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六零福娃娃 幺宝 > 第43章 有了孙子,就不要儿子了
    她先让她奶帮忙,把竹筒一端的竹节去掉。自己则把肉切成2厘米左右长宽的肉丁。切好后焯水去异味,再用酱油和五香粉腌上大约半小时。

    把竹叶洗净,垫到竹筒底部。

    “怎么办?”红果儿望着她奶,“这个菜要有糯米才好吃的……”小脸儿愁得,都快皱到一堆去了。

    但下一秒,小丫头又无所谓地道:“还是用大米吧,也差不多。”

    侯秋云轻轻戳了戳她脑门:“没糯米,不知道叫奶去借啊?你金奶奶二女婿是城里的干部,上回听说就给她捎了几斤糯米呢。红果儿等着奶奶,奶奶去借。”

    红果儿懵懵地:“奶……只有几斤,金奶奶肯借吗?”

    “咋不肯借了?”侯秋云有把握得很。

    转头就跑去隔壁院儿问金银花:“给我点儿你家的糯米呗。”

    金银花无语:“你个打劫的,这东西我家自己都舍不得吃。总共就只有六斤,你还说得出口!”

    “唉呀,我咋说不出口了?我家的骆驼肉做好了,不也给你家端过的吗?”

    她说的是跳羚腊肉。只是,她当初拿的时候,怕味道会露馅儿,非说是自家亲戚从很远地方带回来的骆驼肉。

    她说的在理,金银花也不好反驳,一脸肉痛地道:“就给你一斤。”

    “啥?你才给一斤?这也太小气了!起码三斤!”

    “啊?!你去抢好了!”

    “对了,我家有个远房亲戚是当猎户的,我跟你说过没吗?人家前几天,给我送了些野鸟肉过来。你不想尝尝吗?不想尝就算了,就给我一斤糯米好了。”侯秋云循循善诱。

    金银花喉头滚动,想了又想,忍痛道:“就只给三斤啊!”

    于是,侯秋云就从她姐妹儿那里凯旋而归了。

    红果儿把糯米全用水泡上了。照理,这个应该事先泡好,但今天不是出了谢巧云那档子事儿吗?这么一折腾,这会儿时间就不够了。

    只好泡一阵儿,就把糯米捞起来,再和腌好的肉一起,放到竹筒里。

    糯米原本该占多数,把肉包裹起来的。但她只有三斤糯米,鸵鸟肉又太多了,索性弄出个“肉包饭”,塞到竹筒里去。

    再把已经熬煮好的“鸡汤”,倒一些到竹筒里,面上包上竹叶,再在外头包上芭蕉叶,用绳子系好当盖子。上笼蒸。

    做完这一切,红果儿随意问了一句:“奶,今天你咋没催我上学咧?”

    没人答她。

    她回头一望,侯秋云人已经不知道上哪儿去了。

    咦?

    事实上,她奶奶这会儿已经到队上了。原本,她是打算去找儿子问问清楚,孙女的腿怎么瘸了。

    没找到人,却无意中看到了被绑在牛棚柱子上的谢巧云。

    这还正好了!

    “谢巧云,你这个贼婆子!你简直不是人,连自己亲闺女的腿都弄瘸了!”

    谢巧云被绑在这里已经好一段时间了,本来就挨了红果儿的揍,自己头上又撞了个包,一上午没喝水没吃东西,这会儿人都蔫了。

    现在被人劈头盖脸地骂,真是又委屈又伤心,眼泪一下子就淌出来了,虚弱地道:“不……不是我……你看,她都把我……揍成这样了……”

    侯秋云才懒得管她满脸青紫,啐了一口:“活该!自己亲闺女都不放过,世上有你这么狠的娘!”

    红果儿跟侯秋云讲得很简略,并没提到自己收拾刘芳时,不小心把脚崴到的事。

    侯秋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接把账算到了谢巧云头上。本来她还想问清楚再说,但现在看到谢巧云,她心头就火大!

