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捡到恐龙蛋

作品:《重生六零福娃娃

    结果小家伙居然后腿一翘,冲着那棵树开始洒尿,打标记?

    她“咚”地敲了它的豹头一记,那是成年公豹圈地,划地盘才能做的事儿,好不?!

    就你这小身板,跑去抢别人的地盘,想死吗?

    小花豹无辜地看着她,满脸委屈。

    仔细一看,这小家伙长得两个蛋蛋诶……以前动不动就哭鼻子的胆小鬼,居然是公的……她都没注意过……

    再仔细一想,她每回进空间,都能找到小豹。说明这小家伙知道自己现在还弱小,平时是懂得藏匿行迹的。可她每回跟它在一起时,它就特别调皮。

    难不成……小豹子觉得她很厉害,能解决任何问题?

    她忽然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犯愁了。

    找了水果,她又打算去找些肉食了。

    而要找肉食,自然得往最凶险的地方——水源边迈进了。

    她带着小豹,重新回到草原上那唯一的湖泊边。

    现在,她放掉一整棵波巴布树的水,才汇成的那个小池塘,早已在烈日的灼晒下干涸。

    而那片湖泊,也只余四、五平米大小。所有的动物,包括雄狮这样的霸主,都被烈日晒得无精打采的。

    狮群现下已经不需要专门去狩猎了。

    因为每天都有动物捱不过脱水和干渴而倒下。

    狮子们开始只吃新鲜动物尸体上,肉质最细嫩的部分。李懿君看到好几具尸体都只有胸腹部和大腿被吃空。脖子、屁股还有小腿,都是完完整整的。

    她觉得可惜,刚想挑具新鲜的尸体,把肉剔下来。哪料斜前方,一头野牛骤然倒地。

    非洲大草原上的野牛,体型可比生产队里养的耕牛大多了。它一倒地,李懿君觉得整个大地好像都颤抖了一下。

    她赶紧望了望附近的狮群,还有鬣狗群。哪知,人家根本连往那个方向望一下的兴趣都没有。

    这是最近吃得太好太多了的缘故吗?

    她握好砍柴刀,开始往倒地的野牛走去。小豹看到她往那边走了,马上兴奋地奔了过去。

    吓得李懿君赶紧紧随其后!

    到底是你望风,还是我望风啊?!

    野牛已经一动不动的了。李懿君的手探上去时,它体温还没往下掉,但肌肉上已经感觉不到血液的脉动了。

    小花豹没去咬野牛的肚皮,倒是扑到它脖子上,像它妈妈捕猎时做的那样,死死咬住野牛的咽喉。两只豹眼,骤放精光。

    “……”喂,它已经死了……

    小花豹继续死咬。

    “……”你是在表演,假装这头牛是你咬死的吗?

    李懿君无语地去捞小豹子。

    小豹子还是死死咬住,不松嘴。

    李懿君用力拖它,把牛脖子都稍稍拖动了一点,它依然紧咬如故。

    非洲野牛体积庞大,成年牛多半都有一吨重。李懿君拖不动牛,也没法把小豹子摘下来,干脆单手按上牛尸,果断从核桃世界里退了出来。

    小花豹早已习惯和李懿君同进同出核桃世界。现在,对于周遭环境的改变,已经不以为意。继续死咬牛尸脖子。

    这小家伙胆子确实是越来越大了。最初,被她带着去湖边捡牛粪时,寸步不敢离开她。一看到有食肉动物悄悄靠近,或偷袭,它就吓得把她当成一棵树爬。边爬边尖叫。

    后来,次数多了,它不爬树了。但小家伙胆子还是不够大。遇到危险,就把她的腿抱住尖叫。

    再后来,它连抱腿都懒得,直接一只爪子搭在她腿上,懒洋洋地叫上一声示警。完毕。

    此刻的小花豹已变身传奇猎手,面对像座小山似的巨无霸野牛尸体,也敢挺身而上,死死咬住对方脖子。它眼睛里闪现凶芒,咬肌激凸,明显把所有力气都用在咬断猎物的脖子上面了。

    嗯,这只大喵好凶好认真。认真到李懿君都不敢惹它了。只敢在一边捂住肚子,笑得不行。

    小豹正认真地“工作”,看到她肩膀一直抖抖抖,还发出不明声音,不由分了部分注意力,嫌弃地望着她。

    “你好好工作,不用管我。”李懿君笑着对它道,心里却在盘算着,这牛这么壮实这么大体积,怕真的就像《动物世界》里说的那样有一吨重。

    一吨,就是1000公斤。

    ……

    她家哪儿有地方放1000公斤的肉食啊?

    这得堆一屋子吧……

    关键,那么多肉,要被外人看到了,那可真是有理都没处说去。

    你家干啥了?怎么会有这么多肉?

    ……

    本来,波巴布树枝干中空,前段时间她又放空了一棵波树的水。照理,她可以把肉食做成肉干后,储存到那里面。

    可她现在才七岁,就是翻坎过了年,也才八岁。哪儿有力气像非洲黑人叔叔那样,用锯子锯道门出来,再做好门框,把锯下来的部分又安装回去?

