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六零福娃娃 幺宝 > 第60章 救灾法关键人物出场
    李向阳数着那堆“壹市寸”、“弍市寸”、“壹市尺”、“弍市尺”的布票,数了好几个来回,才收下。

    “数目对。你家有没有称?我用手掂量掂量,就能知道重量,你行不?”他问她。

    妇人笑道:“你太小看妇女同志了,我可是每天都要去菜市场的人。”

    李向阳手感好,但要摸出来5钱有多少,还是有些困难。索性对妇女道:“我给你2斤6两牛肉好了。”

    “再多点儿吧,2斤7两?”妇人贪心地道。

    “那可不成了,现在谁家都缺吃的。你都不用拿钱,光只拿个布票,就能换这么多牛肉,该知足了。再说了,这是牛肉干,在水里发一发,能有一倍涨份!”

    妇人没趣地撇撇嘴。

    李向阳怕出事,这家换完之后,就赶紧出了胡同,多跑了几条街,去另外一家换。

    首都这段时间查黑市交易查得很严,但他一没去黑市,二又打一枪换一地儿,还愣是安安全全地。

    连着换了三家人,终于换到154市尺的布票。最后那家人甚至求着他,希望他能再多换点肉给他们。

    他差点儿就心软了。

    但想一想,万一自己口粮不够,坚持不到黄姓研究员把救灾方法找出来,那才是大事。

    只能咬咬牙拒绝了。

    做完这些事,日头已经升到天空正当中了。

    李向阳肚子也饿得相当难受了。

    他摸出之前换布票时,顺手放在衣兜里的一块牛肉干,正要吃。

    突然斜下里,蹿出个小男孩来,抢了牛肉干就跑!

    结果李向阳手里,就只剩拇指跟食指捏住的那点牛肉干了。

    他愣了一下,想都不想,就把那点牛肉干往嘴里一塞,直接追人。

    小男孩哪里能跑得过成年人?没跑几步就被逮着了。

    被李向阳拽过肩膀时,他嘴里正包着那块牛肉卖劲儿地嚼着呢。

    眼神就像饿久了的小野猫似的,护食似地警惕地看着李向阳。但等他嚼完了,也吞下去了,他那小眼神儿就变得可怜巴巴起来。

    “叔叔……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太饿了……”

    小男孩又从上衣兜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棉花票,票额写着“柒市两”。

    你能说什么呢?

    李向阳叹了口气,又摸了两小片牛肉干出来给他。

    小男孩一声欢呼,说了声“谢谢叔叔”,抢过牛肉片跑远了。

    出了这么个意外,李向阳收好棉花票,左右望了望,觉得这里实在不是个吃东西的好地方。决定步行到偏僻角落,再偷偷吃。

    唉,自己的东西,还得偷偷摸摸像个贼,他心里也有些无奈。

    在他找地方吃东西的时候,前方大约50米远的地方,有一个男人鬼鬼祟祟地从一家油腊铺里钻出来。

    李向阳正奇怪地看着那个男人,铺里的售货员忽然大声喊道:“抓小偷!抓小偷啊!有人偷东西啦!”

    那个男人顿时快速奔跑起来!

    这种时候,李向阳肯定是要帮忙抓小偷的!他紧紧追着那个男人一路跑。

    这男人身子骨看着就单薄,虽说比李向阳先跑老长一段路,但大约只追了300多米,就离得很近了。

    那人吓得赶紧往一条胡同里钻,大约想借复杂的地形来甩开李向阳。

    可李向阳紧追不舍,又追了一小段路,一拳头砸过去,就把男人砸翻在地了。

    两张回饼也同时从男人身上颠出来。

    男人顾不得痛,喘着粗气,赶紧把饼子捡起来,吹了吹上面的灰。然后,满脸羞愧地望了李向阳一眼,埋下头去。

    李向阳也在喘粗气。他歇了口气,骂道:“青天白日的,你这人居然还偷东西!看你长得斯斯文文的,是个知识分子吧?做什么不好,偷东西!”

    那人自己似乎也挺难过,没吱声。

    李向阳扯起那人:“走,跟我去公安局!”说着,又要去抢饼子,“这东西就是证据!”

    那人慌张起来,用力挣扎:“别!别!别送我去公安局!送去那里,万一公安同志给我单位打电话,我就完了!肯定会被开除的!”

    “你既然知道风险这么大,干嘛还偷东西?!”李向阳最烦这种人了,有手有脚居然偷东西!

