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六零福娃娃 幺宝 > 第50章 救命,有麻老虎啊!
    小家伙对喝奶有依赖,照它的块头明明早该断奶了。可它每回看到红果儿,都要跟她要奶喝。

    这不,它看到她手里没拿陶罐,顿时急了,委屈地嗷呜叫唤。叫了之后,还不忘撒娇蹭蹭。

    蹭完之后,就歪着脑袋看她。

    你咋还不去找奶呢?我要喝奶。

    见她没反应,它又重复之前的步骤。

    还没反应,它又重复。

    重复了几遍之后,它有点生气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像人似地哼了一声。

    可把红果儿乐坏了,它还会玩儿这招啊?

    她坐下来,揉了揉它的头。

    小豹子马上误会了,以为她要给它奶喝了,马上激动得人立起来,两只爪子搭她肩膀上,满眼期待地望。

    她摊了摊手:“奶,没有。”

    小豹子又哼了一声,不理她了。

    这也太势利了吧?有奶就是娘,没奶不认人?她捏了捏它鼻子。

    它不理她。

    过了一会儿,看她不理它,它又站到她大腿上,开始踩奶。

    踩奶。踩奶。踩奶。踩奶。踩奶。

    一边踩,一边叫。叫声可委屈了。

    我踩得这么辛苦了,你还不给我奶喝?

    不啊,按摩得挺舒服的,你继续~。

    小豹子可不会一直让她占便宜。踩了一阵儿,自己就转过身过,用屁股对着她。

    以实际行动告诉她,我也是有脾气的喵!

    “噗!”红果儿笑出声来,逗了它一句,“喵?”

    它鄙视地回头望了她一眼,大约是嫌这只两脚豹叫声太不标准。

    咱花豹是这么叫的吗?

    红果儿也不想逗它逗得太厉害了,小家伙看起来应该还饿着呢。

    这次进来之前,她就仔细想过自己要干嘛了。

    非洲其实是有一种神奇的动物,名叫肺鱼的。

    这种鱼适应这里的气候条件,在旱季枯水时,会打洞钻到地下,用自身的分泌物混合泥土,作茧把身体包裹起来,留一个很小的出气口透气。然后依靠自身脂肪,在茧里沉睡,直到雨季来临。

    要讲比睡觉,这世上几乎没人比得过它。

    它休眠状态下,代谢率可以降到六十分之一。要是一直没水,它甚至可以睡上几年。

    这种动物比恐龙存活的时间更久,在地球上已经存在了四亿多年了,是真正的活化石。

    因为几乎没有天敌的缘故,它的数量也特别多。非洲人吃鱼的时候,从来不张网捕鱼,直接到地里拿锄头一挖,挖不了多深,就是一窝“蛋”。

    对,肺鱼个头都很大,作茧之后,看上去就像一颗挺大的石头蛋。但假如用手用力捏,就会发现它只是看上去像石头,其实外面不过就是层土壳。

    本来,她想先去湖边捡大肉,偷偷放到四个小队的山上,再帮她家小豹弄鱼吃。

    可她的小豹子,肚子还饿着呢。反正核桃世界里的时间,比外面快很多。给它烤点鱼来吃,也浪费不了多少时间。

    锄头和火柴,她都一早备在核桃世界里了。

    去扛了锄头,她就拍拍小豹子:“小不点儿,走,干活儿了。两脚豹给你挖鱼吃。”

    小豹像是听懂了一样,情绪一下子高涨起来,蹦哒地在她身旁跳来跳去的。

    像只狗……

    要找肺鱼,肯定得到湖泊那里去。

    但她要找的湖泊,却并非是她平时常去捡大肉的那个地方。

    只有湖水干涸的地方,才能挖到休眠的肺鱼。

    怎么找到呢?

