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刘芳的高压手段

作品:《重生六零福娃娃

    她干嘛要吃生肉呢?要是豹妈捉的是耗子,她下不了口也就算了。跳羚有什么不敢吃的?

    回家拿火柴来,咱吃烤肉啊!

    想着,她闪退回自家灶房,拿起灶台上的一盒火柴,和院子里的一把镰刀,就又重新进入了核桃世界。

    小豹子莫名奇妙地看着她消失、出现,然后又开始忙碌。

    她快速地割了不少枯草,又在树下捡了许多的枯枝。把火柴划着,点燃枯草后,小心地把明火引旺,再把枯枝扔进去当柴禾。

    接着,她把那块肉用树枝插起,放到火上烤。

    很快地,烤肉的香气就散发出来了。肉上的脂肪被火烤化了一些,化成油滴了下去,引得明火燃得更旺。滋滋之声不绝于耳。

    她不断转动手里的树枝,以便让肉块更均匀地受热。

    小豹本来一看到火,就吓得闪到一边儿去了。

    可这会儿闻着烤肉的香气,两只眼睛都直了。一动不动地盯着肉块。

    本来,烤肉是需要盐等调味品的。但她要放了盐,小豹就没法儿吃了。

    对人无害的佐料,对猫科动物却不是什么好东西。像葱类,对大猫来说,甚至是有毒的。会引发贫血和呼吸急促等症状。

    她烤好这块肉后,撕了一点点来尝。肉里有一点沙子,又没放调料,对人来说,这肉只是带了点野味儿的香气。

    她好东西吃得多,眼下会去尝这块肉,只是为了给小豹面子。

    看,你给我的肉,我吃了的哦~。

    尝了一点后,她就冲小豹招了招手,叫它过来吃。

    小豹早就馋得流口水了,但有明火在旁边,它又不敢过来。

    红果儿看到它害怕,干脆自己拿着肉走过来,喂给它吃。

    小豹没吃过熟肉,只咬了一口,马上就张大了嘴,一副巨震惊的模样。

    震惊完毕,那块肉它几乎都没怎么咬,直接就吞进了肚子里。

    “有这么好吃吗?”红果儿笑问小豹。

    小豹当然不懂回答,只万分期待地看着她。

    她果断爬上树,打算把那只跳羚弄下来,多烤一部分给它,还有它妈妈吃。

    豹妈妈这会儿也被烤肉的香味吸引了。只是,它不像小豹那么活泼,只吸了吸鼻子,嗅了嗅空中的味道,然后端端正正地,优雅地倚坐在树干上看她忙碌。

    小豹像是等不及般,跟着红果儿一起上了树。

    不过,接下来,就是难点了。

    小豹会把她当成家庭的一分子,但母豹却不一定会。

    虽然经过长时间的相处,母豹已经允许她走到它身边了,但依旧是不肯让她摸到的。而野生动物都有护食的习惯,她在平时就跟它亲近度不够,这会儿,难度就会更大。

    她保持比它矮一些的高度,显示自己是毫无侵略性与威胁性的。然后,她小心翼翼地碰了碰跳羚的蹄子。

    母豹只是淡然地看着她。

    咦?

    它好像允许她碰它的食物诶。

    她又碰了碰跳羚的肚子。

    它还是看着她。

    她把头伏下去,装作要吃肉的模样。

    母豹依然没有阻止她。

    这下,她才放心了。看来,女王也不是冷心冷情的豹,她喂了它们这么多次,它还是准她吃它的猎物的。

    有了这个认知,她毫不客气地把跳羚腿往树下一扯。

    本来跳羚就是卡在树干上的。

    她那一扯,刚好把卡住的部分扯出来,算是用的巧劲儿。于是,跳羚一下子就被她扯下树去,气得豹妈兜头就吼了她一声。

    它容许她跟它分享食物,但不代表,她可以随便糟蹋它的食物。

    它差点就气得赏她一爪子了。

    结果,小豹挤到它和她之间,冲自己妈妈不断地低声呜鸣,好像在替她求情一样。

    豹妈妈表情很不高兴,但还是停止了对红果儿的怒骂,转身往树下爬去,似乎想把肉捡回来。

    红果儿吐了吐舌头,摸了小豹一把:“还是你对我最好。”