    他一捋袖子,已经做好了长篇大论教育此人的架势。

    “我……”那人满脸愁苦,“我不是给自己偷的。我是给我儿子偷的……孩子饿得实在受不了了……”

    李向阳一愣,想起小红果儿,心软了下来。

    “大人饿饿,也就算了。可孩子正在长身体,哪儿受得了这种饿法?他平时又喜欢跑跑跳跳的,昨天在学校里跟人打着闹着,一下子就饿昏过去了……我也是没办法了……”

    男人说着,眼圈就红了。

    这回轮到李向阳说不出话来,他能指责人家太爱自家娃子了吗?

    但为了面子,他还是讲了一句:“那你也不能偷东西啊!”却已经打消了送他去公安局的念头。

    那男人却误会了,认为他是铁了心要送他去公安局。慌忙地扯住他的衣袖,求饶道:“这位同志,这位同志!我只是初犯,真的,只是初犯!真的,你别不信,我是农科院的1”

    他急得伸手在身上到处摸,掏出一张工作证来:“你看,这是我工作证,我确实是在农科院工作的。要不是年头不好,我根本不可能偷东西的!你放过我吧,求你了!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犯了!”

    那男人一直求饶,但李向阳看着他的工作证却是愣神了。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姓名那栏,明明白白写着黄建邦。名字和照片上,还盖着农科院的钢印。

    “你就是黄建邦?”李向阳问道。

    问得男人脖子一缩,这话问得怎么这么奇怪?

    李向阳这会儿也觉得奇怪呢,问道:“你是农科院的,不好好研究救灾方法,今天还请假了。难不成,你是专门请假来偷东西的?”

    黄建邦脸马上就红了,嗫嚅道:“我也是怕孩子出事……救灾的法子我倒是想研究。但我们研究室的研究方向是微生物,这个东西体积这么小,要拿来救全国人民,那不是开玩笑吗?”

    而且,他们的研究方向主要是重要微生物检测,农业有害微生物的防控技术研究等。

    李向阳一愣:“有多小?”

    “很小。要用显微镜才能看得到。”看李向阳一脸不明,他又补充道,“就是说,拿放大镜都是看不到的。”

    这么小?!

    李向阳失望得胸口都疼了。

    还好红果儿在他心目中一直留有金口玉牙的印象,他总觉着,小丫头嘴里吐出来的话,大多半都是应验了的。

    于是,他不死心地道:“小球藻呢?这东西能救灾吧?”

    “这东西怎么救灾?它倒是繁殖得快,20小时就可以增长4倍那么多。但体积那么小的东西,就是长得再快,能救得了全国人民吗?一个县都救不下来。”黄建邦一谈到自己的专业,就侃侃而谈。只是大约也在忧心灾情的事,表情很是忧虑。

    他其实不是没想过用微生物救灾。但这样一来,选定的那种救灾微生物,就需要大批量繁殖。而这样的繁育是需要有很大的场地的,要建足够大、足够多的工厂才行。更何况,就算建得多,那也不过能满足一两个,或两三个县的需要而已。

    花那么多钱,留着进口粮食,或是寻求更有效的救灾方法不是更好吗?

    李向阳本来也不懂这些,听他敲了定锤,直接就懵逼了。

    怎么回事?这法子居然一点用都没有吗?

    他是农人,一辈子靠天吃饭,没当公社干部前,每天就只知道种地种庄稼,以及去学习先进的农业种植技术,指导队里的人种庄稼。

    他脑子里就空白了几秒,然后,他想到了黄建邦是农业科学院的专家。农业科学院,那不就是研究怎么种好地的地方吗?

    像是抓住救命稻草般,他脱口而出:“小就小,你研究研究呗!研究出来种它的法子,咱们自己种!我是XX县东方红公社的,只要你把种小球藻的方法告诉我,我可以带头让社员们全都自种自吃!”

    黄建邦也愣了,旋即大喜:“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点呢?我只要想办法,让小球藻走出研究室,让普通人也能自行繁育,那不就行了?”

    看到他满脸惊喜,李向阳松了老大一口气:“也就是说,这是可行的,对吧?”他求证道。

    “我现在还不知道,得想想办法才成。”

    李向阳急道:“那你还站在这里干嘛?你赶紧回你们农科院的研究室啊!那里不是有很多先进仪器设备吗?你赶紧回去搞研究吧!”

    黄建邦支吾起来:“我……我儿子还饿着呢……”

    “你还想去偷啊?!”

    “不不不,我没这个意思!刚刚一偷了那两张饼子,我就后悔了!我以后肯定再也不会偷东西了!我是想去找熟人借点儿钱,给儿子买点吃的……”说到这里,他才突然反应过来,“你咋知道我今天请假的?”

