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为救灾而进京的李向阳

作品:《重生六零福娃娃

    对于黄老师的处罚,牛春来觉得特别无辜。她都表扬他表现好了,居然还罚他?

    太没道理了。

    没道理到,下了课之后,他直接把那两张写满了算术题的纸,揉成团,随手扔到地上了。

    大不了明天罚他抄更多嘛。那他就再扔呗。

    然后黄老师就会叫他罚站了。

    呵呵,他对她的套路一清二楚。

    自从红果儿给他打开新世界后,他整个人都开窍了。反正老师的最终杀手锏,就是请家长。

    家长多忙啊,天天要搞革命促生产。他还就不信,她能真叫他天天请家长?

    她要真这么干了,那就是破坏人民大生产呐。这罪名多严重。

    看,牛春来的脸皮已经厚实到这种程度了。

    这一切,当然没逃过红果儿的法眼。

    她弯腰捡起算术题纸,把它展开来,用手碾回原样,然后收到自己书包里。

    牛春来还真的满感动,对她道:“红果儿妹妹,你不用帮我做题的。我就没想过要做题。两大张纸诶,做起来多累啊。”

    红果儿一如既往无视他。

    牛春来搔搔头皮,没搞懂她一边对他这么好,又一边继续不理他的操作是怎么回事。

    答案在放晚学后,被残忍地揭晓。

    牛春来不死心地,在放晚学的路上,非要跟红果儿一起走。

    结果快到家了,红果儿没回自己家,却大大方方地进了他家。

    他正高兴呢,红果儿已经把那两张写满算术题的纸拿给他奶了。

    “银花奶奶,黄老师今天罚春来哥,抄写语文课本第十五课十遍,还有做这两张纸上的算术题。今天的家庭作业是抄写语文课本第十六课的生字……(省略一长串)”

    牛春来:Σ(っ°Д °;)っ!

    发生了什么?!

    红果儿给他送家庭作业了?!

    金银花笑眯眯地看着红果儿:“小红果儿,谢谢你啊。待会儿我就让他爹,盯着他写作业去。明天你继续帮忙送下作业啊。”

    红果儿乖巧地点头,对牛春来脸上的震惊一脸漠视,转身离开。

    牛春来冲上去,扯着她袖子,不敢置信地问她:“咱们不是哥们儿吗?你怎么出卖我?”

    金银花一声大吼:“牛春来!你给我把手放开!谁准你扯红果儿袖子的?!”

    牛春来:Σ(っ°Д °;)っ!

    这是他奶奶吗?他奶奶一向舍不得骂他的啊。今天他咋扯个袖子,她都吼他了?

    牛春来的小心脏有些无法接受。

    看他被震住,金银花继续挑刺:“看你那熊样儿,一天到晚只会调皮捣蛋,你有没有人家红果儿半分聪明乖巧?你能不能好好向红果儿学学?你连家庭作业都不写,以后长大了当文盲啊?”

    “红果儿成绩这么好,以后肯定能进城当干部。你呢?我看呐,你以后一辈子就是个在地里刨食的命!”

    欣赏着金银花教训孙子的过程,红果儿毫不客气地到桌上拿了颗糖,边吃边看戏。

    牛春来看她在旁边看好戏,面子上更下不来了。熊吼一声:“奶奶!你咋知道我以后是文盲?!我才不是!我以后也能当干部!也能!”

    说着,他扯过那两张写了算术题的纸,气呼呼地走进里屋,写作业去了。

    金银花松了口气,对红果儿道:“还好你跟你奶都肯帮忙。要不然,除非让他爹拿黄荆棍儿伺候他,就这么让他写作业,他肯定不干。不过,你也得小心点儿,我孙子可熊着呢。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搞什么恶作剧,报复你。”

    说着,她一拍胸脯:“他要敢整你,你告诉银花奶奶,看我不叫他爹打死他!”

    哦,你不会哦。瞧你平时宠他的样子,就差给他摘天上的星星了。红果儿心想,这次演上这么一出大戏,已经很难为你了。

    面儿上却还是笑着答应。

    这种背叛行为大约惹毛了牛春来。第二天,他也不来找红果儿一起上学了。

    到了学校之后,只要视线跟她一对上,他马上一甩头,鼻子里冷哼一声。

    到了课间的时候,他撕下作业本上的一张纸,用铅笔写了几个大大的字,用力一拍,拍到红果儿的课桌上。

    当然,为了显示他讨厌她,他全程都没看她一眼。

    红果儿把纸拿起来一看,上面写着“我要he你ju jao”。

    顿时莫名奇妙。

    他写的个啥?

