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国家抗灾救灾应急会

作品:《重生六零福娃娃

    由于这次的灾荒波及面太广,农科院的这些高知分子们,为了自救救人,一个个都干劲十足、热情高涨。

    再加上又有李向阳这个惯于干活儿的人加入战团,并负责指导工作,到了大半夜的时候,池子就已经建好。

    大家累归累,看到此一战果,还是忍不住欢喜雀跃。

    到第二天早上,农科院的人上班的时候,李向阳又跑了一趟。发现水泥居然完全干了。

    黄建邦见他诧异,笑着解释:“院里面进的这批水泥,是选的强度等级最高,质量最高的水泥。听说这种水泥,凝固得也最快。不过,要繁殖小球藻,池子里面得注入起码300立方米的水。我怕水泥凝结程度不够,咱们还是再放两三天再使用吧。”

    李向阳点了点头,深以为然。毕竟是拿来养吃的东西的池子,到时候承受不起水压,池子崩得坑坑洼洼的,水泥全掉水里去,还得了?

    要是直接塌了,那就更好看了。

    不过,这两三天时间,他们也没闲着。黄建邦在搞培育小球藻的营养液,而李向阳则被他拜托,去给池水消毒净化。

    微生物研究室的人,看他活儿又干得好,又认劳认怨,做事积极热情。对于他天天来这边报到,随意出入的事,完全没有意见。

    又过了数天,黄建邦忽然被部领导叫去办公室,让他准备第二天,跟院长一起参加□□的灾荒应急会议。

    黄建邦傻傻地问:“我们农科院,不是有很多农作物育种和栽培的大专家吗?我就是个普通科研人员,把我叫去参加□□的会议,不太合适吧……”

    他平时参加的最高等级会议就是农科院的部级会议,连院级会议都轮不到他出席。

    哦,对,院周会他还是可以参加的,和数千名工作人员一起听各部领导的本周工作汇报,及下周工作计划……

    一下子就让他这个小人物,去参加□□的会议,他总觉得心里面紧张得不行。

    部领导解释道:“叫你去参加,是因为你的科研项目正好符合救灾急需。这个跟是不是老资格专家,没有必然联系。你就大胆地去吧!这可是你为人民立功的时候!”

    要是有能力,谁不想救灾活人呢?紧张情绪克服克服就好,黄建邦用力点头,表示愿意建功。

    但部领导又补了一句:“放心,陈副院长和李副院长会一起去的。开会的时候,他们会帮着你说话的。”

    黄建邦顿时想哭了,他这么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市民,要跟两大副院长同车。而且陈副院长还身兼华国农业部副部长职务,在这样的高官面前,他腿儿不抖已经很不错了……

    这事儿,他跟李向阳一说,李向阳的反应是吃惊。

    “这个有什么好紧张的?当官儿的,不也是人吗?”李向阳道。

    “……”

    小市民的心理你不懂。

    看懂了他的眼神,李向阳呛了句声:“那我还是农民呢,还没你这个城里人有见识呢。我去见省长的时候,也没觉得有啥可紧张的啊。”

    黄建邦瞪大眼睛:“你见过省长?”他旋即明白过来,“是省里面举行庆典,或者是阅兵仪式的时候,你在人堆里见过省长吧?我这个可不一样,是要在领导面前发言的。”

    “怎么不一样了?我接受的还是省长的单独会见呢。一对一,明白不?”李向阳不服气地道。

    “你?省长干嘛要单独会见你?”黄建邦把他说的当笑话在听。

    “他当然要会见我了!粮食双蒸法就是我家最初搞出来的!”

    黄建邦吓了一跳:“你搞出来的?!”你一个农民?!

    李向阳得意地道:“不是我。是我闺女搞出来的。”

    黄建邦惊讶得半天都合不拢嘴。他是搞农业科学研究的,当然知道粮食双蒸法是怎么个原理。老实说,这法子并不能增加营养成分,对因缺乏蛋白蛋而引发的浮肿病用处不大。也不抗饿。

    但粮食蒸出来变多了那么多倍,在救灾初期,确实对稳定人心有大作用。而且很多食物原本是无法下噎,拉嗓子的东西,经过这种方法处理,会变好吃很多。

    但他一直以为这法子是哪个专家搞出来的,却没想到它竟是农民女儿的小发明。

    他惊愕得嘴都合不拢了:“双蒸法真是你家发明的?”