    小豹蹭了蹭她。

    她也赶紧滑下了树。

    那头跳羚掉下去的位置,正好是在离火堆不远的地方。

    野生动物天性里就怕火,母豹愣是没敢过去捡肉。

    而红果儿不但没帮它捡肉,反而拿起镰刀,又割了不少枯草,捡了不少柴禾,往火堆里丢。

    母豹就更不敢过来了。

    看着母豹的表情越来越难看,红果儿暗戳戳地翘起了嘴角。

    以前都是她看到它,怕得不行。这回,也轮到它无计可施了。

    她将就用镰刀,把跳羚身上的肉一块块割下来,再用一根根树枝插好肉,放到火上烤。由于这回烤得比较多,树枝的另一头,她直接插到地上。

    只要保持插肉的那头在火上烤就好。

    接下来,她只需注意添柴禾,以及不断把几根树枝翻来转去,让它们受热均匀就好。

    母豹之前看到她烤好肉后,把肉拿给小豹吃的。

    它大约明白她想干什么了,于是也跟小豹一样,蹲坐在原处,直直地盯着火上的烤肉看。

    前有明火,背靠大树,旁有两豹护卫。这一次,红果儿是真正不用担心遇袭了。

    她认真烤肉,把肉完全烤熟后,就连肉带树枝,一起给母豹和小豹递了过去。

    母豹咬了一口,顿时被烤肉的高温烫到,马上就把肉吐了出来。但脸上却明显出现了惊讶的表情。

    没法儿咬,它就凑过来轻轻舔。

    越舔,表情就越陶醉。

    等烤肉的温度一降,它马上就把肉吃下了肚。

    两只豹子吃得老开心了。

    小豹之前还特别特别担心她不吃东西会饿死,这会儿嘛,早就吃嗨了。

    完全把她可能饿肚子的事,忘到脑后去了。

    红果儿无奈地扶了扶额,这小豹哟。

    不过,经历这件事后,她倒是发现了一个可能性:两只豹子都是允许她分享食物的。这样一来,夏收过后,家里要真的断了炊,她也可以依靠它们捕猎。

    豹子一顿要吃三十斤左右的肉,但人却吃不了多少。就算是三个人,加起来也一样吃不了多少。

    她固然觉得被猎杀的动物很是可怜。可要她亲眼看着奶奶和爹挨饿,她更做不到。

    她忍不住摸了摸小豹,幸好还有它和它妈妈在。这样,她心里有底气多了。

    就算想不到别的法子,起码还有它们在。

    嗯,可以多买点火柴了。现在老爹每个月都有工资,也有钱买火柴了。这东西可比火镰、火石用起来方便多了。

    有了多余的衣服,红果儿进核桃世界,都是穿旧衣服进去的。上学嘛,自然是穿新衣服了。

    铁锈红在后世虽然算不得什么好看的颜色,但在这个大家连吃饭都吃不饱的年代,却是好颜色。

    女娃子们身上穿的,大多是上面的姐姐不要了的旧衣服。有些家庭还会给改一改,再给她们穿;有些甚至改都不改,直接让娃子们在不合身的衣服里晃荡。

    红果儿一身铁锈红的合身新衣,穿去上学,可不得引来不少赞叹的目光吗?

