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六零福娃娃 幺宝 > 第36章 轰动全市
    他把这样一份简报搁在牛书记桌上,请他过目。

    牛书记一边看,一边夸。头一次没用红笔在他写的东西上改动。

    看完之后,说了句:“很好,就这样。你今天也别干其它事儿了,现在就把喜报送到县委去。”

    《喜报》呈上去后,整个县委都轰动了。但就跟李向阳、牛书记最初的不敢相信一样,县委的人也是将信将疑的。县委书记很快就派了县委农村工作部的部长,下来东方红公社这边考察事情的真实性。

    整个过程中,牛书记全程陪同,他也把李向阳叫过来做了工作汇报。

    一听到这个蒸饭法子居然是个8岁的小姑娘研究出来的,农工部部长惊讶极了。

    “哟,你家闺女还真是个神童呢。她现在是上学了,还是在家里帮着干活啊?把她叫过来一下吧,我还想问她些问题。”农工部部长说道。

    李向阳回道:“在上学呢,今年才刚读小学一年级。这会儿就在公社小学上课,我去叫她过来。”

    红果儿原本出发点,就只是想帮她爹解决一下写材料的问题,顺带帮一帮本县的群众。

    不过,当她看到她爹那么欣喜若狂的样子,她反而心生不安。毕竟她知道那法子虽有用处,但用处却不大。于是给她爹演示过一遍后,她就又在想新的法子。

    然后……

    她又想出来了苞谷面双蒸法和苞谷棒子双蒸法……

    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现在她总算体会到这种心情了。

    但好歹这种法子,可以把难以下咽,又刮喉咙的苞谷棒子变得好吃许多。

    于是,她爹来找她时,她虽然满心都是无力感,但想着能帮一点算一点,还是义不容辞地过去了。

    农工部部长一看到她,就对牛书记说:“这小姑娘长得就一脸聪明相。”

    牛书记笑了笑。

    农工部部长又问红果儿:“小姑娘,那个能用一斤米蒸出来六斤饭的法子,是你想出来的?”

    红果儿大大方方点了点头。

    “你是怎么想出来的啊?”

    “我也不知道啊,就是有一天,这里自己钻出来的。”她指着自己的小脑袋瓜道。

    乐得农工部部长失笑不已。“那好,它自己钻出来,就自己钻出来吧。小姑娘,你能再蒸一次给大家看看吗?”

    红果儿不理他,反而两只眼睛一直望着自己爹。

    瞧,他的闺女就是他的闺女,啥时候都只听他一个人的。李向阳心里分外自豪,蹲下来对孩子道:“红果儿,你就蒸一次给大家看看呗。”

    “嗯呐~,爹叫红果儿蒸,红果儿就蒸。”

    唉哟,小丫头跟她爹那股亲热劲儿哟,逗得周围人又乐又羡慕的。

    至于饭嘛,红果儿都亲自上手了,还能蒸不出来吗?

    一斤米,果然蒸出来老多的饭。

    农工部部长不敢置信,让人拿了杆称,当场来称。结果称出来的重量是六斤一两二钱!

    可就是这样,农工部部长还不肯信。亲自动手,在食堂里又蒸了一次。结果,大约是因为他是生手的关系,只蒸出来了五斤八两。

    但就算如此,这重量也相当可观了。

    农工部长也没心思视察了,马上就借党委办公室的电话,给县委打了电话,汇报“喜报成果属实”这一点了。

    看着大人们都跑到党委办去了,红果儿皱了皱眉头,苞谷和苞谷棒子双蒸法,她还没来得及告诉他们呢。

    于是,她也迈着小短腿跑进了办公室,扯了扯她爹的衣角。

    她爹心思全在农工部部长打的那个电话上,没顾得上理她。

    她没法子,只好说了句:“爹,这法子用在苞谷还有苞谷棒子上,也能行。也能蒸出来好多的。”

    县委书记正在电话另一头听着汇报,却听到有个小姑娘的声音,隐隐约约在说着有利消息。于是他打断农工部部长的话:“你先别慌着汇报,你那边儿是不是有个小姑娘?我好像听到她说,苞谷也能蒸出来好多?你去把这些问题搞清楚,回来再跟我汇报!”

    农工部部长哪里敢怠慢,赶紧放了电话,又去问红果儿:“小姑娘,你刚刚说什么了?你说苞谷咋了?”

    可他官儿再大,又哪里比得过李向阳在红果儿心目中的位置呢?

