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六零福娃娃 幺宝 > 第62章 公社新来的女干部
    李向阳一听到居然还给他安排了机器设备,更是惊喜不已:“我东西不多,现在马上退房买车票都行。你放心,我拿我这条命跟你保证,这次回去一定好好推广微生物救灾法!争取快速推广,在最短时间内让我们县达到零死亡率!”

    黄建邦又跟他交代了,一定要每周打电话回来,讲一讲试点工作的进程。而他这边也会继续研究进程,后面有可能会找到更快速繁殖小球藻的方法。他们两个人一定要多沟通,才能更好地救灾。

    李向阳点头,表示确实如此。

    男人之间的友情,不像女性那么难分难舍。两个人又是被一个大项目牵扯在一起的。以后肯定有机会再见面。

    于是两人互相道别后,李向阳就回去退房,拿上包袱和给家里人买的衣鞋,赶去了火车站。

    在李向阳备战救灾时,红果儿听到个让她很有点郁闷的消息。

    原本,她以为会一蹶不振的刘芳,居然当上民兵了。

    原因就是,她是唯一正面跟麻老虎做过斗争的人。虽说背上有点小抓伤,但她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吗?更何况,人家都说了,那只麻老虎还想伤害乡亲邻里,结果被她奋力打跑了。

    她说她就算牺牲自我,也一定要保住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红果儿对此,只想说一句MMP。

    你明明就是被只半大豹吓得差点尿裤子的孬货,还好意思得瑟自己保住了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这谎话说得也太离谱了!

    不过那天晚上,确实很多人隔着门听到野兽的咆哮声。毕竟小花豹野性十足,未见其面,光闻其声,很容易让人误解成身型巨大的成年猫科动物。

    而刘芳虽然出口呼救,但确实没人冲出去救她。她身上那点儿伤,又轻得几乎可以忽略,不是她打跑的,难不成麻老虎会自己走掉?

    唉,那女人撒谎就撒谎吧。反正她现在似乎也没在打她爹主意了。只要她不像前世那样害人,自己也没必要管太多。

    除了这件事外,东方红人民公社还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县委给下面每一个人民公社都派去了下放干部。

    这时期的下放干部,跟后来那长达十年的特殊时期里下放的干部不一样。这纯粹就是县里面的粮食,养不了那么多人口了,就尽可能把一些年轻的闲职干部,往乡下地界派,美其名曰,下放锻炼。

    当然了,除了闲职干部外,工厂也在裁减人员。好些大集体工是以前跃进时期招进来的乡下人,现在也全数遣回原户藉地了。

    可现在除了东方红公社外,哪个公社不是天天死人?

    这些年轻干部,在这时候被从县里面赶出来,这也算是顶顶倒霉的事了。说不准,等待他们的就是个死字。

    解放牌大卡车拖着一车的下放干部,驶到东方红人民公社时,那些干部不管男的女的神情都特别哀戚,好像在参加自己的葬礼一般。

    有些精神脆弱点的女干部,甚至直接哭起来。

    有人四下眺望,失望地道:“不是说东方红人民公社,是我们县资源最好的公社吗?怎么地里也一样旱得裂口子啊?”

    这些人以前虽然都是闲职,但好歹也是干部。在旱灾开始前,靠着干部工资,还时不时可以到国营饭馆美餐一顿。住的地方也都是青砖瓦房。

    东方红公社确实是资源最好的,但它的资源,多半来源于李向阳和牛书记当初买回来的粮种,以及后来红果儿三番两次扔到山头上的那些大肉,还有田社长拿肉去换的粮食。

    也就是说,它的资源全都堆在社员们家里。根本没摆到明面儿上。

    于是,下放干部们四下打望,心马上就凉了。

    下放名单确定后,他们为了来资源最好的东方红公社,私底下可是搞了很多小动作的。好不容易如愿了,在这里看到的却是一片荒凉。

    有些女同志接受不了,当场痛哭起来。

    男同志们眼圈也红了。

    毕竟,都这么年纪轻轻的,谁想死呢?