    她用铅笔在下面批了一句:“不懂,重新写。”

    “啪”地一声,给他拍到桌子上。

    牛春来气得啊,我都还没用这种态度对你,你倒先用这种态度对我了!

    他气呼呼拿起纸一看……

    这写的什么?

    啊啊啊,他只认得“不”字!其它的是个什么鬼?!

    “李小红,你过来。”他喊了一个班里学习成绩好的女生。

    牛春来早就是班里的人气王兼偶像了。他说话这么没礼貌,李小红也一样跑过来。

    脸上还没有任何不高兴。

    李小红拿过来一看:“不……什么什么,什么写……”

    “什么什么什么啊?念的啥啊?你不是成绩挺好的吗?”

    “可是……这上面就只有两个字是我们学过的啊,其它没学过,我怎么知道……”李小红挺委屈。

    红果儿皱皱眉头:“你还真有本事,净知道为难女同学。字是我写的,你干嘛不来问我?”

    牛春来冷哼一声,坚决不理会她。

    “上面写的是‘不懂,重新写’,听明白了吗?”说着,又不屑地瞥了瞥他,“算了,上课从来不听讲的人,怎么可能听得懂我说的话呢。”

    那极度不屑的语气,惹恼了牛春来。他不服气地嚷嚷:“那李小红呢?她肯定好好听了课的啊,她也没认出来啊。”

    “你不是不和我说话吗?”

    “……”

    他愣了两秒,用同样的话怼回去:“你呢?你不是也不和我说话吗?”

    “……”

    这句话倒出乎意外地把红果儿给堵住了。

    终于扳回一城的牛春来,有点得意地道:“知道我在纸上写的什么吗?我要和你绝交!”

    红果儿又看了一眼,那张纸。

    我要he你ju jao。

    她把纸一把扯过来,然后用铅笔在写错的拼音上,打了大大的叉叉,再在下面标上正确读者。

    牛春来觉得自己脸皮都要掉下来了。气得叫嚷:“我说我要跟你绝交,你听到了没?”

    “哦。”

    回答平淡如水。

    然后放学之后,她又把今天的家庭作业给银花奶奶送过去了。

    牛春来气得怒吼:“李红果!你这个……”

    话没吼完,一波更有气势的怒吼就响起来了:“牛春来,吼什么吼?!给我写作业!”

    这是他爹的声音。

    他爹正拿着黄荆棍等着在他犯错误的时候,用力揍人呢。

    于是,从那一刻开始,一直到红果儿吃完晚饭,牛家都安安静静的。

    晚饭后,红果儿想去洗碗,结果隔壁家银花奶奶拿着牛春来的作业,来找她了。

    “红果儿,奶奶不识字,你春来哥的爹也不识字。你能不能帮忙看看,看这些作业题写得对不对啊?”

    红果儿有点懵:“银花奶奶,我还要洗碗呢……”

    侯秋云一把抢过碗筷:“奶奶去洗就好。你歇着。”孙女是在帮她报仇,她当然要搭把手了。

    金银花更加自觉,直接从侯秋云手里抢过碗筷:“唉哟,我来洗我来洗,你们祖孙俩一块儿歇着!你们这回帮的忙可帮大了!”

    于是红果儿一路审核。看到牛春来写错了的地方,不仅标上正确答案,还会在旁边多出几道类似的题,好让他重新练习,巩固加强。

    金银花帮她家把桌子收拾干净了,碗筷也洗好了。过来一看红果儿批注的作业本……

    一口老血堵在喉咙头。

    她不认识字是没错,可那些叉叉她总知道是什么意思。

    十个字有八个都写错了。算术题三十道,只对了二道。

    她头一次发现,自己以前宠孙子是不是宠错了?!

    她的脸上堆着强笑,勉强跟红果儿道谢:“小红果儿,银花奶奶谢谢你了。以后,我家春来娃儿要是有出息了,那都是你的功劳!”

    说罢,出了门转回她家院子。

    没过多久,隔壁就响起牛春来哭天抢地的声音,以及他爹的怒骂声,黄荆棍落在肉上的声音。

    那些声音此起彼伏,简直好听极了!

    红果儿磕着银花奶奶为了答谢她,而专门买给她吃的瓜子,走到院墙下,愉快地听着壁角。

    听久了,还忍不住出声劝道:“牛叔叔,你打哪儿,千万别打到他右手了啊。等会儿他还得做作业。”

    牛春来被打得要死不活的,听到还要写作业,顿时只觉一口气上不来。

    啊,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牛春来他爹每天都用黄荆棍伺候自己儿子,全家上下也每天轮番鄙视他。大家说得最多的,就是说他不如红果儿。红果儿哪里哪里好,哪里哪里乖,他要是能比得上红果儿一根小脚趾就好了。

    如是如是。

    他爹还威胁他,不准去找红果儿麻烦。要不然,打死他!

