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山上的肉山

作品:《重生六零福娃娃

    李向阳还没听懂闺女的话,侯秋云已经明白了。

    上回在山上捡的肉,不就是她和红果儿一起去捡的吗?那些肉制成的腊肉,现在还剩了不少呢。

    一回想起那具动物尸体上,被野兽啃咬过的痕迹,她就吓得不行,抓住小果儿的肩膀,急得大嚷:“你又到那座山上去了?!不是叫你别去吗?!”

    那回捡了肉后,侯秋云吓得不行,反复叮嘱,不准孙女再去那座山附近。她自己也没敢再去。就是割牛草,也宁可绕道到远一点的山上去割。

    要是看到有人往那座山上去,她还会拉住人,告诉人家,山里有麻老虎,去了小心没命。

    久而久之,那座山几乎已经没人会去了。

    李向阳看亲娘急成那样,问道:“咋了?怎么回事?你们在说些什么?”

    侯秋云急于解决威胁孙女性命的野兽,也不瞒自己儿子了,扭头就道:“划给咱们生产队的那座山,山上有老虎!上回,红果儿就瞅见一只被老虎吃剩了的羊。”

    李向阳心头咯噔一下:“什么?怎么会有老虎?”回过神来,又问了句,“那咱家的腊肉……”

    “对啊,就是那头羊!”老太太单手叉腰,还不忘威胁儿子,“肉你已经吃了,果儿也吃了,你老娘也吃了。你要敢说出去,咱一家三口都得被打成挖社会主义墙脚的不良分子!”

    其实李向阳不是那个意思。只是那片山虽然曾有老虎出没,但那都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了。他想到自己吃的肉是野兽啃过的,有点胆寒而已。

    不过,那味儿还真赞。比猪肉好吃多了。

    可他从来没吃过猪肉以外的红肉啊,一直还以为是自己吃到的这头“猪”肉味特别足、特别香……

    现在,亲娘气势汹汹地警告他,他马上举手发誓:“绝对不说。娘,你放心,儿子的胳膊肘不是往外长的。”

    他话是这么说,作为他亲娘的侯秋云还能不了解他吗?估计晚上又该睡不着觉了,觉得自己占了集体多大便宜似的。

    不过好在她和儿子,眼前的目标不冲突。

    侯秋云担心孙女,也不贪图那些肉了,果断道:“你赶紧去跟牛书记说,让他把民兵连的人都叫上,跟着你一块儿上山打老虎。要不然,那畜生跑下山了,可就不得了了。”

    “对了,他要不相信,不肯出人,你就告诉他,山上有肉呢!”

    说着,她又回头问了红果儿:“是不?这回又是什么肉?”

    红果儿马上对她爹道:“爹,叫人去打老虎吧!山上有好多好多肉肉呢!肉肉有山那么高哦!”

    山……那么高的肉……

    侯秋云和李向阳都听呆了,但随后,两个人都没把这句话当回事儿。

    肉怎么可能像山那么高呢?

    李向阳赶紧跑去找牛书记了。

    而就像侯秋云猜测的那样,牛书记最初根本不相信有老虎。都几十年没闹过虎灾的地方,从哪儿能凭空钻出只老虎来啊?

    可一听到山上有肉,牛书记马上就来精神了。

    他和李向阳前段时间买回来的粮食,只够撑到夏收前。眼看着各地都闹起了灾荒,上面会不会来调粮,还是个未知数。

    要是夏收失利,那就更惨了!

    牛书记片刻都不耽搁,立马叫来民兵连长,命令他把所有民兵纠集完毕,带上武器,跟他一起搜山打老虎!

    这个年头,民兵的武装力量可是不容小觑的。他们的训练强度不比军队差,而且个个都配有56式半自动□□,或三八大盖□□。

    有这群人在,老虎啥的,完全就不够看。

    见一只,打一只!

    就这样,一大群人集结在一起,以相隔十数米左右的距离一字排开,展开了地毯式搜索。

    结果一路安然。

    等他们登到山顶一看。

    所有人都震惊了,现场简直不要太可怖!

    一、二、三、四、五!