    今天就发生了这么一起子事儿,除了这个卖女儿换粮食的贼婆娘,谁会有那么狠的心,对个小娃子出手?!

    她越想越气,把鞋脱下来,冲上去,直接用鞋底儿抽她耳光。

    抽得原本就要死不活的谢巧云,像是被旧社会的官府衙役用板子掌了嘴一样,直吐血沫子。

    这女人先还哭叫几声。被抽狠了,连哭都哭不出来了。口涎和血沫子混在一起,黏答答地往地上滴。

    侯秋云一边打,一边骂:“看你还敢不敢动我家果儿!看你还敢不敢横!再敢动她,老娘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抽了一阵儿,她自己也浑身发热,歇了口气,用手给自己扇了扇凉风。

    犹不解气,又不客气地到队办里,她儿子的桌子上翻了把裁纸的小刀出来,逮着谢巧云的头发绞!

    建国前,女人们以长发为美。乡下女人互撕时,多有拉扯,甚至用剪子绞对方头发之举。侯秋云这做派是有点老式了。

    但她不管,上去就绞她头发:“又偷肉,又卖女儿,你这脸皮是不要了,对吧?不想见人了,对吧?老娘今天就帮你一把!把你头发绞干净了,改明儿好送你进庵里当姑子!好好忏悔你造的孽!”

    很快,谢巧云的头发就被绞得差不多了。

    她本来已经不哼哼了,这会儿却又哭得鼻涕眼泪直流,看上去惨得不得了。哪里还有以前的半分美貌在?

    侯秋云犹不收手,又跑回去,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一瓶墨汁,全泼到她脸上了。

    泼完,她去找了面镜子,好心地替谢巧云递到面前:“来来来,不要客气,看看你现在的模样,是不是比刚刚好看多了啊?”

    谢巧云努力睁开肿泡眼,一看,差点没怄血。

    想当年,她也是十里八乡闻名的村花啊,现在脸鼻皆肿,头发长一截短一截,脸上全是墨汁,黑得跟关公一样。嘴巴边上还留着混了血沫子的口涎。

    那模样丑得她一个气不顺,直接就昏过去了。

    “切,没用。”侯秋云就着镜子,把仪容整了整,又把镜子还回去。

    这才慢悠悠往家里走。

    千万不能让红果儿看出来,她去收拾她娘了。要不,小娃子肯定得伤心的。

    唉哟,她可怜的小果儿哦。

    因为大家都忙着分肉的事,谢巧云的惨样是到当天下午,才被人发现的。

    大家还想着要怎么收拾这偷肉的婆娘呢,一来,就看到人要死不活地在那儿挂着。

    脸肿得跟猪似的,又被泼了墨汁,连哪儿是鼻子哪儿是嘴都认不出来了。头发被绞得比男人还短,长一截缺一截的。

    天呐,谁把她揍成这样的?

    大家面面相觑,一致觉得,还是放过她吧……都被揍成这样了……

    田社长见识到了李向阳的厉害,真照之前说的那样,给他记了首功,单独分了六十斤肉给他。

    不仅如此,他还让下面的办事员打了个呈批件上来,以公社的名义奖励了他一百元钱。

    这年头一百元钱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数额啊。就是哪家盖个青砖瓦房的大院子,也不过二、三百元而已。

    这样的大手笔,让李向阳心里都微微有些诧舌。

    他知道闺女喜欢吃鼻子肉,就让杀猪匠老戚帮他割了十斤鼻子肉。这东西味道实在鲜美,只是那次割的鼻子肉,没吃完的部分,全做成了腊肉。

    做成腊肉之后,味道也不错,只是实在太硬,挺费牙齿。

    还是吃新鲜的好。

    他又挑了二十斤野牛肉,十斤看上去似乎是狗的动物的肉。还有二十斤鹿肉?应该是鹿肉吧。

    把肉放进麻袋里,李向阳喜滋滋地就扛回了家。

    一回家,他就闻到院子里飘的浓郁香气,忍不住就咽了口口水:“娘,红果儿,我回来了。社里给咱家分了六十斤肉。果儿,爹割了十斤鼻子肉哦,快来看看。”

    红果儿在屋子里头,欢呼了一声,蹦哒出来看。

    侯秋云也惊喜地出来了:“又有鼻子肉啊?这玩意儿老好吃了。要不,咱一家三口,今晚就把它弄来吃了?”