    找没草的低洼地啊。

    能形成湖泊的地方,肯定是近似封闭的,比周围地面基底低的地形。而且有水的地方,湖底是没法长草的。

    到了旱季,湖水虽然会干,但新草还来不及发芽,就直接旱死了。根本没法像草原上其它地方的长草一般,留下枯死的尸体。

    她找到一处,周围被枯草包围起来的无草低洼地,抡起小锄头,就开挖。

    由于是第一次挖,她心里还挺忐忑的。

    也不知道能不能挖到鱼啊……

    事实证明,她的担忧是多余的。她没锄几锄头呢,坑里就有一条长长的鱼活蹦乱跳起来。

    仔细一看,是她没有轻重,把人家肺鱼的茧给挖破了。

    她吐了吐舌头,正要伸手去抓鱼。

    小豹子已经兴奋地探爪去抓了。

    它掏啊掏,掏啊掏,掏得可专心了。那条可怜的肺鱼,身体很快就被小豹尖利的爪子,戳得对穿对过。

    小豹也调皮,没见过这种动物,把爪子提起来,放到眼前看。

    它也不吃它,就一个劲儿看。

    看了一阵儿,没看出名堂来,它又甩甩爪子,把鱼抛出去,再去扑鱼。

    这不是典型的猫捉耗子吗?捉了不吃,就顾着玩。

    红果儿担心它把鱼抓烂掉,等会儿就不好烤了,走过去抢鱼。

    小豹子不依,一口叼住肺鱼跑远了。看着她没追过去,赶紧把鱼放下,趴在地上,双爪按住鱼,直接生吃。

    红果儿扶额,也不去管它了,自己小心地望了望四周,确定没有猛兽在附近,又抡起锄头开始锄地。

    肺鱼果然数量庞大,她很快又挖到另一个石头蛋。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这回,她挖得小心,并没有锄破土壳。

    把石头蛋放到一边后,她继续挖,竟挖到了一窝的蛋。

    嗬,还真跟电视上演的一样!

    为了今天,常用的工具,她都是备好了的。把石头蛋抱在怀里,她潇洒地吹了声口哨,唤小豹一起回去。

    接着,就像那天烤肉一样,她用镰刀割了许多枯草,又捡了许多枯枝。再取一部分树枝,把尖端削尖。

    用火柴点火,升起篝火。

    不同的是,她直接把石头蛋埋到火堆里烤。

    有些石头蛋一点反应都没有,看来里面的肺鱼是睡死了。但有那么一两个却不停晃动,最后,肺鱼破壳而出,想要逃逸。

    红果儿直接把树枝举起来,用削好的尖端用力刺进鱼身。接着,再把鱼放到火上烤。

    肺鱼不断在火上挣动,却逃脱不得,很快就停止了挣扎。

    鱼肉的香气,也很快在空气中蔓开。

    小豹看她烤肉,坐到她身后一米远的地方。喉咙一直滚动,却又因为怕火的缘故,不敢靠近。

    它趴在地上,小爪子死命往前探。但它的爪子也不可能长一米五、六那么长吧?

    不管它怎么抓,就是抓不到在火上烤的鱼。

    于是,它很自觉地把爪子转移方向,去抓红果儿的衣角。

    喂,鱼。

    红果儿转头看了它一眼:“还没熟,再等会儿。”

    它不耐烦地抓抓抓。

    快点,我要吃鱼。

    红果儿被它抓得烦,回身把它爪子从衣服上摘下来。然后,坐得离火更近了些。

    这回,小豹抓不到她了。

    小东西又怕火,不敢再往前走一丁点。小爪子又委屈,又死命地往她身上探。

    探不到。

    毛了!“啊呜!”

    小豹生气了!

    你怎么可以移开呢?!

    小豹气得绕着火堆走,以为火这种东西,就像动物一样,有脸有屁股。

    要是它绕到火堆的屁股后面,不就可以伸爪子掏鱼了吗?

