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与母豹面对面

作品:《重生六零福娃娃

    她敢靠近一头平静的母鹿,但她不敢去追那么多头恐惧的长颈鹿啊!这种陆地最高生物,长腿一踢,连雄狮的肋骨都能踢断。更何况是她一个八岁的小孩子!

    试了多次都失败之后,她只能感叹,那头母鹿确实算是胆子大的。而它胆子之所以大,估计还是因为带着崽儿,为了自己的崽儿拼了吧。

    既然它们拒绝了她的靠近,她又不忍心它们渴死,后来,她就用了折衷的办法——喂完母鹿后,再用陶罐取来新鲜水,用麻绳把它固定在树干上。等鹿们喝完,她再取些水回来。

    直到这些长颈鹿都喝好了,她才去挤母鹿的奶。

    大约是因为她救了它整个族群,那头母鹿后来对她越发温柔,有时候会像它对待族群里的其它鹿那样,用长脖子靠过来蹭她的脖子。

    唔……鉴于她和它的体型相差太多,这一幕,经常会变成它的整条脖子压到她头顶上,然后把她的头死死压在树干上磨蹭……

    每回她被完全压死的时候,都在流泪。心里还得安慰自己,那是它在表达对她的喜爱。

    大约是喂的时间久了,那几头长颈鹿不那么怕她了。这是头一次,它们离她这么近。

    要是以前,她一定会耐着性子一直等到它们靠过来为止。

    但是……

    她如今也是有猫的人了。

    说起卖萌撒娇,这世界上有哪种动物比猫更厉害啊?

    她的小花豹可是又萌又坏又调皮的。

    再说了,跟长颈鹿打交道,以她和它们体型的悬殊差距而言,她觉得自己其实更像它们养的小萌宠…………

    光一头母鹿把她按趴在树干上磨蹭,就已经让她很头痛了。要是再来几只,她觉得她嫩嫩的脸皮都得给老树皮蹭掉不可。

    她闪退闪进,躲到另一棵树上,看着它们一个挨一个地喝完水。自己再去取了一趟水,瞅着鹿们都喝了个水饱,这才把多余的水倒掉。

    蹿下树,到母鹿身下挤了不少鹿奶。接着,她就开始到处寻起小花豹来。

    说起来,她是每天都要进一趟核桃世界的。但奇怪的是,每次她都得到处找,到处呼唤小豹子,找上好半天,才能找到它。

    换句话说,她的小花豹藏身的地方每天都不同。

    最初,她只以为是它妈妈过于小心,所以才会经常换巢穴的。毕竟非洲大草原上,就算是肉食动物的幼崽夭折率都是相当高的。

    《动物世界》曾跟拍过非洲马塞马拉野生动物保护区内的一只花豹女王。那只母花豹所拥有的,是保护区内最好的地盘,水资源丰富,草食动物成群结队。

    也正因如此,有相当多的母花豹曾为了争抢这块地盘,跟那只母豹打架。可它强势护卫着自己的地盘,从未输过。它是当之无愧的花豹女王。

    但就是这样一位王者,它的生命里曾产下过12只幼崽,最后却只有4只小豹顺利长大。

    想到这个,红果儿就觉得花豹妈妈小心一点,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可就是再小心,也没哪只豹每天换巢穴的吧?!光是找地方就得花不少时间啊,更何况人家还要打猎,养家糊口……

