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火边子牛肉

作品:《重生六零福娃娃

    你可能会担心,小丫头怎么跟她奶奶解释呢?她爹、她奶奶都不许她上山的啊。

    没错,她爹她奶肯定老担心了。

    但那有啥?干完这一票,她就不干了!最多挨顿骂,最多哄着他们,想办法让他们消气呗!

    用这些,换回来三条人命,她简直赚大发了!

    至于储藏,她这回干这票大买卖之前,都已经想好了。牛肉有个最大的特点,就是煮熟之后,会少掉起码一半的体积!那要是弄成牛肉干,体积就缩得更厉害了。

    但它缩了之后,营养和饱腹感并不会减少。

    她想做的,就是火边子牛肉了。这种法子,是要把牛肉撒上盐后,自然风干。接着,再用微火熏烤。味道不麻不辣,味淡却悠长,鲜香出奇,是号称盐都的自贡最出名的独家美食。

    在1983年的全国腌腊制品评比会上,火边子牛肉得分最高。在那之后,甚至有人把它称为是华国民族饮食一绝。

    味道又好,体积又会缩小大半,只要放到大缸子里面,好好封存好,封盖上再放点粗食遮掩,不怕别人看到起疑心。

    由于她一个人要处理一整头野牛的肉,照正常时间,实在是忙不完,她只能把菜板、菜刀和大缸等必需品,移到核桃空间里来。

    当然,在处理肉的过程中,为防被猛兽偷袭,她是把东西和牛尸,搬到了大小豹休息的地方的。

    同时,她还又燃起了篝火。

    大小豹看到牛尸,以为是给它们准备的,懒洋洋地走过来,懒洋洋地吃肉。

    吃得那么懒,大约是刚刚才吃过鱼的缘故。

    成年豹一顿饭不过能吃三十斤肉而已,红果儿也没管它们。反正一头非洲大野牛,体重大约在一吨左右。

    随便它们吃。

    准备工作,她是头回进城问了陆有明,伊拉克蜜枣和古巴糖的准确销售时间后,回来就着手在准备的。

    她家以前穷,没专门修堆粮食的地方,家里都是买的跟她高矮差不多的大瓦缸子来存放粮食的。多的大瓦缸,她奶都放在地窖里的。

    这不,被她运用空间的能量,搬了一个到核桃世界里来。

    接着,她就开始肢解牛尸。

    豹子们自顾自地吃,她自顾自地取肉。先取牛身上最好部位的那些肉,取下来后,她开始用磨快了的菜刀,细心地把它们片成薄片,再贴到竹蔑折子上。

    这些竹蔑折子,自然也是她这两天专门钻到核桃世界里编的。毕竟空间里的时间,跟现实世界不一样。她在这里面呆上一整天,现实世界中,不过过去几个小时而已。

    这就为她节省出许多时间来。

    不过,乡亲们估计应该觉得见鬼了吧,一夜起来,山上的竹子少了好多,哈哈哈。

    由于,她编制竹蔑折子只是临时用一下,并不打算留着以后二次使用,这些东西她都编得很糙。

    大致能用就成。

    最初,她片肉片得还很仔细,但随着时间慢慢流逝,她抬头一看,还剩老多老多的牛肉了。

    不得已,到后面,她只大致切片就成。也不管它薄不薄,厚度一致不一致了。

    每片好一竹蔑折子的肉,她就给它们洒上适量的盐巴,让肉能尽快晾干。

    也亏得非洲天气炎热,即使在遍布乌云的情况下,水气挥发依然很快。这边的天儿,热到什么程度呢?非洲人煎蛋是不用锅的,他们直接把鸵鸟蛋用石头敲破,往地上被阳光烤炙了一天的热沙里一倒,蛋液很快就会凝成固体。这时候,再用热沙把它完全遮盖起来。

