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重塑牛同学金身

作品:《重生六零福娃娃

    他已经被美味击溃了!这道菜由于泡菜酸味重,盐一定要放得足,跟酸味必须相协调。于是,一入口,那纯粹的味道攻击立刻在舌尖上炸开,酸爽香美,带着红泡椒的微辣,明明面上一层油,吃起来却半点不觉得腻人。

    那肉又因为裹了腌料,且只小煮了一小会儿时间,还真就比生鱼片熟不了多少。可不是嫩得跟三文鱼的口感近似吗?

    但侯秋云挟到的就是一块煮得老一些的鱼片了。她连连说道:“好吃好吃,这个好。不过,嫩是嫩,也不至于像肥肉啊……”

    等她再挟一片吃时,表情才呆滞得一如自己儿子。

    “天呐,这世上居然有这么嫩的鱼……”

    接下来就是麻辣牛肉干了。侯奶奶才入嘴的时候,哇,这麻辣鲜香啊。可是多嚼一阵,她表情就僵了。

    这也太难嚼了。

    牙口不好的人嚼起来好悲催。

    幸好红果儿还准备了火边子牛肉的。

    不过,火边子牛肉跟前面的三种菜比起来,可谓是其貌不扬了。李向阳和侯秋云都是最后才注意到它的。

    这东西用牛屎粑薰烤后,薄如纸张,甚至看上去有种半透明的感觉。

    红果儿卖弄地把她爹《土壤肥料学》的那本书拎过来,打开,再把一片薄薄的火边子牛肉放到字上面,得意地对她爹和她奶道:“看,红果儿做的牛肉片多薄,下面的字都能透上来呢!”

    他俩一看,嘿,还真是!

    这可真神了!

    不过,神归神,这个跟牛肉片的味道有啥关系呢?侯秋云和李向阳都懵懵地望红果儿。

    红果儿神秘一笑,去拿了支毛笔出来,再端了事先备好的辣椒红油和白芝麻过来。

    两位大人更懵了。吃个菜,拿毛笔干嘛?难道要他们写吃后感?

    红果儿大笔一挥,直接蘸到辣椒红油里,蘸饱了红油,再往火边子牛肉片上一刷,芝麻一洒,抱拳作揖:“请——试——吃!”

    她以为自己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做得非常有格调。可她爹她奶看到的,却是一个萌娃,顶着婴儿肥的小脸蛋,非要学大人的姿势和说话方式。差点没把他们笑得肚子疼。

    红果儿皱眉嘟嘴:“你们笑什么?”

    侯秋云生性节俭,刚刚看到红果儿拿毛笔去蘸佐料,差点没心疼死她。多好的一支笔啊……可这会儿,小娃娃嘴一撇,一不高兴,她马上把这个念头抛到九霄云外,连连直道:“这个做菜方法有意思啊,还用毛笔刷佐料,太有意思了。”

    李向阳接道:“咱们红果儿做菜就是够有创意,毛笔一挥,简直跟画家一样!看,这薄薄的牛肉片刷了料,像不像一幅展开的画卷?像不像水墨画儿?”

    他现在文化变好了许多,有时候还会卖弄卖弄文采了。

    红果儿差点没噗笑出声。

    李向阳看她不认同,还指着牛肉片说:“你爹说得这么认真,你笑啥?你自己看嘛,刷了油过后,这牛肉片肌理看起来这么清晰,这不就是水墨画儿吗?”

    “好好好,像像像。”红果儿挟了一片火边子牛肉,往她爹嘴里塞。

    火边子牛肉的味道,并不像前面的菜品那么霸气外露,一下攻占味觉。

    李向阳才吃到嘴里时,只觉得它有一种很特别的香味儿。

    但咬上一口,牛肉立即化渣,脆香生津。最有意思的是,它的回味明显比其它的菜品悠久。别的菜就是一口降伏人心,它却是慢慢来,一点点打开你的味蕾,渗入到味蕾深处。然后你会觉得,哇,整条舌头的每一个细胞都被香味涨满了。

    因为太特别,他找不到什么形容词。只能频频点头:“香!很香!这香味儿太特别了。”

    红果儿:这股特别的香味,来自牛屎粑,谢谢。

    当然,她肯定不能说,要不然,她爹的表情一定会变成吃了死耗子的表情。哈哈。

    去京市的假已经批好了,而且公社的证明他也有了。当天晚上,他就开始准备第二天出远门要准备的东西了。

    红果儿给他备了满满一大包袱的火边子牛肉,还把昨天没吃的那6个炸鱼豆腐汤圆放进包袱里了,再塞了一小瓶辣椒红油。

    侯秋云心疼那些钱,但更心疼自己儿子,叮嘱他在外面要舍得花钱。别像上回那么傻,把自己身体给亏到了。

    李向阳连说知道,心里想的,却依旧是要好好节俭,多省点儿钱回来给他娘和红果儿用。

    第二天一早,他挥别了自己亲娘和闺女,昂首挺胸踏上了去京市的未知旅程。

    侯秋云打那天起,就时不时叹口气。虽然儿子并非头一次出远门了,但他上回回来时,确实看起来太寒碜了。整个人都瘦脱了形。

    家里少了个人,红果儿心里也觉得空荡荡的。可看到她奶这么放心不下,她又忍不住担心她。

    有一回,侯秋云又叹了口气。

    结果红果儿就在她奶身边念诵起诗来:“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她奶一愣:“这啥玩意儿?”

