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六零福娃娃 幺宝 > 第52章 麻老虎后遗症
    侯秋云摸着胸口:“没事儿。奶就是……觉得好像在做梦。咝——不对,做梦也没梦到过这么多……”话没说完,她赶紧捂住自己的嘴,东张西望,生怕被人听到那个“肉”字。

    她把地窖门关好,又把红果儿拖到堂屋里去了。

    “红果儿,奶奶跟你说,这事儿可千万不能往外说。这么多肉,得多招人眼红啊。你懂奶奶的意思吗?你要往外说,这些肉就得都归公家所有了。唔,就是说,咱全家都会被挂个‘挖社会主义墙脚’的牌子,吊在胸口游街。唔,就是……”

    侯秋云想方设法跟红果儿解释,生怕她不明白。

    “奶奶我懂。我懂~。”红果儿马上道。

    头一回捡跳羚肉,拿回来做腊肉时,也没见她奶反应这么过度。可见,真是被这满屋子的肉给吓到了。

    她奶吁了口气:“你懂就好……”

    在红果儿以为自己顺利过关时,她奶忽然又道:“诶,不对啊,我昨晚走的时候,都已经大半夜了,你咋知道山上有肉的呢?”

    红果儿早就备好了说辞,张嘴就来:“昨晚你和爹走后,我才看到灶房还有两块拿漏的饼子。就想拿着饼子,追上你们。结果,我路上看到有人鬼鬼祟祟往山上走。”

    “哦哦哦。然后呢?”侯秋云的紧张情绪马上被她调动起来。

    “不止一个人哦~。好多人哦~。我就偷偷跟着他们,看他们想干嘛。结果,他们是到山上捡大肉去了。山上好多肉啊!大家都在拼命割!”

    侯秋云愣了:“他们咋知道山上有肉的?都有谁去了?”

    “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知道的啊。但去的人,真的好多哦。会不会大家都知道,就没告诉你啊,奶奶?”红果儿一脸同情地望着她。

    侯秋云心头窝火,却有些心虚。她的性子实在厉害,别人一般不敢招惹她。但也因为这个性子,得罪了一些人。有些人专门在背后说她坏话呢。

    虽然她依旧不知道人家是怎么晓得山上有肉的,但她的关注点一下子就被转移掉了。

    “这帮子混蛋!我儿子帮了这么多人,他们居然有肉捡都不告诉我!”她愤怒极了。

    “奶奶,不气不气。”红果儿乖巧地凑过去,替她拍背顺气。

    “那昨晚都有些啥人去偷肉了?”她又问道。

    “不知道啊。他们都蒙着脸的。我看他们蒙着脸,我也回家找了块布蒙脸。还用泥巴在脸上涂了一层,又把头发弄得老乱老乱了。”红果儿一脸“快表扬我吧”的小可爱样儿。

    “好啊,这些人也太精了!公然偷肉不说,还把脸蒙起。他们当他们是黑衣侠客啊?”

    就这样,红果儿绕来绕去,把她奶成功绕晕了。

    就连那火边子牛肉,她也说她是在山上薰烤成那样的。反正大家都在偷肉,也没谁管她。

    这个谎可扯得有点无边大了,偏偏有人这时候跑来敲门,扯着嗓子喊:“大妹子?大妹子?秋云,公社分肉啦!走,咱们一起去领肉。”

    是金银花的声音。

    本来侯秋云还想说说红果儿,有时间薰肉,不晓得多割点回家啊?

    但金银花喊得急,一直在外面嚷嚷:“快点快点,迟了,当心分不到好肉!”

    侯秋云原本对红果儿说的话,只是半信半疑。现在听到分肉,这不就间接证明了红果儿的话是真的吗?

    “老姐姐,分肉?分什么肉啊?”

    “你还不知道啊?咱们队的山上,又堆了一个小山包的肉。而且这回可神奇了,不光咱们队划的山上有肉,听说其它三个队的山头上也有老多肉了!把大家都吓坏了,公社民兵连全体出动,带着枪去一座座山挨着搜山去了!”

