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打倒M帝

作品:《重生六零福娃娃

    这虽然也间接证明了,旱灾引起了人们心中多大的恐慌,以及对食物多大的渴望。但让红果儿觉得高兴的是,她这两票大买卖,干得还真是不错。

    大家又买了糖和枣,又分了比头两回更多的肉。这下,怎么着也能捱到秋收了吧。

    能捱到就好。要不,看着父老乡亲一个个饿死在她面前,而她自己明明又有救他们的能力的,她是真的会难过死。

    牛春来喜滋滋地趴在窗户上,等黄老师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后,他拉了拉红果儿的胳膊:“黄老师走了。”

    “哦。”

    “咱们出去玩儿呗!”

    “你去吧,我要睡觉。”

    “啊?老师不在哦。这么宝贵的时间,你居然拿来睡觉?”牛春来完全无法理解她在想什么。

    红果儿也无法理解他的脑回路,你平时就没玩耍过吗?玩儿的时间有这么宝贵吗?“别吵,我要睡觉。”

    趴桌上,就开始埋头苦睡。

    她不陪他玩,牛春来还挺失望的。但很快,这家伙就又活跃起来了。

    “喂,你们想不想出去玩?我们去捉蛐蛐儿好了。我跟你们说,斗蛐蛐儿可好玩儿了。玩完了,咱们还能把蛐蛐压扁,然后扔到别人衣服里、裤裆里。要是他敢反抗,咱们还可以把死蛐蛐儿扔到他嘴里,让他嚼着吃!”

    “啊?扔到谁衣服里去啊?”

    “就是那个五年级的张曾。小宝,你不是说,上回他还欺负过你的吗?哥这回就帮你报仇。”牛春来觉得他红果儿妹妹收拾人,收拾得还不够过瘾。

    “牛哥,真的吗?你真的帮我报仇?你咋这么好呢?”

    “好啊好啊,牛哥,你是要替天行道吗?”小男生革命电影看多了,都有些热血情怀。

    “唉呀,我也要去。只弄蛐蛐太无聊了。咱们捉耗子吧。把耗子放他裤裆里,那才叫替天行道呢。”

    红果儿这会儿还没完全睡着,听着男生们的这些话,有些无语。男孩子们就喜欢“热血青春”。

    算了,反正那个张曾也挺讨厌的。

    “哈哈哈,石头,你可真够损。好,就照你说的来。哼,他刚刚还想打我红果儿妹妹呢,我非收拾得他喊爹不可!”牛春来捋着袖子道。

    “咦?牛哥,你不是说帮我报仇吗?怎么变成给李红果报仇了啊?”

    “呃……两个一起报!”

    红果儿的嘴角微微翘了翘。

    红果儿又休息了两天,精神头才恢复过来。

    其实,要不是张曾找打,她不动手的话,应该恢复得稍快一些。

    不过,那死孩子不是乱讲话,说她爹跟人家媳妇睡觉吗?

    说她怎么怎么的,她也就左耳进,右耳出了。但她爹是公社干部,政治上必须要可靠,生活作风上更是要严谨自律。那些胡话要传出去了,让她爹如何自处?

    她爹明明还是黄花大小伙儿!

    士可忍,孰不可忍。

    你图一时快活,干了影响我爹仕途的事,就别怪我手底无情。

    于是,牛春来兴冲冲跑过来跟她汇报,说他们几个人捉了耗子,装作放到张曾裤子里,结果把张曾吓得跟他们跪地求饶叫爷爷时,红果儿心情还不错。

    不过,她还是摇了摇头,说:“你们这样干,万一他去找老师打小报告,或是跟他爹告状了怎么办?你奶肯定得把你屁股打出血条条。”

    牛春来面色就凝重起来:“那你说,该怎么办?”

    她笑眯眯地道:“你们去打倒M国帝国主义啊!”

    “啥?”牛春来满头问号。

    “现在大人们不都在喊‘M帝亡我之心不死’的口号吗?你们在后面再加一句呗,叫做‘我亡M帝之心也没死’。”

    这话太深奥了,牛春来依然没听懂。

    “你们真是太不爱国了!你可是咱们学校的国旗旗手,为什么不带领大家一起去打倒M帝呢?大家带上镰刀、带上扫帚,把一切能当武器的家伙抄起,再每个人带点好吃的当干粮。特别是那个张曾,叫他带好东西出来。然后……”

    这回,红果儿还没说完,牛春来就懂了!

    这小子原本就聪明,有人一点,马上又开启了一个新世界。

    “我懂了!红果儿妹妹,你等着我的好消息!”

