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六零福娃娃 幺宝 > 第45章 雨季即将来临(核桃世界)
    “奶奶呢?奶奶有新衣服吗?”她问。

    “唉呀,红果儿真是孝顺孩子,奶奶有。你爹也给奶奶买了布的。”

    “那奶奶的衣服做好了没?也穿出来给红果儿瞅瞅呗。”

    “好,好!”

    一家人和乐融融地过了一晚上。

    等她爹她奶都睡下了,红果儿又装睡了好一阵。听到她奶的呼噜声,才偷偷下了床。

    出了奶奶的屋子,她习惯性地回头往她爹屋子瞅。

    她爹那边灯还亮着,里面传出很低的念书声。仔细一听,正是“沉鱼落雁、沉鱼落雁、沉鱼落雁”。

    她差点失笑出声。

    她爹现在写普通公文已经不成问题了,但遇到要写非常规性文书时,还是很费劲儿。词汇量也少,行文特别朴实。

    一遇到太过文绉的词儿,或是成语之类的,就只有缴械的份儿。

    她偷偷溜回屋去,再装了会儿睡。

    过了半个小时后,再出来时,她爹屋里的灯已经灭了。

    这才溜进灶房,摸出文玩核桃,进入了核桃里的世界。

    可这回进核桃,她心里却压了一片乌云。

    原因就是,核桃世界的天空也压了很厚的一层乌云。而且空中还不时有雷鸣电闪。

    非洲的气候跟别处不一样,并不是一有乌云和雷电,就一定会下雨。事实上,有这种迹象后,离真正进入雨季,落下第一场雨还早。

    但不管怎么说,这也预示着,雨季将要来临了。

    她心里有些慌。她倒是有心,在旱季还没完全过去前,多搬点动物尸体到家里去。

    可一来,奶奶并不知道饥荒会持续三年之久,一直为着她的安全问题,严令她不准到山上去;二来,储太多肉,人家一进她家,就看到满院满屋都是肉,那可不成。

    要放到地窖里去,就算是腊肉,也得被虫蛀以及腐坏掉吧。除非……腌上盐,放到大陶罐里,封好后搬到地窖。

    可她要怎么跟她奶奶解释家里多出那么多肉嘛。

    唉,真是头痛!

    怎么想,都想不到办法,她干脆先去把长颈鹿的奶挤了。

    说到鹿奶,这又是她心头的另一桩事。

    现在,草原上草被枯萎,乔木树叶萎黄掉落。长颈鹿已经没什么吃的了。母鹿这些天来,产的奶越来越少了。

    而小长颈鹿,也开始学着吃树叶了,虽然这个时候的叶子蔫蔫的,没啥营养。

    她心里叹了口气,母鹿产奶时间已经不短了吧?就算她帮它们摘来叶子,小鹿也差不多快到断奶的时候了。

    到时候母鹿没奶水了,核桃世界里又进入雨季,再没渴死的动物尸体可以捡,现实世界旱情再一加剧……

    她想一想,就觉得有些无措。

    给长颈鹿们喂完水,她回到现实世界中她家的灶房里,然后偷溜出门,寻了棵大树。

    唔,镰刀啥的,她都能带进核桃世界里,那大树说不准也能带进去。

    只是,这树是有根的,不知道核桃世界的能量能不能把它撼动……

    她双手抱树,然后集中注意力,瞬间闪进入核桃世界。

    睁开眼一看……

    不!是还来不及看,一道黑影就朝她脑门打下来!

    吓得她赶紧闪退回现实世界。

    哟,不得了!刚刚她抱着的那棵树已经原地消失,地上却留着个巨大的坑洞。

    想也不用想,这肯定是那棵树的根须扎根的地方了!