    “啥?!四个队的山头上都有肉?!”

    “可不是吗?吓死个人了!大家都说,这山上肯定不止一只麻老虎!说不准有十几、二十只呐!”金银花越说越恐怖。

    侯秋云吓得差点说不出话来。

    门外的金银花却着急了:“等你半天了,你咋还不出来啊?等会儿分不到好肉,看我不跟你急!”

    现在是大灾年,虽说东方红公社已经比其它公社好多了,但周边公社的情况怎么样,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不,明明民兵连的人还在搜山,金银花已经等不及想去分肉了。

    侯秋云赶紧道:“老姐姐,你自己去吧。我才抢了枣和糖回来,实在太累了。反正社里有我家向阳盯着呢,谅他们也不敢分烂肉给我家。”

    “你不去你不早说。害我等你半天,我走了啊!”

    哒哒哒,就听到金银花的脚步声去远了。

    侯秋云哪儿是累了啊。只要有好东西分,再累,她精神头儿都好得很。

    她这不是被四座山头都有大肉捡的事给震惊,兼吓到了吗?

    她刚刚还想找扫帚打人,现在却坐在桌旁,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

    好半天,突然就抱着红果儿哭:“死丫头,叫你别去山上,你不听,非要去!听到没有?山上有十几、二十只麻老虎啊!奶奶我到现在都没抱上孙子,就只有你一个孙娃儿。你要没了,让奶奶怎么办呐?!”

    红果儿被她哭懵了。

    这还是她头一次看到她奶哭。

    她奶向来都是顶天立地女子汉一枚,上回她爹跟牛书记一块儿上山捡肉时,她还毫不畏惧地上山救儿子呢。那时候也没见她哭啊。

    唔,可能是一只麻老虎,跟一群麻老虎的区别?

    但她心里还挺感动的,抱着她奶,在她背上来了一记么么哒:“奶,我不去了,我以后都不去了。以后,就是天上掉下来一块肉,掉我跟前了,我也不捡了~。”

    侯秋云鼻子抽了抽:“唔,要真掉在跟前儿了,那倒是可以捡捡。”

    “……”

    侯秋云到底是年岁大,经历过一些事儿的人。她哭的时候,哭得痛痛快快地。一收了势,马上就开始考虑该考虑的事儿了。

    唔,这么多肉,要是让人给看到了,可就大事不妙了。就是加了锁,也不保险呐。人家还可以透过门缝瞅呢。

    除非院门从今天开始,就好好闭严实了,她再天天在家里看着。等到把这些肉都处理完,封缸存好,再放到地窖里,窖门上锁。她才能安心呐。

    想着,她又开始思考,要怎么忽悠她那个傻儿子。毕竟,她不去队上喂牲口还得当队长的他同意。再说了,家里凭白多出这么多肉,也得解释解释啊。

    不过,自打那天过后,侯秋云看到谁,都觉得人家像是那天晚上,蒙着脸偷偷上山割肉的人。

    看,这个刘XX,以前咋没发现他喜欢往地上蹲呢?这啥时候养成的习惯呐?该不会就是那天晚上吧?

    那个王X,她走路咋没声儿呢?这是偷鸡摸狗的事儿做多了,脚下才没声儿吧?

    她再看金银花,那天分肉她跑得比谁都快。后来还不是等到第二天,才分到肉的。

    这么喜欢肉,也有嫌疑啊……

    于是,金银花再跑过来找她聊天时,侯秋云先清咳了一声。

    然后低声道:“那天晚上,你是不是也去了?”

    金银花莫名奇妙:“哪天晚上?去啥?”

    侯秋云“啧”了一声:“就是咱们进城的那天晚上,我在县城里没看到你啊。你是不是也去了?”

    她说得特别隐晦含蓄。

    金银花马上误会了,大声道:“那肯定得去啊,有那么大便宜占,我又不傻!”她以为她说的是枣和糖的事。

    侯秋云一听这话,却心里发疼:“你太不够意思了!这事儿咋都不告诉我一声呢?”