    “好耶好耶~。”红果儿举双手赞成。

    李向阳又道:“爹知道你喜欢这种动物的獠牙,让人给我留着的呢。爹现在就去把獠牙扛回来。”

    啊,对,象牙,昨晚黑灯瞎火的,把这茬儿都给忘了。

    “爹你快点去哦,回来,红果儿给你捏肩膀。”小丫头毫不客气地道。

    李向阳一听就笑了。

    红果儿跟她奶一起,检视了一番她爹扛回来的肉。有野牛肉、跳羚肉、象鼻,还有……哈哈哈,还有斑鬣狗肉!

    不过,斑鬣狗的肉,还真是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

    头回,她的花豹女王被鬣狗群围攻那次,女王咬死了几只斑鬣狗,她就拿来做了风干狗肉。以为野生动物的肉一定好吃。

    结果……那味道特别地一言难尽,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

    她事后想了想,斑鬣狗虽然名字叫狗,但其实它和狮、豹、虎等猫科动物一样,同属猫型亚目。听说猫科动物的肉都不好吃,估计斑鬣狗的肉难吃,一方面原因就是来自于这里了。

    再有一个原因,她觉得可能是因为斑鬣狗是食腐动物,能吃得下在烈日下暴晒两周的动物尸体。

    老吃那种腐肉,它自己身上的肉能好吃才怪了。

    她想把它风干后,储存起来,留备以后食用。毕竟核桃世界里,不可能永远都是旱季。雨季迟早会到来。

    食草动物们将会有充裕的水资源,和丰长的野草食用。她将无法再捡到新鲜的动物尸骨。

    而□□,才过了一半不到的时间。

    难吃就难吃吧,多存点儿肉放家里,看着也舒坦。

    但很快,她想起了在学校里,老在她跟前晃悠,做了无数恶作剧,试图让她俯首称臣、甘当小弟的牛春来。

    呵,她觉得,自己一直到现在脾气都还没爆,耐性可比上辈子有长进多了啊。

    要不,这狗就赏他吃好了?

    想到斑鬣狗肉那一言难尽的味道,她嘴角忍不住就往上翘。

    现在缺粮食,就是再不好吃,他一定也不敢丢。

    她这是,既报了恩,也报了仇,哈哈哈!

    于是,她问她奶奶:“奶,这个是狗肉。红果儿喜欢狗,不想吃狗肉。也不想看到奶和爹吃狗肉。奶,你把它送给春来哥好不好啊?”

    看,为了收拾牛春来一通,她还特地唤了他一声哥。

    多乖巧啊。

    侯秋云掂量掂量这狗肉的份量,怪舍不得的:“这肉怕有十斤吧?全送了多可惜……”

    小红果儿对手指:“不行吗?真的不行吗?”

    “要不,送半斤给他们尝尝鲜?”

    “哦……”小脸儿低下去,肩膀耷拉着,看上去别提多沮丧了。

    侯秋云看了怪舍不得的,改口道:“送一斤好吧?送一斤。”

    “哦……”红果儿眼里闪过一丝狡黠,手在自己大腿上一掐,眼泪花马上就蔓出来了。嘴里还兀自念叨着,“好可怜的狗狗,不知道它有没有爹娘。它爹娘要是知道它死了,肉肉被咱们吃了,会不会哭?”