    再过上一会儿,把沙推开,蛋就成了煎蛋饼了。

    你必须得佩服非洲人民的智慧。虽然那蛋上满是沙土,但拍一拍,吹一吹,就好了嘛。完全可以吃。

    当然,爱干净的我国人民可能看到烹制过程后,会完全无法下咽。

    在这种情况下,红果儿片了很多张竹蔑折子的肉后,最初片的那些比较薄的,就已经晾干了。

    火边子牛肉的薰料,跟别的腌腊制品是完全不一样的。

    别的腌腊制品,微火熏烤后总会有一股子烟味的,但火边子牛肉就不会。因为,它的薰料是牛屎粑。

    你没看错,就是牛屎粑。

    不过,很多人不知道,其实牛屎才被拉出来时,只有轻微的臭味。晒干之后,就基本没有味道了。

    像非洲有些地方的妇女,还会用牛屎来固定发型。

    而且,牛屎功用很多,是很好的肥料以及燃料。很多地方,甚至用它和麦草、泥巴一起和匀,用来建房子。建出的房子还挺结实。

    在今天之前,红果儿也已经到湖边捡了不少牛粪,和泥做了不少牛屎粑了。

    牛屎粑,并不等同于牛屎。只是它的主要原料是牛屎,把牛屎和粘性较强的黄泥和匀,做成直径30公分的圆形薄片,看上去就跟个大饼子似的。

    所以人们才称它为牛屎粑。

    牛屎粑晒干之后,是很好的燃料。它比煤炭球还容易燃烧。

    红果儿用一些树枝纵横交错地,弄成烤架。再把三块牛屎粑放到烤架下面,用火柴点燃。

    牛屎里面原本就有很多半消化和未消化的杂草,用火引燃后,不闻臭气,反而散发出阵阵草香来。那火焰跟烧天然气时一样,是蓝幽幽的。

    接着,她就把晾干了的牛肉片,连着竹蔑折子一起,放到烤架上烤。

    为了提高效率,她弄了三个烤架来同时烤。

    这边烤上了,她又回到牛尸旁,继续取肉来片成薄片。

    时间在重复工作中,不断流逝。由于只有一个人力,她需要不断在烤架、牛屎粑堆、竹蔑折子堆、菜板和牛尸旁,以及正在晾晒的放到竹蔑折子上的牛肉那边移动。

    为防引来动物偷吃,她还得把晾晒的牛肉放到树枝上架着。高处其实更容易晾干,只是放置时得特别小心。要是没卡好位置,风一吹,牛肉就容易掉下来。

    而且,由于烤架下只有微火,她不确定能不能震慑最爱偷袭的鬣狗群,篝火堆也是不能熄的。

    于是,她时不时还得起身去割草,捡柴禾。毕竟牛屎粑是拿来当薰料的,她实在舍不得滥用。

    这些事几乎把她这个8岁大的孩子给累垮掉。

    但想着,今天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今天一过,她可就没办法解释这么多牛肉的来源了!她又咬咬牙,继续坚持着。

    是的,今天晚上四个队的山头上都遍布了肉山。到时候,她奶奶问她,家里怎么多出来这么多肉,她直接就可以告诉她,我看到山上到处都是肉,反正大家都不在,又不会有人看到,我就死命地往家里背!

    她又继续做啊做,做啊做。做这火边子牛肉,简直差点没把她做得七窍流血,三魂升天!

    在核桃世界里,做了一天一夜后。她回去现实世界看了一眼,看外面是什么时间了。

    结果一看,居然天已经蒙蒙亮了!

    万一她爹她奶脚程快点儿,再过几小时,他们就该到家了!