    金银花莫名奇妙:“我以为你知道!大家不都去了吗?”

    还……都去了……

    难怪每家都留了人的……

    侯秋云瞬间对自己的人际关系产生了极大的怀疑。

    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了。不过是给红果儿扯的谎“锦上添花”而已。

    咱们再把时间拉回到侯秋云从县城回来的当天。

    她抱着红果儿哭完,就开始操心起自己的败家儿子来。

    红果儿见状,又以为事情过关了。

    可她忘了她还有一个爹。

    “啪啪啪!”又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她爹的声音也在外面响起来了:“红果儿?!红果儿?!你在不?!你没事吧?!红果儿?!”

    那叫声才叫一个急。

    院门都差点被他擂出一个洞来。

    红果儿吓了一跳,她爹这啥反应啊?咋这么激动?

    侯秋云怕被人看到家里的肉,早就把院门门闩给插上了。一听儿子鬼叫鬼叫地,骂骂咧咧地过去开门:“青光白日的,嚎啥嚎?!你娘又没死!”

    她一打开门,李向阳就冲进来了:“红果儿呢?!红果儿呢?!红……”

    没吼完,就看到小果儿走到堂屋门口,睁大乌溜溜的眼睛望他。

    李向阳一个箭步冲上去,把红果儿抱到怀里,箍得紧紧地,像是嘀咕给自己听一般,重复着:

    “红果儿没事,咱们果儿没事,还好没事。爹吓死了……”

    这反应实在太夸张了,弄得红果儿呆呆地半张着嘴巴,不晓得该说什么好。

    她好得很呐,她爹这是咋了?

    侯秋云也是一脸莫名奇妙:“说啥呢?乌鸦嘴。咱红果儿好好的,你吓成这个鬼样子,是怎么回事?”

    “能不吓到吗?娘,你是不知道,三队的刘芳昨天晚上被麻老虎叼了!”

    “啊?!她怎么会被叼?难道她跑上山去偷肉了?!”侯秋云才被十几、二十只麻老虎的事吓到,这会儿更紧张了。

    “娘,你也知道山上有肉的事了?不过,她还真没上山。人家就在自己家门口被叼的!”

    “家门口?!麻老虎下山了?!”

    “就是啊!所以你说我能不急吗?一听到这事儿,我就撒丫子跑回来了。唉哟,昨晚可真不该只留红果儿一个人在家里。这事儿可真是吓死人了。幸好红果儿没出事。”

    李向阳说起来,就觉得后怕。本来今天公社干部们,还得把自己抢购到的古巴糖和伊拉克蜜枣,拿去称重入仓,并到会计那里报销单据。而且四个队的山头上都出现了大肉,那可真是本县开天劈地头一遭发生的大事。

    秦书记还要求公社干部们,把枣和糖交完,先上山跟民兵连的人,一起搜山。可他一听说刘芳被麻老虎叼,吓得直接把枣和糖,往秦书记怀里扔。

    “你们先去,我得回家看我娃儿去!看了就赶回来!我娃儿昨晚一个人在家。万一麻老虎跳过院墙,跑我家院子里去了,那可不得了!”

    旋风似地就跑了。

    留下没干过农活,抓不住那两袋枣和糖的秦书记一屁股摔坐在地上,一脸懵地望着李向阳眨眼间跑远的背影。

    在关键时刻,工作都不交接,就闪人的行为,那得是挨大批评的。要是红果儿知道她爹为了她,做了这样的事,不知道该多感动。

    可惜,李向阳并非是一个会向孩子邀功的人。他愣是没提这事儿。

    侯秋云也后怕不已,又问了句:“那人死了吗?”