    司机过来叫他们下车时,好几个女同志边哭边拉住车上的栏杆,死活不肯下。

    倒是男干部们比较理智,知道事情已经毫无转圜的余地了,与其在车上闹事,给公社的人留下坏印象,还不如表现好点儿。

    不过,也不是所有女同志都在闹的。

    这些人里面,倒是有一个女干部,跟着男干部一起下了车,脸上无喜无悲的,特别冷静。

    红果儿过来时,就正看到她淡淡地站在人群里,双手古典地放在小腹上,即使是被下放到偏僻乡下,也一脸平静的模样。

    这样的处乱不惊,不是一个小格局的人能拥有的。而她那一举一动皆优雅的仪态,也足可看出她有着很好的出身。

    看到她时,一股暖意自红果儿的心底升起。

    这个女干部叫黎燕燕,父亲曾是一位大资本家。由于忍不了自己的祖国,被鬼子侵略、压榨,而将全部资产捐献出来,供我党抗R救国。

    建国后,他因这曾经的义举,以及过人的才干,被召去了商业部供销合作管理司综合处工作。女儿黎燕燕因为曾是资本家的小姐,仪态礼仪都受过训练,思想也比较开化。大学毕业时,拒绝了父亲帮她找工作的好意,按照学校分配,来到了这远离京市的XX县城水利局工作。

    黎燕燕当初应该是想凭自己的努力和能力,做点事的。

    可惜天不从人愿,她才分配来XX县没多久,全国上下就闹起旱灾来。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她的亲哥哥从海外给她家寄了封信回来。这事儿表面上看,没什么太大问题。虽然这时期对海外信件敏感,但国家也不过是对此类信件审核较严而已。

    真正要命的是,她哥哥其实是国X党的一名少校军官。

    由于抗R理念不同,她哥哥早年不告而别,独自离家,给全家人带来了很大的精神痛苦。她父亲也因此不肯承认自己曾有这么一个儿子。

    而她哥哥离家多年,心里难免被良心折磨,一直记挂着家人。国X党兵败退走湾岛后,她哥哥又辗转去了美国。这封信就是从美国寄出的。

    能在商业部工作的人,都是接受过政治审查的。她家在海外没有亲戚朋友,是供销合作管理司人人都知道的事。现在突然多出海外信件,这不是很招人疑吗?

    她知道这件事后,明白若是追查下去,查出来她哥是国X党,自己全家可能都得被列为重点监管对象。于是主动站出来,说信件是她曾经的娃娃亲未婚夫写的。

    她家和她未婚夫一家人是世交,两个孩子还没出世,就由大人作主,定了娃娃亲。可后来,战火在他们所在的城市燃起,她未婚夫一家人再无音信。

    她家一直都以为他死了,所以政审时才没特别说明。

    这也得亏她哥哥怕惹出事端,知道家人认得自己的笔迹,干脆就没在信封和内信上署名。这才糊弄过去。

    她父母听到她一肩扛下所有罪名的时候,泪如雨下。

    她却笑着说:“怎么能说是罪名呢?我只不过是有一个身在海外的未婚夫而已。再说了,我已经向党组织保证了,以后绝对不会再跟美帝公民往来了。我能有什么罪名呢?”

    “爸,妈,不要为我哭泣……能够为你们做这件事,女儿心里很开心。只是……你们可能……不会再收到哥的信了。我怕他再往国内寄信,就当着党委书记的面,写了绝交信给哥……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她爸忍住泪,理智地回答:“你做得对。与其给他留个念想,让他忍不住回国。到时候,等着他的说不准就是军事审判。跟见面比起来,各自保全自身才是最重要的。”

    她妈也擦了眼泪,抚着她的脸庞道:“孩子,你是对的。不要责怪自己。妈妈为你骄傲。”

    一家三口,抱在一起痛哭。

    但至少,所有人都安全了。

    可是,黎燕燕没想到的是,和她在本县竞争副科级职务的同事,却不晓得从哪里知道了她有个美帝未婚夫的事,撺掇领导把她的名字放到了下放干部名单里。

    对于领导的安排,她不像旁人那样大吵大闹,只是认命地安静接受。这反而令领导心有所愧,给她安排了资源最好的东方红公社,作为下放地点。

    只是,她预料不到的是,在她还没来这里之前,她已经有了一个这里的好朋友。而且这个好朋友,还是个小朋友。

    是的,红果儿是专程为黎燕燕而来的。

    她的名字李懿君,就是黎燕燕给她取的。

    她是一个那样温柔,却又倔强坚强的女性。她一举一动都优雅非常,谈吐常如轻风拂面般,令人感到舒适。

    红果儿最初的偶像,就是她。

    她特别喜欢这位从县城过来的女干部。和刘芳单纯只是五官身段好不一样,黎燕燕是真正的新派古典美人。她有着如古代仕女般美丽的面孔,气质也极为古典,说话总是温温柔柔的。可以说,一切女性美都体现在了她的身上。