    不过,牛春来肯定不是那种听话的人。连续被整了N天之后,有一天,红果儿问他,昨天又被他爹打了多少下?

    这娃子心里的火气顿时冲破天,回头就要给她一拳头。

    可拳头都举起来了,他整个人也气得浑身发抖了,就连红果儿自己都已经做好了打架的准备。

    结果他拳头捏了好久,最后却自己放下来了。

    然后恨恨地看了她一眼,走开了。

    这不是牛春来的性格。

    前世,她跟他打过多少次架啊。他是有火气,就必定要发泄出来的人。他才不会管事后会不会挨他爹的揍呢。

    不知怎的,她忽然有点儿小感动。

    不过,她的感动都是会化为行动的。

    于是,从那天开始,她更用心地收拾他了。

    而牛春来好像也跟从前不太一样了。

    他变得安静一些了。

    上课的时候,也会认真听课了。

    只是,他再也不跟她说话了而已。

    但那有什么呢?红果儿还是好吃好玩好睡的,整天没心没肺的样子。

    在红果儿收拾牛春来的时候,她爹李向阳正在为救灾的事努力着。

    辞别老母亲和闺女后,李向阳就步行去了县城,再从县城搭车,到了市里面。

    在火车西站买了去首都的硬座票。

    这不是他头一次出远门,但却是他第一次去京市。

    想到那个地方是主席同志和中央首长们常驻的地方,他就心怀敬畏。同时,又激动不已。

    由于没有直达列车,他是中途转了车,才到京市的。

    光坐火车就费了五天时间。

    虽然红果儿给他准备了不少火边子牛肉,但他还是有些担心去农科院要救灾法子的过程中,会遇到很多挫折。于是,总拿牛肉跟人家换干粮吃。

    毕竟干粮不如牛肉值钱,拿牛肉换干粮,可以换不少食物。有钱坐火车的,又几乎都是有定粮的城镇户口。虽说现在口粮稀缺,但人们肚子里更缺的是油水。拿少量干粮换点牛肉,他们还是很乐意的。

    只是苦了李向阳。他经常需要连着跟好几个人换,才能换到足够的干粮,吃上一顿。

    由于华国是农业大国,李向阳一路上经常看到连绵不绝的农田。不过,这些农田里庄稼的长势大都极差,轻易就能让人体会到旱灾肆虐得多么放肆。

    当然,铁路轨道也有架在城镇地段的,那时候一眼望去,就会好上很多。

    只是,一路望着窗外看风景,他看到路上行人个个面黄肌瘦的,特别是老人和小孩,看上去双颊陷得更深,人也更没精神头。而成年人呢,得浮肿病的更多。到处都是全身肿得亮堂堂的人。

    这种凄凉的状况看多了,人的心里面是不会好受的。

    李向阳自然也不例外。

    他又坐的是硬卧,坐到后来,两条腿都肿了。心理加生理的不愉快体验,让他在有充足食物的情况下,依然开始消瘦。

    他担心得整夜整夜睡不着觉,灾情这么严重,红果儿的科长叔叔说的那个小球藻,真的能救得了灾吗?

    然而,快要进入京市火车站时,车站和站后方高耸的建筑物的气派一下子映入了他的眼帘。

    月台上的旅人明显比其它城市多了许多。

    这是一座有生命力的城市。

    这份活力瞬间感染了他,让他对此行重新怀抱了期待。

    出了车站后,他甚至都没休息一下,就去找穿制服的车站工作人员,询问农科院在哪儿。

    打算直奔而去。

    他的思路倒是没错,但被问到的人显然太“专业”了,脱口问他:“农科院啊?农科院可大了,你是要办什么事儿啊?”

    我想救灾……

    李向阳当然不能这么说。他想了想,答道:“农科院哪个部门负责救灾啊?”

    “你要这么问,那哪个部门都可以跟救灾有关啊。你是想找作物科学研究所?还是蔬菜花卉研究所?还有饲料研究所呢。唔,好像还有个什么,哦哦,生物技术研究所!嗨,农科院在京市的单位多了去了。你不说你到底找哪一个,我咋知道怎么告诉你啊?”

    李向阳也没料到有这么复杂啊!

    他以为农科院就像省城里的大学一样,划了很大一块区域。家属区、办公区、教学区全在那一块儿。

    可现在听人家那意思,这些地方是分开的啊?