    “奶奶,这不是玩意儿,这是诗。老师上课的时候,教给我们的。意思是说,娘心疼儿子,生怕儿子远行在外回家晚了,衣服不经穿,会磨损,给儿子赶制的衣服上,一针一线缝得密密实实的。”红果儿讨好地道。

    侯秋云眼眶湿润,嘴里却道:“谁要给他做新衣服,又不是过新年了。”

    “唉呀,这就是个比喻。别人我不知道,但我奶奶最疼娃子了。上回我爹跟牛书记上山捡大肉,你生怕他被麻老虎叼走,还冲到山上去救他呢!”

    虽然山上根本没有麻老虎,但这种充满母性光辉的爱依然是伟大的啊。

    红果儿用双手手掌捧到她奶奶下巴上,甜笑:“谁是最可爱的人?”接着,自问自答,“我奶奶!”

    顿时就把侯秋云给逗乐了。

    她揉揉孙女的小脑袋:“红果儿也很可爱,就跟奶奶的贴心小棉袄似的。”

    李向阳不在,这祖孙两个竟有了一种相依为命,孤独过日子的感觉。

    侯秋云平日里没有儿子可疼了,就干脆把所有的关爱,都转移到红果儿身上来了。

    对她来说,疼红果儿那简直就是打发时间的好娱乐。

    对,没错,就是娱乐。

    红果儿多可爱,多好玩啊。她托人从县城里带个小发夹回来,往红果儿头发上一夹,哟,那可爱劲儿哦!简直把人都给萌化了。

    她家红果儿前世肯定是观音座下的玉女吧。长得这么好看又可爱,还旺家。唔,不对,不是玉女,应该是善财童子来的!

    她没事儿又给小红果儿扎辫子。

    侯秋云是从旧社会过来的老人,还真知道一些梳头的发式。给红果儿扎好辫子后,又把辫子盘成小髻。

    盘好后,拿镜子给红果儿照。

    后者一看,哇,还真有几分古风的味道。镜子里的小人儿,看上去像极了旧时梳双丫髻的小娃儿,可爱极了。

    时下的女孩或女人,几乎没有什么发型可言。头顶的头发都是软塌塌趴着的,难看得要命。这双丫髻一梳,头发也服贴,却抬高了人眼望过去的视线。

    确实好看许多。

    红果儿久坐无聊,又把头顶的头发挑松。她这一挑,果然更好看了。

    可是,她正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呢,眼角余光却看到她奶表情不对。

    她顺着她奶的目光一望,院墙上又趴着个人。

    是的,又是牛春来。

    自从那次的“打倒M国帝国主义”事件后,牛春来同学充分发现到红果儿是个比他还能玩的娃儿。每回看到她后,就两眼放光,眼里全都是“跟你一起玩,好好玩哦,你还有什么新鲜招数没?”

    生怕跑来看她看少了,就会错亿!

    但问题是,小顽童遇到了老顽童,是会发生事情的。

    侯秋云每回跟小红果儿玩得高兴的时候,这臭小子就跑来捣乱,想跟她抢人。

    李奶奶能依吗?

    牛春来被侯秋云撵了多次,现在看到她,依旧无所畏惧。一上来就问道:“李奶奶,我能不能过来跟你们一起玩儿啊?”

    一起玩儿?!

    侯秋云震惊了!“啥叫一起玩儿?!我看起来像在玩儿吗?!难不成,你觉得我一个老太太,还能跟你一个熊孩子一起玩儿?!”

    跟他一起去打倒M国帝国主义吗?

    呵呵。

    牛春来完全弄不懂李奶奶的怒火,怎么就突然冒起来了。她就是在玩儿啊,她那神情、她那动作,都跟他的小伙伴儿玩得高兴的时候,一模一样。

    他哪儿说错了?

    其实他哪儿都没错。千不该,万不该,谁叫他跟老太太抢人了?

    “我真的不能跟你们一起玩儿吗?”牛春来有点委屈。

    侯秋云翻了个白眼:“我在给丫头扎辫子,梳头发呢,你有那么长的头发给我梳吗?”

    没有长头发,就是原罪!