    她赶紧又进入核桃世界。

    果然,地上躺了棵非洲根本不可能出现的黄桷树。位置正好处在她上一次进来的地方。

    那棵树根须上还包裹着好多泥。那些泥虽然也干,但跟非洲旱季的泥土干的程度完全没法儿比。

    非洲的太阳是可以把地里的水分完全带走,一分不留。土地龟裂也就罢了,关键龟裂得边角还能往上翘,翘得还很厉害。

    旁边长颈鹿们的反应更好笑。

    它们胆子本来就小,看到这棵凭空出现的树,马上就吓得跑远了。

    但跑远之后,有一头长颈鹿又十分有勇气地跑回来了。大长腿儿对着黄桷树使劲地踢踏!

    唔,这一招是它们遇到危险后的自卫方式。成年长颈鹿遇到狮群时,先是跑。跑不赢就跳,争取把扑到它身上的狮子给晃出去。然后,再用长腿用力踢狮子。

    要是被踢中,狮子马上就得骨折!

    但长颈鹿真的是蠢萌蠢萌的萌物。它有时候为了保卫小鹿,到处乱踢之下,竟能把自己的小宝贝也踢到……

    看,这不,这只跑回来踢树的鹿就挺傻的。你跑开就跑开啊,等确认没事了再回来啊。

    这可是凭空出现的鬼树诶~。

    它万一咬你怎么办?

    那傻劲儿,让红果儿顿时想起了小花豹咬住死牛脖子不放的那件事。

    忍不住失笑出声。

    不过,她还真冤枉了这只鹿。它是看到这棵鬼树上有食物,而它的族群每天都在忍饥挨饿,这也是没办法才冒险回来的。

    那只踢树的长颈鹿,踢了一阵儿,发现没事,低下头来疑惑地看着这棵黄桷树。

    而它远处的同伴也放松了许多,慢慢地踱着步子走了回来。

    毕竟,这整棵树上可有着不少的鲜嫩绿叶呢。

    长颈鹿的主食就是树叶,而且它们的牙齿为原始的低冠齿,是没办法以草为主食的。现在荒凉大地上,已经看不到一片绿叶了。树上长的,全都是蔫蔫的,又黄又枯的叶子。就是这样的叶子,树上也没剩多少了。

    这么多绿意,可不诱鹿吗?

    但大萌物们受到了惊吓,一只只绕着躺在地上的黄桷树转圈儿,就是不下口。

    这种时候,肯定得红果儿出面啦。

    她慢慢穿过长颈鹿,走到那棵树那里。

    它们都喝惯了她给的水,早把她当成鹿群的一分子了。只是疑惑地看着她走过去。

    然后,它们看到,她低头咬了片树叶,嚼吧嚼吧嚼得特开心。但这只两脚鹿好像牙口不太好,嚼了好久,才吞下去。

    咦,这个吃了好像没事儿诶。

    长颈鹿们争先恐后地前腿下跪,弯下脖子,开始咬起树叶来。

    它们脖子太长,本来不太好弯下来的。但人家不是肚子饿吗?就算弯脖子弯着挺难受,人家也不在意。照吃不误。

    而红果儿已经被那片树叶子涩到了嘴巴,总算尝到了吃草是什么味道。

    不,树叶子比草还难下咽呢,味道怪怪的……

    接着,她又去挤了些奶。然后跑去找她的小豹子。

    母豹现在已经没那么神经质,天天换巢穴了。但它正常换窝的频率,也是差不多三天一次的。毕竟,除了两脚兽,这世界上可怕的,会吃掉它宝宝的四脚兽、无脚蟒都挺多。

    找了半天,终于找到小豹之后,她赶紧把陶罐里的奶奉上。

    一边看着它喝奶,一边轻轻摸它的小脑袋:“喝吧喝吧,有得喝就多喝点。再隔一段时间,就没得喝了。”