    刚刚被逮到偷东西,他心神完全乱了。这会儿才想到这个问题。

    李向阳不耐烦地道:“你就别管了!好好搞研究才是!现在是你们为人民服务,拯救全中国人民于水火之中的时刻了!”

    “不是,你……”

    李向阳打断道:“你也别去借钱了。大家都缺吃的,现在谁会借你钱啊?自己不养家了?”

    “……”

    看黄建邦难过得低下了头,李向阳又补了一句:“我这里有点牛肉干,你拿回去给孩子吃吧。”

    黄建邦惊喜地抬头望他,看着他递过来一包东西。打开一看,肉片上面油汪汪的,别提多诱人了。

    再掂掂份量,起码有一斤啊!

    “谢……谢谢你!太感谢了!有这些,我儿子好长一段时间都不用挨饿了!太谢谢你了!”

    李向阳赧然地道:“你也别谢我了,好好把心思集中在搞研究上面。全国上下好多人都在挨饿,我们省也是。你要真研究出来方法了,那全国人民都感谢你。对了,我住XX旅店,就是你们农科院斜对面那家旅店。你小孩要是不够吃的了,再来找我。我想办法给你弄点吃的去。”

    接着,他又补了一句:“你研究出来方法了,一定要及时告诉我!我家乡的人还等着救命的法子呢。”

    黄建邦一听,这个陌生人竟然这么支持他,把他的后顾之忧都给解决了。不由感动地握住他的手道:“你放心,我研究出来了法子,头一个就告诉你!”

    李向阳办完这事后,赶紧赶回头天晚上卖衣服的那家商铺。

    商铺售货员一看到他来,马上就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昨晚逗着她耍了那么久,今天又跑过来了。

    哼,你要敢再逗老娘玩儿,看老娘不怼死你!

    没料到,人家还真就跑过来问她:“昨晚上那些衣服呢?我要买。”

    “你买?你有钱买吗?那么多件衣服裤子。想看就自己把脖子伸长了看,我才不伺候你呢!”售货员抱胸不高兴地道。

    李向阳也不生气,掏出一把零钞,和一把布票:“你还是把衣服拿给我看吧。”

    看着玻璃柜台上一堆的钱和票,售货员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赶紧换上笑脸:“唉哟,我以为你也跟那些女同志一样,都只是来看看,不买的。别介。你等等啊,昨晚你看的那些衣服,我马上就翻出来。”

    由于头天晚上已经看好了东西,李向阳也就只是看看货对不对版。很快就确认完毕,让对方给自己包好了。

    售货员拿出一叠厚厚的牛皮纸,把衣服一件件折叠好,用牛皮纸包装起来。再用粗红绳捆绑成结,留出手提的部位来。

    边包装,还边讨好地道:“你看,这个红绳多漂亮。我专门给你多扯了一截,拿回去给闺女当红头绳,很好看的。”

    她又拿出四个印了品牌名的精巧布袋,把所有包装好的衣裤塞到布袋里,殷勤地道:“你买这么多,我送你四个布袋。你拿去买菜还是放东西,都好得很。你闺女上学,还能当书包呢。”

    买衣服送布袋,这种事在县城里是肯定不可能有的。李向阳感叹了一下首都的富庶,忍不住问了一句:“这个不需要布票吗?”

    “不需要。上面批了的。”说着,她又开好了票,告诉他在哪里付款。付好款,把回单给她,她就把衣服拿给他。

    李向阳有点明白了。这可能是国家在想方设法促进消费,道理就跟高价食物一样。多赚的钱,对救灾肯定有好处。

    但这白色的布袋,上面用手工勾勒了粉彩美人图。特别是美人身上的衣服,画得很是漂亮。女孩子们都可以当手提袋提出去了。

    他想到他娘,他娘不乐意穿太好看的衣服,说是人老了,怕穿得好会被人家说闲话。

    但这个布袋不过是手上提的东西,又这么好看,一定得塞给他娘用。正好有四个,他娘和红果儿一人两个。

    还剩4市尺的布,他又去给他娘和红果儿各买了一双好鞋。

    有了研究方向,又没了后顾之忧,黄建邦搞起研究来,简直像着了魔一样。他甚至向研究室主任递交了申请,希望能够晚上直接住在研究室里,为国家救灾献出自己的全部力量。

    这样爱国为民的精神,主任肯定是全力支持的。当场就在他的申请上写了大大的两个字“同意”!