    红果儿才不理他呢,眼睛一直望着她爹。

    这下,农工部部长明白了,马上夸赞起李向阳来:“能养出这么聪明的闺女来,你这个当爹的功不可没啊。不过,我就真的纳闷了,你咋做到的啊?你是怎么教育你孩子的?”

    一副取经的模样。

    李向阳老脸一红,连连摆手:“也没怎么教。我平时都忙工作,忙学习,哪儿顾得上教孩子啊。就是红果儿这孩子孝顺,平时就爱帮着家里做饭。可能折腾着折腾着,就折腾出这些法儿了吧。”

    农工部部长点点头:“农家的孩子早当家。这孩子早慧啊。”

    李向阳生怕他还会继续夸。再夸下去,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赶紧跟红果儿说道:“丫头,你刚刚说苞谷,和苞谷棒子咋的?这两样东西,也能蒸出来很多?”

    红果儿点头。

    上一世,她家的条件根本没现在这么好。她那会儿没有那颗文玩核桃,她爹又多了她这么一个负担,家里就更是揭不开锅了。

    所以,当年这些蒸饭法推广后,她家也一样在用。只是蒸煮的方式比较复杂,一般都是奶奶在做。她也做过,只是次数不多。因此回忆时,还是花费了她一些功夫的。

    于是,当着农工部部长还有牛书记的面儿,她又把苞谷和苞谷棒子的做法,演示了一遍。

    她先把苞谷粒洗干净,放到锅里煮到半熟。然后捞出来,放到筲箕里,再弄到院坝里能晒到太阳的地方晾晒。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要晒干了才行。”小红果儿解释道。

    于是,当天晚上,农工部部长就在牛书记家里借宿了一晚。

    据说,第二天一大早,离上班时间还早呢,这位部长同志就跑到公社这边,把之前晒的苞谷翻来拣去,看它干没干。

    哪儿有这么快啊?

    人家部长郁闷了一整天。

    第二天又晒了一天,也还是不行。

    到了第三天,其实东西还没完全晒干透。但部长同志实在被自己那颗焦急等待的心折磨得烦透了,央着牛书记和李向阳,把红果儿又找了过去。

    “没晒干怎么磨苞谷面啊?”红果儿也很为难。

    于是,农工部部长又焦躁地等了一天。

    到第四天上,终于东西晒干了。

    红果儿这才把它磨成了苞谷面。和面的时候,她先把四分之一的面取出来,加上少许凉白开,搅成面糊糊。然后,再倒进去比面糊糊多大约五倍的水。这时候,就可以上灶煮了,把它煮成熟面糊。倒出来放凉。

    等放凉了,再把熟面糊和之前剩下的那四分之三的面,混合起来,搅匀。

    公社食堂是有苏打粉的。她又放了很少一点苏打粉进去。等面发酵后,就上笼蒸。

    蒸完之后,果然量看上去多了许多。又拿称来称,又比之前的原粮多了六、七倍重量。

    然而,这还没有结束,红果儿又把苞谷棒子的做法说了一遍。方法和苞谷粒完全一样,只是用石碾子碾的时候需要更耐心,把它磨得更碎更细,做出来的东西吃着才不刮喉咙。

    经过这种方法做出来的苞谷棒子粑,会有苞谷的甜香,吃起来味道还不错。

    农工部部长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简直不敢相信,这么小一个孩子,能有这种本事,解决大人们都解决不了的大问题。

    可事实摆在眼前,又容不得他不信。

    不由感叹一句:“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我们这些前浪拼命翻,都抵不过一个小姑娘的灵机一动啊。”

    不过,在大人眼里,小姑娘再聪明,那也是小姑娘。让她去汇报工作、传授经验,显然不太现实。于是他又跟牛书记商量好,由红果儿的爹李向阳来做经验传授的工作。争取赶紧把这法子在全公社推广,让大家从现在开始,就能每顿都节约出部分口粮来!

