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象鼻和象牙

作品:《重生六零福娃娃

    她揉了揉自己板着的小脸,把嘴角往上拉了拉,然后满脸甜笑地小跑步过去:“爹~,爹~,红果儿给你送饼子来了。爹,你先吃了饼,再干活儿呗。”

    李向阳一听到小甜果儿的声音,心里马上就柔软起来。同时,也顺便为自己扛得那么恼火,找了个借口。

    ——我没吃饭啊,肚子里空空的,能扛得动这么重的东西,已经很牛气了!

    他没敢看红果儿,也没敢应声。生怕一分了心,腿脚就站不稳了。愣是目不斜视地把肩上的两袋盐扛进了食堂,这才快步迎了出来。

    可刘芳哪儿知道他是因为扛得恼火,才不理红果儿的啊。

    终究不过是个养女。刘芳嘴角微微上挑,冲红果儿伸出手道:“晚饭拿给姨吧,你爹忙着呢。我等会儿拿给他。”

    “不要。我爹一天没看到我,干活儿就没精神头。”还没嫁进李家呢,就开始排挤她了?哼。

    李向阳把两袋盐卸了,出来就听到红果儿这句话,乐得不行:“我还不知道我们家红果儿这么得瑟呢。”

    红果儿得意地“嘻嘻”一笑:“那还不是爹惯的。”

    “给爹带什么好吃的了?闻着味儿,还挺香的。”

    “葱油千层饼。爹今天肯定累坏了,果儿烙饼的时候,放了油的哦。”

    岂止是放油,是放了很多油。不过在外面嘛,低调点总没错。

    可她一掀开竹篮上的白布,旁边的刘芳就震惊了。她虽然是三队的副队长,但家里的伙食也是常年见不到点油荤的。

    这李向阳家一顿晚饭,看上去用的大油就不少,那饼子皮又黄又酥的,油润得紧。又加了野葱和花椒的,味儿香得直往人鼻子里钻!

    她自问不是个馋吃食的人,可这会儿也忍不住喉头滚动。

    想到他独分的那五十斤肉,还有他公社干部的身份,她心里就一阵阵地艳羡。

    李向阳举起千层饼正要咬,就看到刘芳眼睛直勾勾盯着饼子瞧。难不成也跟他似的,忙了一整天,没顾得上吃饭?

    他撕了半块饼给她:“果儿烙的饼大,你也来尝两口。”

    红果儿生怕她爹吃不饱,饼烙了老大一张。可她烙那么大,可不是为了分给刘芳吃的。

    她有点小郁闷。

    刘芳也不是那种客套推拒的人,大大方方就接过了饼,咬了一口:“哟,你家的油还真香。”

    完全不提是红果儿烙得好。

    红果儿蹦哒到她面前:“婶儿,饼是红果儿烙的。婶儿上回教我,说妇女能顶半边天。红果儿全都记住了。婶儿,红果儿能不能干?顶不顶半边天呐?”

    小娃子满脸崇慕地望着她,弄得刘芳心里也不由微微得意,看她的眼神和气多了:“现在还顶不上。你多加油加油,以后就能顶得住了。”

    李向阳看着她们相处正融洽,心里还在琢磨着,对嘛,就应该给红果儿找个她喜欢,又疼她的娘。

    结果红果儿下一句,差点没把他吓死。

    “婶儿好勇敢啊,你上回跟果儿说,男女平等,你现在是不是在追求我爹啊?”红果儿眼里的崇拜又深了一层。

    刘芳惊吓之余,一下子就噎到了,咳个不停。

    李向阳赶紧去捂她的嘴:“小娃子家家的,你哪儿学的‘追求’不‘追求’的?谁告诉你这个词儿的?”

    红果儿眨巴眨巴眼睛,把老爹的手从自己嘴上摘下去,指着刘芳,认真地道:“婶儿告诉我的啊。她说男女平等,女人也能追求男人!”转头就给刘芳鼓掌拍手,“婶儿,我也要向你学习。我以后长大了,也要男女平等,追求男人!”

    吓得李向阳都忍不住吼了她一句:“胡说什么呢?!”

    刘芳受了冤枉,猛地站起来,对红果儿道:“你说啥?!我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的?!”

    红果儿似乎被她的气势吓到了,躲到李向阳身后,怯生生地道:“男女平等不是你说的吗?”

