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肺鱼两吃

作品:《重生六零福娃娃

    红果儿在旁举双手双脚赞成:“让爹去呗!咱家肉肉这么多,反正吃不完,我拿些上县城卖,给爹当路费!奶,你就同意呗,爹这段时间好辛苦哦。让他去京市玩玩儿呗!~”

    “随便你们,随便你们!”侯秋云敷衍地道,看起来心情还是不怎么好。

    不过,那也没关系。反正她同意了。

    第二天,她爹要自己去县城的黑市卖肉换钱,红果儿非蹦哒着,要他带上她。

    “爹,你背一篓子肉,目标好明显哦。很容易被抓哦。红果儿跟你一起去呗。你躲起来卖肉,我去招徕顾客,把人带到你那边买。这样会安全好多哦。”

    这个法子确实谨慎得多。

    不过李向阳有点不放心:“你一个小娃子,你懂怎么找客人?”

    红果儿嘻嘻笑道:“想买东西的人,一定是东张西望的嘛。你就让我试试呗,爹,你就让我试试~。”

    “别闹,到时候真被抓了。爹带着你,跑不快的。”

    ……

    我有空间,往旮角一钻,直接跳到空间里就得了。你才会拖后腿呢……

    “我是娃子,别人肯定不会怀疑我的。再说了,我手上又没肉肉,不会抓我的啦~爹~爹~,让我去嘛,让我去~。”

    侯秋云看不过去了,对自己儿子道:“还是我跟红果儿一起去吧。你一个公社干部,要被抓到,那可真是够没脸皮的。你娘就是个农村妇女,丢脸也没事儿。”

    “娘,你跟红果儿担心啥啊?你儿子就这么没用,这点儿小事都办不到?我不会找牛书记帮忙啊?县委和公社都不给出路费,但开个证明,让我去卖卖肉,这个总是简单的。反正现在到处都缺吃的,牛书记说不准巴不得我把肉拿去卖呢。”

    李向阳原本没打算去找牛书记帮忙的,毕竟人家那么忙,他用这些小事去打扰人家不好。

    但看小红果儿跟他娘都那么担心,唉,算了,还是走保险点的渠道吧。

    果然,这事儿就跟他想的一样,他一跟牛书记讲了,后者马上就热心地安排起来。

    牛书记先是给东方红公社的秦书记打了电话,大致讲了讲李向阳要进京找农科院的人求教救灾方法的事,让他给他批长假。

    至于差旅费用,他说,李向阳自己会全部负责的。只是,社里最好给他出张证明,让他能到县城里卖点东西赚路费。

    秦书记一听,整件事完全不用他操心,也不必从公社预算款里走费用,全部都由李向阳自己全包。而且,这旱灾都持续这么长时间了,农科院肯定在研究救灾方法。万一李向阳真把好法子带回来了呢?

    他放了电话,就把李向阳表扬了一通,说他牺牲小我的利益,一心为公,简直太有奉献精神了。

    当即给他开了证明,让他能顶着公社的名义,正大光明进城卖东西。

    不止如此,他还吩咐了下面的人:“他是为了救全公社、全县人民的命而去的。就是喊他一声‘英雄’,都不为过。咱可不能让咱公社的英雄人物,迈着双腿儿辛辛苦苦地走到县城去。你说是吧?”

    就因为李向阳的自掏腰包,秦书记简直是把他捧起来了。李向阳自己也知道,不涉及到钱,人家又指望你能好好办事,肯定得多说你几句好话。

    这些话当不得真。

    但听到耳朵里,却是舒服的。更别提其他人真心实意的赞叹目光了。

    红果儿给自己爹准备了50斤风干牛肉、20斤斑马腊肉、30斤香肠拿去卖。这些东西去毛剥皮后,味道、肉质都跟本地物种一样,只是更为鲜美而已。香肠是剁碎了腌制,并且还用微火薰烤了的,就更是不容易被发现问题了。