    于是一个不小心,李懿君和她爹就又出了一个大风头。

    然而此事并未到此结束。原本粮食双蒸法就是曾推广到全国去的法子,在这一世,这个法子一问世,也一样得到了极大重视。

    县委很快就把这件事报了上去。得到消息的市委极为重视,马上召开了电话会议,要求全市全面推广这项先进经验。

    这样一来,市内的各人民公社,各生产大队都跑来东方红公社这边取经来了。

    于是李向阳的其它工作暂时停下来了,专门负责和牛书记一起接待取经者。

    一时之间,牛书记和李向阳的名头被广为流传。而“神童”小红果儿也彻底出了名。

    再然后,连省委都惊动了。本省日报上用了头版整版的篇幅来报道这“先进双蒸法”。这下,反响更为热烈了。

    以牛书记之前的资历,他这次上调原本是该升任县委某个部部长级别。但鉴于他这次的贡献太大,调令下来时,竟是直接委任他为县委副书记的。

    而李向阳资历实在太短,况且才入职两个多月,就已经连跳两级了。实在没法再升了。于是组织上就决定,为他的编制正名,将他的编外秘书身份调整为编内秘书。

    在编制上,他终于不再是助理级别了。不过,县里也就只特批了他这一个名额,别的公社想跟县里要公社秘书的编制,上面依旧是不批原则。

    这件事过后,原本党委办公室,乃至公社上都有不少人非议李向阳“走后门”,说他升得这么快,恐怕在全县都是独一份的。可现在,这些声音却在他不断接待取经的领导的同时,渐渐消停下去。

    毕竟,有几个公社干部是被省委的领导都接见过,并且大力表彰的呢?

    只是,牛书记虽然因为这次的事晋了职,但也更快地被调到了上面去。

    牛书记走的时候,还很不放心。担心自己走了后,没人指导李向阳的工作,这直脾气又不会写公文的人,会吃大亏。

    于是,他走之前,把李向阳单独叫到了自己办公室,跟他谈了谈自己对他的期望,以及他工作上哪些优点可以加强,又还存在着哪些应该改进的缺陷。

    最后,又嘱咐了他一句:“就算我到县里去了,我还是你的老领导。真要遇到什么不懂的事,或是麻烦的事,你给我打电话。我给你出主意。”

    说得李向阳感动不已。

    在“粮食双蒸法”事件中,红果儿也出了名。

    黄老师知道自己的学生这么了不起,很是引以为豪。私底下问她,要不要当班长。

    当班长?

    她才没兴趣。

    那就是名头上好听,实际上事情多着呢。像早自习,老师没来的时候,一般不都是班干部轮流上去监督,揪出那些不认真早读的“坏分子”的吗?

    而这些坏分子当中,牛春来肯定是当仁不让的头一号人物。

    她哪儿有那闲心,跟他斗智斗勇啊?

    老师又问她,要不要当学习委员?

    不要。

    劳动委员?

    不要。

    啥啥都不要。

    黄老师奇怪了,当上班干部,那不就有资格替老师管学生了吗?那是多大的荣光啊。

    好多孩子都想当的。这李红果咋好像不感兴趣呢?

    没错,红果儿就是不感兴趣。不但不感兴趣,为了“逃出生天”,她还又把牛春来给告了……

    “老师,牛春来最坏了。他昨天叫我写‘我是大牛哥的小弟’。我不写,我说我不是小弟,我也写不来那么多字,他就把死青蛙放我书包里……”说着说着,红果儿就泫然欲泣了,“他……他……他好可怕!呜呜呜!”

    黄小双本来是想叫李红果当班长,结果一听,小丫头居然怕事怕到这种地步。这还怎么替她管人啊?

    又看她哭得可怜兮兮的,赶紧抱抱她,拍拍她的背:“没事儿,老师等会儿就罚他罚站。”

    于是,头天才捉弄了红果儿的牛春来,又悲剧了……

    而牛春来罚完站后,直直地就冲到红果儿面前,指着她鼻子道:“你个叛徒!”

    红果儿扶额。看来老师已经把打小报告的是谁,告诉了牛傻蛋。

    不过,对于牛春来的指控,她依然觉得很无辜:“叛啥叛?我从来都没跟你一起玩儿过。”

    “你……你个骗子!”牛春来又指责道。

    “我哪儿骗你了?”

    “我拿屎放到你水碗里那次,你装成白痴骗我!”

    干了这种事,他居然还能厚颜无耻地指责她……

    “我啥时候装白痴了?我就是不想理你。”说着,她叹了口气,“你可不可以不要跟我说话?啥都要跟你解释,好累啊。”

    “你……”小男生气得鼻子都在喘粗气,他一捋袖子,扬起拳头。

    “干嘛?你还想打人?”论起打架,她可不怕他。

    牛春来哼叽道:“我打你?你一个软绵绵的傻丫头,你信不信,我一根指头就能把你按趴下?”

    ……当然不信。

    红果儿懒得再理他,开始自顾自写作业。

    这种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的行为,令牛春来挫败得不得了,怒道:“你不信?”

    红果儿闲闲点头。

    “你敢不信!”说着,牛春来脱了鞋,站到板凳上装模作样,要把脚丫子往她头上踩。

    “你干嘛?!”这种侮辱性的举动可把红果儿给惹到了,大声吼道。

    牛春来动了动大拇趾,得意地道:“怕了吧?我说过,我一根指头就能把你按趴下!”