    但之所以说她是新派古典美人,是因为她从小受到的是洋派教育,思想开化、独立,个性也倔强坚强。

    并非只是有着金玉外表的草包美人。

    前一世,红果儿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都期望自己将来能够成为像黎燕燕那样的人。

    她原本是个比牛春来还熊的娃子,却因为很喜欢黎燕燕,总往后者身边凑,被潜移默化地改变了很多想法和观念。

    慢慢地,她就不熊了(并不)。

    而且,黎燕燕喜欢看书。公社小学的师资力量其实是很差的,多亏了黎燕燕给她开小灶,她的成绩才会突飞猛进的。

    她爹和她奶也因此,特别感激黎燕燕。

    她爹后来挨批斗时,她和奶奶去看望他,他总是一脸冷淡的样子。有时候,远远看到她们了,他甚至会掉头走掉。这让祖孙俩很长一段时间,很难接受。

    后来,她有一次,带了几节香肠到县城去看望黎燕燕时,提到这件事,泪如雨下。

    黎燕燕却温柔地告诉她:“你应该觉得温暖,你爹是真正爱你跟你奶奶的。”

    她记得她当时,很是不解地望着她。

    黎燕燕告诉她:“被批斗的人的家属,是很容易受牵连的。你爹不理你们,是不希望你们被他连累。他宁可自己忍受思念之苦,也不要你们受到半分伤害。”

    听到这温暖的解释,红果儿胸口积累多时的伤心与委屈,一下子散去。她哇地一声哭出来,被自己的父亲深深感动。

    从那时起,她对黎燕燕的感激就更多了。因为她的解释,她没有再误解父亲了。

    世上最可怕的事之一,是你的亲人明明深爱着你,你却误以为他讨厌你,恨你,不想见你,从而做出错误反应。哪怕只是一个怨恨的眼神,也必然加重正在挨批斗的父亲心里的痛苦。

    幸亏有黎燕燕,她才没有干出那种混账事。

    所以,一听说今天县里会来一批下放干部,她就专程过来了。

    她本来想直接小跑步到黎燕燕面前,萌哒哒地跟她搭话。

    可谁料,来了之后,才知道现场有多混乱。好几个女干部扒拉着车栏杆,死也不肯下车,哭得眼泪鼻涕直流。

    现在她这么冒冒失失地过去,气氛实在不太对。

    于是,她装作只是路过这里,转而问站在卡车旁,来接这些下放干部们的公社治保办虞小明:“虞叔叔,那个阿姨是谁啊?好漂亮啊~。”

    虞小明最先注意到的,就是黎燕燕,毕竟她人才太出众了。他小声地对红果儿道:“他们是城里面来的叔叔阿姨,红果儿,虞叔叔先不跟你说了,我还有正事儿要办呢。”

    “哦~。”她乖巧地回答,然后看着虞小明跑回治保办,叫人来把那几个不肯下车的女人,硬拖下车。

    秦书记早就在会议室等着这批干部了,部分女同志大吵大闹的事儿,自然也传到了他耳中。

    要白养一批人,原本他心里就不高兴,这会儿更反感这些在城里连半点苦头都没吃过的年青人了。

    下放干部们一进会议室,秦书记就沉着脸道:“听说部分女同志刚刚连车都没下,就闹着要回去。我看,呆在咱们东方红人民公社,可能有点委屈你们。要不这样吧,我打个报告回去,让县里面把你们调回去,怎么样?”

    有两个急于回城,涉世又未深的女干部冲了出来,急切地问秦书记:“真的吗?”

    “那谢谢您了!实在太谢谢您了!”

    剩下的人却不安地在相互对望。

    黎燕燕头一个走出来,表明态度:“我不回去,坚决支持县委党组织的决定。”

    其他还未表态的下放干部,马上回过神来,也纷纷表态。

    “我也不回去。作为干部,当然要为党组织分忧。”

    “县里粮食不够吃,才把我们下放下来的。我们当然要为组织上减轻负担。”

    “这是为组织立功的时候,肯定不能退缩。”

    ……

    那两个女干部开始感觉到事态不对了。

    但秦书记已经发话了:“大家的心意我都知道了,你们的爱国行为是值得表彰的。至于这两位干部……”他望了望那二人,“我会马上打报告,让县里调你们回去的。”

    黎燕燕同情地望了望她俩。县里下放多少人,肯定是领导详加考虑后,才出名单的。秦书记只要在报告里把事态写得严重些,一报上去,县委很有可能就真的会把这两个人召回去。

    但是,接下来,她们恐怕就会被下放到别的条件差的公社了。

    空穴不来风,这么多人都在说东方红公社不错,肯定是有原因的。只是,一个地处偏僻位置的人民公社,再怎么资源好,肯定没法儿跟县城比的。

    能来这里,已经是上级给予的照顾了。

    红果儿站在会议室门口,歪着脑袋,把这一切全看在眼里。

    秦书记跟他们讲了一堆场面话之后,告诉他们,县里面粮食不够,所以他们的口粮由公社供给。但粮食关系还是要象征性地转移一下的,同样,工资关系也要转。工资嘛,依然还是由县里发。不同的是,县里会先把工资转到公社账上。