    这样全身心的投入,取得的成效是巨大的。

    才过了半个月,黄建邦就写了一篇关于如何利用微生物取得食物新资源的方法的论文。论文一写出来,他就通过研究室主任,递交给农科院院领导。

    这时候,灾情已经严重到首都各所大学,都通知学生饭后不可到操场运动,只能卧床休息的地步了。

    同理,各单位也通知所属工作人员,下班后不可出外娱乐,吃完饭应尽早休息。

    首都人民已经算是受到特殊照顾的对象了,每个月每人还享有半斤油和半斤豆腐的供应。但就是这样,人们还是挨了不少饿。有时候,郊区的农民逮到的偷白薯等粮食的贼,竟是大学老师之类的高知分子。

    在这种形势下,农科院里所有有关救灾的研究报告和成果论文都会被院领导关注。

    在黄建邦写这篇论文之前,被关注得最多的,是院原子能利用研究所的一个试验项目。这个项目,是研究如何用碎菠菜叶子在强光照射的玻璃瓶中,快速增殖叶绿素,生产食物。

    这项试验被列为农科院的重点保密项目,院长还要求试验人员必须每天书面汇报进展情况。

    这种试验一看就不靠谱,也肯定不可能成功。但院里面却那么重视,可以想见为了救灾,人们是有多么地“病急乱投医”。

    于是,黄建邦的研究成果一出来,全体院领导都好像看到了曙光,并在会议上集体通过决议,给微生物研究室拨入了一大笔研究资金。

    拨款后,没两天,院领导们就到微生物研究室走了一趟——他们都是来看进展的。

    而黄建邦写论文时,就已经提炼出头一批小球藻粉了。他将干粉抖到每一位院领导手中,请他们试吃。

    但这东西才研究出来,又是堆绿色的粉末,院领导们互相望了望,谁都没敢吃。

    黄建邦干脆自己倒了些小球藻粉在掌心,一口吞下,然后做介绍:“这种粉没有怪味道,而且经过提炼,营养成分特别高。只需要3-5克,就可以满足一个成年人一天所需的主要营养成分。”

    看他吞得一点都不难过,院领导们迟疑着,还是把粉吞了下去。

    这粉摸起来特别细腻、光滑,几乎没有颗粒感。而且确实一点水腥味都没有,并不难吃。

    但院长还是觉得有些担忧:“3-5克就能满足成年人一天营养需求,是不是有点言过其实?吃点这个,就不会饿了?”

    “会饿。毕竟这些干粉在胃部消化的时间会很快,而我们都知道,胃里长时间没有食物,就会产生类似痉挛的反应。但缺乏营养的情况下,人饿起来是会四肢无力,甚至眼发花、头发昏的。吃了这些干粉,却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而且,这个问题也很好解决,之前不是有人搞了个粮食双蒸法吗?很多人在嚷嚷,说食物只是蒸出来的份量变多了,但营养成分不够,人们饿得更快了。现在,我们只需要把3-5克小球藻粉加入双蒸法蒸出来的粮食里,不仅可以保证营养,还能长时间不饿!”

    听他这么一说,大家都觉得很有希望。院长同志带头给他鼓起掌来,并亲切询问,这个研究是否还有需要院里面帮助的地方?

    黄建邦回答道:“我现在只是找到了解决方法。但还需实验,怎样才能批量化生产小球藻。我希望院里面能够帮我建一个40米长、宽的池子,我好在池子里培育小球藻。”

    这个当然没问题,不过就是给场地,找水泥和砌工罢了。

    院领导们当时就同意了,而池子也在当天下午就开始动工修建。

    因为目下的建筑公司都是国营的,要砌池子需要走一堆流程。农科院着急办这件大事,干脆开介绍信买了水泥、砖头,组织员工自己来砌。

    李向阳一直很关注小球藻的研究进程,每天都会往农科院跑。而黄建邦早就跟人家打过招呼,说他是他的熟人,让门卫可以放心让他进去。

    于是,李向阳当天又跑来找黄建邦时,听说了这件事情,再一看,这些高知分子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干活。

    搬几块砖头,就累得气喘吁吁的。用水泥砌好一小池壁,他提脚一踹,整个池壁就塌了……

    塌了……

    塌了……

    所有人都望着塌掉的池壁在傻眼。

    李向阳也在傻眼。

    他是想告诉他们,他们是在造豆腐渣工程,这才踹给他们看的。

    但他没想到,他才踹了一脚,居然就塌了。

    李向阳长长地叹了口气,二话不说,过去拿了把铁锹,开始重新和水泥。

    这群人肯定连水泥和沙子混合的比例,都没搞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