    而她的那一整具的牛尸,到现在才处理了一小半呢。

    不行,又想顾着把体积减到最小,又想尽可能多地搬肉肉,两者是没法完全兼顾的!她只好学着蒙古人的做法,直接把剩下的肉剔下来,弄成半个手掌宽度,长条型的肉条。

    把这些肉条挂在树枝上,让它们自然风干。

    这种做法也能缩小体积,只是不像火边子牛肉薰烤后,薄得跟张纸一样,那么夸张罢了。

    迫于时间紧急,她就只把它们挂了一个小时。然后她就回家,在她爹她奶的屋子里,用家中的麻绳牵绳子,吊在半空中。再把之前在核桃世界里晾晒了一个小时的肉条,挂到这些麻绳上。

    没法子,挂屋里通风度不够,肉容易坏。挂院里,又容易被人看到。只能借着非洲大草原的高热,把肉晾干点,再往家里挂。

    之所以只在空间里挂一个小时,那是因为,肉在本地不可能一晚上就风干得很干的。

    为了往家里搬点肉,她也是操碎了心。

    古有酒池肉林,今天,她用光了家里所有的麻绳,她奶和她爹的屋子里也横空长出一片肉肉森林。

    弄完这些,她又回到核桃空间,继续整她的火边子牛肉。

    之前薰烤好的牛肉,她是直接往大缸子里扔的。这回一回来,就看到母豹整个人立在缸旁,双爪搭在缸沿,想去掏肉。

    不过,红果儿努力了那么久,也只装了四分之一缸的肉干。那缸高度又特别高,它实在掏不到肉。

    旁边的树上,小豹正趴在树枝上,往树下的大缸探头看。瞧它那姿势,好像想从树上一跃而下,跳到缸里去吃肉。

    可小豹胆子小,没敢跳,只是不断在试角度。

    红果儿拍拍胸口,还好还好。牛肉体积缩了那么多,它们又没吃过这玩意,到时候把肉吃了一大半不说,肉遇水就发,把它们肚皮都得撑破!

    唉,千防万防,家喵难防。

    她赶紧把烤架上已经薰好的一竹蔑折子的肉,给母豹递过去。

    又吹了口哨,唤小豹下来吃。

    母豹嗅了嗅肉,满脸好奇,趴在地上就开始吃。小豹生怕它妈把肉吃光了,连滚带爬地蹦哒下树,也把小脑袋挤过去吃。

    红果儿打了一罐水来,摆在它们旁边。看它们吃得高兴,完全对水不感兴趣,她心里忍不住担心啊。就把小豹子逮过来,按到陶罐里喂水。

    乖,多喝点水~,这样就不会不小心吃撑到。

    小豹子不高兴地胡乱挣扎,还是被她按着喝了几口水。

    母豹呢,就好像小豹不是它亲生的一样,一边看她摁它儿子,一边陶醉地继续吃。

    红果儿:这是几个月前,为了娃子不顾性命,跟鬣狗拼命的女王陛下吗?

    想想,她又觉得挺自豪。母豹这得是多信任她,才会让她这么收拾小家伙啊。又得是她做出来的火边子牛肉有多好吃,它才会完全不管小不点儿啊~。

    她内心无比满足,继续去薰烤牛肉。

    等她把剩余的牛肉全部薰烤完毕,放入大缸中后,踩着大石头往里面一看,大缸也只装了三分之一而已。

    她松了口气,嗯,缩水后的体积还挺让人满意的~。

    接着,她把篝火和仍在燃烧的牛屎粑都灭了。再把菜板、菜刀等等工具搬回现实世界的家中。最后,她把装肉的缸子也借着空间之力,搬回了原本放空缸的地窖里。

    搬之前,小豹一看她的举动,就知道她想干嘛。小家伙非常生气地看着她这个自私的两脚豹。

    那么多肉,你都要搬走啊?

    她赶紧把另一竹蔑折子的火边子牛肉,放到它们身旁。

    这是她专门给它们留的。两只豹,吃两竹蔑折子的肉,应该还成。不会撑到。

    留完肉,她就把缸子搬回家了。

    弄完这些,她已经累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趴桌子上,连灌了三大碗水。

    碗一放,眼皮子一下子就耷拉下来。脑袋也往前一点一点的。

    眼瞅着,小脑袋就要跟桌子亲密接触了。

    院门突然“啪啪啪”地响了起来。

    有人在外面大声拍门。

    “红果儿,红果儿,奶奶回来了!奶奶抢到蜜枣和糖了!红果儿,给奶奶开下门呐!”

