩扑了个空。

    秘书打听了一下牛书记的去向,又把李向阳带到了县委的一间仓库去。

    仓库门大大开着,李向阳远远地,就看到牛书记背对着他,仰头望着库房里的设备。

    他一看,嗬,这不正是小球藻项目的离心机和干燥罐吗?

    新设备崭崭新新,透着金属光泽,毫无磨损的机体看着就让人心生欢喜。

    他满心喜悦地走进仓库,喊了牛书记一声:“书记……”

    牛书记转过身来,平静的脸庞上,双目却隐含兴奋与激动。他点点头,赞许地道:“你回来了。干得好!”

    为了抢时间,两人并未多说什么,李向阳把大致的情况跟牛书记作了个汇报。然后,从包袱里拿出一份微微有些皱的资料来。

    “这个就是黄研究员写的个人土法种植小球藻的科普资料。牛书记,你让人尽可能多地复印这份资料吧。再把各公社的社长叫过来开个会,我把种植方法跟大伙儿讲讲。”

    牛书记沉吟了一下,提出更好的方案来:“我让张秘书给所有公社打电话,让他们现在就派人过来参加小球藻种植技术培训会。”

    “你给他们培训的时候,咱们就把资料发下去。明天,再让他们去东方红公社找你,看你怎么实际操作的。跟着你一起学,效果应该更好。”

    李向阳也觉得这主意好,点头称是。

    本县地广人多,原有81个高级社,后来,合并成21个人民公社。平时要是县委召开临时会议,这21个公社来参会的人员,多半会因为路程有近有远,而有缺度或迟到的情况。

    但张秘书电话通知下去时,明言此次会议事关救灾新措施,或可在数天内,造出供各公社全社社员食用的食品。结果这些人也不知道各自想出了什么招数,好些人竟提前了许多到会。

    就只有一人迟到。迟到的时间还不长,也就十分钟。

    人一到齐,李向阳就把小球藻种植的科普资料给他们一人发了一份。

    然后正式开会。

    “相信大家都知道了,今天这个会议是有关救灾新食品的制造的。什么新食品呢?一种生长在水里的单细胞藻类,名字叫小球藻。它的大小只有3-8微米,含有很丰富的蛋白质……”

    李向阳开场白还没说完,就发现下面的人一点不感兴趣地在走神。

    一想,也是,这些人又不是专门搞研究的。这些科普对他们来说,毫无意义。

    干脆先把小球藻的厉害,说了一遍:“现在各公社卫生院不是每天都在收治浮肿病人吗?国家卫生部已经发现了,浮肿病就是缺乏蛋白质才会造成的。这个小球藻蛋白质含量比肉还高。只需要给病人服用一丁点,病人的浮肿病很快就会好。”

    “而且,咱们这些大老爷们儿,吃饭一顿要吃好几碗才能饱。改吃小球藻的话,也只需要吃一丁点,一整天就足够了。”

    功效一抛出来,全场一片惊叹之声。

    当然了,也有不相信的人讽刺道:“可就逗我们玩儿吧。要真有东西这么抗饿,老祖宗们早就改吃这啥小球藻了,还用得着年年岁岁种庄稼吗?”

    李向阳睥睨此人,淡淡地道:“这是农业科学院研究出来的新方法,□□已经批准推广该法了。而我们县,就是第一个试点推广的县。不过,要是你宁可饿死,也不愿意尝试,那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那人老脸一红,连道:“你早点儿说是□□推广的,不就好了。我又不知道有这茬儿……”

    现在每天都在饿死人,每个人想的都是争分夺秒救灾。一看这人还在废话,好些人不由出声:

    “李同志,你继续往下讲吧。他不愿意听,我们愿意听!”

    “科普资料上面讲,小球藻只需要5-6天就能收获一次,那一次能收获多少呢?”

    “这个营养液需要用糖来发酵啊?会不会太浪费了?能不能不放糖,直接把原料丢到池水里?”

