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伊拉克蜜枣和古巴糖

作品:《重生六零福娃娃

    刘芳满脸委屈,嗓音却是低柔的。她问:“秦书记,是不是又有人来说我坏话来了?您就跟我讲吧,我受得住。自从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出了大丑后,大家看我的眼神都不太对了……”

    她还指望着用红果儿害她丢脸那件事,来博取同情呢。

    秦书记冷笑一声:“我没去找你,你倒跑来找我来了。怎么着,你觉得你折腾得还少了?我应该等你再多教唆几个人,把自家娃子牵去丢掉,再撤你的职?”

    “秦……秦书记,您怎么这么说呢?我哪儿有?”刘芳骇了一跳。

    “戚二牛他们夫妻都招了,说就是你给出的主意,让他们把娃子丢到李秘书家里。”

    “戚二牛?谁啊?我都不认识他们!”

    “你这个人还真不老实。得,你不认也没关系,李秘书说,你还挑唆过他女儿追男人呢。”

    “天地良心,我刘芳怎么可能教孩子这么做?!”

    确实。李向阳说这事儿时,原话也不是这么说的。只是,秦书记这不是太反感她了吗?说的话就难听了。

    “你知道,公社党委为什么会把你任命为三队的副队长吗?那是为了让你更好地为人民服务!你呢?为了自己出政绩,强迫老百姓干他们不愿意干的事儿!人家都告到党委这边来了!”

    刘芳被训得失魂落魄:“谁?谁告到您这儿来的?”

    秦书记冷笑:“好多人。咋了?你问这个,是打算报复回去?”

    刘芳语调软化了好多,嗫嚅着道:“我只是想把工作干好……好多事情,不是您吩咐搞的吗?”

    “嗬,倒成了我的不是了。那我就奇怪了,咋别队的队员就没有这么反感队干们呢?就只有你,搞得那是天怒人怨的。”

    刘芳是抬头挺胸进秦书记办公室的。

    但她出来时,却是佝偻着背,满面沮丧地出来的。

    她做了那么多事,都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步步高升。谁料,才只当了个副队长,就被人撤下来了。

    她出来时,正好遇到李向阳了。

    李向阳平时都待她客客气气的,今天看她的眼神却特别奇怪。

    她胸口闷得发疼,很想追过去问他“你为什么跟书记胡说八道?我啥时候教过李红果儿追男人的?”

    可她又怕他反过来问她,为什么挑唆人把孩子丢到他家去。只能忍受着曾经爱慕过的男人,用厌憎的目光盯着她直看,自己默默地走远了。

    回到家,她就扑到床上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

    哭完了,她红肿着眼睛,想着,这世上又不是只有李向阳一个男人。她年轻漂亮,大不了找个年纪大点的官儿,还不简单吗?

    至于队干,她还瞧不上眼呢。等她当了官太太,自己想当官,男人还不得帮扶一把?

    她在这边难过得要命,三队的队员们却是高兴得很,这臭婆娘终于垮台了。

    大家都到处东家说,西家讲的,说她以前怎么个厉害法,又是怎么个坏法。包括她破坏别人家庭,挑唆人家丢孩子的事,也讲了出去。

    还有讲她教李向阳闺女倒追男人的事情的。

    不过,这事儿倒不是李向阳自己本人说出去的。而是秦书记当时问他话时,根本就没打算给刘芳留脸,当着大家的面儿问的。

    事情可不就传出去了吗?

    刘芳的名声,没多久就坏掉了。

    以前,刘芳家的门槛都差点被提亲的人踩平。现在,她失了势,名声又臭了,家门门可罗雀,连串门子的人都不来了。

    她整个人仿佛是一夜之间,就憔悴衰老了许多。那张桃花脸也黯沉了下去。

    红果儿这边也没闲着。

    那个被丢弃的女孩的脸,一直在她脑海里晃动。

    不管是为了那些因为灾荒而将被抛弃的孩子,还是为了她爹、奶的饥饱,她也都该干点儿什么事了。

    现在已是5月份了。

    她仔细回忆,想起了这个时候,国家曾想方设法从国外进口物资救灾。由于此时,我国遭受西方国家的经济制裁,又与苏国老大哥关系降到冰点,进口物资变得相当困难。

    但国家百般争取下,还是进口到了大量的古巴糖和伊拉克蜜枣。甚至稍晚点,还进口到了金红色的非洲玉米面。

    她知道5月份的时候,县城里将会提供古巴糖和伊拉克蜜枣的不限量供应。那时候去购买这两样东西,是不需要票证的。

    说白了,这正是国家的救灾手段。但当时,为了能救更多的人,这些不需要票证的食物都是高价品。只有卖了高价,国家才有钱去进口更多食物,拿回来救灾。

    这也算是一种变相的杀富济贫吧。

    现在,她需要做的,就是想办法知道县里具体的供应时间。东西不限人买,但总量肯定是有限的。社员们每年都要卖两季的余粮,平时又没什么花钱的地儿。现在为了活命,这些钱肯定是舍得花的。