    她奶声音振奋,却把红果儿差点喊哭了。

    好……想……睡……觉……啊……

    “红果儿?红果儿?”她奶奶还在拍门。

    红果儿把眼角的泪一擦,颤颤巍巍地走去开门。

    门一开,她奶左手一袋,右手一袋地,提着东西一阵风似地走进来。一边走,还一边跟她讲:

    “快,把门关上!奶拿枣儿给你吃!”

    “……”

    红果儿并不想吃枣……

    她关了门,跟着奶奶一起进了堂屋。

    侯秋云迫不及待地把麻袋里的伊拉克蜜枣,露给她看:“瞧瞧,这是什么?是咱们红果儿最喜欢吃的蜜枣!”

    “奶奶这回抢了27斤蜜枣,还有34斤的古巴糖啊!奶奶厉害吧?哈哈哈。”

    红果儿咬着食指,望她奶:“奶,昨天晚上,山上下肉肉雨了。”

    侯秋云还在得意:“你奶最能抢了!他们可谁都没抢得赢我,我是头一个抢到东西的!你……”话说到这里,终于反应过来红果儿讲的是啥了。

    “……你说啥?肉肉雨?”

    红果儿点头:“嗯呐~,山上好多肉肉哦。”

    侯秋云顿时石化。

    她刚刚还觉得自己能力超群呢,这边,孙女就告诉她,昨天晚上山上又有肉可捡了!

    那她不是白进城了吗?

    守在家里等着捡大肉多好!

    啊,不对!重点不是这个!“你咋知道山上又有肉的?!你又偷跑上山了?!”

    望着她奶身上凭空腾起的,高达数丈的怒火,红果儿浑身一抖,壮着胆子道:“别人也在捡啊!大家一起捡,好安全的!”

    侯秋云只觉得一口老血在胸口翻!

    为什么她昨天不在家呢?!有肉也该是她去捡啊,小果儿能捡多少?小孩子去还危险。

    她老脸老皮老骨头,麻老虎就是看到她,都不想下口。

    “不是叫你不要去捡肉了吗?!你怎么说不听啊?”侯秋云转头就去找扫帚。

    “奶……奶奶……你……你干嘛?”红果儿感受到了危险的存在。

    “打你!干嘛?”侯秋云恶狠狠地道。

    啊……

    红果儿愣了。

    她觉得好委屈,好无辜。她为了搬大肉,受了那么多苦和累,现在还要挨打?

    眼圈一红,嘴巴一扁:“呜呜呜,为什么奶奶要打红果儿?呜呜呜,红果儿不去搬的话,我们三个人一起饿死吗?呜呜呜,奶奶最坏了,奶奶是大坏蛋!”

    越哭越大声。

    看她奶无动于衷,她越发用力地哭。

    侯秋云无语地道:“你一个小孩子能搬多少啊?还那么危险。再说了,你奶这么能干,能把你饿死吗?没看到你奶搬回来这么多枣和糖吗?”

    “呜哇哇,奶奶是大坏蛋,反正奶奶是大坏蛋。红果儿最乖了,奶奶还打我!”声音简直直冲云霄。

    这一刻,熊孩子的本色终于现出来了。

    她这是在哭吗?明明就是在跟她奶顶牛。

    “呜哇哇,李奶奶最坏了!红果儿我支持你,呜哇哇,李奶奶还把屎放到我嘴里去呢!”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突然从墙头传来。

    把侯秋云跟红果儿全都吓了一跳。

    红果儿抬头一看,居然是牛春来趴在墙头哭。估计是被她震天价的哭声给惊动来的。

    可他有啥好哭的?又没骂他,也没打他。

    再仔细一看,这小子脸上一点眼泪都没有,完全是在干嚎。

    他一边嚎,还一边给红果儿使眼色。

    瞧瞧,你哥我来救你来了!