    “千真万确。我家里还装裱了县政府和省政府发的荣誉证书呢。”

    黄建邦突然就对这个从未谋面的小女孩,升起了赞叹钦佩之心。

    这女娃子以后长大了,前途不可估量啊。

    第二天,院里面派了红旗小轿车送两位副院长,和黄建邦去□□开会。

    黄建邦看到大领导就紧张,生硬地打了个招呼:“陈副院长好。李副院长好。”然后就逃跑似地,钻到司机旁边的位置坐下。

    两位副院长也没当回事,坐到了车后座上,开始聊天。

    “现在灾情太严重了。真没想到,居然饿死了这么多人。”

    “得了浮肿病的患者更多。这种病一得,要是营养跟不上,就只能全身衰竭而死。忒可怜了。”

    “抗R战争的时候,敌人把解放区封锁了。解放区啥都缺,但咱们要到老乡家里去,大葱煎饼能吃得饱。乡亲们把吃的全埋在地下,敌人根本找不到!”

    “所以说啊,现在形势太严峻了。农业部蒋部长都批评我们了,说我们农科院有那么多专家,一到了救急的时候,就全派不上用场了。”

    黄建邦猫着腰听着,没敢插话,只希望领导们把他完全忽视掉。

    但陈副院长聊着聊着,偏偏就点了他的名:“黄同志,等会儿的应急会议,你是主要发言者,发言稿准备好了吗?”

    黄建邦把发言稿往陈副院长面前一递:“准备好了……但我是给您准备的……”

    陈副院长:“……”

    “你的科研项目,你让我来发言?”陈副院长哭笑不得。

    “大场合不都是领导发言吗?”黄建邦怯怯地,又满脸期待地望着他。

    这个功,您去领吧!我紧张!我怕我到时候说不出来话!

    以上,才是黄同志真实的心声。

    李副院长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安慰黄建邦道:“你的项目,你自己了解得最清楚。咱们今天是去□□开会,主持会议的人是副总理。要是陈副院长代你发言了,到时候副总理一提问,他答不上来怎么办?”

    陈副院长接道:“这个法子咱们农科院在院办公会上都讨论过,一致认为是个救急救灾的好办法。到时候,要是因为我答不出来副总理的提问,导致这法子没办法在全国推广,那可怎么办?你可就从人民英雄,沦落为千古罪人了。”

    一听到副总理主持这次会议,黄建邦更想死了。但后面又听到自己的做法,可能导致这么好的救灾应急法,无法推广,他心里顿时感受到一股无形的责任和压力。

    连忙把发言稿拿回来,自己反复审阅,提炼简化语言,并勾出发言重点。

    轿车是从京市图书馆的北门进入中X海的。守门的是军官。

    其中一名军官出来询问了司机,单位名称和车号后,就放行了他们。

    会议室在□□办公区,里面有一个很长的会议桌。布置很简洁。来参会的,都是相关部委和单位领导。

    黄建邦这只小虾米窝在自己座位上,瑟瑟发抖。

    会议室陆续坐了30余人后,一位领导走到主座上坐下。

    李副院长低声告诉他:“这位就是副总理。”

    黄建邦紧张地点点头。

    副总理坐下后,先打开文件夹,按照参会人员名单开始点名,并用铅笔在名单上进行备注。

    点到黄建邦时,他还深深地望了他一眼。

    名完名后,副总理宣布开会,并致主持词:“今天这个应急会议,是应总理要求召开的。这次会议主要要解决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进一步摸清当前灾情,二是讨论,看有没有可以救灾的应急措施。要是有合适的办法,中央和□□都会配合推广的。”

    “同志们,全国自然灾害造成的饥荒已经越来越严重了,已经危及到部分地区基层群众的生死存亡了!大家一定要群策群力,积极为度荒抗灾作贡献。要开动脑筋,采取各种措施挽救人民的生命!同志们,现在已经是危急时刻了!”

    这席话说完之后,在座所有人表情都相当凝重,人人眉头紧锁,心里压力山大。

    接着,粮食部开始汇报当前粮食的库存和可供调运状况。说他们已经尽了全力,但京市和海市的库存,也就只够供应一周而已。

    公安局汇报说,目前全国治安情况并未恶化。重灾区人民未出现集体流亡现象,和群体抢粮事件。只是小偷小摸很严重。

    民政部提到重灾区群众无力自救,相隔省区也根本自身难保。现在的突出问题,除了死亡人数不断攀升外,浮肿病患者也越来越多。

    副总理皱眉询问:“这种病的原理是什么?有没有可能是疫病造成的?根治方法又是什么?”