    “没。听说她跟麻老虎打了一架,那只老虎负伤逃蹿上山了。她这个人人品不行,没想到还挺有胆色的。现在,在公社医疗院躲着呢,受了点儿轻伤。”

    红果儿:……

    刘芳啥时候有胆色了?一只半大豹就把她吓得半死,爬着往自家院儿里钻!还说啥打了一架,老虎负伤啥的……

    这女人还真能吹。

    不过,她家小豹明明是花豹啊。刘芳没见过豹子长什么模样吗?

    唔,也有可能是事情发生得太快,她被吓傻了吧?

    她正寻思着呢,她爹就拍着她的背道:“红果儿不怕,爹在这里,不怕不怕。有爹在,麻老虎不敢来的。”

    ……

    她不怕啊。

    “麻老虎”是她动物朋友诶。她天天都喂它们吃肉肉呢。

    李向阳当然不知道她的内心独白,兀自在那庆幸地嘀咕“还好还好”之类的话。

    红果儿觉得,好像是她爹吓得比较严重。

    被她爹一直轻轻拍着后背,拍的频率又很有韵律,红果儿本来为了制肉的事儿就累了一天一夜了,很快,眼睛就开始睁不起了。

    她眼皮又开始往下耷拉。

    侯秋云说了句:“孩子累了,把她抱到床上睡会儿觉吧。”

    李向阳依言行事。

    可红果儿才被放到床上,就听到她奶奶对她爹说:“儿子,假如娘告诉你,咱家多出来几百斤肉,你会不会被吓到?”

    “啊?!”

    李向阳已经被吓到了。

    同样被吓到了,还有红果儿。

    联想起她奶奶刚刚要打人的模样,她就觉得……她爹会不会也想打她啊?

    瞌睡一下子就被吓醒了。

    侯秋云一看孙女眼睛瞪圆了,掐了李向阳一把:“干啥呢?小声点儿,没看到娃子在睡觉吗?”

    “哦哦哦。”李向阳赶紧点头。

    侯秋云又给他比了个手势,他就跟着她出去了。

    红果儿把眼睛用力一闭,算了,不管了。反正她又没做错什么。

    她爹高不高兴,都等她睡醒了再说。

    累死了……

    由于太累,红果儿这一觉睡得是昏天黑地。

    侯秋云都进来看了她几次,觉得这娃子觉是不是太多了,没事吧?

    她自然不知道红果儿在核桃世界里还忙活了一天一夜的。关键她连见都没见过火边子牛肉,根本不知道这玩意制起来有多耗时间。

    到了第二天早上,担心过度的侯秋云,非把小丫头从被窝里揪了出来。

    “起床了起床了,还赖在床上干什么?晌午饭没吃,晚饭也没吃,你是打算连早饭也不吃了吗?小娃子家家,长身体的时候,咋能不好好吃饭呢?”

    红果儿还没睡畅快呢,她缺的可不止是睡眠。做了那么多事,身体也相当疲累。

    被扰了睡眠,小果儿嘟起小嘴儿,一翻身,把枕头压在耳朵上,继续睡觉。

    “嗬,你还真不打算吃饭了?”侯秋云一把拖过枕头,把被子给她一掀,拉着她的手,就把她拉坐起来了。

    红果儿喉咙里发出类似小声啜泣的声音,耍无赖似地不肯睁开眼睛。

    不过这招对侯秋云没用:“唉哟,起个床还哭鼻子。哭鼻子也就算了,半颗金豆子都没掉,还装呢。”在旁边呵呵地笑。

    不过,红果儿还真不是在装。

    干活儿干狠了,又睡了一觉,不动还不知道,刚刚那记翻身,她全身骨头架子都差点儿散了。

    可她有什么办法?难不成实话实说,说她在核桃空间里干了一天一夜的活儿?

    她只能苦哈哈地睁开依然睡意惺忪的双眼。

    结果一睁眼,就看到眼前一大片模糊的黑影子晃来晃去的。吓得她瞪大眼睛,一看,不就是她昨天悬挂的密密麻麻的肉肉森林吗?