    看得红果儿乐得不行,把烤好的鱼装作往它脑袋上敲。

    小豹眼睛一亮,两只爪子一伸,就要来扑鱼。

    吓得红果儿赶紧把鱼往后撤:“烫呢!”说着,她把鱼举到嘴边,吹凉气。

    小豹急得哇哇叫。

    正叫得着急呢,鱼肉已经一下子塞到它嘴里了。

    它眨眨眼,喉咙里发出模糊的,疑似欢呼的声音,就“咯吱咯吱”地吃起鱼来。

    红果儿看它吃得囫囵吞枣地,怕它被鱼刺卡到,再烤好肉后,就把刺剔了剔,才拿给它。

    小家伙还嫌弃她把肉弄得乱七八糟的呢。

    切,真是不识好人心。

    这时,母豹也回来了,同样坐在离火堆还有一米多远的地方。

    花豹的视力、听力,还有嗅觉都远超人类。即使在200米外的地方,也能看到猎物。

    红果儿估摸着,女王陛下应该也是被鱼香吸引过来的。

    女王蹲坐着,眼睛一瞬都没离开过烤鱼。但它个性沉静,不吵不闹的,明明是来讨鱼吃的,看上去竟有几分贵族的优雅。

    红果儿同样也帮它把刺剔了,再递过去。

    女王趴在地上,慢慢享用起盛宴来。

    趁着它吃得放松,红果儿偷偷绕到它背后。小不点儿看她不烤鱼了,抗议地走过去,对她呜叫。

    她不理,悄眯眯地挨了挨母豹的尾巴。

    母豹头也没回,继续吃鱼。但喉咙里却发出威胁地呜鸣。

    红果儿缩了缩手。

    但这么美的女王,她还从来没摸到过。心里实在心痒难耐。

    于是,她的小手儿又悄眯眯摸上了女王的尾巴。

    女王不耐烦地回头吼叫,却看到红果儿把小豹推上前来,一根食指还指证小豹的淘气行为。

    是它。不是我。

    小豹无语地望她,结果被母豹一爪子把脑袋按在地上。

    那样子,就像家长在教训熊孩子一样。

    红果儿吐吐舌头,抱歉啊,小不点儿。不把你扯出来,挨这爪子的就是我了。

    她重又回到火堆前,把剩下的石头蛋从灰堆里掏出来捏碎,取出里面烤熟的肺鱼。照前面做的那样,把刺剔除后,再拿给它们吃。

    就这么伺候两豹吃完,远处却跑过来一群斑鬣狗。估计是闻到鱼肉香味了。

    红果儿赶紧抱住小豹,闪退闪进,到了一棵树上。

    母豹她是不用管的。母豹可厉害着呢。

    她现在已经抱不太动小豹了。幸好核桃世界有着奇异能量,只要她抓住什么东西,不需要抱起来,被她抓住的东西,就可以随她进出空间。

    猫科动物身体构造十分精巧。单打独斗,班鬣狗不是对手。但除了狮子以外的猫科动物,都是独行侠。一旦受伤,很容易丧失捕猎能力,或者成为其它猫科动物的牙下亡魂。

    在热带稀树草原上,受伤是很不划算的一件事。

    她希望教会小豹,主动避开不必要的纷争。

    树下有火堆,班鬣狗还是很害怕的。在树下晃悠了一阵儿,就离开了。

    红果儿也确定它们没危险了,这才开始正式进行今晚的任务来。

    她闪退闪进,来到她最熟悉的那片湖泊畔。

    甫一出现,这里的狮群和鬣狗群,就吓得四散逃开了。

    实在是大白天见鬼的情况见多了,这些动物都觉得这只两脚兽挺可怕的。

    但红果儿并不准备就这样放过它们。她看着哪只狮子逃得最快,就往那只狮子那边冲!