    医科院代表回答:“这种病并非传染病。是由长期饥饿造成的。人体严重缺乏蛋白质,会使肝功能受损,而导致体细胞间隙充水。轻则肢体浮肿,重则肝腹水、肝硬化,直至死亡。要防治这种病,只能增加蛋白质营养。”

    “而且患这种病的人,多半都是青少年。他们基础代谢高,消耗能量多,一旦得病,很快就会死亡。这种病,会把我国的中坚力量完全摧毁的。”

    包括副总理在内,所有人都震惊于医科院代表最后的那句话。

    会议室内的气氛更凝重了。

    副总理望向农业部代表,沉声问:“你们部有什么办法增加蛋白质来源?

    农业部代表一怔,显然没料到会被点名回答。支吾着说道:“现在全国农业生产状况正在好转,来年的收成应该会……”

    话只说了一半,副总理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

    农科院陈副院长身兼农业部副部长职务,看到这种情况,开口道:“请让农科院科研人员报告如何利用微生物,快速生产蛋白质食物的办法。”

    说着,拍了拍身边黄建邦的肩膀。

    黄建邦双腿顿时抖了起来,战战兢兢地站起来。

    副总理鼓励道:“别紧张,这个不是面对社会公众的会议,会议内容出不了会议室。你有什么好办法,只管说。到底用不用,□□和中央会研究。”

    黄建邦深吸了口气:“我院通过研究,发现了一种可以快速生产蛋白质的食物资源。它的名字叫小球藻,是一种单细胞生物。这种生物蛋白质含量,比大豆和猪肉都要高很多。”

    “我院现已研制出小球藻干粉,只需3-5克,就可以满足人一天所需的主要营养成分。”

    话音一落,举座皆惊。

    副总理急切问道:“这种东西可以批量生产吗?”

    一谈到自己最熟悉的领域,黄建邦腿也不抖了,人也镇定了。他侃侃而谈:“这种单细胞藻类繁殖特别快,它主要是利用光合作用,进行增殖。一个藻细胞,在阳光下一昼夜能增殖几十倍。而且5-6天就可以收获一次。我们院里自建了一个40米长、宽的池子,收获一次,可以制成60公斤-100公斤的干粉。”

    “也就是说,只需要5-6天,这个池子就可以产出供1万-2万人1天食用的小球藻。”

    副总理追问了一句:“你是说,产出的小球藻份量可以保证1万-2万人1天不用饿肚子?”

    黄建邦点头:“是的。”

    举座惊奇。

    副总理带头给他鼓掌,并对陈副院长道:“你们农科院人才济济啊,连利用微生物取得食物资源的方法,都能想得出来。”

    他在夸奖的时候,黄建邦小心翼翼地,像个小学生一样举手:“副总理,我话还没说完……”

    “好好,你继续说!”

    “小球藻繁殖是很快,但要生产出供几亿人民食用的食物,还是很困难。我建议,最好是采用土洋结合的办法,以土为主,发动群众家家户户就地培养,自救度荒。当然,同时还要再搞工厂化养殖。这样一来,灾荒很有可能在两三个月内就结束!”

    黄建邦的这席话是很有份量的,因为他发言时,并没有主观性判断,而是拿出硬数据,给在座领导自行判断。

    一听到这个旷日持久的灾荒,竟能在两三个月内结束,所有人再一次震惊了!

    他们也没料到,这场会议竟会接二连三地带给他们惊喜。

    副总理大喜,当即拍板:“农科院的代食品研究工作搞得很好。这个方案正好就是国家现今急需的救灾方案!你们先回去写科普材料,教群众怎么自养小球藻,工厂化也马上进行试点。试点经费需要多少,你们打个报告上来,款项从□□走。”

    黄建邦马上道:“副总理,有人愿意把小球藻土方繁殖技术推广到群众里去,他也一早跟我说了,他们县愿意头一个搞工厂化试点。”

    “哦?那很好啊。是哪个县的?”