    为了省空间,她连床的上方都悬了肉块。猛地看过去,还真有几分瘆人。

    侯秋云已经把早饭做好了。堂屋的饭桌上放了一小碗跳水泡菜,一碗香辣洋芋片,几张摊得薄薄的薄饼。

    自从李向阳当上公社干部,有了工资之后,她就没那么省了。做菜时,也肯放点调料了。

    虽然放得少,但至少比以前做出来的没滋没味的东西,强多了。

    红果儿嚼吧嚼吧饼子,拿筷子想去挟洋芋片。结果酸酸的手臂肌肉,就是不卖她面子。

    她挟啊挟,挟啊挟,老半天挟不起来。

    她奶奶还皱着眉头说她:“别玩了,筷子有什么好玩的?快点吃完早饭,还得上学呢。你昨天就没上学。”

    红果儿眼眶里,有庐山瀑布那么多的眼泪等着流出来。

    实在用不了筷子,她就只好用爪子抓。

    由于老长时间没吃东西了,就算食物味道一般,她也吃得狼吞虎咽的。

    侯秋云最喜欢看娃子乖乖吃饭了,照她的标准,红果儿平时那种文气的吃饭方式,一点都不合格。现在嘛,还像个样子。

    于是,咱们李奶奶高兴得不行,拿了筷子挟了菜,往红果儿嘴里塞过去:“用手抓干嘛呢?来来来,奶奶喂你。啊——唉哟,红果儿好乖!来,啊——哈哈哈,又吃了一口。红果儿今天真乖。”

    被表扬的红果儿有点儿小得意,又有点儿小委屈。她好好吃饭,就被表扬了。可她给家里搬了这么多肉,奶奶还差点打人呢。

    哼叽。

    唉,算了,奶奶也是担心她。

    “爹呢?他咋不起来吃饭?他不上班吗?”红果儿嘴里含着食物,含糊不清地问道。

    “他啊,昨天回来,看到你没事儿,他就放心走了。说是公社上好多事等着他处理呢。”说着,侯秋云啧啧有声,“奶奶昨天半夜起床,看着远处山头还亮着一串串火把咧。估计是在搜山,跟搬肉。你爹这回,一准儿累得够呛。”

    以为醒了之后,还得挨批的红果儿,耳朵耸了耸,心情瞬间飞扬起来。

    累点儿好,老爹就喜欢累。他爱为人民服务,让他服务去。只要别跑来骂她就好。

    虽说不知者无罪,但她是为了这个家才做这些的嘛。这样还挨批,她心里还是会觉得有点委屈。

    不过,她还是有点好奇:“奶奶,爹有没有被满屋子的肉肉吓到啊?”

    “他敢吓到?四个队的山头上都有肉呢。而且那么多人都在偷割肉。咱们割点儿算什么?我反正跟他说了,他要敢把肉弄到公社去,就把老娘我也放到那堆肉上面,把我也砍成几段,分给社员算了!”侯秋云霸气回应。

    “……”咱家奶奶可真牛气。

    “那爹怎么说的?”红果儿又问。

    侯秋云得意洋洋:“他能怎么说?还不是像个孙子一样,缩着脑袋说不敢。”

    奶奶,那是你儿子,不是你孙子……

    辈份好乱……

    吃过早饭,红果儿丧丧地想起来,昨天忙着忙着给搞忘了。她还没把肺鱼挖出来,搁地窖里呢。

    那东西隐蔽性强,外人就是看到了,也不过以为是一颗颗石头蛋。

    想想,算了,反正雨季也不会在这两三天就到来。累成这样,她还是先歇两天吧。

    穿衣、洗漱、吃饭还算好,到她背起书包,出门往公社小学的方向移动,她才知道厉害。

    平时走起来轻轻松松的一段路,现在,却被她以蜗牛般移动的速度在走。

    就这种速度,她身上都酸疼得要命。

    酸啊酸啊酸啊酸啊酸啊!

    红果儿简直就不想走了,干脆直接坐地上休息一阵儿算了!

    她才坐下来,身后就有人在喊:“红果儿妹妹,你咋了?”

    她抬头一看,是牛春来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