    “……”

    侯秋云听她说得那么惨,心里也有些不得劲儿了。

    “它娘会不会到处找它,嗷嗷嗷地嚎,叫它回来?”

    “……”

    “唉,狗狗娘,可怜的狗狗娘。可怜的狗肉肉。奶奶,狗肉肉,晚上会不会变成鬼肉肉来找咱们呀?”

    “……”

    红果儿把几块狗肉,说得跟活生生的人一样。听得侯秋云直起鸡皮疙瘩。再想到孙女的金口玉牙,她背脊一凉,赶紧捂住红果儿的嘴:“得得得,奶奶把狗肉拿给你银花奶奶,你别再往下说了,小祖宗!”

    转头,侯秋云就拎了肉往隔壁去了。

    那边金银花看到这么多肉,脸上别提笑得多灿烂了。牛春来正好在家里,一看到肉,两眼放光,口水直流,扯着自家奶奶的衣角:“奶,晚上炖肉吃吧,奶?”

    “吃吃吃,就知道吃!”金银花嘴上骂着,脸上却带着宠溺的笑,转头对侯秋云道,“秋云,咱俩啥关系啊?你咋拿这么多肉过来啊?这也太客气了。”

    侯秋云心里叹了口气,面儿上却热情得很,拉着金银花的手:“咱俩都这么多年的姐妹了,我哪儿会跟你客气啊?这是我家红果儿非要我拿过来的,说是拿给她春来哥吃的。”

    金银花一愣,还没反应过来,旁边的牛春来已经蹦过去,扯着侯秋云的手臂连声问:“红果儿给我的?真的吗?是红果儿给我的?”

    脸上的高兴哟,遮都遮不住!

    侯秋云看这孩子这么高兴,诧异地点头回答:“嗯,对啊,就是你红果儿妹妹让我拿过来的。”

    春来娃子欢呼一声,然后冲到他亲奶奶跟前:“奶奶,这肉是红果儿给我的!她在学校里都不理我的,我还以为她讨厌我。”

    “可是,她给我拿肉了!奶奶,原来她不讨厌我啊!”

    两个大人同时失笑。

    金银花戳了自己宝贝孙子的额头道:“人家红果儿这么乖的小丫头,干嘛要讨厌你?”说着,警觉地逼问,“你这熊孩子,该不是欺负红果儿了吧?”

    侯秋云的眼神也瞬间凌厉起来。

    牛春来赶紧把两只爪子都伸出来,用力摇手摇头:“没没没,我才没欺负她呢!”明明就是她欺负我!

    可为了面子,后面这句话,他没说得出口。

    两个大家长一听,也是,要是他欺负红果儿了,红果儿也不能让拿狗肉过来啊。

    金银花跟侯秋云也是多年的老姐妹儿了,平时两人之间,都没跟对方客气。不过,今天侯秋云送的礼可实在太大,她也没好意思白拿白要。

    于是起身,去拿了一斤红糖、三斤精大米给侯秋云。

    东西不多,她拿给她时,都有些不好意思。

    但侯秋云心里明白,这些对于农家来说,已经是好东西了。笑眯眯地道了别,回去自家院儿里了。

    不过,没人知道这事儿对牛春来有多重要。

    他虽然自小就是家里的宝贝疙瘩,但他的亲娘却是在生他的时候,难产死了的。现在的娘,是他爹的续弦,以前才嫁过来时,对他并不上心。

    越是缺啥,就越想得到啥。特别是母爱,那简直就是小孩子心心念念想得到的。

    他后娘越是对他平平淡淡,小春来就越是往她面前儿挤。可乖巧着呢。

    爷爷奶奶,还有他爹拿给他什么好吃的,自己舍不得吃,拿去给他后娘吃。

    娘,你看看我,看看我吧……

    小娃子的要求真心低。

    但他后娘才嫁过来时,又没生养过,哪儿知道怎么跟继子相处?