    慢慢地,她就觉得不太对了。

    一直到有一次,她正在跟小花豹玩耍的时候,正面跟它妈对上,她才发现……原来她,才是令母豹总是惊惶换地儿的原因……

    事情发生时,小豹正把她当成捕猎游戏的对象。它躲到一棵树后,然后,突然蹿出来扑她。

    这一幕,它应该常常从它母亲的狩猎活动中看到。

    可是……它就是一只小豹!就算天天喝奶,营养比别豹好,个头也大些,那它也只是小豹。

    它一扑之下,也就只扑到她腰间。

    这小家伙还被体型的差异给惊呆了。它大惊失色,又特别狐疑地看着她,不明白自己咋就没像它妈压倒猎物时那样,把她压趴。

    小豹估计是自信心受到冲击了,四个爪子都抓在她衣服上,然后用力往后推她。

    可小家伙力量不足,结果变成它身体前后不断晃动,她也脚步踉跄——就是不倒。

    小豹气到了,抽回爪子,跳下来,一下子蹿得老远,再经由一个助跑,朝她冲了过来。

    她哪儿有它那么敏捷的身手啊?“咚”地一声,就被它扑倒在地。

    她疼得捂住后腰,这熊孩子!翻身就骑坐在它身上,又揪它脸蛋儿,又挠它屁股!特别是挠屁股,把它痒到简直怀疑人生。

    一人一猫正玩得高兴,空气里忽然就有血腥味儿传来……

    她头皮一发麻,顺着味道飘来的方向一望。

    一只成年花豹,正两眼死死地瞪着她!而离它不远处,有一只死猎豹。那只猎豹明显就是它捕获的猎物。

    只是,这只花豹现在已经对它失去了兴趣。它眼里就只有红果儿的倒影。

    现在,她和它只有大约二十米远的距离。

    见她发现了它,花豹猛然发动攻击,如风般快速蹿来!

    她吓了一大跳,想也不想,直接抱着小花豹闪退回了现实世界。

    她摘西瓜、摸鸵鸟蛋那次,曾经跟雄狮对上过。但那时,由于离得远,她并不觉得害怕。

    可这回不一样,这只大花豹很明显就是一个很厉害的猎手。居然连猎豹这种同为大猫的超级猎手,都能扑杀!

    要知道,猎豹可是短跑英雄啊。跑起来时速可达120公里,轻松秒杀人类短跑奥运冠军。而且它不止时速快,最可怕的是,它能在短短一分钟时间内就把速度提升至最快。

    只可惜这种最高时速的奔跑,会令它呼吸系统和循环系统超负荷运转,体温也因此飙升。所以它通常只能坚持跑几分钟而已。

    超过这个限度,猎豹就会心脏骤停死去。

    但就算它只能维持短时间的奔跑,就算它体型比花豹小,它的速度和灵敏,也足够令它躲过花豹的攻击。

    可这个日常法则,在这只成年花豹那里,并没有发挥作用。

    它成功扑杀了一只成年猎豹。

    这太可怕了。

    这从侧面反映出,那只大豹是个怎样厉害的猎手。

    而且,她天天都在进出核桃世界,照理说,警惕性已经很高了。就算是在玩闹,她也同时在注意周围的状况。

    可那只豹子什么时候摸得这么近的,她居然不知道……

    想想就胆寒。

    要不是闻到了死猎豹的血腥气,她可能要到大豹咬上她的脖子时,才能发现。

    这可怕的潜伏战猎手……

    毫不知情的小花豹像只小狗似的,叼着她的袖子,晃动脑袋撕咬。依旧玩儿得很开心。

    它刚刚被她骑坐着,完全没看到那只成年豹。

    她缓了缓劲儿,才从刚刚死里逃生的惊怖中,恢复平静。

    看着小豹,忍不住就敲了它脑瓜子一记:“要不是今天我在,你死定了!”

    小豹才听不懂这些呢,扑过来咬她手指。

    她看它咬得开心,也没挣开。可这小家伙咬着咬着,就咬得陶醉了,越咬越重。害她又一记爆栗给它敲过去。

    小豹被敲了两次,显然不高兴起来。虽然夜色里,很难看清楚它的小表情,但那突然低空平扫的尾巴,充分暴露了它的内心。

    它转过身去,一屁股坐下。

    看上去十分高冷。

    哟,还生气了?红果儿挑了挑眉。

    就算生气,她也不会惯着它。谁叫它咬得没轻没重的。

    一人一猫冷战起来。

    趁着这冷战的功夫,她又回忆了一遍之前的危险处境。原意是想好好思考看看,有没有什么法子能在肉食动物突袭前,就发现到它们的存在。

    毕竟她以后还要进核桃世界,能找到保命的万全之策,是很重要的。

    可想着想着,就觉得不太对。

    那只成年花豹明明已经捕到猎物了,干嘛还会对她有兴趣?