    总共五具动物尸体在地上摆着。

    有两具尸体体形相当大,说句夸张的话,那看上去简直就像个小山包!

    问题这些尸体还特别新鲜……

    天呐,哪只老虎有本事扑杀这些动物啊?!难道是有老虎群?!

    不可能啊!虽然他们当中好多人都没见过老虎,但也从老辈儿那里听到过,老虎都是独来独往的。

    咋会有虎群呢?

    可没有虎群,又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动物尸体呢?而且尸体的新鲜程度,很明显在告诉人们,这些动物都是在短时间内被猎杀的。

    牛书记一声高喊:“同志们,这附近肯定有老虎的老巢!大家提高警惕,千万不要被那些畜牲偷袭了!”

    而李向阳此刻也是心头暗颤,果然……是座肉肉山……

    他走过去和牛书记肩并肩。牛书记忍不住问他:“你是在这里长大的,你认识这些动物不?”

    不认识。

    他完全没见过。

    他走到那头跳羚旁,看着这动物长得还挺像鹿的,于是回答:“这个……可能是鹿……”

    牛书记奇怪地问他:“鹿的角是长这样的吗?”

    “……”

    地上躺的动物,就没有哪具是他们见过的。唯一只有那头野牛,长得跟生产队里养的耕牛还挺像。可人家体型比耕牛恐怖多了,又黑又壮的。头顶上长的两只牛角粗旷地弯曲着,牛角尖摸起来,尖锐得扎肉,而且还是朝前生长的。

    光看着,就能想象到,要是有谁正面跟它起冲突,绝对能被牛角顶得对穿对过!

    可这具牛尸身上是没有伤口的……

    李向阳迟疑地道:“会不会是吓死的啊?”

    牛书记摸摸下巴,觉得很有可能。

    旁边那头比野牛还大了数倍的动物尸体,鼻子老长了。估计站起来,能拖到地面吧。可这么大的动物,还不是一样被老虎给扑杀了!肚皮上老大一个血窟窿。

    被震憾到的民兵们也忍不住围过来,一起围观。

    这时,李向阳对牛书记提议道:“书记,其实咱们用不着管这些是啥动物。先搜山,多搜几回,看能不能把老虎搜出来。把它打死了,咱们才能放心处理这些肉啊。”

    牛书记点头:“有道理。管它是啥肉,老虎能吃,咱们也能吃。”说着,又对民兵们道,“同志们,大家鼓起干劲儿来,把老虎打了,咱们能多好多肉吃!”

    都是些常年吃不了几两肉的汉子,能不高兴吗?万众一心地齐声叫好,个个脸上都是满脸的期待。

    而此时,侯秋云正在家里坐立不安地等待着。

    等啥?

    等她儿子呗。

    当娘的就是这样,就算知道民兵连的人全会出动,没什么危险性,可她一想到儿子手里没枪,心里就担心得不行。

    她和红果儿那次捡肉时,看到的那具血淋淋的动物尸体,这会儿老在她眼前晃悠。

    多晃悠几次,侯秋云猛地就站起来了!

    旁边的小红果儿,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奶奶,咋了?”

    侯秋云回头,深深地望了她一眼:“奶奶去找你爹去了。你爹从小就孬种,我打他,他都不敢还手。我这个当娘的不去保护他,他可能被麻老虎叼走了都不敢喊救命。”

    啊?在亲娘面前打不还手,那不是应该的吗?

    红果儿听得懵懵的。而且她记得,她爹不久前才把害副队长李爱国挨打的那个看厕所的,给打了!

    她爹在外面,可不孬呢。

    侯秋云蹲在红果儿面前,替孙女整理了一下鬓发,眼眶里隐隐有泪:“乖果儿,奶奶这一走,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得来。要是奶奶回不来了……你一定要听你爹的话,你们俩父女好好过日子,知道不?”

    不晓得为什么,明知山上没虎,红果儿还是感动了一把,劝道:“奶奶,红果儿天天都去那座山上玩儿,从来没看到过麻老虎。那里没有麻老虎,奶奶不担心。”

    她抱抱她奶奶,小大人似地拍拍她奶后背。

    “没有麻老虎,那些死动物哪儿来的?”