    她跟他相处时,总归有些不太自然。

    好在,这女人心眼儿不坏,真没对牛春来咋不好。

    只是,牛春来乖巧久了,没得到自己想要的,后来发生了件事,让他的人生观彻底改变。

    那事儿挺普通,就是他那会儿还没法儿自己照顾自己,但家里人都要上工。他后娘就带着他一起上工,把小娃子弄到田埂边坐着,自己抡起大锄头开始锄地。

    旁边背着孩子在干农活儿的小媳妇儿,看她这样,忍不住提醒道:“你就这么放心这娃子?万一他等会儿乱跑咋办?要丢了,你怎么跟你婆家人交代?”

    他后娘满不在乎地道:“没事儿,他乖着呢。小娃子从来不捣蛋的。”

    牛春来从小就聪明得紧。小小娃儿落寞地坐在田埂上,看着后娘锄地,望也没望他一眼。一听话茬儿,一下子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啊,原来乖孩子没人理的!

    马上就从田埂上站起来,晃晃悠悠跑到小树林里面躲着。

    结果他后娘锄完地,一看,娃子没了!吓得到处找他。

    一边找,一边喊。喊到后来,嗓子哑了,眼泪也流下来了。

    坐地上直哭。

    他这才知道,原来他后娘心里是有他的啊。

    小娃子心里愧疚,颠颠儿地跑出去,拉扯后娘的衣服。结果后娘一看到他,一把就将他搂到怀里,哭得更厉害了。不但没打他,还反而一个劲儿说她不该放着他不管啥啥的。

    那怀抱太温暖,从此……牛春来就在熊孩子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会哭的娃子有奶吃,乖巧的娃子不用理。

    熊孩子才是大人的心头肉!

    他熊得越多,就发现到越多好处。特别是,队上还有学校里的孩子们,看到他敢跟大人、老师叫板,都佩服得不得了。

    一个一个都“牛哥”、“春来哥”地叫他。

    他不是班长,可在大家心目里,他才是真老大,真班长!

    唔,这当中也有例外。

    那个李红果就是最大的例外。

    不管他怎么熊,怎么恶作剧,她就是不理他!

    咦?!他的熊孩子法则居然会没用?他人生中的最大法宝居然会没用?!

    怎么可以没用呢?!

    他抓耳挠腮地急呀!仿佛又回到那段不管他怎样努力,他后娘都对他冷冷淡淡的时期了。

    妈诶,好难受!

    当熊孩子怎么可能没用呢?

    不可能没用的!

    李红果的作为,像多年前他后娘不经意的那句话一般,再次动摇了他的人生观。

    他的世界风摇雨坠,害他不得不加大了对她恶作剧的力度。

    可她依然不理他啊!

    他抓狂了,努力多次之后,开始对自己进行阿Q式麻醉:

    她一定跟他后娘一样,表面上说不喜欢,其实心里可喜欢了!

    一定是这样!

    而今天,李奶奶送过来的十斤肉,更是证实了这点。红果儿心里果然是喜欢他的!

    小娃子还不懂男女之情,只觉得,那个漂亮妹妹喜欢他,是件好开心好开心的事。

    嗯,他一定要好好吃这些狗肉,不能浪费红果儿妹妹的喜欢。

    晚上,金奶奶一家人全围坐在饭桌前。大家都万分期待地把筷子伸向那盆炖烂了的,闻起来相当香的狗肉里。再把肉挟到嘴里,用力咬下……

    一瞬间,屋子里的气氛就冷掉了。

    大家的表情都非常地一言难尽。

    牛春来也被这味道震惊了。可下一秒,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他嚼吧嚼吧,居然平平淡淡把肉吞下去了。

    然后,大家脸上一言难尽的表情,同时换成了震惊的表情。

    金银花忍不住道:“春来,要是肉不好吃,就别吃了。让你爹吃。”

    春来爹筷子一抖,果然是……有了孙子,就不要儿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