    非洲这片热带大草原上,最通行的法则是弱肉强食。就算是花豹这样的强者,因为长期独来独往,狩猎成功后,也经常被鬣狗群或是狮群抢走猎物。

    所以,对它们来说,最难的不是打猎,而是如何守好自己的猎物。

    花豹的惯常做法是,一猎到动物,先行锁喉。猎物失去生命迹象后,它会快速把它叼到最近的树上。它四肢强壮,可以把比自己体重多一半的猎物,叼上树枝。

    鉴于猎豹和狮子都是能爬树的,只是爪子不利,没法爬得很高,花豹通常会把猎物尽可能高地挂在树上。

    要是周围没有树,那么它也会快速把猎物拖到灌木丛中藏好,接着再驱赶觊觎它食物的动物。有时候,它甚至不介意咬死一两只鬣狗或豺。

    把威胁解决掉,它才会慢慢享用餐点。

    这才是成年花豹的正确选择!

    她刚刚明明没招惹它,它不去藏食物,反而把食物大剌剌扔在路上,这太不合它的本能了!

    更何况她这么一个小人儿,估计也就大约20-30公斤重吧。猎豹的体重可是高达50-80公斤呢。

    不要那么大的肉,反而来袭击“小肉”……

    它吃错药了?

    想着想着,她的目光,忽然就调整往仍在生闷气的小花豹身上。

    难不成,刚刚那只豹子,是小豹的妈妈?

    越想越可能!

    只有幼崽受到威胁了,母豹才会不惜一切地发动攻击。

    想到这儿,她心里突然想骂脏话。

    她刚刚骑在小豹子身上,看在它妈眼里,她就是个欺负它孩子的可恶家伙吧?

    可能比这个还严重。

    它可能以为,她要吃了它娃儿……

    重重叹了口气,红果儿嫌弃地拎住了小花豹的后颈窝:你知不知道,我为了你,差点死在你妈嘴里?

    重新用意念回到了核桃世界里。这回,怕被母豹袭击,她专门选了一处离得远的高树蹲着。

    可一蹲下,就听到远处传来成年豹凄厉的哀呼。

    地上的猎豹死尸,还有她留下的那罐鹿奶,那头豹子完全没心思理会。它只哀戚地叫唤着,像是在给谁哭丧。

    给谁哭??

    那还用问吗?