    可能因为她从来没跟它抢食过,小家伙信任她得很。即使她在它吃东西时摸它,它也没因为护食而咬她。

    今天,她没看到它妈妈。不知道它妈是不是又上哪儿捕猎去了。

    这还真新鲜。

    自从她开始给这对母子提供食物后,母豹就不太出去打猎了。它可能是曾经失去过太多幼崽了,所以只要能不离开小豹,它就尽量守着它。

    接触多了,见不到母豹,她有点儿心欠欠的。

    不过,小豹跟她感情更好,有它在也挺好的。

    看着小崽子喝奶,她想了游戏的心思,偷偷躲到一棵树后面去,看它会不会来找她。

    几乎是她起身的那一刹那,小豹的耳朵就晃动了两下,显然已经留意到她的动作。

    她感叹一声,猫科动物的听觉可真灵敏。她已经尽可能轻手轻脚的了。

    不过,小豹忙着喝奶,没理她。

    她不死心地蹑手踮脚,慢慢走到树后躲好,偷偷望它。

    到小家伙终于喝完奶,要抬起头来的那一瞬间,她赶紧把自己藏好了。

    可小豹是谁?

    它姓花名豹啊!非洲大草原上的狩猎高手兼杀戮机器。它身体每一部分的构造,都是为了捕猎而演化成现有的模式的。

    它根本不用找,笔直地就朝红果儿藏身的那棵树走过来。

    红果儿再次探头去看时,小家伙的目光正好跟她对上。

    她一愣,这么灵啊?

    可一对上,小家伙的本能就出来了。它马上保持被发现时的姿势,一动不动的。

    像在玩一二三,木头人一样。

    她觉得好玩,又躲起来,然后再探头看。

    它已经变了个姿势,离她藏身的树又近了些。

    可她一看它,它马上就又定住了。

    她再藏,再看。

    哈哈哈,小家伙太好玩了!

    终于,在她的逗弄下,小家伙扑到树后,一把将她扑倒在地上,抱着她的脑袋轻轻咬。

    咬得还有点痛,她有些嫌弃地想道。

    小家伙咬着咬着,就变成舔她。

    不过,猫科动物舌头上的倒刺,舔在她脸上,她感觉就像被砂纸砂了一样。

    它们的舌头长成这样,是为了能够更好地进食。那些附在骨头上的肉丝,被这样的舌头反复舔舐,就能够被清理掉。

    可想而知,被它舔,有多么难受。

    但她不能阻止它,因为这是它把你当成同类,对你表达感情的方式。

    她微微转过脸,让它去舔她的头发。

    唔,这根舌头做头部按摩还挺不赖。

    小豹舔得挺高兴,把她压在地上,越舔越陶醉,完全就是把她当同类在梳毛了。

    她也被舔得挺开心,不过小家伙现在越来越重了。猫嘛,都是喜欢扑人的嘛。它小时候这么做,超可爱的。但现在变重了,它压了她一会儿,她就觉得憋气了。

    她一个鲤鱼打挺,就翻身而上,把小家伙压在下面。

    它看她跟它闹,也挥舞着爪子,要跟她玩。

    她赶紧把它两只爪子捉住,认真地对它道:“不可以这样哦,不要抓我!”

    声音特别义正辞严。

    小豹被训得眼睛怕兮兮地眨了眨,耳朵向后面飞了飞,又竖起来了。

    花豹跟猫一样,也有磨爪子的习惯。但它肉掌那么厚实,跟头小熊似的,里面藏的爪子更是跟利刃一样。

    她皮薄肉脆的,被它抓到,还得了?

    它又不知道,她跟它不一样。

    得从小就教才成,要不然,以后她可没法儿跟它玩了。

    不过,花豹出于本能,会通过玩闹练习狩猎本领的。所以,玩了一阵儿,它又差点抓到她了。

    她又把它爪子捏着,大声训它。

    它被训得有点不高兴,不满地冲她叫了一声:“啊呜!”

    声音又低沉又闷闷的,还挺洪亮。

    红果儿愣了一下:“你是在顶嘴吗?”

    “啊呜!”又顶一句。

    她马上赏了它一记爆栗。

    小豹气得啸了起来:“啊呜——”

    这回的声音可带了不少怒火,它一个翻身,又把她压下去了!

    红果儿算是搞明白了,小豹子现在长大些了,开始要求重新确立阶级了。

    它是在说:看,我这么大只!快叫老大!