    人人脸上都透着一股急迫。

    但正因为他们太急迫了,他不能跟着他们的节奏走。要不然,这场会就要开到天荒地老了。

    于是,他拍了拍会议桌,让大家安静下来。然后一个步骤一个步骤,给大家讲解了一遍。

    由于没有上手实际操作,大家听得有些云里雾里的,纷纷在问李向阳各式问题。但是,问得最多的,却是离心机和干燥罐。

    李向阳骄傲地道:“这两样设备我操作过的。而且农科院已经为我县,购买了三台离心机和三台干燥罐。”

    “由于设备有限,以后,大家只要育好了小球藻,把它连水带藻运送到县委这边来就行了。我会操作机器,把小球藻水体进行消毒、过滤、脱水,制成干粉,再还给你们的。”

    说着,他就带着大家到县委的仓库,去参观了那六台机器设备。

    这个时期,国内工业落后,这些机器设备只有在城里的大工厂里才能见得到。就算是公社干部,也有很多没见识过机械大家伙的。

    一进到仓库,看到这些锃光瓦亮的设备,大家像是被设备们的“气势”给镇住了一样,嘴巴张得大大的,眼睛也瞪得大大的。一个个还围着设备转圈圈,边转边打量边惊叹。

    有些感动地眼圈发红,一边点头,一边喟叹:“有救了……终于有救了……国家没有忘记我们啊……”

    有消息灵通的,便在旁边笑道:“国家肯定不会忘记我们。但你知道为什么咱们县是头一个试点的县吗?这些机器设备,还有小球藻的种植技术都是李向阳同志,专程去首都带回来的!”

    “啥?他带回来的?他怎么带回来的?刚刚不是在说项目是农科院研究的,□□批准推广的?他能有那本事,到那些地方去?”

    “嗨,你们不知道啊,人家为了带回来这些东西,吃尽了苦头,听说在街上都露宿了一个月呢!就为了等到首长们的小轿车路过,然后他好拦路喊冤!”

    “天呐,这勇气和毅力真了不得!”

    “就是!首长们就是因为这点,被他感动了,头一个就选了咱们县试点!”

    这些人说话的声音不算小,自然传到了正在跟大家解说设备功用的李向阳耳中。

    “……”

    他很想告诉他们,现在不兴告御状这种事了。咱们国家各部门职能健全,想办事只能按流程走。你就是拦了主席同志的轿车,主席同志也只能叫相关部门来解决问题。

    再说了……他有什么冤可喊的?难道他要跟首长打老天爷的小报告?

    老天爷欺负我们农民了,首长你给做做主吧!

    ……

    碍于还有正事要做,李向阳也没多做解释,只拍了拍手,示意大家听他说话。

    “从明天开始,大家自带干粮到东方红人民公社来,跟我一起繁殖小球藻吧。光只在会上说说,没上手练,你们可能也搞不太明白。明天上午八点,我在公社大院门口等你们。我们上午搞教学,下午你们就各自回各自的公社,照上午教的内容来进行实践。”

    “好!”

    “好!”

    “好!李老师!”有个人竟喊起他老师来。

    这让李向阳微微惊讶之余,又有点儿小自得。他以前也就是小学三年级文化的程度,哪里想得到,今天竟然会被一名公社干部喊老师呢?

    有人带头喊了,其他人也起哄地喊起他老师来:

    “李老师,明天全靠你了!”

    “咱们一定会在李老师的带领下,成功捍卫全县人民的生命安全的!”

    “李老师人不错啊,为了全县人民在街上露宿了一整个月!那个月也不知道是不是吃馊掉的馒头过来的。”

    “馊掉的馒头就是高级货了,好吗?能喝上口水就不错了!”

    李向阳:……

    画风怎么不太对啊?

    感情他那个月是喝西北风活下来的……

    李向阳开会的时候,他的行李是由张秘书代为保管的。开完会,他先就去找了张秘,打算把行李提上,去跟牛书记打声招呼就回家。

    张秘笑着对他道:“行李已经给你放到车上了,你直接找牛书记话别吧。”

    这待遇可真周到,李向阳走进牛书记办公室,第一句话就谢谢他:“牛书记,谢谢你派车送我回去。”

    牛书记笑着迎上来,手搭在他肩膀上,像和他是忘年之交般:“谢什么谢?我们两个都认识那么多年了,还谈谢字,这不是太客气了吗?”

    说着,他又补了一句:“真要说谢,也该是我谢谢你。你马上就要救本县人民于水火之中了。”

    张秘书跟他汇报,说□□拨下一笔救灾新项目款到本县时,他是惊喜交加的。

    根本不用多想,他就知道李向阳成功了!

    他说:“我原本只期望你能从农科院带回来一个好法子,能减少每天死亡的人数,我就很高兴了。没想到你不仅把好方法带回来了,还把□□的项目款和项目设备都带回来了。”

    “张秘已经把会议纪要给我看过了,这小球藻要是推广繁育的话,本县所有人都用不着再挨饿了!好样儿的,我牛有仁确实没看错你!”