    给它崽儿哭呗。

    小花豹一听到母亲的叫声,马上兴奋地喊了起来。

    花豹的声音本来就是从胸腔里发出的,就算离得远,照样能听到。

    那头豹子显然听到了幼崽的叫声,哭丧般的叫声立时停了下来,不住地四处张望。然后,目光定格在远处高树上的红果儿,和她怀里的小豹崽身上。

    红果儿又叹了口气,果然是小家伙的亲妈。

    母豹的哀呼声早已引来了成群的鬣狗。它们有些疯狂地撕咬着猎豹的尸身,有些则跑到陶罐那里舔着鹿奶。

    这群鬣狗起码有三十多只。

    它们等级森严,按照在种群中的地位进食。地位低的,只能先等在旁边。

    这种鬣狗,是体型较大的斑鬣狗。它的咬合力,比狮豹的咬合力更强,能把动物的骨头咬碎吃掉。体重大约在40-86公斤之间,和猎豹差不多大。

    遇到种群数量较多的斑鬣狗,连小型狮群都不敢前去招惹。更别说是独来独往的花豹了。

    豹妈妈看到幼豹,先是一愣,好像完全反应不过来是怎么回事。一副“宝宝不是被那个奇怪的生物吃了吗?咋还活着”的困惑表情。

    很快,对幼崽安危的担忧,令它站起身来,一边小心注意着斑鬣狗们的动向,一边觑机蹿下树去。

    它想救它的宝宝。

    红果儿很清楚这点。

    可这群斑鬣狗数量实在不少。虽然有正在进食的高等级鬣狗,但旁边干等着的鬣狗更多。

    它这么不顾安危地蹿下来,立时就惊动了那些狗。它们小跑着围过去,把母豹包围起来。

    它们是有战术的,不会同时进攻一只年青有力的花豹。相反,它们会从它身后,或是它眼睛没盯到的地方突然袭击。

    有时候是爪子上去,有时候是呲牙掏肛。

    这一幕,在红果儿看来,都是相当凶险。

    幸好母豹够聪明,它直接坐在地上,不断左顾右望,冲着所有敢来进犯的鬣狗吼叫!

    它最脆弱的部位,被草地护卫好后,鬣狗们的举动看起来更加慎重了。它们继续卑鄙地左袭右咬,采用车轮战术消耗它的精力。

    母豹相当老练,只管自己坐好,绝不起身追赶,露出屁股这个弱点给身后的敌人。遇到有狗敢上前来,直接回头就咬!

    这只花豹的体型比斑鬣狗稍大些。来围攻它的,多是鬣狗种群中,较为瘦弱的低阶层成员。一时间,它们还真拿它没奈何。

    但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很长时间。

    它迟早会被它们分尸。

    小花豹焦急地望着它妈,然后用力咬她的衣服。即使是在日渐西山的黄昏中,红果儿也能清楚看到它眼里的祈求,和饱含的眼泪。

    她心里自责得不行。

    都是因为她,这只母豹才遇到危险的。

    但那群斑鬣狗数量实在太多了,离母豹也实在太近。再加上它们的咬合力太过惊人,她要是去了,只要被其中一只咬上,就是被咬之处骨头尽碎的下场。

    而且,动物一旦咬上她的身体,就算是闪退出核桃世界,也保不了命了——它会跟着她一起回到现实世界的!

    她咬了咬牙,想起第一次遇到小花豹时,自己使的那个诡计。深深地望了远处的母豹一眼,把小豹从自己身上摘下来,挂在树干上。只身一人回到了那处危机四伏的小湖泊旁。

    这里的水比起前些日子又少了。

    但总算还是有水的。

    只可惜食草动物们守着水源,却得冒着生命危险才能喝到水。每天都有不少动物,要不然就是被狮子和鬣狗驱赶,喝不上水,活活渴死的;要不然,就是在喝水的当口,被狩猎者们群起分尸,活活撕咬而死。