    叫它老大?!红果儿气得大吼一声:“给我起来!再不给我起来,不给你奶喝了!”

    她的声音特别洪亮。

    猫科动物打斗之前,都会扯着嗓子吼,比比看谁更凶。她这回,是把浑身力气都用在飙高音上面了。

    终于把小豹吓了一跳,妈啊,声音比我还大……

    然后,红果儿很轻易地趁着它愣神之际,一翻身又把它骑在了身下,又扯它胡子,又拧它耳朵。

    小豹用力挣扎起来,一个不小心,爪子就划拉到了她的手臂。

    把她手臂划拉破了,渗出一点儿血丝出来。

    红果儿气得又要收拾它。

    可小豹子已经发现她伤到了,怔了一下,立刻就停止了挣扎,满脸担忧地望着她,嘴里发出低低地叫声。

    像是在说:唉哟,怎么办哦?流血了……

    “……”红果儿无语,“这么担心,刚刚干嘛又要抓我?”

    可能是她经常跟它说话。它好像听懂了一些,脸上再度露出委屈巴巴的小表情来。

    人家又不知道你这么脆……

    “……”红果儿再度无语,她这是被嫌弃了吗?

    她又好笑又好气,从捡到它以来,它就给她找了好多麻烦。有时候,真是气得她想揍它屁股。

    但看它像个人似的,也有喜怒哀乐各种情绪,又确确实实喜欢她,每回看到她,激动得全身都在发抖,她又忍不住心底柔软一片。

    唉,个死大喵。

    她伸出舌头舔了舔伤口,想要来个口水消毒。小豹看到了,也有样学样,伸出舌头想帮她舔。

    她唬了一跳,赶紧躲开。被它的砂纸舌头舔到,还得了?

    小豹舔了个空,有点郁闷。但很快,就翻起身,站在她身后,帮她舔起头发来。

    唔,它可能以为这是在帮她舔毛毛。

    好吧,小舌头做头部按摩还挺舒服的。

    小家伙可能觉得自己做错了,替她舔起毛毛来,舔得特别地孜孜不倦。力道也刚刚好。

    慢慢地,她就舒服得闭起眼睛,享受起来。

    现在乌云蔽日,大草原上不觉炎热,反而刮着大风,迎面吹来,吹得人很是惬意。头上又有只半大豹乖巧地替她做头部护理。

    人很容易就懒洋洋起来。

    耳边传来远方轻微的雷鸣声,惹得她半睁了眼睛往前望。

    就在这一瞬,突然之间,天空中响起一道惊雷!

    粗壮的闪电像是直接劈到了地上!

    电光大作下,正前方几只正在低头大啖枯草的跳羚,被吓得本能地往地上一伏。

    而几乎是在同一瞬间,旁边的高树上,跳下一个矫健的黑影!

    那个黑影直扑扑地跳到一只跳羚身上,一口咬住了后者的脖子。

    跳羚挣动几下,没几秒,就变成了一具直挺挺的尸体……

    红果儿吓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差点就想抱起小豹退出核桃世界。

    但在那之前,那道黑影站了起来,露出它的真容。

    ……

    是豹妈妈……

    她浑身一软,吓死她了……

    她在《动物世界》里,不是没看到过花豹从树上一跃而下,扑杀树下的动物的镜头。可亲眼看到,那种感觉完全不一样。

    被扑杀的动物,甚至连反抗都来不及,生命就已经结束了。

    这真是货真价实的秒杀啊。

    关键,她自以为自己警觉性很高了,就算是刚刚懒洋洋地被小豹舔毛毛时,她的耳朵也竖得尖尖的。可豹妈妈就在离她三十米远的树上的,她居然毫无所觉。

    人和天生的杀手相比,实在是差太远了。

    在她想着这块儿的时候,豹妈妈已经把跳羚叼着,拖到了树上。

    花豹能把比自身体重重一半的猎物,叼到树上。叼只跳羚对它来说,是轻而易举的。

    叼上去后,豹妈妈就开始呼唤起自己的孩子来。

    小豹刚刚被惊雷一吓,直接就躲到了红果儿怀里。红果儿不过是个八岁的孩子,小豹怎么钻、怎么藏,都只够把自己的头和上半身藏到她怀里。屁股还翘在外面的。

    红果儿知道它妈在叫它吃饭,轻轻拍了它屁股一记。

    小家伙就小心地把头抽出来,怯怯地往外看。看到没什么事了,长尾巴一甩,扭头朝它妈的方向叫了起来。

    回应妈妈的呼唤。

    回应完毕,它还不忘用嘴轻轻地咬住她的手臂,往前拖。

    咦?