    “……嗯,可能有山神伯伯?他看到大伙儿吃的不够,给大伙儿送吃的?”

    要让具有坚定社会主义唯物观信念的李懿君,讲出这番话来,可真是为难她了。

    可她奶信念比她更坚定:“小果儿,你要相信党相信国家。那些妖精妖怪的,在建国的时候,就被吓得不敢成精了。哪儿还能出山神呐?”

    “……”

    侯秋云看小孙女被自己说懵了,心下柔软,又哄着她:“别担心,奶奶不会有事的。奶奶有社会主义的光辉照耀,就是麻老虎想来叼我,也会被奶奶身上的光辉吓跑的。”

    果然是把她当孩子哄。

    她能说什么?

    只能拍小手……

    结果奶奶这一走,到了晚上都没回来。

    倒是傍晚时分,山上点起了许多的火把。那些火把分了一部分围在山头处,另一部分,则分成两队,一队往山上走,一队往山下走。明显就是有人在搬运“肉山”。

    反正猛兽都在核桃空间里,红果儿也不担心,该干嘛干嘛。

    她给奶奶和爹烙了几张洋芋饼,放在饭桌上。想着,他们来回搬运肉山,怕是得出不少汗,看着天黑了,估算着时间,又去给他们烧了洗澡水。

    可哪晓得,她奶和爹一直到大半夜了,才回来。

    回来时,两个人都被累得够呛,走路都是扶着墙走的。

    侯秋云一边走,一边嘀咕:“这老虎是不是被吓到了啊?咱们搜山都搜了好几回,愣是连根老虎毛都没瞅到。”

    李向阳捶了捶自己的肩膀,呲牙裂嘴地道:“那么多人和(荷)枪实弹的,吓也得给它吓死。肯定躲哪个山洞里去了。”

    本来是去打老虎的,结果却变成了搬运工。他娘俩每人都搬了十几趟肉呢。

    小红果儿一看到他们回来了,赶紧迈着小短腿跑了出来:“奶奶,爹,饿不?我烙了洋芋饼的。”小手指着堂屋里的饭桌。

    侯秋云一看到自家乖孙女,脸上笑开了花。刚想过去抱小红果儿,哪料,她儿子先就迎过去,一把把孩子举了起来。

    他今天搜山都搜了好几回,扛大肉也扛了起码有十七、八趟。扛完之后,又得把东西码好、储存好。这会儿正是浑身酸痛的时候。一举之下,差点没举稳,把小红果儿吓了一跳。

    侯秋云赶紧上去搂住孙女。把孩子放到地上后,她一记闷脑瓜给儿子拍了过去。

    “你咋抱的?要抱不好好抱!”

    李向阳挨了打,不以为意,笑眯眯对红果儿道:“爹今天立大功了!发现了那么多肉都没私吞,牛书记一个劲儿地夸你爹好样儿的,还说我有无私奉献的精神!”

    这肉是在划给第一生产小队的山上被发现的。不说私吞,李向阳就是全分给第一生产小队的队员,也没人能指责他什么。

    牛书记可不得表扬他吗?

    侯秋云在一旁凉凉地道:“这功是你立的吗?那肉明明是咱家乖宝发现的!”

    李向阳有点尴尬地笑笑,接着又来劲儿了:“我闺女发现的,不就等于我发现的吗?是吧,红果儿?”

    红果儿用力点头:“嗯呐~!”

    必须得是。要不然,她一个小孩子,就算立功了,谁又会把她放在眼里?保不准被谁抢了功劳呢。

    只有她爹去认这个功,全家上下才能得到好处呢。

    李向阳一阵得瑟:“看,小果儿都说是。”

    侯秋云啧了一声,骂了句:“个没出息的。”自己进堂屋,拿了张洋芋饼就开始吃。

    李向阳继续跟闺女得瑟:“牛书记说了,明天分肉,他会把最好的肉分给咱家。除了咱家正该分的那些,他还会叫杀猪匠多砍五十斤肉给咱呢。”

    他问:“红果儿明天跟爹一块儿去,你想吃哪种肉,爹就叫人给你割哪种。”

    李懿君眼珠一转,清脆答道:“红果儿要吃鼻子!就是那个长了很长很长鼻子的动物,红果儿要它的鼻子。”

    她说的是象鼻。那可是旧时王公贵族才能吃到的东西,属山水八珍之一的稀罕物。可不得把它留住吗?