    想清楚了这些,第二天,她就跟她爹说道:“爹,我想进城去一趟。你不是说,城里的叔叔阿姨,每个人都减了6斤粮吗?我有点儿担心科长叔叔,想给他送两块腊肉去。”

    4月份,粮食部已经发出红色预警,称全国主要城市粮食非常紧张。京、津二市都只剩4天存粮了。海市更是只剩2天存粮。

    在这种急迫形势下,城镇居民响应号召,自觉从当月起,每月节约6斤粮食定量,交由国家调配。本来,每个人的粮食定量就是刚刚好的,这样一来,连城里人也得挨饿受饥了。

    李向阳有感于,那个公安局的科长同志仗义送书,想了想,点头道:“知恩图报,是个好品质。你去吧,学校我帮你请假。”

    “嗯呐,那我去了。”

    红果儿去拿腊肉时,思考了一下,多拿了两块。这四块肉,她是分层放的。两块放底层,铺层草,再放两块。再铺草。

    她已经很久没去县城了。这回进城,路上到处都是萧条景象。

    在东方红公社里呆着时,大家因为先前的分粮分肉,现在日子还是过得下去的。可沿途属于其它公社的地方,就完全是另一派景象了。

    地头上,几乎看不到庄稼。地上到处都是被人刨出来的坑,里面的种粮早就不见踪影了。

    就是这样,还能零星看到有人拿着农具,到处在刨。

    人们饿得面黄肌瘦的,走起路来,看上去好像都没什么劲儿了。

    她不敢再看,怕看了心里难受,只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等她找到交通局家属大院里陆有明的家时,陆有明正有气无力地躺在躺椅上。

    现在粮食减了供应,单位主官又想不出法儿,给大家弄点找补回来。轮休,竟也成了一种福利发放方式,美其名曰,减少体能消耗,就是变相地节省粮食。

    陆有明一看到她来,激动得赶紧趿着拖鞋迎过来:“你怎么才来啊?我都等了几个月了,一直等着买你家的腊肉呢。”

    红果儿一打量,这位陆叔叔已经比上回看到时,消瘦多了。

    这是个好人,她心里有点儿心酸,答道:“我带了两块腊肉过来,喏,叔叔,给你。”

    她放下背篓,取出腊肉递给他。

    陆有明眼睛都亮了,天知道他有多久没吃过肉了:“好,好。多少钱?我拿给你。”

    “不要钱,送你吃。”

    “啥?”陆有明很是错愕。

    现在粮食这种东西,是有价无市。大家有粮,自己吃都还来不及,哪儿舍得拿出来卖?

    有人肯高价卖给你,都已经是给了天大的面子了。

    “陆叔叔,我不收你的钱,腊肉送给你吃。”红果儿又重复了一遍。

    这事儿对陆有明来说,实在有些不可思议,他怔了好一阵儿,才问道:“小姑娘,你知道你说了什么吗?两块肉呢,你家里同意你这么干吗?”

    他还真算是有良心的。

    要遇到别人,可能直接就收下了,哪儿还管你家长同不同意啊。

    “我跟我爹说过的。你送过我家三本书,又在我奶奶身体不好时,买过我家的腊肉,让我有钱给奶奶买药治病。我爹说,知恩图报是应该的。”

    陆有明这才安下心来,把腊肉收了。

    他招呼红果儿坐下,然后自己去灶房挖了一小勺红糖,化成糖水,端进来递给她。

    他家红糖没剩多少了。原是打算留着备用,实在饿得狠了,再吃的。但现在,小姑娘拿了两块腊肉来,他要连点红糖水都不拿出来招待人家,自己肯定过意不去。

    他满脸抱歉:“叔叔家里没啥吃的了,你就将就喝点糖水吧。”

    红果儿笑了笑,接过糖水,喝了一口:“我明白。叔叔是个大方的人,家里东西多的时候,还给过我白馒头、青食饼干吃的。“

    她这话,让陆有明心里好受多了。

    “叔叔,我听说现在县城里很多吃的,不用票就能买,是不是真的啊?”

    “没错。你想买?不要票的东西,可贵着呢。你知道现在城里吃的卖多贵吗?国营饭店里,一个汤圆一块钱。是一个,不是一碗。”

    红果儿装出一脸懵圈的样子:“这么贵呀?唔,我还带了两块腊肉的,等会儿拿去卖。叔叔,我要是想买斤蜜枣,买斤白糖,卖腊肉的钱够不够啊?”