    这句话刘芳当然说过,连李向阳都深有印象。他当时就是因为她过分强调女性地位和话语权,觉得她有点激进。

    他不自觉地皱了皱眉。

    “我是说,我什么时候告诉过你,女人也能追求男人的?!”刘芳的语气更不善了。

    红果儿吓到了,完全缩到李向阳的背影里:“没……没……婶儿没说……呜呜呜……”

    一副“我不能承认她说了,要不然她会打我的”模样。心疼得李向阳瞪了刘芳一眼,瞪得后者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

    事实上,她也没法儿解释。她这些天老往李向阳面前凑,就是开会的时候,都老是帮着他说话。就算是李向阳这样没有恋爱经验的男人,也早明白过来她的意思了。

    红果儿的话,可不就是把事情挑明了吗?

    女追男这种事,从男人的角度来看,是无伤大雅的。但从当爹的角度来看,自家闺女居然说以后要追求男人!我的天呐!那不是白送上门给人糟蹋吗?!

    有几个男人有他这样高尚的品德啊?!

    吓都吓死她了。

    李向阳把闺女护在怀里,惊魂未定地想:娘诶……还没过门儿,就把娃子教成这样了。真要过门儿了,还得了?!

    老辈子都说,娶妻娶贤,他还是趁早歇了这个心思吧!

    这么进步的女人,他恐怕是配不上的……

    他思想发生变化的时候,刘芳尚在积极努力:“我真的没说过那种话!你信我!”

    一个是帮他屡次立功,让他能当上公社干部的软甜可爱果儿,一个是才熟没几天的半熟人。

    他信谁,那不是明摆着的吗?

    为了赶在肉变质之前完工,李向阳和刘芳组织人手以三班倒的方式,彻夜不歇地加工。

    但肉实在是太多了,就是这样,都忙到了除夕那天的上午。

    快完工的时候,李向阳去请牛书记过来验收工作成果。

    可没想到,他们俩到公社食堂的时候,田社长已经在里面跟大家伙唠起嗑来了。

    现场的气氛还挺热烈的,也不知道他跟大家讲了些啥。

    田社长听到门口的脚步声,就转头望了过去。一看到牛书记,脸色就难看了一瞬。

    但很快,他就热情地招呼起牛书记来:“老牛啊,上回买粮种的事儿,你没跟我商量。这回,民兵连在山上打了这么多野味,你也没告诉我。你这可不够意思啊。”

    “你要早点儿告诉我,我肯定也得出份力啊!”

    田社长不高兴是有原因的。照理说,行政上的事务,还有组织生产等事,都是由每个公社的社长来管的。而牛书记身为公社党委书记,管的是政治思想、教育和作风问题。

    别看实权是握在田社长手里的,但这年头,是“党指挥枪”,公社内干部的任命、调遣和升降,全由牛书记说了算。

    所以,田社长能使唤得动人,但干部们真正听的,都是牛书记的话。

    现在牛书记已经两回插手管了本该田社长负责的事,后者能不愤懑吗?但田社长也不好直接撕破脸皮,于是就说了上面那席话。

    牛书记原本也是想为大家办点实事。特别是上回买粮种的事,真要说起来,那肯定是违规操作。没点儿勇气,还真没人敢干。

    他笑着回应:“我正想看看大伙儿搞得怎么样了,然后去找老田你汇报工作呢。”

    这话说得实在客套。他俩平级,谁也犯不着给谁汇报工作。

    田社长一听,心气儿就顺了许多。心道,你也知道你买粮种的事儿,是个把柄呐?哼。

    牛书记又道:“来来来,老田,既然你来了,工作肯定得由你来主持。你身为社长,这可是你份内的工作,你可不能推托啊。”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肯定不能躲懒啊!”一听到人家把权利又交回给他了,田社长装作推托不能的样子,在现场到处转悠了一圈,检查了一番大家工作的完成情况。

    然后,站在台子上,把参与这项工作的人都表扬了一番。并且有思想有深度地讲了一席话。

    最后还不忘给大家奖励:“同志们这几天都辛苦了。放心,你们的工分,社里一定会好好给你们记上的。今天也是除夕了,我这个当社长的在这里拍板儿了,今晚,公社请全体社员吃顿年夜饭。菜呢,就用你们灌的香肠和腊肉!”

    “好!”

    “好!”

    “田社长好样儿的!”