    装进背篓后,她又细心地用干净的粗布在上面铺了一层,免得驾牛车的人看到这些肉食眼馋。

    把东西搬上牛车后,侯秋云和红果儿都一起出来送李向阳。

    看到牛车接送的待遇,还有车夫对自己儿子的热情和尊重,原本心里对儿子进京的事不热衷的侯秋云,这会儿也觉得与有荣焉了。

    再想起之前自己帮金银花怼人时,对方差点想动手,结果看到这一幕的一队队员们,都冲过来拦着,一脸横地朝那人举起拳头。

    那感觉,还真像她多年前初守寡时,被李家亲戚吃绝户时,自己亲哥哥们跑来替她撑腰时的架势。

    不同的是,这回,替她撑腰的人变成了一大群。

    想到这里,连侯秋云也忍不住对坐上牛车的儿子挥手,勉励了一句:“好好干!大家都指望着你呢!”

    李向阳一脸惊喜地望着亲娘,用力点头。他娘一向不支持他太为别人着想的,这回居然出言鼓励,这实在太难得了!

    他越发坚定了自己想要为人们做点什么的信念。

    牛书记对李向阳进城卖肉的事相当重视,但他自己要处理赈灾的事,分身乏术。于是就让县委的秘书专程跑了一趟,领着李向阳去了一家较大的油腊铺。

    这个年代,领导都是没有私人秘书的。秘书多半会负责多位领导的日程安排、发言稿撰写、文件撰写,以及为他们处理通讯、日常杂务等事情。可谓是相当忙碌的。

    让县委的秘书专门来处理这件事,足以说明牛书记对这件事的重视程度。

    像李向阳,假如不是牛书记打电话,他作为公社秘书想请假,那是很难通过的。

    油腊铺,其实就是城里面类似如今的小超市、杂货铺的地方。这种店铺在公社里的名称,叫供销社。

    原本,肉拿去食品公司卖猪肉的门市,会卖得更快。但李向阳要卖的,都是腌腊、风干肉制品,拿去那种生猪肉售卖门市卖,价钱上肯定得压一大截。

    不合算。

    这位县委秘书就专门找了,位于县城中心位置的一家油腊铺寄卖。

    把肉拿给油腊铺的售货员后,这位秘书又细心地给肉品定了个价,并以询问的语气问李向阳这个价格是否合适。

    李向阳一看,对方给风干牛肉定了17元每斤的价格,腊肉125元每斤,香肠定了12元每斤。

    他吓了一大跳:“卖这么高啊?”

    “这个价格真不算贵了。国营饭店煮好的高价汤圆都要1块钱1个了。这批肉就是价格再翻一倍,都能卖得出去。不过,要真那么卖,耗的时间可就长了。准得耽误大事儿。”

    李向阳在心里默了一下红果儿告诉他的,肉的种类和大致重量,再算了算总价。

    妈呀!能卖1460块钱啊!

    他当公社秘书都要干好几十年,才能赚得到这么多工资啊!

    这一瞬间,他才发现,原来他家这么有钱啊!

    家里的肉远不止这点儿呢。

    而且不说他家,这几次捡大肉分大肉,公社的每一个社员都分了不少肉的。每一户人家,人少的也是百元户呀。人多的,那起码是千元户去了。

    虽说大灾之年,社员们分的肉只能当口粮,但照市价这么一算,确实挺振奋人心的。

    办完这些事后,秘书恭恭敬敬地请他去县委办公室喝茶,说是这批肉有专人负责售卖,李向阳就只管好好休息下就成了。

    李向阳没好意思自己一个人去,还把送他过来的牛车车夫也喊去县委办喝茶了。

    车夫从来没进过机关单位,这下进了县委办,看到比公社里做工讲究得多的木制办公桌椅、文件柜,还有他从未见过的布沙发,不由大为感叹,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

