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灶台上的粮食增产法

作品:《重生六零福娃娃

    她又说:“我知道二队有个大哥哥,他能叫来水鬼哦。他每次跳到河里去,河里面就会冒很大的泡泡。他说那是水鬼来了!他一点都不怕水鬼。”

    牛春来七八岁的时候,最喜欢在洗澡的时候,在水里打屁。有时候是在澡盆里,有时候是在河里。一打屁,不就会冒泡泡吗?

    可这家伙为了让家里的弟弟妹妹崇拜他,居然骗他们,说水里有水鬼。还说他很厉害,随时随地都能叫来水鬼。

    而他的弟弟妹妹居然相信了,她欺负他们时,他们就哭着说:“你欺负我,我要告诉我哥,叫他让水鬼晚上来找你!”

    当时,她简直没被笑死。

    果然,牛春来一听,这不是他的拿手好戏吗?马上道:“有什么了不起?我也会。”

    李懿君故意道:“我才不信呢。”

    他们现在走的这条道,旁边就有一条小河沟。牛春来听到她不信,急眼了,吼道:“我真的行!不信,我叫给你看。”

    这熊孩子脱了上衣,就往河沟里跳。

    李懿君赶紧大声叫嚷:“快来看呐,牛春来要叫水鬼出来喽!快来看呐!他说他跳到水里,水鬼就会钻出来找他!”

    才刚放学,大家都还没走远。听到她那么一叫,胆子小的女生吓得赶紧跑远了。

    倒是有几个胆子大的男生,跑过来看热闹。

    牛春来在自己弟弟妹妹那里,是实验成功过的。这导致了他的盲目自信,于是大大方方站在水里,气沉丹田。

    果然,一连串壮观的气泡从水里直接冒了出来。

    他还指着那串气泡,大声冲着岸边喊:“看,水鬼出来了!”

    结果一个男生吓得蹲地上“啊啊啊”地惨叫,而另外的几个男生却哄然大笑。

    “牛春来,你打几个屁就是水鬼来了啊?哈哈哈!”

    “哄谁呢!当你哥哥我没打过屁吗?”

    被揭穿真面目的牛春来顿时石化,咦?咋回事儿呢?

    只有李懿君特别无语,敢情男生都喜欢这么干啊?

    趁着他没功夫来追她,李懿君背起书包就走远了。

    啊,耳根终于清净了……

    公社小学离她家远,单程就要走半个多小时。她早上起床的时候,就想好了,学校离她爹上班的地方近。中午午休时间,她就去找她爹好了。

    她爹这段时间学习非常拼,经常中午都是不回家的。

    她早上就烙好了两个大饼,又把饼子剪了个大口子,把咸菜夹了进去。用干净布包好,放在书包里。

    公社上的办公室,比生产队队办规模要大多了。一眼望去,整整齐齐一排房子。虽说也是泥坯房,但里面的桌椅板凳都是像模像样的。每个办公室都是有各自职能的,比如治保办啊、管委会啊、妇联啊之类的。

    每间办公室的门框上都贴了各个办公室的名字,所以要找起党委办来,就比较容易了。

    她一进门,就看到办公室里静悄悄的,显然大家都下班了。就她爹一个人孤伶伶在刷文件。

    刷就刷吧,还刷得特别心不在焉,皱着眉头思考着什么。

    这个时期是没有复印文件的说法的。当时的文件,是用笔头为钢针的“蜡笔”,刻写文字在放在钢板上的蜡纸上。蜡纸刻好文字后,就放到刷了油墨的玻璃上。接着,再放一张文件纸在蜡纸上面,用毛刷在纸的背面一刷,文字就从正面出来了。

    你要印多少份文件,就得刷多少回。

    她轻轻唤了声:“爹,你饿不?我带了饼子。”她从书包里把裹了饼的小布包拿出来。

    这会儿四下安静,她一叫,她爹就回魂了:“丫头,你怎么来了?今天学了啥?跟爹说说。”

    还在关心她学习的事呢,她心里叹口气,把布包塞到她爹手里:“你吃饭。你吃了,我才说。你不吃,我就不说。”

    李向阳心里一暖,说了句:“好好好。”把布包拆了开来。

    趁着她爹咬饼的功夫,她拿起刷子,想帮她爹干点儿活。嘴里说的却是:“哇,这样刷,好好玩!咦,纸上面有字了!好厉害!”

    她爹生怕她把文件刷坏了,正想拦她,没想到她还真把字给刷出来了。

    大约是看到他刚刚怎么刷的了吧?他想。

    反正孩子喜欢,他就干脆教一教:“果儿,你喜欢这个啊?来来来,爹教你怎么把字刷出来。你看,这么刷,是不是好多字?刷完了,把它放在一边,再从这里拿张纸重新刷。是不是又出来了?”