    一边冲,还一边大吼,装出要攻击它的样子。

    千万别以为她在干傻事。

    她精得很呢。

    反正只要离这些动物有一定的距离,她有瞬间进出空间的能力,根本不怕它们。她又十分了解这些动物,知道它们害怕恐惧时,以及将要攻击人时的反应和表情。

    比如像大象,当它扇起耳朵,耳朵往前时,那就是要发起攻击了。

    动物们都有固定的行为模式。掌握了它们的行为模式,就有可能与它们“和平共处”。

    简而言之,你需要让野兽们怕你。

    要是对你没有敬畏心,它们很容易就把体型娇小的你,当作猎物。

    红果儿平时根本不怕它们,但她认真工作时,还是会担心它们搞偷袭。

    反正它们都觉得,见她如见鬼了,她就帮它们多害怕她这只鬼一些呗。

    这种恐吓行为,她已经搞了好多次了。

    现在,湖泊边的动物,一看到她,第一反应就是逃跑。

    哇,她觉得自己在它们眼中,一定跟吨位级的非洲象一样,形象如山般高大~。

    现在,这片湖泊已经基本干涸,就只剩中央那点湿泥上,还有些水了。

    狮群已经不允许有动物跟它们分享珍贵的水资源了。时时刻刻都警惕着。假如一有动物靠近,它们就发动袭击。

    但同样的,象群也是如此。大象还特别讨厌猫科动物。

    于是,这片地界,频频发生狮群和象群间的战斗。

    狮群相当聪明,当有大象来进攻它们时,它们就四散逃开,然后一小部分狮子负责引敌,另一部分狮子则回去喝水。

    喝完之后,还会去看看,有没有在奔袭中落单的幼象。要是有的话,它们就群起攻之。

    弄得大吨位的大象很是被动。

    红果儿把猛兽们都吓跑了之后,很快就捡了三只鬣狗、两匹斑马还有两头牛羚。

    她把它们都扔在了划给四队的那座山上。

    以前,她的局面都太小了,只顾着想让自家老爹立功,却忘了怀璧其罪的道理。

    有了前一次刘芳作乱的教训,这回,她直接把肉扔到别队的山上去。

    一来,旱季马上就要结束了。核桃世界里,乌云已经越压越重,渴死动物的尸体马上就快没得捡了。

    二来,也是为了混淆视线。看,别队的山上照样产大肉。今回,她会在四个队的山头都扔上大肉。这样,范围变广了,肉也可以尽情地扔。有人要查,就更查不出来了。

    她今天不把湖畔的大肉捡光,她就不叫红果儿!

    把四队的“工作”做完,她马上就朝三队的山头进发。

    虽说有手电筒,但她基本只在爬山,确实看不到的时候,才用一下。

    这不,走着走着,一个不小心,就绊摔在地上了。

    “谁?!”

    她拌摔的地方,正好在一户人家院墙外。

    红果儿一听声音,心头火马上就蹿起来了。

    是刘芳。

    她居然刚好摔倒在她家门外。

    她没吭声,胡乱揉了揉被摔到的膝盖,起身躲了起来。

    由于确实摔狠了点,她起身的时候,有些拖泥带水。又带起了一点儿动静。

    院子里的灯光很快亮了起来,刘芳在里面嚷嚷:“是谁?谁在外面?”

    你姑奶奶。红果儿在心里答道。

    作为一个单身女人,根本不清楚外面到底是什么的情况下,刘芳竟提着灯开了门,走出来了。

    这女人自以为力气大,就了不得了?红果儿撇了撇嘴,突然恶劣地笑了笑,脚下轻轻踢了块小石子儿出去。

    果然引得刘芳往她藏身的暗处走来。

    红果儿不动声色,瞬间回到核桃空间里。

    这会儿,她家小乖豹正百无聊奈地趴在枝干上。她直接抱着它,就出了空间,来到之前她藏身的地方。

    小豹子被她搬来搬去,早就习惯了。伸出舌头就想舔她。

    可下一秒,它豹瞳危险地竖了起来,突然发出一声威武豹吼。

    把个刘芳吓得屁滚尿流,一下子摔在地上!