    确实是好消息。

    因为牛春来被红果儿点化之后,整人的手段升了数级啊。

    他马上就去找了张曾。

    那会儿正是课间十分钟,张曾正不怀好意地拖了同桌女生的作业本,威胁人家给他写作业。要不然,他就把女生的作业本给撕了。

    牛春来走到张曾的教室,看到这一幕,就想捋袖子上去收拾人。

    他牛春来谁呀?最好打抱不平、见义勇为了!

    但他时刻谨记着红果儿告诉他的一条原则,再怎么想收拾人,一定不能把自己给整进去。

    于是,他走到张曾身边,轻轻拍了拍他肩膀。

    张曾正在耀武扬威呢,头一偏,手一抓,就要给来人一点颜色看看。

    结果一回头,看到是牛春来,心里先咯噔了一声。

    他对牛春来和李红果这两颗煞星,印象简直不要太深刻。

    前者差点把耗子放到他裤裆里,声称要用那灰不溜丢,长着尖牙的东西咬掉他的命根子!后者明明是个又漂亮又软的女娃子,也不知道哪里学来的夺命招数,居然把他这么个牛高马大的男生,整张脸差点弄到马耳杆丛里毁容!

    他一向喜欢整到别人痛哭流涕,可这两个却是整死人不偿命的货色啊!

    张曾不争气地哆嗦了一记。

    牛春来指了指他的座位,示意他坐下说话。

    张曾有些犹疑。

    牛春来脸色一变,眼神凌厉起来。吓得张曾马上乖乖坐下。

    牛春来附耳过去,问他:“想不想报仇?”

    吓得张曾连连摆手:“不不不 !不想!”

    他以为牛春来已经看穿了他心里的怒火,心里在琢磨着怎么报仇的事呢。

    牛春来“啧”了一声,“啪”地给他脑门来了一记:“是不是男人?!”

    张曾懵逼中。

    牛春来又附耳过去:“我知道,你爹老是打你,骂你是个没出息的。你想不想让你爹看得起你啊?”

    让熊孩子的家长,看得起自家娃?那不是天方夜谭吗?

    就为了张曾调皮捣蛋的事,甄老师都找了他爹无数遍了。他爹最初还会好好道歉,表示一定管教好自己儿子。

    可后来,次数实在太多了,弄得他爹都疲了。有两次甚至直接跟甄老师顶起来了,说什么“又不是多大件事,孩子调皮点儿,不是正常的吗?哪家孩子没调过皮?”

    可把甄老师给气坏了。

    上回,张曾还威胁其他同学,把家里的大米偷出来给他呢。人家当然不肯了,他上去就把人家一顿好打。好吧,大米偷出来了,他又押着一个女生,给他做米饭吃。

    二斤米,蒸成饭得多少了?他肯定吃不完啊。这死孩子居然为了消灭罪证,在粮食这么紧张的时候,把饭拿去撒池塘里喂鱼!

    那个被威胁偷米的孩子,他家的家长肯定得来找麻烦啊。

    带上孩子,直接就上了张曾家讨说法。

    二斤米呐,这年头可不是哪家都能过得像红果儿家那么红火的。再加上全国上下都在闹旱灾,那米已经是别人家里顶好的食物了。

    要不是红果儿在山上扔了几次大肉,这些人都得跟别的公社社员一样,啃树皮去。

    张曾爹听说自家娃子干了这种事,也吓了一大跳,但很快就不认账起来:“你说啥呢?!你家娃子偷粮食,关我家曾娃儿什么事?!明明就是他偷了粮,把责任推到我娃子头上!你不好好管教你家娃,还跑来找我疯,神经病呐?!”

    二斤大米啊,要他拿出来,那得多肉痛啊。

    那家人吃了大亏,现在又被人冤枉,气得狠了,直接就上手干架。

    但张曾爹就是个熊家长,明明自己不对,还倒把人家打了一通。手底一点儿都没留情。

    后来,队干为这事来找他,他还振振有辞:“他先动手的!我不动手,等着被他打啊?”

    不过,张曾也没落得个好。他爹背着大家,关了大门,打得他满地跑。

    他爹一边嚷着“黄荆棍下出好人”,一边又骂他“那些白米饭,吃不完你不晓得往家里搬啊?有你这么傻的?”

    后来,打得张曾背上、腿上都是血痕,又警告他“去把给你做饭那个女娃儿搞掂,别让她乱说话!要是她敢乱说,老子不踹死你!”

    看吧,熊孩子能成为熊孩子,都是有原因的。

    牛春来是纯粹想吸引大家的注意力,想让他后娘还有大家,都喜欢他。所以他的熊并不过分,甚至有时候,他还挺肯为大家谋利益的。

    比如像上学第一天,他当众质问黄老师,说她讲规矩的时间太长了,号召大家一起去撒尿躲课。

    所以,他的熊反而为他吸引来不少“小弟”。

    张曾却是因为家长就是个爱占便宜,不讲道理,而且管教孩子时只懂得打骂教育的。于是,张曾就学会了他爹这一套,干的都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到别人痛苦上的事。

    所以,他熊归熊,但却几乎没什么人愿意跟着他混。

    牛春来一带小弟去找他,他个头再高大也抵不过人家人多啊。

    可不就被一整一个准儿了吗?