    “哇,哇!好好玩~!”红果儿装作玩起了兴致。

    看她那么开心,李向阳心里也舒坦,找了个座位坐下去,开始啃起饼子来。一边啃,还一边说:“我这个当爹的还真有福气,咱家果儿这么能干,都能帮爹干活儿了。”

    可很快,他就沉默了起来,像是又在想问题了。

    想着想着,连饼子都忘了咬。

    “爹,这个要刷多少张啊?爹?”红果儿看他在出神,伸出小手在他面前晃晃。

    “哦哦,要刷100张,爹刷了24张了,还剩76张。”说着,他问她,“你知道76张是多少张吗?”

    红果儿摇头:“不知道。”

    “所以说嘛,为啥爹要叫你去上学?你看,你不读书,连这个都不知道。76,就是7个10,再加上1个6。唔,就是你数1、2、3,一直数到10,重复7回。”

    李向阳生怕她弄不明白。

    “哦哦哦,7个10。1、2、3、4、5、6、7、8、9、10,是1个10,是吧?数7个,然后,再来1个6。果儿懂了。”

    “诶,我们家果儿真聪明。”

    知道他肯定在想工作上的事,红果儿也不吵他,自己轻手轻脚把文件全刷完了。

    再回头看时,她爹已经把咬了一半的饼子放在旁边,拿笔在奋笔疾书了。

    她轻轻走到桌边,拿了那个还没咬的饼子,边吃边偷看她爹写的东西。

    标题是《争当大干、苦干带头人》。一看就知道是一篇要往上报送的典型事迹材料。

    她又接着看了几行正文,忽然之间,就感动起来。

    她爹实在是个倔驴脾气,但这倔,其实也有倔的好处。这么长一段时间来,她天天看着她爹没事儿就捧着书本看,有时候甚至把书合上,背诵《语录》里他觉得写得特别经典的话。

    现在,这份努力终于看到了成效。她爹写的材料,还真有那么几分样子。虽然……她望了一眼办公桌上那些摊开的,被借鉴的材料……

    反正还有时间,她就把她爹写的内容全看了一遍。可越看,她眉头皱得越紧。

    她爹写的东西,语句确实是通顺的。但这是一篇典型事迹材料,通篇读下来,却没有“典型”可言。讲的都是些别的公社也有的事例,比如肖副书记慢性病犯了,腰都直不起来,却还是坚持带病工作。又比如,公社食堂的炊事员是名老太太,牛书记没事儿就帮着她劈柴禾之类的。

    这个时代,公社干部们亲和力都是特别强的,在工作上也很能吃苦耐劳的。算不得什么典型。

    更何况,值此全国性大旱灾之际,上报材料没有谈到本省已经出现极端异常天气,好些公社都已经出现了农田灌溉难的问题。长江水位也比往年下降了很多。

    而东方红公社目前虽然暂时不担心灌溉问题,但老天爷继续这么不赏脸,一直不降雨的话,全省范围内的夏收欠收,甚至绝收几乎是肯定的了。

    更别说其它灾情严重的省市,农民断炊已是普遍现象,不少人身患全身浮肿重病。人们一批一批地饿死。真可谓是哀鸿遍野,景象可怖。

    她爹写材料,不写公社如何防灾抗灾,乃至于想出哪些好办法可以解决即将到来的大饥荒,这样的材料怎么可能讨领导欢心呢?

    定了典型材料的写作方向,李懿君就开始认真思考起来,间或回忆一下当年的亲身经历。

    想了好半天后,她忽然对她爹道:“爹,红果儿做饭好不好吃啊?”

    “好吃好吃。”她爹正在琢磨材料的字句,随口敷衍道。

    “嘿嘿,红果儿做饭最好吃了。爹,悄悄跟你说,我就只跟你一个人说哦。红果儿做米饭,一碗米可以做出来六碗饭哦。”

    她其实想说,一两米可以蒸出六两饭。但转念一想,小娃子哪里懂这些?就说成这样了。

    现在农人常用的蒸饭法子,半碗米能蒸个一碗饭左右。一碗米蒸出来六碗饭,简直骇人听闻!

    这么“骇人的事件”,立马把她爹折腾回魂了:“啥?你说啥?一碗米可以蒸出来六碗饭?”

    她爹不写防灾抗灾,不是因为没想到这里来。而是,全国上下都为旱灾所苦,个人哪里有什么能量能力挽狂澜呢?