    比起刚刚的氛围,这里的猎食者反而更懒洋洋一些。有水有肉,它们根本不用担心生存问题。

    占领这块地盘的鬣狗家族,数目也更庞大。她曾数过,这个种群有80余只之多。

    也是斑鬣狗。

    在这个地方,她曾多次当着猎食者们的面儿凭空出现,也多次当着它们的面儿,突然消失。

    在这里,它们都对她心怀敬畏。没啥肉食动物敢来主动招惹她。

    她的目光焦急地在地上搜寻着,很快就看到一具只被吃掉肚皮的瞪羚。

    她开始朝瞪羚尸体走去,压抑着内心想要疾步快行,甚至是奔跑过去的欲望。

    奔跑,会瞬间引爆猎食者血液里的捕猎天性。

    她要突然跑起来,那些原本害怕她的狮、狗们,会像闻到腥味儿一样,对她发起袭击的——哪怕它们并不饿。

    眼见成功就在眼前,她的手就快摸到那具瞪羚时,一头非洲象忽然神经质地朝她吼叫起来。

    象的吼声,像是重低音般震颤了大地,连带在她心脏上擂了一记。

    MD,体型相差悬殊,就算她能像个鬼似的凭空消失,这头巨象也是丝毫没把她放在眼里的。

    她开始往后撤退。

    但想到处于生死关头的母豹,她一个没落忍,手就又朝瞪羚尸体摸去。

    这下可不得了,非洲象一边吼叫,一边快速朝她走来,大脚威胁性地朝她踢踩。

    那只是威胁,它并没有真正落下。

    但她知道,她若不撤退,它一定不介意蹍死她的。

    该死的,这肯定是头发情的公象!只有处于这个时期的公象,攻击性才特别地强。它们甚至会驱赶河马之类的大型动物。假如后者不肯离开,发情公象往往就会直接把后者用力踩死!

    看着那山一样高大的体型,红果儿不得不往后退开。

    但公象显然对此并不满意。它希望她赶紧离开,而不是这么磨磨蹭蹭。于是,公象拖着那笨重的身体,小跑步地朝她驱赶过来。

    歇在湖泊边的狮子和斑鬣狗们,都感到害怕了,也开始从公象的两侧往后撤退。

    可这样严峻的形势下,红果儿也万分舍不得那具瞪羚尸体。

    她得争分夺秒,才能救得了母豹。

    她往后一看,身后不远处的树,还没那头象那么高。况且,就算躲到树上,以象头部的坚硬度,以及巨大的力量而言,要顶翻棵树是分分钟的事情。

    电光火石间,她想起大象都是很讨厌超级大猫的这件事来。

    欺负母狮,她做不到。她开始往一只雄狮所在的方位逃。

    果然,那只象紧跟着她撵来,顺带把雄狮也撵上了。

    无辜的雄狮莫名奇妙被卷入一场纷争,撒了丫子地狂奔。

    趁着这个机会,红果儿折往另一个方向。

    公象果然选择了优先追赶雄狮。

    知道雄狮的奔跑速度比象快,红果儿一点儿都不担心甩锅会引发血案,赶紧折回瞪羚所在之处。

    可惜,公象的目的只是驱赶让它不顺眼的动物。在红果儿又快接近那只瞪羚尸体时,大象也折返回来了。

    看到红果儿完全不把它的威胁放在眼里,公象怒吼一声,朝她奔跑过来。

    这一次,它是生了要踩死她的心的。

    红果儿一咬下唇,只得快速退出了核桃世界。

    接着,她又再度进入。

    只是这回,她进入的地方,是离公象有一段距离的一棵树上。

    远远望去,那头公象失了她的踪影,正愤怒地人立起来,用前脚使劲践踏地上的瞪羚尸体,拿它来出气。

    几脚就把尸体踩成了肉酱。

    她不由握拳捶在树干上。TMD,她是个白痴吗?!事情一紧急起来,脑子就不转弯儿了?

    刚刚跑来跑去那一阵,完全够在公象对上她时,闪退回现实世界了。只要在外面呆上两分钟,公象失去目标,自然就会走开。她就可以趁机夺肉了!

    她这是有多蠢啊?!

    气得把自己骂了一通。

    好在站得高,望得也远。终于被她又发现一具啃得没剩多少肉的斑马。

    这回,她吸了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闪退出去,再闪进到那具斑马尸体旁,直接拉住尸体,就退回现实世界。

    接着,她快速回到距离母豹被围攻的现场,不到二十米远的地方。

    这时,高等级的鬣狗已经吃饱了,走到围攻圈中,加入战团。而低等级的,看到高等级的吃好,也走了一部分去吃东西。

    它们的群体,就像一个小型社会,分了多个层级。先吃后吃,都是有顺序的。谁敢破坏等级制度,就会惨被其它狗咬死。

    但就算去吃东西的,跟加入战团的狗数量差不多,高等级的狗凶猛程度却是远胜低等级狗的。

    那几只高级狗打破之前的战术,一起朝母豹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