    你救我的方式,就是陪着我一起嚎吗……红果儿简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但心里又有那么一点感动。

    “你这臭小子,你趴我家墙头干嘛?!还不快给我滚下去!”侯秋云叉着腰骂道。

    “不滚不滚,就是不滚!不准欺负红果儿妹妹!”牛春来很讲义气地吼道。

    侯秋云惊呆了,她欺负她孙女?啥时候?她疼她都还来不及呢。

    “你再熊!小心我告诉你奶奶!”

    牛春来吓得打了个饱嗝。但很快又雄纠纠、气昂昂地道:“你告诉啊,你不告诉她,你是我孙子!”

    好嘛,这下可把侯秋云给气到了,直接冲出去,开了院门儿,就往隔壁走。

    牛春来吓得脸色发白,还在装作若无其事地跟红果儿道:“红果儿妹妹,你春来哥我英勇就义去了!”

    咦?这是革命电影看多了吧……好吧,她心里又多了一分感动。

    有了牛春来,替她承担奶奶的怒火,红果儿就好过多了。

    等侯秋云回来时,嘴里不断骂骂咧咧地,倒没再跟红果儿兴师问罪了。

    不过,等侯秋云打开自己那间屋子,看到挂了满屋的半风干肉时,心里只有一万声惊叹等待冲出喉咙。

    但她也不是傻的,她一下子就把房门关好了,再上了一把锁。接着,把红果儿拉到堂屋:“你到底捡了多少肉啊?”

    红果儿支支吾吾:“不多。就爹那间屋子还有一些……”

    侯秋云又去自己儿子的屋子看了。

    又是一屋子肉!

    一万声惊叹,叠一万声惊叹。

    她赶紧关了门,又给她儿子屋子的门落了锁。再把红果儿牵到堂屋,小声问:“你咋有力气背回来这么多肉的?”

    红果儿觉得她奶有点大惊小怪了。照这些肉原本的体积,她奶才该大吃一惊吧。现在缩水都缩了老多了,要搁麻袋里装着,挤一挤、压一压,也不过就三、四麻袋的份量而已。

    “我一趟一趟背啊~。”一回背不了,她还不会多跑些趟子吗?

    “一趟一趟?你跑了多少趟?”

    红果儿掰手指,皱着眉毛数啊数。数了半天,没数明白:“三十趟?”

    看她奶奶表情不对,她又改成:“可能四十趟。”

    还是不太对,她马上道:“五十趟,没跑了!”

    “……”她奶沉默了一阵,问她,“你是算数没学好吧?就这些肉,你跑个十几、二十趟就差不多了。还三十、四十、五十趟呢……”

    也对,肉肉都缩水成这样了,估计在她奶眼里,这些肉也就二百多公斤吧。

    她无辜地看着她,摊摊手:“奶,我才小学一年级呢~。”顺便再举举手,“那个,地窖里还有肉呢。”

    “还有?!”侯秋云开始觉得她的心脏无法负担了。

    红果儿拿起手电,把她带到地窖里。

    侯秋云接过手电,把红果儿指着的那个大缸子上,封得死死的封盖揭掉,再往里头照。里面赫然装了三分之一缸的肉干!

    她顿时觉得她需要静静。

    她爬出地窖,一屁股坐在旁边的地头上,用手撑着下巴发呆。

    “奶,你咋了?”红果儿有点担心。

    她还以为,照她奶的脾性,应该会大吼一声“唉呀,我就说你这娃子不顶用嘛!要是奶去捡,起码捡个1000公斤回来!你看你,人小不顶事不说,还危险”。

    这才是她奶的正确反应啊。

    当然,以这些肉没缩水前的重量,确实差不多就是1000公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