    “啊——麻老虎!有麻老虎啊!”

    山上捡到的那些大型动物那悲惨的死相,被野兽抓得肠穿肚烂的画面,瞬间在她脑海里出现。

    整个夜空,都被她的尖叫声划破。

    回应她的尖叫的,是小豹子从暗角慢慢踱出,双瞳在夜色和刘芳手提的油灯映照下,反射出异样光芒。

    吓得刘芳提起灯就往小豹子砸去:“救命!救命!有麻老虎啊!”

    可惜,在公社里人们都走得差不多,每户只剩孩子和一位大人的情况下,各家各户的做法反而是慌慌张张起床,招呼孩子们躲好,快速把自家大门堵死。

    有危险,谁要来救你啊?自救还差不多!

    灯被小豹子轻易躲过,摔在地上,立时熄灭。

    刘芳尖叫着往后爬了几步,又随手抓起几块石子儿砸过去。自己快速起身,想往自家院子里躲。

    但她这种直觉性的反应,却挑动了小豹子天性中的狩猎本能。

    它嘶吼一声,直接扑了过去。

    唔,花豹的叫声都很沉闷有力。就算是小豹,听起来也挺让人毛骨悚然的。

    直到听见刘芳的第一声惨叫,红果儿才满意地循着声音,趁黑冲出去!摸到小豹子,就把它送回了核桃世界。

    小豹子才找到好玩的,突然就被她弄走,此刻,一脸懵逼地望着她。

    她摸摸它的大脑袋:“乖,就玩到这里。好好睡觉,天都黑了。”

    晚上其实才是花豹的活动时间。

    于是小豹子今天第二次,不高兴地拿小眼神儿鄙视她。

    她也不管那么多,又回到现实世界中。

    这次,她依然是选择的一处暗处。借着朦朦月色,她看到刘芳直挺挺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咦?死了?

    不可能啊。

    她家小豹子嘴上明明没有血迹的,爪子上也干干净净的。而且她没打算要她的命,也就只是想吓唬吓唬她,所以,小豹才出现几秒,她就把它搬回去了。

    她在原地呆了一阵儿,确定刘芳没反应,才走出来。

    结果一检查,这女人好得很。就背上有个大爪子印而已。

    也不深,只是被划拉出一点血痕而已。

    看来,是活活吓晕过去了……

    还真没用。

    害人的时候那么厉害,她还以为她有多强呢。

    直接从刘芳身上跨过,红果儿继续往三队的山上进发。

    多亏了那女人的吼叫,现在她就算弄出点儿响动,以及全程打着手电筒,也没人在意了——她们都顾着躲起来呢,谁敢出来看啊?

    到了三队的山上,她又给搬了半只跳羚,一头牛羚,一头幼象,两头水羚。

    至于为什么是半只跳羚。当然是因为它有一半被猛兽吃掉了。

    把三队的“工作”做完,她继续做二队的“工作”。

    给二队搬肉山时,她看到了一件让她挺难过的事。湖边竟然还有一只成年长颈鹿的尸体。

    她把这具尸体也留在二队山上了。又给二队搬了一只土豚、一只鸵鸟、两只黑猩猩、一匹斑马。

    其实,这回可以捡到这么多肉,原因在于,她这回就算看到有些腐烂的肉,只要不是烂得太夸张,已经不能吃了,都会选择搬到现实世界来。

    毕竟,在这个物质生活极匮乏的年代,就算是病死猪的肉,大家也最多是多煮上一阵,照吃不误。

    现在都是大旱灾年头了,她也不追求什么口感不口感的了。先把大伙儿的命保住是真。

    不过,她也是有一定私心的。她把新鲜程度最好的肉,搬到了一队的山头上。肉的数量也是最多的。

    然后,她留了一头最最新鲜的野牛尸给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