    再往沙发上一坐:“哟!怎么这么软呐?屁股好像都陷进去了!”车夫大惊小怪地道。

    李向阳其实也是头一回坐沙发。但他好歹当了这么久公社干部了,性情早就比以前收敛多了。于是,他只是捧着茶杯抿茶,对着车夫微微一笑。

    “唉呀,要是我家的床有这么软就好了。冬天肯定又软和又暖乎的,跟抱着媳妇儿睡觉一样,哈哈哈。”

    县委办里的助理听到这句话,觉得好笑,却被秘书瞪了一眼。赶紧埋头工作,不敢偷笑了。

    到了下午四点多的时候,秘书让人去了趟油腊铺问销售情况,同时又跟牛车车夫说,叫他去牛车那里备车。

    车夫有点儿不想走的,但秘书坚持客套有礼地让他去牛车那儿等。秘书当久了,总是喜欢为领导考虑很多事情的。习惯成自然,他这是在替李向阳避免财物外露的情况。

    派去油腊铺的人回来后,直接跟秘书汇报:“黄秘,油腊铺的售货员说,这批肉定价便宜,很快就被人抢光了。这儿是售肉款,总共1460块,您点一下。”

    便……便宜?李向阳有点没反应过来。总共卖了1460块,还便宜……

    其实,作为公社秘书,他是经常需要参加会议的。县城的高价商品大约是个什么价位,他心里大略是晓得的。但在他记忆里的那些数字,由于跟他没什么关系,他知道时,最多感叹一下,这么贵啊?

    现在,这笔钱却是实打实交到他手里的。而且,由于不走公社报销渠道,去京市后,剩下的钱全是他自己的。

    哇,那简直不得了!

    等他回来,他家得多有钱呐!

    红果儿在家也没闲着。一放了学,她就赶紧跑回家,打算做点儿好吃的,给她爹饯行。

    头天晚上,她就拿了8个石头蛋捏破,把里面的肺鱼弄到清水里吐泥沙。

    现在,也是时候该烹制它们了。

    她先备好面粉,将葱切成葱花。把一颗鸡蛋打到面粉碗里,加适量水,调成面糊。加葱花进行搅拌。

    弄好之后,再往里面加适量的盐、五香粉、回香粉和胡椒粉。

    紧接着,是取7条肺鱼往面糊里倒。

    肺鱼好不容易在水里活了一整天,现在突然被丢进面糊,还以为旱季又到了。于是开始在面糊糊里作起茧休眠来。

    这下把红果儿逗乐了,它们这么自觉,可让她少操好多心呢。又想起来,非洲人民也是喜欢直接把肺鱼丢到面糊里,让它们自行作茧后煎炸的。

    等肺鱼作茧完毕,她升火热锅,在陶盆里倒入波巴布树油,直接炸起面糊蛋来。由于肺鱼体型较长,就算作茧卷成一团,她一回也只能炸上一条。

    她不断翻动面糊蛋,由于为了保持鱼肉的鲜嫩,她只炸至七成熟而已。捞出炸好的面糊蛋,再放另一个生面糊蛋进去炸。

    这道菜弄完之后,她又从泡菜坛子里掏了不少泡酸菜、泡红辣椒和泡姜出来,把它们切成合适大小。

    接着,再把水里剩下的那条肺鱼拿出来剖腹,去内脏。

    这种鱼长相相当奇特,它身上长了四条细细的,看上去有点像四肢一样的东西。但这四条“腿”又没进化完全,跟鱼鳍长得有点相似,位置也位于普通鱼的鱼鳍部位。

    而且它剖开来看,身体结构也很奇葩。它有两套呼吸系统。一套是普通鱼的鱼鳔,这令它可以在水中用腮进行呼吸。另一套,则是肺。

    是的,它长有陆生动物才具有的肺。这也是它为什么叫肺鱼的原因。非洲肺鱼能长到一米多长,而它的肺几乎跟身体的长度差不多。

    你可以想象一下,假如人的肺也像它那样长的话,那么就得从胸腔一直长到小腿。这结构多神奇!