    他不知道的是,这个人还算知道得少的。其实农科院还包括农田灌溉研究所、水稻研究所、棉花研究所、麻类研究所、果树研究所等等。人家的科研力量可是不容小觑的。

    他想了想,问:“有没有微生物研究所啊?”

    被他问的那个人愣了一下神:“……好像没听说过啊……你别是记错了吧?”

    李向阳一听,急了:“没有没有,这个地方我肯定不会记错的。就是冲着它去的!”

    “……没听说过,你还是去问别人吧。”

    他又问了两个人,还是同样的情况。

    越问,心情越沉重。

    问到第三个人,人家才问他:“哪儿有微生物研究所啊,你别是想问微生物研究室吧?所和室,差老远了。这样吧,到底有没有这个地方,你直接去农科院院机关问问吧。”

    说着,那个人就告诉了他一个大概的地址。

    他又问了车站在哪儿,步行到车站,乘坐XXX路公交汽车到了那个地方。

    因为人家只告诉了他大概地址,这样一来,又免不了要问路。

    问来问去,终于寻到地方了。只见一个比他们县县机关气派高大许多的大门矗立眼前。

    那大门上有几个漆得鲜红的大字“华国农业科学院”。从大门外往里看,里面占地面积相当之广,而且绿植颇多,主干道宽阔得一如马路。

    这实在让乡巴佬李向阳开了眼界。

    想到要进去找人,他心里颇有些惴惴然。

    门口的门卫,看他一直往里瞅,不由走出岗卫室,不客气地道:“看什么呢看?这里非工作人员、非学生不得入内。”

    咦?“这是大学?”

    门卫一看他的打分,土不拉叽,就知道是乡下来的。瞥了他一眼:“这里有研究生院,学生都是研究生级别的。院里还培养博士和博士后呢。不过话说,你懂啥是研究生吗?”

    “……”

    要是别的地方的人,这么跟他说话,他肯定要毛。但这人操着一口京片子,不知怎地,声调怪好听的。听起来还真没骂人的味儿。

    弄得他也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了。

    “同志,我想问一下这里有没有微生物研究所啊?”

    一个乡巴佬居然能说得出这个地方,门卫顿时对他另眼相看:“微生物研究所没有,但有一个微生物研究室。咋了?”

    “我想找微生物研究室的黄同志,你能不能帮我找找他啊?”

    门岗拿出一个簿子和一支笔:“你要找人,得先登记登记才成。”

    他一看,抬头写的是《来访人员登记本》。下面要填姓名、单位、住址、联系方式之类的。

    妈呀,跟查户口似的。

    但为了救灾,他还是硬着头发填了。

    他填完之后,那个门卫叮咛了他一声:“你就在这儿等着,我去打电话叫人。你要找的人叫黄什么啊?”

    李向阳一愣,红果儿没告诉他。

    门卫起了疑心:“要找谁你都不知道?”

    “我是XX县东方红人民公社的秘书,我来这儿,是想请教你们农科院的专家,看他们有没有救灾的法子。我们县遭灾可严重了,我这不是来向首都人民求救了吗?”

    李向阳最后那句话,说得也算是巧妙的。向首都人民求救,那不就包括了向眼前这位门卫求助吗?

    这隐形的马屁实在拍得让人舒坦,门卫的脸色马上就放缓和了。

    但他毕竟只是门卫,于是他跟李向阳说道:“你谁都不认识,这么贸贸然地跑过来,谁有空招待你,给你介绍救灾方法啊?这里的工作人员可都忙着呢。”

    李向阳叹了口气:“要不是实在没法子了,我也不会出此下策。”

    门卫一听,他说话还有那么几分文气,对他是公社秘书的身份就多信了几分。忍不住建议道:“要不然,你下班的时候过来?我倒不认识什么姓黄的,但微生物研究室,我倒是认识一个人。到时候我帮你问问?”

    李向阳赶紧千恩万谢地谢过了,再说了现在的时间,和农科院下班时间。

    门卫答复他,现在是9:40,他最好11:50就过来。

    他连忙答应了。

    心里面有了底,他就没那么慌了。去附近转了转,到一家油腊铺里看了看,找到一把小锁头,就拿去问售货员多少钱。

    “一块三,一张工业券。”

    这次出远门,公社里是给他开了介绍信的。家里伙食开得好,向来都不怎么动他的粮票。于是粮票就省下来不少。这回,他拿着介绍信和足足可以吃上一个月的粮票,去兑换了全国通用粮票。

    可以说,吃饭的问题算是基本解决了。

    但工业券?

    他还真没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