    这时候的物价,她当然知道。国家为了救灾,出售各种高级糖、高级烟、高级小吃、高级点心等。而且所谓的高级货,其实跟普通食品质量差别不大,区别只在于要不要票,以及价格的高低。

    比如高级糖,其实就是普通硬糖。凭票的话,只要5毛钱一斤,没有票就要5块一斤了。高级和非高级货,基本价格差距都在10倍左右。

    就这样,都还得用抢的,才抢得到。

    陆有明眼睛一亮:“你还有两块腊肉啊?反正都是卖,卖给叔叔好不好?”

    说着,他都没给她拒绝的机会,赶紧从抽屉里拿了两张十元的钞票出来。但他想了想,又多抽了三张,塞给红果儿:“丫头,卖给叔叔吧?”

    红果儿扫了一眼,吓了一跳:“用不了这么多的,叔叔。”

    陆有明却非要她收下。

    这回的腊肉比前几回都大块多了,大约三斤的样子。不带骨的猪肉正常价格是8毛5一斤,高价肉就是8块5。要是她另外那两块肉也是三斤一块的,那总共加起来就要102块。

    这还只是算的猪肉价格。腊肉更贵。

    而高价肉几乎是很难买到的。毕竟这样的灾荒年,猪这种要吃口粮的家畜,是不受欢迎的。乡下人根本不乐意养。

    真要说起来,他是占了她天大的便宜!

    “叔叔,我爹前段时间回来,给我和奶奶带了一种叫伊拉啥蜜枣,还有一种颜色发黄的白糖回来。我奶奶可喜欢吃了。我就想买点儿回去孝敬她。真不用这么多钱的。”红果儿努力把话题掰回到正题上来。

    陆有明马上道:“你说的东西,我知道,是伊拉克蜜枣和古巴糖。也是巧了,大后天XX百货不限量供应这两样东西。而且卖得比高价蜜枣和高价古巴糖便宜一半多。你要想买,大后天一大早,最好是半夜就去排队。”

    他说完,还是坚持给了红果儿50元钱。

    红果儿推托不过,又和他说了会儿话,这才离开。

    她都没有直接回家,就去了公社上,先就把她爹找到。拉着她爹,就说重点。

    “爹,公安局那位科长叔叔告诉我,大后天XX百货不限量供应蜜枣和白糖。听说蜜枣只要1块5一斤,白糖1块2一斤。”

    价格,是她前一世了解到的。凭票的话,伊拉克蜜枣要3毛多一斤,白糖是9毛5一斤,确实比算是高价品中性价比极高的食品了。

    这种价格,应该是国家在加大救灾力度。

    “真的?!”李向阳一激动,把闺女的胳膊都抓重了。

    看到闺女脸上露出疼痛的表情,他才赶紧把手劲儿松了:“果儿,没事吧?爹是不是抓疼你了?”

    “爹,你别管我了,赶紧去通知大家这件事吧。救命如救火。还有,一定要让大家大后天半夜就去排队,迟了可就抢不到了。”

    “这消息确定吗?”

    “确定。科长叔叔亲口说了。”

    “是公安局的哪个科长啊?”

    “你别管了,快去吧!”

    李向阳还担心消息不够确切,是说不动领导的。哪知,人家领导也是一直在关注着这块儿呢。

    他和田社长关系不太好,所以,他找上的是秦书记。

    秦书记才上任没多久,心里是确实想为社员们办点儿事的。所以,他一直在关注县城里的粮食供应情况。

    秦书记大喜过望:“我一直在打听这事儿呢,但就是没打听出来具体时间。你咋知道的?”

    “我在县机关里有熟人,他私底下告诉我的。”

    县机关离得近,又有职务上的便利,很多消息会先被他们打听出来。

    鉴于这消息一放出去,就会有大批社员进县城抢占资源。为了保护消息提供者,李向阳只大概提了一句。

    秦书记也很理解这一点,只提了一句:“消息来源可靠就好。要是有误,到时候,就只能你自己站出去,承担大家的怒火了。”

    李向阳只犹豫了一瞬,就道:“我承担就我承担。男子汉顶天立地,还担不起一句话了?”

    “好。”秦书记给他竖了大拇指。

    随后,书记就组织公社干部和四个生产队的队干,一起开了个会。他先安排工作,要求生产队队干把这一重大利好消息,通知下去,确保通知到每一户。

    再要求黎秘书,到会计那里借款。由于预算款是分门别类的,一种预算款只能用于具体某个类别的支出,他要求黎秘书跟会计一起想办法做账,尽可能借支尽量多的款项出来。

    而借出的款项,按手续平均支领给每一位公社干部。这些干部也必须在大后天早上去排队,抢购蜜枣和古巴糖。抢购来的物资,将由公社统一保管,并将在饥荒蔓延到东方红公社后,由社里统一当作救灾物资下发。

    在公社开会的时候,红果儿也没闲下来,她又赶紧跑回家,把那50元钱交给奶奶。

    “奶奶,我今天不是给科长叔叔送腊肉去了吗?这是他硬塞给我的。还有科长叔叔说,大后天XX百货不限量供应蜜枣和古巴糖。我人小,抢不过那些大人。奶奶,你去抢,好不好?”