    “瞧,那是谁家的娃子啊?脸儿长得好看,穿得也干净漂亮。”

    “你还不知道啊?这是李秘书家的闺女,咱们公社推广的粮食双蒸法,就是这个小丫头研究出来的。”

    “啥?就是她搞整出来的?哟,这李秘书也忒有福气了。闺女这么小,就聪明成这样了……”

    “不知道这闺女多大了,瞅着好像跟我家东子差不多大。”

    “哈哈哈,得了吧你,你是在瞅未来媳妇吧?这么聪明的小丫头,她爹又是公社秘书,能跟你家结亲?人家以后啊,说不准能嫁到城里面去呢。”

    别队的社员不认识红果儿,在她去公社小学上学的路上,好些人都对着她指指戳戳的。

    说的都是好话,可引来这么多关注,多少有些让红果儿不太自在。

    现在是60年5月,而66年5月,华国将会迎来黑暗的,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的特殊时期。从那时候开始,人心将变得不再纯朴。有些女人甚至只是因为长得漂亮,引发了妇女们的嫉妒,就被拉出去,说她生活作风不正,给她挂上破鞋游街。

    她想了想,现在离那会儿还有六年时间,而这套衣服又是她爹的心意。她就多穿几天,然后就改成穿那套深蓝色的衣服好了。

    不过,她没想到的是,大人们的反应其实还真挺含蓄的。小娃子们就不一样了。

    他们是有什么说什么,甚至有时候说话会特别夸张。

    比如,红果儿一进教室,就有一个女生跑过来跟她说:“李红果,你今天好好看喏。”

    “哦,谢谢。”这个算是标准回答吧。

    但对方看她反应特别冷淡,还以为她不相信,于是又道:“你今天真的好好好好好好看喏。”

    牛春来在旁边起哄:“那肯定是!她是我红果儿妹妹,我牛春来的妹妹当然好看。”

    想当老大的人,三句话离不开“我是大哥”式的展示。

    牛春来在班上出风头出久了,崇拜他的人还是不在少数的。那个小女生听他这么一说,马上很认真地问他:“牛哥,你妹妹都很好看吗?你有妹妹吗?”

    小女生还没听回答,已经做好了要猛烈地夸牛哥的准备。

    可牛春来半天没答得出口。

    他亲妹妹当然长得好看。可要放到红果儿身边,就变成乡下丫头跟城里妹子的区别了。

    “好看!当然好看!”牛春来生怕小女生继续追问,马上转移视线,对班里的其他学生吆喝道,“大家快来看呐,我红果儿妹妹今天可好看啦!”

    “不看要后悔呐,回家没闲话跟爹娘嗑啊!”

    这吆喝得跟打广告似的。

    红果儿忍不住就瞪了他一眼。

    牛春来马上收了声,搔着脑袋,“嘿嘿嘿”地冲她笑。

    孩子对美和丑是最敏感的,就是婴儿都喜欢盯着好看的人瞧。教室里的小学生们本来就一直在看红果儿,牛春来这个孩子王振臂一呼,大家呼啦啦地全围到他俩身边来了。

    里三圈,外三圈的,围得严严实实的。

    男娃子们都是“哟,好看好看,真好看”的表情,女娃子们大多是用艳羡的眼神盯着红果儿看。

    有些女孩还忍不住一边吃着手指,一边伸手去摸她的衣服料子,别提多羡慕了。

    被她们摸来摸去,又被男生们看来看去,红果儿只能在心里叹气,觉得自己大约成了动物园里被观赏的猴子。

    不过这话不能说出来,要不然会伤了小朋友们的心的。

    红果儿身边的吵闹,一直到上课的钟声响起都没停。

    “都围在那儿干啥呢?没听到上课了吗?快回自己座位去。”黄老师进教室后,直接就吼了一声。

    等大家都散开了,她才看到里面围的是李红果。

    一瞅,忍不住也过去瞧了瞧,顺带捏了捏她的小脸脸:“呦,今天穿得还挺好看的嘛。你家里给你新做的衣服?”

    红果儿哭笑不得,老师,你干嘛也来插一脚?