    现在不管是公社里大大小小的会议,还是他跟牛书记、田社长他们上县里开的会议,防灾抗灾绝对是首要讨论重点。

    特别是,本省作为产粮大省,值此全国性旱灾之际,已经听从中央号召,从粮库里紧急调拨了大批粮食出去,由中央救济灾民。

    这些粮食都是去年秋收收上来的公粮,以及农民卖的余粮。现在,粮库里剩的粮食也不多了。但眼瞅着这天灾却像是没个完。

    中央要再来调粮,粮库的粮食只怕还得往外调。

    可极端异常天气已登陆本省,夏收欠收已是铁板钉钉的事了。这种情况下,省、市、县三级领导能不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吗?

    没了粮食,那可是要出人命的啊!可不调出粮食,正在受灾的那些民众也一样得死!

    为了鼓励大家积极想对策,上面开会的时候,还专门把报纸上有关旱灾灾情的消息,一一念给大家听。上回,县里开会时,甚至把记者拍的受灾地区照片,发给大家看了。

    李向阳当时看得心惊胆战,那些灾民饿得就只剩一把骨头了。而因饥饿而患上浮肿病的病人,则刚好相反,肿得像发面馒头一样,看上去……就好像是水里刚捞起来的浮尸。

    看得他好几天都心情低落。

    现在听到红果儿说她一碗米,可以蒸出来六碗饭,他能不激动吗?

    红果儿用力点头,笑得眉眼弯弯:“嗯呐,爹,你想不想知道,果儿是怎么做的?”

    “你快说!”李向阳满脸期待,眼神都被点亮了。

    要真是这样,那岂不是不动镰刀的大丰产?!他心情激动,那得拯救多少人命啊!

    “嘿嘿,你表扬果儿,果儿才说~。”可不能让她爹发现,她是在给他找写作的素材。

    李向阳失笑不已:“爹夸你还夸得少了?我们家果儿最最最聪明了。做饭也好吃,运道也好,你到了咱家,爹就当公社干部了。社员们年夜饭也吃上大肉了,还每家都分到了三个月的口粮。这搁以前,根本是不敢想的。”

    他先是为了哄她把做饭的方法说出来,但说到后来,却忍不住有些感慨,他闺女确实是个福星啊。

    自从知道红果儿发现肉,还有西瓜和那些巨蛋的地方后,他没事儿总爱去那边逛逛。

    虽说知道那座山里可能会有猛兽存在,但他一想到那些食物可以解决整个公社的大问题,他就忍不住一次次地往山上跑。

    可惜,不管他跑几次,除了发现到一点点浆果外,啥都没有。

    哦,对了,还发现过人。

    回回去,看到的都是不同的人。

    他一见到他们,他们总是特别尴尬的样子。

    不用说,也是来捡肉的。

    只不过,捡了肉,是想上报公社,还是私吞,那就不知道了……

    跑了好多次,李向阳都没能捡着肉,这才终于对闺女的运气服气了。

    他家红果儿就是天生的福星。这些肉啊果的,只有红果儿才捡得到。

    不过,就算明白到这点,李向阳跟他娘侯秋云的态度也是完全一致的。

    红果儿想上山?

    没门儿!

    那头咬死了那么多动物的野兽,现在还好端端活着呢。民兵连搜山搜了好几次,都没找到它。可见这头凶兽不仅凶猛,还是头狡猾的野兽。

    万一红果儿上山,被它叼走了,他这个当爹的可不得心痛死?!

    红果儿得到表扬后,小嘴儿咧开直笑,一脸满足的小样儿,然后傲娇地道:“那爹,你听好了哦,果儿要说了。就是那啥,我做饭的时候,我都不洗米的。我拿开水烫它。烫了就不管了,拿个盆儿把它盖上就成了。然后我就去玩儿了,等我玩儿好了,我才把米捞出来,放到陶罐里煮……”

    她讲得很长,但其实真正的做法几句就能叙述完。只可惜她身为小娃子,肯定不能说个话像大人一样。

    她说的这个,是国家曾经在饥荒年间大力推行的一种做饭方法,名叫粮食双蒸法。这种方式加的水量多,出来的米饭能多好多。可惜,饭量看着变大了,实际上也不过就是水。当时确实能吃饱,但过一会儿就饿了。

    不过,它也有优点。这种法子不淘米,能够留下大米的不少营养。而且因为蒸出来的饭量变大了,很多还没取消公社食堂的地方,原本一天只供应一次饭菜了,这个法子推行之后,变成一天可以吃两顿了。