    它是叫她也一起去吃饭?

    红果儿顿时有点感动,跟着小豹一起往那棵树走去。

    母豹看她们走得慢,又唤了几声,然后就开始吃了起来。

    小豹赶紧小跑步起来。

    由于刚刚被豹妈妈那悄无声息的掩踪术,和秒杀技所惊到,红果儿这会儿警觉性提得更高了。

    她也跟着小跑过去,但跑的过程中,一直小心地注视着四周。

    由于旱季肆虐这片大地已久,地上的草全枯了,歪歪斜斜地倒在地上。一眼望过去,视野相当开阔。

    肉食动物很难藏身其中。

    她不由再次感叹一声,是啊,这个季节,大猫打猎是很困难的。除非像豹妈妈那样,从天而降。又或者是像湖泊旁的狮群那样,有着地利之便。

    她很快就跑到了那棵树下。

    小豹回头望了她一眼,看她跟上来了,自己马上就往树上爬去。

    现在的它,长颈鹿奶只能当辅食了。肉食才是能令它填饱肚子的食物。

    小豹很快就加入到它妈妈的战队中,一起啃食起动物来。

    它啃了一阵,发现红果儿没上来,又抽头冲树下叫了两声。

    你干嘛呢,还不上来?

    红果儿有些为难地皱皱眉头,上来才是要干嘛?吃生肉啊?

    小豹又在上面吃了一阵,结果还是没看到她上来。

    它有些烦躁地打了个响鼻,忽然埋首在跳羚尸体上,张大豹嘴,用力一撕。

    一块跳羚肉就被它尖利的牙齿扯下来了。

    然后,它叼着那块肉,小心翼翼地屁股朝下,往下爬树。快到地面时,它才跳下来,再把那块肉往红果儿面前一丢。

    吃吧。

    “……”

    红果儿突然感受到,那些养猫的人早晨起床,在床上发现死耗子,而自家猫也是一脸慈蔼地叫她们吃耗子时,她们的心情……

    谢谢,你自己吃吧。

    看她完全不动,小豹子好担心,绕着她走来走去,活像怕她不吃东西会饿死。

    她哭笑不得:“你不用担心啊,之前我不也没在你面前吃过东西吗?不也一样活得好好的?”

    小豹子可听不懂复杂的人类语言,依旧一副很担心的样子。

    接着,它忽然把她扑倒在地,然后回头叼起地上的肉,就往她嘴里送。

    吓得红果儿赶紧扯起那块肉往一旁扔去。

    妈啊,那不仅是块生肉,还裹了泥灰,叫她怎么下得去口?

    她那是本能反应,但小豹看了却颇为受伤。

    它也不去咬肉了,从她身上下来,蹲在一旁,头埋得低低的,很难过的样子。

    以前,都是它给她找麻烦,气得她要死不活的。

    但这回,看它那么难过,红果儿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做得过分了?

    豹妈妈吃着吃着,自己宝宝就不见了。它往树下一看,又开始呼唤起来。

    上来吃饭呐。

    红果儿戳戳小豹的身体:“喂,你妈喊你去吃饭。”

    小豹不理她。脑袋还是埋得低低的。

    她又学着它平时做的那样,用脑袋蹭了蹭它的身体。

    依旧不理她。

    唉……

    好吧,她是做错了。

    可,她要怎么吃生肉啊?她为难地捡起那块生肉,张开了嘴,却怎么也咬不下去。

    等等,她干嘛这么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