    而且它的肺也跟人一样,是一对肺,而不是单个肺。

    惊叹完大自然的神奇,红果儿把鱼的内脏和身体内膜都全部去掉了,再用刀给它片了鳞片。

    把鱼头剁下来,再将鱼肉沿主脊骨片下来。带肉鱼骨切段。不带骨鱼肉片成鱼片。

    这道菜是需要先腌制鱼片的。片好的鱼和鱼骨放到碗里,加入鸡蛋清、淀粉、胡椒、料酒、白糖、盐、味精、姜、蒜等,腌制十多分钟。

    腌好后,把陶盆里的油倒到碗里,只留少许油在盆中。把葱切成葱花,与泡红椒、泡姜一起倒入锅中炒香,再把泡菜倒进去,放适量清水一起煮。

    这时候,就需要小火熬汤了。

    为了让汤有鱼味,她只倒了一小部分鱼片进去煮。等快要起锅时,才把大多数鱼片倒进去。腌料一变成透明色,马上起锅。

    接着,她又取了些风干牛肉来,把它切成小指粗细,2厘米长度左右的小块。用盐、醋、糖在小碗中调化。

    把另一个陶盆烧热,热锅倒入之前备用的炸油。大概四成热的时候,把牛肉倒进去泡炸3分钟左右。炸完之后,先沥一沥油。

    把陶盆里的油倒入碗中备用,沥完油的牛肉干再回锅,烹淋糖醋汁。为让它入味均匀,这时需要用手执盆颠锅。颠得差不多了,再均匀地给这道菜撒上芝麻。

    其实风干牛肉还有很多种做法,像做成麻辣牛肉干啊,炭火烘烤啊,加点桔皮烹煮啊之类的。味道都很不错。

    唯一的缺点就是,这野牛肉来自于非洲大草原,味道确实是比内陆地方的牛肉更鲜美,但也更有嚼劲儿。老年人吃起来会很费牙。

    火边子牛肉是已经在空间里烹制好了的,直接装盘上桌就可以了。

    她是估摸着时间来做的。她爹有牛车接送,应该能早早回家。而且现在天气炎热,菜放一阵儿也不会凉。除了酸菜鱼汤外,其它菜还不必热,可以直接上口吃。

    果然,等她做完菜没多久,她爹就到家了。

    听到门口牛蹄行走,以及车轮辗地的声音,红果儿就跑到院门口迎接她爹了。

    看到她爹满脸笑容,跟牛车车夫道别,她就知道,此行必定顺利。

    李向阳跟车夫一打完招呼,目送对方驾车离开,一转身,就看到红果儿满脸开心的小表情。

    那眼神儿,就像他小时候养的一只小狗儿,在每次他回家时,兴冲冲奔出来,满眼惊喜的眼神一模一样。

    他知道不应该这么比较,但那眼神就是像啊。明明只是大半天没见而已,她却能开心成那样。

    他心里一暖,一把把红果儿抱起来,亲亲抱抱举高高。嘴里还得瑟着:“想爹了吧?爹今天给红果儿买了好吃的哦。”

    一边往里面走,一边喊:“娘,我回来了。”

    侯秋云也早听到动静了,笑眯眯地去把院门儿一关,门闩一插,凑到儿子身边问:“看你开心的,赚了多少啊?”

    李向阳喜滋滋地,欲言又止,快步走进堂屋,把红果儿抱到长条凳上坐下,等他娘一进门,他就把堂屋门一关。

    然后,从上衣的两个兜里,一边摸一把钱出来,又从裤兜一边摸一把。再从汗衫夹层掏,掏完之后,从两只鞋里掏。

    这些钱摸完,往桌上一堆,望过去满眼花花绿绿的票子,还真是晃花了人的眼。

    侯秋云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惊呼道:“这到底有多少钱啊?”

    李向阳得瑟不已:“总共1460块。”

    “啊?!这么多?!那咱家不是千元户了吗?!”