    牛春来笑嘻嘻:“你们有就成了啊,我给你们梳!”

    “……”

    “……”

    一老一小两个女同胞同时被震得说不出话来。

    侯秋云也发现了,跟牛春来讲道理的话,她还真不一定讲得过他。这熊孩子脑回路清奇,每每能堵得她哑口无言。

    但李奶奶怎么可能处于下风呢?她冷哼一声,大家长作风立时祭了出来。

    “熊小子,我跟你说,你是又熊,成绩又不好。你可千万别到我家来,也别找我们红果儿玩儿。把红果儿带坏了,成绩带差了,我可要找你奶奶讨说法的。”

    牛春来在墙头上“哦”了一声,然后问她:“李奶奶,您别太辛苦。我一会儿就转告我奶奶去,说您叫我不要跟红果儿玩,因为我太熊,成绩太差了,会带坏她。”

    这一招的来源是什么?

    当初牛春来每次一熊,红果儿就俏生生地说一句“我告诉黄老师去”。

    当时他还说她,只会这一招,会不会别的招数?

    人家不会。人家就只玩这一招。

    现在他也会玩同一招了。

    侯秋云一愣,还真是有那么几秒没回过神来。

    她和金银花感情一直不错。要是被她银花姐知道,她背后这么说她孙子的,人家心里肯定会不舒服。

    虽说金银花怼人的功夫差她一截,但都是好姐妹,谁舍得没事儿给对方添堵啊?

    可红果儿见不得自己奶奶被怼,站起来,小胸脯一挺,怒道:“你去说啊你去说,你不说,你就是孙子!”

    这句话是侯秋云怼人时最常说的一句。

    可这会儿,侯秋云却听得扶额。

    她刚想把语气放柔点,结果牛春来一听“孙子”两个字,气呼呼地道:“去说就去说!”眼看着就要跳下墙头,忽然又转头问红果儿,“那我去说了,你就跟我一起玩?”

    红果儿可有可无地道:“我可以考虑考虑。”

    牛春来欢呼一声,跑了。

    “丫头,你这是咋了?发烧了吗?”侯秋云一脸震惊,单手探上红果儿的额头。

    没发烧啊……

    红果儿笑眯眯地道:“奶奶,你要真不喜欢他,就让他去告呗。到时候,你就……”她附耳到侯秋云耳畔。

    叽咕叽咕叽咕。

    侯秋云越听越好笑,望着红果儿:“你是从哪儿学来这套的?”

    红果儿得意地道:“跟奶学的呗~。”而且一个不小心,就青出于蓝了。

    她听到孙女这么个说法,笑得前仰后合,嘴里还夸道:“嘴儿真甜!”

    大约牛春来想跟红果儿一起玩儿的心,特别强烈,他奶很快就杀过来了。

    而侯秋云呢,早就把院门大大开着,恭候她的大驾了。

    金银花兜头就是一句:“我家春来娃儿得罪你了啊?他就是看咱们两家住得近,想让红果儿当他的玩伴。咋了?小娃子一起玩闹,还得看有没有资格了?”

    “不是,哪儿能呢。”

    “要是一起玩儿都要讲资格的话,你家向阳还是公社秘书呢,我肯定高攀不起你啊!”金银花看起来有点发毛。

    其实,侯秋云还挺能理解她这点的。牛小子是挺熊,但他也是他奶的心头肉。要是她家红果儿被人说,没有资格跟哪个小娃子一起玩,她也是会毛的。

    她半点没生气,倒上前拉住了金银花的双手:“你先坐下,听我好好跟你说说。”

    看她态度好,金银花火气也消退了那么一点点。嘴里还是不客气地道:“行啊,你说,我听着。”

    “老姐姐,不是我自夸,我们家红果儿成绩在学校里,那是一等一的好。你敢说,你每次看到红果儿的考试成绩,不羡慕?你就不想你们家春来娃子,成绩也那么好?”

    金银花一听,火气瞬间就没了,郑重其事地问她:“怎么,你有办法?”

    侯秋云笑道:“春来这娃子是我看着长大的,他的性子我清楚得很。这娃子最要面子,不然,也不能成天跟人争着当孩子王。咱们其实可以在这方面多下功夫,多刺激刺激他。”

    “听起来好像是有几分道理。不过,要怎么刺激他呢?”

    可怜的牛春来,就这么被她奶奶出卖了。

    不过这也不能怪他奶奶,要是他成绩好,能念高中,以后说不准能被城里的工厂招工,像李向阳似的赚工资,拿粮票!

    那多美啊!