    面儿上,却是乖巧地点了点头。

    “料子在哪儿买的啊?赶明儿,我也给我闺女做一件。”

    看到人家小孩穿这样的衣服好看,当妈的就想给自家孩子也来上一件同样款式的。

    “不知道啊,你问我爹吧。”对口供太麻烦,这些问题全扔给她爹回答。

    她爹那么聪明,没问题的。

    这边,红果儿全家上下都顺风顺水的,那边,刘芳却过得处处都不顺心。

    她是第三生产小队的副队长,平时队长抓生产抓得紧。而她则是抓队员的思想教育抓得紧。

    她经常召集大家开会,诵读报纸上发表的最新领导指示给大家听。为了自己的工作出成绩,还经常给大家找麻烦事儿干。比如,让大家一人写一首歌颂人民公社的诗歌之类的。又比如,要求大家在自家院墙上书写革命口号。再比如,没事儿就让大家一一上台,去陈述、忏悔自己上工的时候哪儿哪儿没做好,下回改进之类的。

    诗歌写好了,她拿去呈给新来的党委秦书记看;口号写好了,她又请公社领导班子过来视察;大家的陈述和痛悔,她更是要邀请公社干部过来现场指导。

    你说她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就为着她挣表现,弄得大家多出这么多麻烦事来。而且,大家明明没啥错处,她非得揪着大家在领导面前说自己哪里哪里不好。

    这可不就让队员们心里不满了吗?

    这不,今天她又把大家召集起来学习了。

    刘芳拿着报纸先说了几句:“这段时间公社里专门派了干部,下来登记准备结婚的男、女青年,这个婚结得是不是自愿的。我看到报纸上刚好有关于这方面的文章,现在拿过来给大家念一念。”

    登记男女青年结婚是不是自愿的,这项工作一开始就是李向阳接的。他不是一个把工作往外推的人,于是,升了公社秘书后,这项工作还是他在干。

    刘芳那天被红果儿整得当众出丑后,再碰到李向阳,就发现对方看她的神情特别不自然。以为是被他嫌弃了。这不,她也是想最后努力一把。

    她多做做队员们的思想工作,他到时候去登记,大家不就会更配合一些吗?万一真遇到那种想用闺女换彩礼的家庭,人家也少刁难他一些。

    其实,这事儿主要还是她自己的心病。李向阳看到她不自在,是想到害她出丑的是自家闺女。虽说红果儿不是故意的,但到底害她露了大腿。

    所以见了她,难免觉得有些尴尬。

    只是,她自己误会了而已。

    刘芳念起报纸:“大家听好了,这篇的标题是《新事新办,废除旧习。大力提倡,婚姻自由》。本报讯,XX领导在XX座谈会上提到,现在建国已逾十年,但各地还存在着很多不好的旧社会恶俗,比如包办婚姻、童养媳等,这些封建社会的毒瘤依然存在。特别是农村,天高皇帝远的,好些地方,父母漠视子女应有的权益……”

    “我们要废除包办强迫、男尊女卑的封建主义婚姻制度。实行男女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男女权利平等,保护妇女和子女合法权益的新民主主义婚姻制度……”

    “……禁止重婚、纳妾。禁止干涉寡妇婚姻自由……”

    “……结婚必须要男女双方本人完全自愿……”

    她念的这些话不仅有领导人的发言,还有报纸后面附录的50年版的《婚姻法》部分内容。

    由于这个是跟所有家庭都息息相关的内容,大多数人听得还挺认真的。

    但也有在下面打瞌睡的。

    王二麻子就是一个。他跟李向阳一样,也是寡母养大的。但侯秋云疼儿子是疼,却不会娇惯他。

    王二麻子嘛,他娘太过宝贝他了,结果这棵独苗就长歪了。现在是队上有名的二流子,好吃懒做,有时候还会冲着那些黄花闺女说荤段子。

    看着人家越难堪,他就越乐呵。

    刘芳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收拾过他几回。现在看到没啥成效,这家伙居然在她带领大家学习新思想的时候打瞌睡,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走过去,兜头盖脸地,就把报纸砸到对方脸上!