    不过,张曾爹以强凌弱的做法,给张曾留下了一个深刻印象,那就是,谁厉害,谁就说了算。

    他不敢反抗他爹,不过是因为他爹块头比他大很多,他反抗不了而已。

    “怎么样?你想不想让你爹看得起你?”牛春来又问了一遍。

    张曾莫名地心动了。他转头望向牛春来,眼里有着几分期待。

    牛春来望了望周围的学生,眼神冷冷的,又带着几分驱赶的意味。

    谁敢惹熊孩子啊?

    这个熊孩子,还是连号称“山大王”的张曾都怕的人。

    不管男生女生,很快就退开了。谁也不敢杵在原地。

    然后牛春来,用一种近似蛊惑的声音说道:“咱们去打倒M帝吧。现在大人们不都在说‘M帝亡我之心不死’吗?你爹都不敢去做的事,你敢不敢去?”

    听到那句“你爹都不敢去做的事”,张曾又心动了一下。但他很快清醒过来:“你说啥呢?就凭你跟我?打倒M帝?”

    牛春来狡黠地笑道:“你忘了上回电影队来放的《小兵张嘎》那部电影了?那个张嘎,不是跟你差不多年纪吗?人家不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吗?他还是侦察兵呢。”

    “打不倒M帝,咱可以学学张嘎,侦察敌情啊!到时候,搞到情报,战斗胜利了,你就是英雄!看你爹还敢不敢打你!”

    他说的,是不久前才播的一部电影。讲的是抗R战争时期,小娃子张嘎被敌人毁掉原本幸福的家,为了替家人报仇,加入抗战部队,通过种种努力,成功成为小侦察员。他通过种种磨练,种种挫折,坚定了革命意志,成功侦察到有利我军的情报,并配合游击队,拔掉敌方岗楼,获取最终胜利果实。

    这部电影是少数,以小孩子当主角的影片。张嘎的光辉形象又塑造得特别好,栩栩如生,当时观影后,公社里就数小娃子们反响最强烈。

    要说有哪家娃子不羡慕张嘎的,那一定是骗人的。特别是男生,骨子里都藏着一个英雄梦。

    张曾不过是个乡下娃儿,连县城都没去过几次。他能有什么见识啊?所谓的抗R战争,和打倒M帝,对他来说,那就是个名词。

    大约就像社里民兵连训练时的那种阵仗,张曾琢磨着。

    这个时代,民兵们的训练可正规着呢。看上去,跟电影里一样热闹。电影里嘛,也就比民兵训练多些爆炸镜头,还有人挨了枪子儿,倒地死掉的镜头。

    唔,疼痛的程度,应该就跟他爹打得他浑身血痕差不多吧?

    张曾单纯地想着。

    这丫居然就这样被牛春来给糊弄住了。

    他问牛春来:“那……我们要怎么打倒M帝啊?”说着,他又心慌起来,“就我们俩,人太少了吧?”

    可这对于牛春来来说,是件事儿吗?

    当然不是!

    他可是班里的真˙班长!除了他红果儿妹妹外,其他人全都跟着他跑的。

    于是牛春来牛气地道:“我们班的男生都会去。咋了?你都念五年级了,还没我们这些念一年级的有胆量?”

    张曾一听,急了:“谁说我没胆量了?我胆子大着呢。到时候,我一准儿走在最前面!”

    牛春来不爽了:“我才是走在最前面的那一个!”他是老大才对!

    张曾反射性地缩了缩脖子。

    牛春来也反应过来了,不对啊,今天是要收拾他。争什么老大啊?于是又拍拍他肩膀:“好好好,你第一个走。我们都跟着你。”

    张曾大喜:“对对对,我走在最前面,替大家挨枪子儿!”

    “那就说定了。今晚,等大人们都睡了,咱们就从家里抄家伙。把镰刀啊,你爹打你的棍子啊什么的,能当武器的全带上。咱们去打倒M帝!哦,对了,记得把家里好吃的东西,全带上!咱们光荣牺牲前,得吃顿好的!”

    想到明天可能就会英勇赴义,张曾悲壮地点了点头,接着,又忍不住问牛春来:“你说,人死了,是不是就什么也没了?”

    “当然不是。全公社都知道张曾是个小英雄了,就像张嘎那样。说不定,你的故事还能拍成电影儿呢。至于死嘛,也就是眼睛一闭,变成鬼嘛。”

    “啊?变鬼?那不是很可怕?”