    明明所有的活儿都是他们干的,肉也是他们发现的,临了,却被人抢着在社员们面前卖了回好,

    李向阳心里实在有些不舒服。

    牛书记望着他,微微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在意。

    最后人都散了,牛书记才满脸神秘莫测笑容地安抚了他一下:“大家都累了一整年了,吃顿好的,也是应该的。”

    这是正理。李向阳也无话可说。

    李向阳原本以为,这次去外省卖肉的事,肯定又是他和牛书记两个人去跑。党委办公室的人肯定也跑不脱,也得一块儿去。

    谁料到半路杀出个田社长。

    现在事务已经移交了,后面卖肉的事,田社长肯定会用自己信得过的人。

    这是关系到社员口粮的大事,对方到底能不能办妥帖,李向阳心里着实担心。

    不过,就像牛书记说的那样,“小不忍,则乱大谋”。牛书记毫不犹豫地就把权利交出去了,而且态度还特别好,田社长对于他的建议,还是听进去了不少。

    最后,这批肉的处理,依然是按照牛书记和李向阳商量好的办法来办的。免去了后续的一些麻烦问题。

    只不过,李向阳还是不可避免地,从这个时期开始,对官场的事感到了困惑。

    他隐隐觉得,在这个地方,争着想多干点儿事,不一定是对的。

    即使他是想为社员们办点事儿。

    李向阳一直在忙,李懿君其实也没闲下来。

    一拿到象鼻肉,她就和她奶奶一起,把这些肉全部分切成段,又清洗干净。

    她知道唐代的时候,岭南地区其实很多野象出没。那些野象常在夜里闯进田间地头,毁坏庄稼。广东人本身自古以来就爱吃,又会吃,那时的农人自然不能放过这些毁庄稼的“凶手”。

    很多象肉的做法,就是从那时候流传下来的。

    而最有名的,是一道叫“象鼻炙”的珍馔。这道菜的做法,是把象鼻拿来炭烤。除此之外,把它炖得烂烂的,再切成一片片,做成卤味,味道也是相当不错。

    可惜,这些做法都是在象鼻肉新鲜的时候,才能做的。她原本想着,大家一分了肉,她就拽着老爹,天天给他做珍馔美味吃。谁知道老爹对吃的不感兴趣,只想拿大肉换粮给乡亲们。

    这不,她就只好留了两截新鲜象鼻下来,大约有六斤重的样子。其它的,全腌了大料,照旧做成了腊肉。

    这年头,好木炭不好找。要是炭不好,烟味儿不正,烤出来的肉品可就白瞎了。她不敢冒那个险,做炭烤象鼻,于是动起了做卤菜的念头。

    她先找奶奶要了些钱,说是想买大料做鼻子肉。

    侯秋云是亲眼看到孙女拽着儿子,非要割鼻子肉的。不给割,还哭鼻子了。反正眼下,儿子当了公社干部,家里会更宽裕了,倒也不在乎买大料的那点儿钱,索性大大方方给了红果儿一元钱。

    “这是奶奶给你的压岁钱,好好揣好了。”侯秋云笑眯眯地道。

    红果儿惊讶得张大了嘴。这年头的一元钱,用处可不小啊。将近能买10斤精大米了!

    能拿这么大一份儿压岁钱,她怕是东方红公社里独一份。

    心里感动得要命,又蹭过去跟她奶奶撒了一番娇。

    她本来前两次卖了肉和油给交通局的陆科长,就赚了钱的。除去后来买书什么的,花掉的那部分,还剩72元。只是,她的做法可是倒买倒卖,来路不太光明。自然也是不敢告诉大人的。

    她要拿那钱去买大料,买回来被她奶奶看到了,她该怎么解释呢?

    却没想到她一找她奶要,她奶就给了整整一元钱!这可把她给感动坏了。

    又感动,又得瑟。

    咱奶、咱爹都疼我!

    嘿嘿,我是李家的小宝贝!~

    偷偷地把那72元钱,塞到了她奶奶藏钱的地方。说起来,她奶放钱也是从来没避开过她,特别放心她。

    有这么多钱,她买大料买起来,也毫不含糊了。供销社里香料、佐料类的东西都是不要票的,她去看了看,然后把八角、草果、酱油、冰糖、沙姜都买了些回去。

    但只有这些,肯定是不够的。她又跑到县城里的大油腊铺,去把陈皮、桂皮、茴香、香叶、料酒买了回去。

    从县城回来,她还绕到公社食堂那边瞅瞅,生怕她爹又被刘芳那个坏女人给骗了。

    结果,看到的却是田社长顺利接收胜利果实,而她爹特别沮丧地从公社食堂里出来。

    一看,就是被人抢了功劳,心里不自在。

    她爹心情不好了,她心情能好吗?

    肯定不能啊。

    赶紧迈着小短腿儿,跑过去拽着她爹的衣角:“爹,红果儿买了好多大料,今晚做好吃的肉肉给爹吃。”

    小丫头实放“肉肉攻击”,妄图让她爹的坏心情快快退散。

    可李向阳心情实在不好,听到她的安慰,脸色也只是好看了些。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还是没啥精神头。

    唉呀,怎么办呢?她好心疼哦。

    又拽了拽他衣角,悄眯眯跟他说:“爹,谁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果儿去打他!”