    第二天一大早,牛春来又跑到红果儿家门口敲门,一边敲一边兴冲冲喊门:“红果儿妹妹,上学了。快跟你春来哥一起上学去。”

    可是,里面毫无动静。

    他不死心地又敲。

    还是没人理。

    咦,这有点儿神奇啊,她是先走了?牛春来跑回自家院子,趴到墙头上往隔壁院子一瞅。

    红果儿和她奶奶正慢悠悠在吃早饭呢。

    他有点不高兴,嚷嚷道:“红果儿,我叫你呢,你咋不理我?”

    依旧不理。

    “红果儿?”他努力挥手。

    不理。

    “红果儿红果儿红果儿?”他加大音量,挥舞双手。

    不理。

    “红果儿红果儿红果儿红果儿红果儿红果儿……”他喊了无数声。

    依旧不理。

    牛春来心里咯噔一声,他咋感觉,这一幕跟他才和红果儿认识时,差不多呢?

    也是不管他怎么到她面前蹦哒,她都不理他。

    红果儿表面上没反应,其实心里快笑死了。她这回这么做,除了替奶奶怼他外,也是一番好意。

    牛春来除了熊得让人受不了外,心地还是善良的。而且前世今生,他待她都还不错。

    她也没别的可帮他的,借着她奶和他奶之力,帮他收点儿心,好好学点儿文化吧。

    她的这番心理活动,牛春来自然是不知道的。

    等她吃完饭,拎起书包去上学,才打开院门,就看到牛春来在外面一脸讨好地跟她打招呼:“红果儿妹妹!”

    两只手卖力地挥舞。

    红果儿依旧无视。

    牛春来没法子了,在她面前各种蹦哒,甚至把路给她堵了,不让她走。

    可他堵路没用啊,她竟也不去上学了,直接往回走。

    牛春来一琢磨,不行啊,他跟她是同桌,在学校里还能说上两句。要是她回家了,按她现在的态度,他怎么蹦哒都没用了。

    他又赶紧把路让出来。

    这个法子不好用,他从书包里掏出两颗糖来,递到红果儿面前:“要吃这个不?可好吃了。你要跟我说话,我就给你吃。”

    笑话,红果儿缺糖吃吗?

    不吃。也不理。

    牛春来被她的冷暴力弄得躁动了,嚷嚷道:“你为什么不理我?!我给你好吃的,你为什么不理我?!”

    不管他利诱,还是威逼,怎么蹦哒,红果儿依然当他是透明空气。

    牛春来先还可着劲儿折腾,后来发现所有招数都没用,他就安静下来了。

    可他的目光从他俩坐到教室里,各自的位置上后,就一直没离开过她的脸。

    他看得特别认真,还一脸探索,时不时皱个眉,摩挲一下下巴。

    看那样子,就是在搞研究。

    唔……怎么才能让她理我呢?

    在研究了老久之后,牛春来又出招儿了。他可怜兮兮地对她道:“红果儿妹妹……你是不是讨厌你春来哥啊?春来哥哪儿招你讨厌了吗?你说出来,我改还不行吗?”

    换成一般人,这会儿准上他的当,跟他说话了。

    可红果儿傻吗?

    不傻啊。

    她还是不理他。

    沉思苦想想出来的招儿,又碰钉子了,气得牛春来直抓头皮。可他又拿她没办法。

    他要真对她不客气,就她跟她爹完全一模一样的倔劲儿,这辈子恐怕都不会理他了!

    唉,倔头真恐怖!

    由于一直在琢磨情况,牛春来这一天竟然没干熊事儿。他的小弟们过来找他一起玩儿,他直接回答人家“没空”。

    班里的同学都议论纷纷,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乖了。

    牛春来表示:我是忙。你们看不出来吗?

    牛春来难得的乖,令给他们上课的黄老师都很惊讶。他咋不提议大家集体出去撒尿,又或者去写封条,把高年级学生封在教室里了呢?还有那著名的打倒M帝事件,他居然都没折腾了。

    黄老师颇为感动,在快下课时,还特地表扬了他一句:“牛同学今天表现很好,老师很高兴,以后要再接再励,一直表现得好,知道了吗?”

    心里一直暗戳戳盘算问题的牛春来,莫名奇妙被表扬了,忍不住问了黄老师一句:“啊?我都没在听课,这也算表现好啊?”

    气得黄老师又想罚他抄课文。

    牛春来赶紧补救:“我错了,黄老师!我以后一定一直表现好!”

    可惜黄老师早就识破了他这招,这熊孩子每回认错都特别快。然后下一次照犯不误。

    罚了他抄班里正在学习的语文课本第十五课十遍,又拿了张从教辅书里誊抄的整整两页算术题的纸给他,让他做。

    没错,因为他太熊,黄老师罚他的题都是提前准备好的。就等着他犯错呢。

    红果儿在旁边撇撇嘴,刚刚他说什么,叫她说出来她哪儿讨厌他,他一定改之类的话,就跟他向黄老师认错是一个性质——说着玩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