    李向阳不好意思地笑笑:“要不是你帮我联系寄卖牛肉的油腊铺,我也筹不到去京市的路费。连我的假,都是你打电话给秦书记,才批下来的。要不是你,我再能耐也不成啊。”

    牛书道哈哈大笑:“我那是慧眼识英雄。”说着,走到自己办公桌旁,拿起桌上放的一纸文件,递给李向阳。

    文件标题为《关于人事任命的通知》。里面写着“为了在长期干旱的严峻形势下,更好地救灾抗灾,经县委党委会研究决议,决定对以下同志进行新的人事任命。”

    下面一长串的名单里,头一个就是李向阳的名字。

    “任命李向阳同志为东方红人民公社副社长,负责公社人事、财务等工作。”

    李向阳看着红头文件,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他头一次被任命为公社党委办助理时,还是先由公社打了呈批件到县里,县里过了差不多一个月,才出的红头文件。

    这回,居然一来就是人事任命红头文件!而且,给他定的还是负责人事和财务方面的工作。这明摆着,是把最好的那两块工作,分到他头上来了!

    他突然觉得,牛书记好牛啊!他自己也好牛啊!

    牛书记看他满脸喜气,还笑着对他说:“年轻人,升得快是好事。但不要骄傲自满。谦虚使人进步……”

    “骄傲使人落后!”李向阳马上接道。

    这可是主席语录里被人传诵得最多的话之一。

    两个人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照旧例,这份文件依然只是给他看一眼的。带不走。

    等到下楼,看到面前的红旗牌小轿车,李向阳就更是目瞪口呆了。

    农科院的黄建邦那天去□□开会时,来接他的,就是红旗牌小轿车。而且同车去的,还有农科院的两个副院长,其中一位身兼农业部副部长职务。

    身份那么高的人,坐的都是这种小轿车。今天,他也不知道走了啥狗屎运,居然也能坐上这种车了!

    县里其实只有一台红旗轿车。这台车专供县长、副县长,还有党委书记、副书记去省城开会时,才会用的。

    一般人根本用不了。就是这些领导,等闲也是不用的。

    不过,也就是李向阳这么个性朴实的人,才会这么大惊小怪,觉得自己走了狗屎运,一天之内发生了这么多好事。

    事实上,所有这些事,都是牛书记在帮他立威,告诉旁人县委对这件事有多么重视。同时,帮他谋得合适的职位,他推广起小球藻繁殖技术来,发号施令也会更容易令行禁止。

    甚至刚刚的会议,牛书记虽然没出场,但让李向阳这个非县委人员主持会议,这本身就是县委拿出的一种态度。

    李向阳没坐过车,傻乎乎地站在车门前,研究怎么开门。

    司机看着这位英雄式人物,连车门也不会开,善意地笑了笑,赶紧帮忙把车门拉开。

    可一拉开,李向阳就更惊叹了,这车座套子……有皮纹呐!

    “这是牛皮还是猪皮啊?”

    司机笑道:“听说是全牛皮的。您坐坐,比沙发还软和。”

    李向阳赶紧坐下来试了试,还真是!他把牛皮套子摸了又摸,他家连皮鞋都舍不得穿,这车里居然有这么大块的牛皮。果然是领导坐的车啊!

    激动完了,他才想起来,自己现在好歹也是个副社长了,怎么还跟个乡巴佬似的?

    唉,这见识啊,还得跟文化一样,好好提高提高才成。

    他望了眼司机,司机倒一点不以为怪,只是不断问他关于他如何在京市露宿街头一个月,又如何拦下主席同志的御车,请求主席同志答应把本县作为第一个试点县的。

    李向阳:……

    刚刚的传说,还在说他拦的是某位中央首长的车。现在,已经升级为他拦了主席的御车了……

    “我没拦御车……”他头疼地答道。

    “你没拦御车,咋能跑□□去呢?”

    “我也没去□□……”

    “你没去□□,咋□□给你拨款了呢?”

    “……我只是参与了农科院黄研究员研究小球藻土法繁殖的全过程而已。”

    “什么?!这个能救灾的东西,是你研究出来的?!”

    “不是!是黄研究员研究出来的,我只是……”

    “天呐!咱们县居然飞出只金凤凰来,研究出这么了不得的方法,全国人民都有救了!”

    “不是,这个真不是我研究的!这是黄研究员研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