    王二麻子睡得好好的,突然被人砸醒,火一下子就起来了。再一看是她,那更是新仇旧怨全都起来了,噌地站起来:“你干嘛?!疯了吗?!一个娘们儿,动手动脚的,像什么话?!”

    刘芳冷哼一声:“一个娘们儿都比你干活儿勤快、学习认真,你这个大老爷们脸皮上也过得去?”

    王二麻子“呸”了一声:“放着地里的庄稼旱着不管,非要逮大家伙儿上这里来学习!学习个鸟!”

    他说话粗俗,刘芳都不禁皱了眉头。

    “你今天还非就得给我学习!要不然,你就是不尊重中央领导,不尊重《婚姻法》,还不尊重《宪法》!”说着,她把报纸往他怀里一塞,“我今天念的内容,你必须全背下来。什么时候背好了,什么时候才准回家。要不然,我就把你的名字报上去……”

    她还没说完,王二麻子已经接道:“你骗鬼啊?老子就是打了个瞌睡!刘芳,我跟你说,你这婊子就是爱折腾……”说着,他眼珠子一转,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猥琐地笑了起来,“我都差点儿忘了,当众脱裤子的女人,能是个什么好的?”

    说着,他四下张望,故意笑给其他人看,好带着那些对刘芳不满的人,一起跟着他笑话她。

    “哈哈哈哈哈!”他笑得可畅快了。

    刘芳的高压手段确实早就让人不舒服了。

    这下有人带头,下面不满她的,还能不跟着唱出戏吗?

    底下一片嘲笑之声。

    笑得刘芳又气又急又羞,火大地冲上去,给了王二麻子二巴掌!

    其他人都惊呆了,赶紧上去拉人。

    可王二麻子凭白挨了打,哪儿能就这么算了?他们把她拉住了,他却扑上来要打人。

    大家又赶紧把他拉住了。

    刘芳力气大,气性也大,一下子挣脱开去,又冲上去给了王二麻子两巴掌。

    现场一片混乱。

    大家各拉各的,生怕到时候事情闹大了。

    有人还骂了王二麻子一句:“你少说两句吧!哪儿能这么说一个黄花大姑娘的?当时那事儿不就是个意外吗?她又没做错什么。再说,不就是露了点大腿儿吗?”

    刘芳却是个不肯吃亏的主儿,听到“露大腿”几个字,只道是那人有意提出来让她难堪,骂道:“你给我滚!关你P事!”

    又挣扎着要去打王二麻子。

    大家不让她去,拉扯得厉害。

    这女人气性却越发大了,冲拉她的人吼道:“放开我!来拉我的都有谁,我可看着呢!”

    这句话报复心这么强,她又是副队长,拉她的人手劲儿都轻了许多。

    结果就被她一下子挣开,然后又冲过去挠王二麻子的脸。

    这事情闹得太厉害,事后,不服气的王二麻子就找上了他们队长。

    队长也早就对刘芳一直在跟他争权,心怀不满。这下,可不就找到借口,对付她了吗?

    “这个同志,怎么能这样呢?太不像话了,走,咱们找秦书记好好唠唠嗑!”队长这样对王二麻子道。

    要走正常程序,应该是队长先约见刘芳,跟她好好谈谈这件事,私下调解。调解不成功,刘芳始终不承认错误,他才该往上找领导报告情况的。

    现在跳过这道程序,摆明就是要趁机收拾她了。

    可惜,他俩都把刘芳想得太简单了。刘芳,那可是最会做表面功夫的人,也最是一个欺下媚上的人。

    就像李向阳,他虽然不愿意找她当对象,但他也只是觉得,她就是思想太过进步,他跟不上她的脚步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