    他说,你们别嫌在公社吃得不好,现在是大灾年,能挤出你们的口粮,已经很不容易了。要继续呆在县里,说不定连这些口粮都没有。

    这些干部刚刚表态时,已经把自个儿的思想觉悟提升了几个层次了。这会儿表演起感恩戴德来,更是如鱼得水。

    倒是黎燕燕很是不卑不亢地,简简单单说了句‘感谢公社党组织’,就闭口不言了。

    反而让人高看几分。

    最后,秦书记告诉他们,他们住的地方公社已经安排好了,并叫虞小明带他们过去。

    话说完,他就打算走了。却一眼望见站在门口的小红果儿,脸上的严肃表情顿时就消失了,含笑对她道:“小红果儿怎么过来了?”

    红果儿甜笑:“我来看秦爷爷来了~。”

    小孩子就算是拍马屁,都有一种天真烂漫的味道。更何况红果儿长得这么可爱。

    秦书记笑得眼角的皱纹都出来了:“哦,红果儿还记得来看秦爷爷啊。你爹到京市去了之后,你都不来了。秦爷爷还一直惦记着你呢,还以为你把秦爷爷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红果儿摇着小肩膀卖萌:“我这不是来看秦爷爷了吗?嘿嘿~。”

    红果儿身上穿的虽然是深蓝色土布衣服,但却半点不显土气。脸色也白里透红的,眼睛大大的,一笑起来,婴儿肥的小脸儿就有些嘟嘟的,极为可爱。完全没有半点土气,倒是像个漂亮的洋娃娃。

    下放干部们一看秦书记对这个小女孩别样看待,都忍不住回过头打量红果儿。

    这一打量不要紧,一个个马上被她萌得不要不要地,心道,难怪人家秦书记这么喜欢她。

    虞小明适时招呼他们往外走,说要带他们去宿舍。

    大家伙儿正要走,红果儿突然对黎燕燕用力挥小爪:“漂亮阿姨~,漂亮阿姨~,再见~。”

    笑得可灿烂了。

    几个女干部都相互望了一眼,眼神最终汇聚到黎燕燕身上。

    大家都是有自知之明的,这里真正能称得上是“漂亮阿姨”的,就只有她。

    顿时,女同胞都有些自惭形秽。而其中更有眼藏羡慕嫉妒恨的。

    出了会议室后,有个性精乖的人向虞小明打听:“刚刚那个小朋友是谁呀?秦书记好像挺喜欢她的。”

    提起红果儿,虞小明脸上就不由堆了笑容:“她啊?粮食双蒸法就是她发明的。秦书记当然喜欢她,她为咱们公社争了不少光呢。连市长都因为这个,过来咱们公社视察过的,还给咱们公社评了‘市级先进单位’的荣誉称号。”

    一众下放干部听得惊异不已,没想到粮食双蒸法,竟是个小朋友发明的。

    顿时对红果儿另眼相看起来。

    由于县里并没有特别拨款给下放干部们修宿舍,社里只好把已经废弃了的公社食堂改装了一下。在食堂中间位置建上一堵墙,把它变成两个大房间。

    男干部一间,女干部一间。

    考虑到女同志的隐私问题,社里还给女干部这间房安上了粗布窗帘。

    只是,大家进房一看,房里除了按人数新制的单人木床外,只有三张老旧的办公桌而已。

    大家心里又凉了凉。

    他们其实都知道,下放到这边来后,短时间内肯定是回不了城的了。所以都把能带的东西带过来了的。

    可就那三张办公桌,能放点什么东西啊?谁还没点儿私人物品了?

    男干部那边还好,理性地进行讨论和分配。

    女干部这边就显得有些乱了,有一位女同志不管不顾,先就把自己的一个小包袱往抽屉里塞。

    不等她塞完,其他人也动了起来。

    都在抢。

    黎燕燕的眉头几不可察地皱了一下,随即放弃挤入人墙。走到那排床铺边,挑了张离门既不太近,也不太远的床铺,打开塞得满满的行李箱,取出一床干净的床单,开始铺起床来。

    红果儿跟秦书记聊了阵后,问了虞小明下放干部的住处,就寻了过来。

    看到黎燕燕正在铺床,她迈着小短腿儿跑过去帮她牵床单。

    黎燕燕愣了愣,继而微笑着对她道:“阿姨自己来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