    李向阳差点没被她笑死,他家又软又可爱的小闺女,居然嚷着要为父报仇。

    想着她挥舞着软哒哒的小棉花拳,往田社长身上砸的情景,李向阳越发觉得好笑。蹲下身来,捏捏她粉嫩的小脸蛋儿:“小姑娘家家的,哪儿能老嚷着打人呢?爹这么教过你吗?”

    红果儿摇摇头:“没教。可是你打过人的啊。”

    “……”

    和小果儿说话,实在是欢乐多。李向阳很快就把刚刚的不愉快,忘得一干二净了。

    两父女正在唠嗑,旁边有人拖了两根巨大的骨头往外走。

    红果儿无意间扭头一看……

    象牙!

    啊,她怎么把象牙给忘了?

    78年12月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神州大地。84年的十二届三中全会,又提出了要发展有计划的商品经济。

    即使是她,也明白国家的政策在一步步放宽。

    等到真正放开了,象牙这种珍贵物品,可就能卖高价钱了。说不定,就靠这象牙,她家就可以发家致富了!

    她都顾不上唠嗑了,赶紧指着人家拖出来的象牙:“爹,那是什么?!好漂亮!”

    李向阳转头一看,漂亮?

    也难怪他会对自家娃的审美有异议了。在他看来,那就是一根脏兮兮的,上面满是黑黑黄黄污垢的长骨头。一端还有断掉的痕迹。

    啧啧,上面连根肉丝都没有,又丑又吃不了,有啥好的?

    咦,等等,这骨头上面咋能一根肉丝都没有呢?哦,他回想起来了,是最大的那头动物嘴里长的獠牙。这牙露在外面,日晒雨淋的,能好看才奇怪了。

    “叔~!你要把那个拖哪儿去啊?”红果儿已经蹦过去,向拖着牙往外走的男人问话了。

    “拖去扔了啊,咋了,丫头?”

    “啊?干嘛要扔了呢?叔,你别扔了,你给我呗!”你居然要扔掉象牙?!

    那男人哈哈大笑:“你捡去要干嘛?这么大一根,你拖得动吗?”

    红果儿马上回头求援:“爹~!”

    李向阳赶紧跟那人打招呼:“我闺女就喜欢些古怪玩意儿,反正这东西连熬个骨头汤都熬不了,就给我吧。”

    那人一看,哟,这闺女居然是李干部家的。态度马上就好多了:“李干部,你咋不早吭声儿呢?我要知道她是你家娃子,肯定双手把骨头捧给你了!对了,食堂里还有一根呢,你等着,我去把那根也拖出来。”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李向阳摆摆手。

    看,小娃子的话,没人放在心上。连根不要的废骨头,她去要,人家都要捉弄捉弄她。啧。

    扁了扁嘴,红果儿就跟着跑进去拖象牙去了。

    李向阳喊着:“红果儿,别急,东西你拖不动的。爹给你拖。”

    他小跑着跟着进去。可红果儿已经拖着地上的象牙,开始使劲往外拖了。

    一个翻坎才八岁的小丫头片子,扛了根大象牙。那象牙压在她瘦削的肩膀上,就跟一棵树似的。她那小短腿还使劲儿在蹬。

    蹬又蹬不动,俩脚丫就在原地蹭啊蹭。

    看得李向阳一阵失笑,走过去一把拉起那根象牙,轻轻松松地就拖着走了。

    小丫头还不满意呢,满脸担忧地问她爹:“爹,你能不能扛着走啊?你这么拖,会把它拖断的。”

    拖……断?李向阳看着这根起码有2米长的粗壮象牙,这东西能拖得断吗?

    可无奈呀,谁叫娃子喜欢呢?“好好好,爹扛着走。你就在这儿等着啊。爹扛完一根,再回来扛第二根。”

    “嗯呐~!”红果儿终于开心了。

    李向阳掂掂重量,好家伙,怕有150斤重了吧!

    他力气大,这长家伙扛在肩上晃晃悠悠的,倒也挺稳。

    李向阳扛回家一根,又回来扛第二根。父女俩开开心心把家还。

    今天可是一年一度的除夕夜呢。

    父女俩才进屋,就看到侯秋云乐得合不拢嘴的样子。

    “娘,啥事儿这么开心啊?”

    “儿子,我跟你说,我刚刚数钱,发现放钱的地儿,突然多出来七块二。七块二啊!明明没那么多钱,突然跑出来的,简直像天上掉的!”说着,拍手大笑。

    李向阳当然不信钱能自己长脚,跑到他家来了:“会不会是你哪次放在那儿,自己不记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