    这样,在心理上,大家总算看到点活下去的希望。

    别小看了这个法子的安抚作用。只要人心没乱,政府就可以安心想法子救灾。要不然,把多余力量拿去安抚人心了,落实到救灾上的力量就会变少。

    现在算算时间,离双蒸法在全国推广,还有大约五个月的时间。这会儿就说出来,应该也能帮到不少人吧——虽然只是心理上的安抚作用。

    李向阳不像自己闺女那样是重新活过的,自然不知道这些。一听到这种做饭方法,可以让出饭量多那么多,别提多激动了。

    “红果儿,这是真的吗?真的能多这么多饭?”他再三确定。

    红果儿用力点头:“嗯!红果儿骗谁,也不会骗爹。”

    “那你跟爹回家,你做一回给爹看看。”这事情牵扯太大,李向阳虽然相信自己闺女,但这事儿可是能救活好多人的。

    一定得认真对待!

    “呃?不上学了?”

    “跟爹走,老师要批评你,爹会帮你说话。”他拉着红果儿就往外走。

    路上遇到牛书记,他也没直说。只说家里有急事,他得请假回去一趟。

    牛书记看他神情特别着急的样子,以为是出了大事,叫他赶紧回家。

    结果嘛,红果儿舀了二两米,蒸出了一斤二两饭!

    当时就把李向阳给吓到了。他是又惊又喜,当场热泪盈眶。

    “有救了!农民有救了!”

    他泣不成声的样子,反而把红果儿给吓了一跳。她有些不安,要是她爹发现,这种蒸饭方法蒸出来的饭只是量变大了,吃了根本不抵饿,会不会觉得很绝望啊……

    她突然就觉得,自己是不是该再多做点什么事呢?

    不过,要再进核桃世界里,去搬些动物尸体出来的话,会不会太露骨了?毕竟一个多月前,公社里才捡到那么多肉。现在又来一批……

    呃……

    她觉得问题有点大啊……

    李向阳心情激动,把她抱起来,对着她的小脸蛋一阵亲。

    她爹虽然一向宠她,有时候也会亲亲她。但从来没激动到,把口水都亲到她脸上的程度啊。

    她怔忡地摸着自己脸上的口水,越发不安了……

    李向阳却是再也等不及了,出门就往社上快步走去。走了一小段路,觉得不够快,干脆小跑起来。

    等他跑到上气不接下气,跑到牛书记办公室时,他喜不自胜地喊了句:“书……书记!有办法……救人……了!”

    他之前走的时候,牛书记是亲眼看到他有多急的。现在,他喘得话都说不清楚,脸上又一副大喜过望的样子。弄得牛书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

    他赶紧对他道:“向阳啊,你慢点,先坐下歇口气再说。”自己起来,替他倒了杯水。

    李向阳也想快点把事情说清楚,接过水,咕咚咕咚就灌了两大口。然后歇了一会儿,等气顺了,马上道:“书记,我是说,我们家闺女发明了一种蒸饭的方法,二两米可以蒸出来一斤□□!”

    牛书记噌地就站了起来:“你说啥?!你再说一遍?”

    李向阳又说了一遍。

    刚刚还在叫他“慢点”的人,这会儿却激动得踱着步子走来走去。而且看那样子,书记自己都高兴得手足无措了。

    “这是真的吗?你确定?”牛书记再次问道。

    “千真万确!我刚刚跟着我家红果儿回去,亲眼看着她蒸的饭!”

    “她怎么蒸的?走,你跟我到食堂去,现演示一遍给我看。”他也跟李向阳一样,不敢确信。

    毕竟事关重大,这事儿要报上去了,说不准整个县里都会引起大哄动!

    李向阳是个汉子,烧饭的事他虽然会做,但毕竟做得少。他生怕自己手笨,把饭给做糟了,干脆把法子告诉了食堂大妈,让人家帮忙蒸了一回。

    这法子果然灵!

    就是在别人手里,也一样蒸出了老多的份量。

    牛书记惊喜得连嘴都合不拢了,话也说不出来了,只一直拍着李向阳的肩膀。

    过了将近半分钟,老书记才眼眶一红,点点头,给他翘了个大拇指。

    然后,李向阳也不用写典型事迹材料了,牛书记让他就简短地写一份简报,往县委那边报。

    机关公文都是有公文模式的。往上报的,叫上行文。不同类型的上行文,名称也不同。

    可牛书记却头一次叫他,不必管格式,也不用管标题。名字就用两个大字《喜报》。

    李向阳很快就把东西写出来了,只有短短不到两百字的内容。称呼就写了“县委”,然后正文就写了两件事:1、东方红公社于2月28日创造了一斤米蒸六斤饭的经验;2、蒸饭的方法。

    最后结尾就两句话,“这是灶台上的粮食增产法。特报喜,请验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