    李向阳更得意了。

    不过他娘马上又打击他道:“唉,钱多也没用。你马上就要到首都去了,谁知道会花多少钱呢?说不准这些钱还不够呢。”

    “不够?!怎么可能!上一次,我跟牛书记出远门买粮种的时候,又不是没住过招待所和旅馆。一晚上也不过就几毛钱。”

    “几毛钱?天子脚下住旅馆能便宜啊?”

    “娘,你这都是旧社会的观念了。现在计划经济,粮食都是全国统一价,住的地方就更别说了。再说了,红果儿不是制了很多风干牛肉吗?我到时候带点儿在身上,饭钱都省了。”

    红果儿看她爹跟奶奶又开始争起来,赶紧天真可爱地挥舞小爪爪:“吃饭吃饭,吃饭喽~,先吃饭~。”

    转头就去灶房端菜去了。

    李向阳忙把钱全部收拾好,给饭菜腾地方。

    菜一样一样端上来后,引发食欲的诱人香气顿时遍布堂屋。

    她已经在灶房把炸肺鱼切成块,并且去内脏了。一端上来,就给她爹和她奶各挟了一块。

    “爹,吃鱼~。奶,吃鱼~。很好吃哦~。”红果儿摇晃着肩膀卖萌。

    李向阳笑眯眯地从自己碗里,挟起鱼块。

    吃上一口,顿时惊叹:“好嫩啊!这什么鱼,怎么炸了还这么嫩?”

    红果儿甜笑一声,没回话。这东西本来肉质就相当嫩,它自己又作了个面糊茧,下锅炸至七成熟,哇,那简直是外酥内嫩。入嘴一尝,好吃得根本停不下来!

    然而,红果儿也不知道的是,这东西跟三文鱼是近亲。它肉质粉红鲜嫩,虽然属非洲肺鱼科,但味道吃起来跟鲑鱼很像,以致于非洲人都把它当成鲑鱼的一种。

    而三文鱼呢,其实只是一个俗名。被人们拿来当生鱼片食用的三文鱼,多半是白鲑、大马哈鱼、大西洋鲑和红肉虹鳟。这几种都属于鲑科鱼。

    想象一下,在60年代吃到跟三文鱼差不多口感的鱼吧。能不嫩吗?

    侯秋云咬了一口下去,也是惊叹不已:“这肉也未免太嫩了。要不是它吃起来有鱼味儿,我差点都把它当成嫩豆腐了。”

    李向阳好奇地边吃边问:“这鱼不是裹着面糊炸的吗?鱼皮咋跟面糊是分开的呢?”

    ……那肯定啊。那是人家自己给自己建的小房子,能连在一块儿吗……

    红果儿灵机一动,答道:“这个叫鱼豆腐汤圆。国营饭店不是有黑芝麻汤圆吗?我就做了个咸味道的汤圆~。”

    李向阳还是有点没听明白,但他身为她爹,怎么能连这点儿小事都不懂呢?他眼神一动,连忙夸女儿:“聪明!我家红果儿就是聪明!”

    他娘深深地看穿了他,抿嘴一笑,这回没戳破他。

    接下来,红果儿又给他俩盛了酸菜鱼汤,顺带把里面的鱼片也捞了几片到他们碗里。

    和麻辣过瘾的水煮牛肉不同,这道菜酸爽可口,又开胃。吃起来毫不油腻,在夏天吃最是合适。

    酸菜鱼其实一般是用草鱼。草鱼片用淀粉、蛋清等腌制之后,下锅煮好,都嫩滑不已,更何况是肺鱼片呢。

    李向阳原本已经被鱼豆腐汤圆的美味给伏住了,现在一吃酸菜鱼,更是惊愕得无以复加。

    为啥?

    “这鱼……全是肥肉吗?咋嚼起来跟肥肉似的?但它又比肥肉细腻多了,也没怪味儿……好神奇的口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