    “哟,这么多钱啊?那个科长还真大方。”侯秋云消息没那么灵通,不晓得此时的物价有多离谱,“你想吃蜜枣,奶奶这就给你买去。哪儿还用得着等大后天啊。”

    “不是,奶奶,那天蜜枣只要1块5一斤,古巴糖1块2一斤,老便宜了!”

    “这么贵?!供销社里白糖才9毛5呢!”侯秋云惊呆了,她家红果儿平时挺聪明的啊,这会儿怎么傻了?

    “……”

    红果儿跟她奶奶解释了半天,她奶终于搞明白了。

    “哟,那这么说,这枣和糖是挺便宜的。成,反正你那个科长叔叔白给了咱50元钱,奶奶大后天就蹲在百货公司外面守着。一定把东西抢回来!唔,不行,我得把你爹这个月的工资也带上,多买点儿!”

    “就是就是,万一旱灾要闹很久呢?”红果儿用力点头。

    “红果儿,你到时候要跟奶奶一起去吧!”

    红果儿摇头:“不去。我人小,搬不动。”

    “……”

    孙女一向挺勤快的,这会儿咋感觉她在躲事儿呢?

    不,红果儿举牌抗议,表示她还有别的工作要做。那一天,全社都人去巢空了,她一个人就好干大事了!

    两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到第二天晚上时,人们就已经开始预备赶路进县城的事儿了。

    乡下地界,原本一入夜就是一片黑灯瞎火的,看不到一盏油灯亮起。现在却是万家灯火通明,竟弄出几分虚假繁荣的景象来。

    公社干部们由于是为公进城的,社里会给他们备上牛车,统一拉他们进县城。但其他人想进城抢购,就得靠自己的双腿儿了。

    红果儿也没闲着。她给她爹和奶奶烙了饼子,分别用干净的布包裹好,递给他们。

    到了午夜的时候,各家各户的人就开始陆续离家了。

    外面更深露重,蚊虫飞舞,又看不怎么清楚路。赶路的条件着实不太好,但人们脸上却布满了兴奋和期待,一边走着,一边闲聊。

    “你也进城抢吃的啊?我也是。”

    “我们大家都是,哈哈哈。”

    “唉哟,明明是要花大价钱买的,大家咋还这么开心呢?”

    “钱有什么重要?命才重要。多抢到点吃的,就能多多活段时间。万一捱到国家拨救济粮了呢?”

    一想到能抢到吃的,大家心情都愉快极了,倒像是进城郊游似的。

    为了能尽可能多地抢到食物,村里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每家每户只剩了孩子,和一个看家的大人。

    很快地,各户的灯火也都熄灭了。

    这正是红果儿出动的好时机。

    今晚,她就是满公社到处跑,都不怕被人发现。为安全计,那些看家的人就算听到响动,最多在家门口望一望。

    他们的孩子和粮食,可都得有人看顾着呢。

    巡逻的民兵们也解除武装,进城抢食物去了。

    为了今晚,她已备好了手电筒,再不用担心摸黑上路,会把自己摔得七荤八素的了。

    手电是公社配发的。公社干部们得轮流跟民兵们一起执行夜间巡逻。

    她爹不在,她就拿来用了。

    看,整个公社人都跑光了,就是有这点好处。

    她先去了离她们家最远的第四生产小队的山上。路上,只有实在不好走的路,她才用手电筒。反正只要不往自己脸上照,谁知道是她?

    她还琢磨着呢,要是有人看见光了,她就赶紧躲起来。结果,一路上顺顺利利的,啥事儿也没发生。

    一到了山上,她马上就摸着她那颗核桃,进入了空间里面。

    小豹远远地看到她了,就开始激动地呼唤起她来。像只猫似地竖着尾巴,一路小跑过来,要蹭蹭。

    花豹的身型比较壮实,两只毛茸茸的腿又粗,分得又开,没办法像猫一样走猫步。

    明明脸儿还长得那么萌,身型却是肌肉男。这南极到北极的反差,逗得红果儿失笑出声。

    小家伙还呆萌地歪着脑袋看她。

    不过,今天她是觉得有点抱歉的。

    母长颈鹿已经不产奶了,小豹好几天都没喝上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