    嗬,还跟她耍文字游戏啊?不是手指,是脚趾?

    “你敢把脚伸过来试试看?!”

    “你真的要我伸?!”

    “你伸啊!”

    “伸过来就伸过来!”

    那熊孩子真把脚伸过来了!红果儿想也不想,直接抄起石桌上的铅笔,往他脚上使劲儿一扎。

    “啊——”一声凄惨的叫声顿时响起,牛春来痛得本能地就伸手去抱伤脚。可又没站稳,一下子从凳子上摔下来,造成了二次伤害……

    班里所有人都惊呆了!

    要知道,李红果长得白白净净,漂漂亮亮的,上学以来表现得又特别文静。老师讲课的时候,只要点到她的名,要她回答问题,她就从来没有答不出来的时候。

    这不就是典型的好学生、乖孩子吗?

    她还总是笑眯眯的,对谁都很友好。

    可……这么一个乖孩子,她刚刚做什么了?

    她把班里块头最大的牛春来,拿笔给扎了!

    大家震惊地望着她。

    而红果儿只是泰然自若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像是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一样。

    一直让着他,可不表示她就没脾气。

    教师办公室离学生教室很近。黄老师听到响动,很快就过来了:“怎么了?你们都在围着看什么呢?唉哟,牛春来,你咋了?怎么躺地上去了?”

    牛春来痛得满头大汗,还颤巍巍地伸出食指,指向罪魁祸首。

    而红果儿只是无辜地指着铅笔:“老师,我正在写作业,可牛春来不让我写。他说,我要再写,他就一脚把我的铅笔踩烂。”

    黄老师没听明白,又问:“你是说,他自己调皮,没踩稳,摔下去了?”

    红果儿摇头,指指脑袋:“不是啊,他这里有问题。我不理他,他真的来踩我的铅笔。结果被铅笔尖给扎了!”

    黄老师一看,那支铅笔两头都削了的,一头的笔尖已经断掉了。而李红果的课桌上,又确实摆了作业本的。顿时皱眉,问道:“他咋不让你写作业呢?”

    “他想抄我作业,我不给抄。他就生气了。”红果儿继续睁眼说瞎话。

    牛春来这会儿已经缓过劲儿来了,愤怒地吼道:“才没有,是她拿笔扎我的!”

    这时,有个女生很有正义感地附和道:“我看到了的。李红果拿铅笔扎牛春来!”

    听到那女生说的,红果儿差点儿没笑死,牛春来这么快就又收了个“小弟”啊。

    她满脸害怕,拉着黄老师的手:“老师,老师,是我扎的……你别罚牛春来。他好多‘小弟’的,他们会打我的……他要抄作业,我以后都不敢不给他了。我一定乖乖给……”

    用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又把他给告了。

    事情的急转直下,让牛春来深深地被震惊了。

    红果儿心里叹息:所以,你干嘛要惹我呢?

    结局是,牛春来抱着脚丫子又罚站了一节课。而那个仗义执言的女生,也作为他的“小弟”,被罚了。

    就是这样,牛春来也依然记吃不记打。

    第二天,红果儿在课间的时候,去上了趟茅房。回来的时候,就看到牛春来在报复她了。

    他把她塞到书包里的饼子,摸出来在吃。看到她来,他示威性地把饼子举过头晃晃,嘴里还故意气人:“看你牛哥帮你把饼子咬成月亮!看,像不像月亮啊?”

    “……”

    “我还会咬成镰刀,你会吗?你肯定不会。”继续咬。

    红果儿淡淡地道:“哦,我是不会。我只会告诉黄老师。”

    牛春来急了,激她:“你什么都只会告诉黄老师。你还会别的不?”

    红果斩钉截铁:“不会。”

    对付你一招就可以平定天下大乱了。

    “……”牛春来石化了,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急急地问她,“你不会,你就想啊。你使劲儿想啊。万一你找到别的法子了呢?”

    差点没把红果儿给逗笑。

    好吧,牛春来其实本质上并不坏,就是太熊了……

    不过,牛春来的注意力其实也并不只是在红果儿身上。事实上,为了当班里的老大,他还做了不少努力。

    比如,当课堂上,身兼班主任和语文老师职位的黄老师让大家用“……是……的……”造句时,牛春来就举手了。

    他举了手,不等黄老师点他的名,自己就噌地站起来,大声道:“黄老师是班里的大王,大声一吼,同学们都怕得不得了!”

    这句话多么的形象啊!下面顿时一片哄堂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