    李向阳却是莫名奇妙:“鼻子?那东西有什么好吃的?”他生长在偏远农村,连大象的名字都没听说过,“红果儿,咱吃别的好不好?那鼻子长这么长,看着就恶心。里面不知道得有多少鼻涕泡儿呢。”

    ……

    嗯,严格来说,确实是这样的。

    “不嘛,红果儿就想吃鼻子……”她难过地开始攥衣角。

    “不是,那东西真挺恶心的。要不这样,咱吃鹿肉好不好?”他依然以为那头跳羚是鹿……

    那些动物尸体都是红果儿亲手搬的,哪儿有鹿?

    难道,她爹也像她奶那样,觉得小孩哄哄就好?

    红果儿顿时委屈起来,噘着小嘴,眼眶里一下子就漫起了水气:“奶奶刚刚哄红果儿,说她身上有社会主义的光芒照耀,现在爹又来哄我。你们是不是不喜欢红果儿了?都骗我,呜呜呜……”

    一言不合就开哭。

    开得李向阳手忙脚乱地,赶紧答应道:“爹没哄你,真的有鹿肉!唉哟,祖宗诶,你别哭了,咱们吃鼻子!吃鼻子成了吧?”

    红果儿眼里闪过一丝狡黠,马上破啼为笑,冲着她爹直乐。

    李向阳想着,那东西鼻子那么长,怕多分的五十斤,光那条鼻子就差不多了吧。心里悲痛不已。

    不过,到了第二天,意料中的分肉活动并没开展。

    反而是牛书记把公社干部,还有各生产队的队干先召集起来开了个会。

    “相信大伙儿都听说了。李向阳同志在划给他们第一生产小队的山上,发现了大批的动物尸体。这些尸体都特别新鲜,人肯定能吃。重量呢,我今天跟咱们公社上的杀猪匠老戚两个,大致估算了一下,估计应该能有个5000公斤。”

    这话一出,在座的所有干部都沸腾起来,大家都面带惊喜地议论着。

    但其实,牛书记的估算还只是保守估计。事实上,李懿君从核桃世界里搬回来的动物,起码也能有8000公斤左右。

    首先,根据《动物世界》的介绍,成年跳羚就能有50公斤左右,两具跳羚就是100公斤了。然后,成年雄性牛羚的体重,也在270公斤左右。还有那头非洲野牛,它的体重大约在1000公斤上下。

    而最重的,是那头非洲大象。成年雄性大象的体重大多在7000公斤至8000公斤之间。

    所有的动物体重合计,可不就在8370公斤至9370公斤间了吗。

    牛书记等大家情绪稍微平静一点了,再继续说道:“因为李向阳同志的正大无私,咱们大家才能有这么大一笔财富,我提议,大家热烈地为他鼓鼓掌!”说罢,带头鼓掌。

    有肉分,谁不高兴啊?

    下面的掌声比市委领导来视察的时候,都热烈得多。

    李向阳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

    但也有人不那么高兴。那就是第一生产小队的队干了。

    牛书记站在上头,对下面的情况一目了然,马上明白了一队队干的心思。于是开口替李向阳解释:“这动物尸体哪儿来的呢?肯定是猛兽咬死的啊。”

    “民兵连昨晚搜山都搜了好几次,你们一队以后也可以放心了。野兽已经被咱们吓跑了!要是它还敢再来,公社里机关枪等着它的!”

    那架机关枪算是公社里的“镇社之宝”了。就是在政府不断强调“美帝亡我之心不死”,号召全民加强军事训练的情况下,这种东西依然少见。

    一队的队干,脸色都缓和了不少。大家仔细一想,能把那么巨大的动物都咬死,那种猛兽要冲下山,还得了?又开始觉得李向阳的处理方式是对的了。

    一场会议到现在了,牛书记终于提到了重点:“依我看,这批肉不能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