    “是XX省XX市XX县。”

    副总理皱了皱眉:“那也离得太远了点吧?试点当然要近点儿的地方,才好。”

    黄建邦连忙道:“粮食双蒸法最先就是这个人搞出来的!而且这个人确实太有革 命觉悟了,他不忍心看到自己乡亲一个个死去,就自掏腰包千里迢迢到农科院来找我。”

    “他找到我那天,我儿子刚好饿昏过去了。他又把自己的口粮省下来,给我儿子吃了!还跟我说,要是我儿子实在不够吃的,就去找他。他想办法给他弄吃的!是他解决了我的后顾之忧,我才能安心搞科研的。”

    “而且他时时刻刻都想着家乡受灾的同胞,天天都往我们那儿跑,把所有我们这班知识分子没体力干的活儿全包了。可以说,要不是有他的辛勤付出,这个法子没办法这么快研究出来的!而且,他参与了整个小球藻的土法繁殖过程的,他来搞试点,一定能成!”

    要是换成一般人,在这种应急会议上未经许可,长篇大论,那是肯定要挨批评的。

    但所有的人一听到粮食双蒸法,马上就有了听下去的欲望。

    毕竟这个法子,是最先推广到全国的救灾措施之一。在座诸位对它都耳熟能详了。

    现在,突然听到发明粮食双蒸法的人,跑农科院去取经了,而且还牺牲了自我这么多的利益,积极地帮助并参与小球藻救灾的研究,大家眼里都不由流露出浓浓的钦佩来。

    副总理叹道:“这样的人真是不多了。可以当作先进典型进行表彰的。”

    但现在肯定是救灾第一,于是,他又道,“既然是粮食双蒸法的发明人,他参与过双蒸法的推广,应该对这类工作比较熟悉。他又了解小球藻的繁殖过程,那就让他来搞试点吧。”

    黄建邦惊喜地点头。

    “不过,他必须每天向你们微生物研究室,电话汇报工作进展。□□会把他那边的试点经费,一起拨到农科院。由你们酌情拨款给他。所有这些事,你们要定期写报告,报到□□。明白吗?”

    “明白!”

    接下来,副总理又听了几个部门的汇报报告。

    由于最大的难题已经克服,会议气氛变好了许多。

    散会后,陈副院长笑着对黄建邦道:“看不出来呀,开会前,黄同志还那么紧张。结果正式发言的时候,这么镇定自若的。”

    张副院长笑话道:“他哪儿镇定啊,你看,他的脚到现在都还在抖呢。”

    黄建邦一看,可不是吗!

    他还以为腿没抖了呢,原来不是没抖。而是太专注汇报,没注意到自己在抖!

    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黄建邦去中X海开会的时候,李向阳也正焦急地在微生物研究室的大门口,来回踱着步子等待。

    黄建邦的同事看他等消息等得着急,还劝他进里面坐一会儿,会议反正一时半会儿开不完。

    他回答:“站在这儿,看得远。车子一回来,马上就能看到。”

    婉拒了人家的好意。

    于是,他在那里踱了三个小时的步子,终于看到辆红旗小轿车,往微生物研究室这边驶来。

    车还没驶近,后座那头就有颗脑袋冒了出来,冲李向阳激动地大喊:“李同志,副总理批了!副总理批了!”

    李向阳大喜过望,冲车里的黄建邦招手:“批了?真批了?”

    “真批了!”

    车子驶近后,还没停稳,黄建邦就兴奋地打开车门,跳了下来,差点被带摔在地。

    李向阳赶紧上前帮他稳住身形。

    黄建邦不好意思地笑笑,旋即正色道:“你赶紧收拾东西回老家吧。□□已经批了咱们的项目,而且经费马上就会拨到农科院了。我给你也申请了试点经费,到时候钱会一起拨到我们院。你们那儿路途遥远,你现在就出发的话,等到了XX县,经费应该已经拨下来了。”

    说着,就把今天会议上有关微生物救灾项目的事,全部给李向阳讲了一遍。当然,基于保密原则,其它部委的发言,他没复述。

    李向阳听到黄建邦为了帮他,居然在会上提到了他的名字,心里感动得不要不要的。抓住他的肩膀,哽咽道:“好同志!多亏你了!先一步开展试点,我们县会少死好多人。”

    “你在说什么啊?多亏了你,我儿子才没出事。这个项目能这么快上马,你也有很大的功劳。我们这帮子只会做研究的,建育藻池根本不在行。还有好些活路,都是在你的帮助下,才能顺利完成。”

    李向阳自谦道:“我也就出点儿力气,哪儿像你们那么有文化,还懂看显微镜,摆弄机器。”

    “唉哟,咱们别互相吹捧了。还是说正事儿吧。这个项目拨给你的预算款,主要是制营养液的钱,还有三台离心机和三台干燥罐的钱。离心机跟干燥罐我这边会直接采购,然后让运输部直送到你们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