    “对啊!那天一黑,你就能去吓唬别人了。一定很好玩的!”

    千万不要忘记,牛春来是曾经忽悠他亲弟妹,洗澡时在水里打的尿,是他召唤过来的水鬼的事。

    这家伙别的不行,瞎忽悠最行。

    张曾后面还问了好多问题,全被牛春来给忽悠着走了。

    于是当天晚上,每家每户都睡下后,在约定的地方,男生们一个接一个地摸过来了。

    有些带了灯,有些带了砍柴刀,有些带了棍子。反正每个人都带了样东西,但就是没人带吃的。

    那当然。因为牛春来就没跟大家说过,要带吃的东西来。

    一群小萝卜头听到要去打倒帝国主义,全部都沸腾了。

    其实他们连M帝在哪个方向,怎么去,全都不知道。不过,就算世上有千难万险,也挡不住他们心中的英雄梦。

    于是,大家一看人到得差不多了,就开始嚷嚷着要去找M帝。

    “我有地图!咱们先研究地图,再去找M帝。”总算有个清醒的,把地图带来了。

    但很快,这个娃子说的话就露馅儿了,他问大家:“地图我在家里就一直在看,没看到‘M帝’啊,好奇怪。你们也来找找,看‘M帝’到底在哪儿?”

    地图上当然没有国家叫“M帝”,只有一个标了M国的地方而已。不过,也幸好他们搞不清楚这一点。要不然,大家就全知道M帝是不可能走路到达的地方了。

    牛春来有点头大:“还有人没来呢。咱们再等等。”

    人多口杂,牛春来就没想过把真实目的告诉大家过。现在,大家要求赶紧去打倒M帝,他不就头疼了吗?

    “谁还没来啊?不都来得差不多了吗?”

    男生们都有些迫不及待。

    牛春来只好又安抚了他们几句。

    时间又过去了好一阵,终于,张曾的身影出现在了月色下。

    他看到他们的队伍如此壮大,大喜过望,冲牛春来道:“我来了!”

    “你怎么才来?”

    回答是,要从家里偷摸走许多好吃的,当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他把家里的六节香肠,五张苞谷面饼子,七个鸡蛋,还有半斤白糖,一样接一样地摸出来。这还没完,又从后腰绑了裤腰带的地方,掏出来一瓶白酒,喜滋滋地对牛春来道:“我爹藏的酒,我都偷出来了。”

    他又问:“你们呢?你们带什么好吃的了?”

    最后一顿了,一定要吃得丰盛才行。

    牛春来看到有这么多吃的,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带啥啊带?你带了不就行了?”抄过他手里的白酒,兴奋地道,“我爹最喜欢喝这个了。他从来舍不得给我尝,今天,我非要尝尝这东西是个什么滋味儿。”

    这个跟说好的不同啊。“你明明说,大家都要带吃的。”张曾觉得自己吃亏了。

    牛春来一脸“你可真不懂事”的表情:“马上就要光荣牺牲了,你还计较这点儿事。一点儿都不像英雄。你要觉得吃亏,那你一个人吃这些东西好了,我们大家都回去睡觉了。”

    其他小子听到有便宜可占,这会儿也来劲儿了。

    “就是啊,我们都不去了,你一个人去好了。”

    “你一个人当张嘎,当英雄去。”

    “啊,好困啊,我要回家了。”

    张曾急了,大家不陪他,他可没那个胆子:“我没说不让你们吃啊。你们要吃就吃呗。”反正都是最后一顿了。等明天牺牲了后,他爹想揍他,也揍不了了。

    还管这些干嘛?

    结果二十几个小子一人轮一口,干掉了这瓶白酒。香肠、饼子和鸡蛋之类的,有专人来分成二十几等份。白糖也是。

    虽说条件有限,没法儿化成糖开水喝。但就这么干吃,那也很甜啊。跟吃硬糖也差不多了嘛。

    大家乐呵得可高兴了。

    就牛春来还在不爽,喝了一口白酒,那个辣嘴哦,差点让他没吞得下去。他张口就把张曾给骂了:“你弄的这啥玩意儿啊?没骗我们吧?大人不都喜欢喝酒吗?这酒怎么这么难喝?”

    “没骗你,这真的是酒。”

    虽说白酒对于没喝过的人来说,是很不习惯它的味道的。但大人们都喜欢喝酒啊,小子们就把它当成是某种仪式了。

    喝了酒,就是大人了。

    一个个慎重地一人轮了一口。那严肃劲儿,简直就像古代男人在行冠礼一样。

    把所有食物扫荡一空后,牛春来终于发号施令了:“兄弟们,咱们现在就出发吧!为打倒M帝而奋斗!”

    电影看得多,口号也是喊得杠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