    不过……这样的储存室倒是最安全的存放东西的地点了。等她大一点,这件事一定要提上议事日程。

    至于现在嘛,她望了望牛尸,上一世60年夏收失利后,本省的饥荒也变得严重起来。雪上加霜的是,好多人在这时候又患了水肿病。

    水肿病的成因,后世争论不一,有说是饿狠了,化盐水充饥,造成的身体浮肿;有称是传染病的;还有说,这病就是因为营养不良产生的。

    患病的人,腿脚浮肿发白。你要伸手在他腿上按一下,一按就是一个窝,凹下去半天起不来。有些水肿得厉害的,连脸都是肿的,全身肿得亮堂堂的。

    公社卫生院每天都要收治很多的水肿病患者。用的方法是“蒸气疗法”,一种类似桑拿的疗法。说白了,也就是让病人出出汗,脱脱水。但真正能让人好转的,是卫生院提供给病人的饭食。

    可就是这样,卫生院每天收治的病人也起码有一半的死亡率。

    60年是最困难的一年。国家和苏国关系恶化,又被西方国家联手进行经济制裁,湾岛也派遣特务秘密潜回内陆,意图伺机制造动乱。

    这一年,是孤立无援,无法进口粮食的黑暗岁月。

    她印象最深的,是当年她饿得坐在门口发呆。有一个庄稼汉子慢腾腾地走过她家院门。

    那人看起来特别正常。可走着走着,突然一下子栽倒在地。

    再也没起来。

    这是她对于死亡最初的印象。

    想到当年的惨况,她忍不住长长地叹了口气,原本打算把牛身上的里脊肉、腱子肉、牛肩胛肉等好肉割下来,再去告诉她爹,这会儿,却完全放弃了这种想法。

    还是再进核桃世界一趟,多找点肉出来吧。

    今年可是完全指望不上救灾政策的。多点肉,就算夏收失利,也不至于饿肚子。

    李懿君耐心地等着自家小花豹玩腻扮演传奇猎手,自己乖乖张嘴,松开野牛脖子。

    牛毕竟是死了的。她没再制止它玩乐,小花豹之前又喝了鹿奶,吃了西瓜的,于是很快就没兴致了,松开嘴,一脸的血朝她扑过来……

    她嫌弃地伸手抵着它的小脑袋,不让它靠拢。

    不过,她心里还是有些唏嘘的。虽然一直以来,她都知道它是花豹,但直到此刻,看到它嘴边脸上的血迹,她才意识到,这家伙并不是宠物大猫。

    而是货真价实,脚踩鲜血生存的猛兽。

    她拿草帮它擦干净嘴上的血迹,这才抱起它重又回到核桃世界里。

    湖泊旁,有不少或新鲜,或陈腐的动物尸身。

    李懿君带着小豹四处巡视,尽量寻找那些新鲜的尸体。

    她总共搬了两具跳羚、一具牛羚、一具大象的尸体回现实世界。

    那些开始腐烂的,或是被野兽啃咬得特别厉害的,她就没搬。

    在寻找的过程中,小豹很不安分。它大约是因为刚刚干翻了一头死野牛,觉得自己能耐了,半大豹子居然直冲冲就朝一只鸵鸟冲过去!

    鸵鸟啊!

    这可是世界上最大的鸟类!人家身高就有2米多,跳踢起来连雄狮都能踢死!你个半大豹,是想去送死咩?!

    李懿君简直被它吓疯了,冲过去想拦下小豹!

    可两条腿的,哪里跑得赢四条腿的?

    小豹表情狰狞地朝成年鸵鸟飞扑而去,那完全不逊于成年豹的勇气,形成的威慑居然把那只鸵鸟吓得拔腿儿就跑!

    这鸟跑得还飞快,很快就把小豹远远地抛在身后了。

    小豹看着越拉越远的距离,一脸懵逼地停下,坐在原地休息。

    李懿君在后面追得也辛苦。但她又不敢停下来。

    万一小豹麻痹大意之下,被其它野兽叼了呢?狮子还有公豹都不喜欢自己地盘,有别的竞争对手的,就算不饿,也要咬豹的。

    她手里至少还有把砍柴刀,而且只要手碰到小豹了,就能把它带到现实世界。

    只是,这作死的小妖精也太能跑了!她追得都快喘断气了!

    她追的时候,突然身旁的角马群有了异动。吓得她灵机一动,闪退出核桃世界,再瞬间闪进,出现在小豹身旁。

    对哦,她刚刚是不是傻了?有这种“超能力”,还非要费劲儿跑。

    小豹看到她凭空出现,一点都不意外,马上蹭过来撒娇。

    再看刚刚她消失的地方,一头雄狮正懵逼地坐在不远处张望。

    李懿君心里顿时来气了,把小豹按死在自己大腿上,对准它屁股“啪啪”开打。

    小豹吓得喉咙里“呜呜”叫起来,声音惊恐,像在求饶。

    李懿君不理它,闪退回现实世界,把柴刀一扔,继续打。

    那小屁股丰满又结实,打起来特别有弹性。弹得她的手,像在弹簧床上拍一样。小东西又有血有肉的,比弹簧床拍起来手感好多了。

    她忍不住多打了几下。

    小家伙流泪了。

    回头可怜巴巴地望着她。

    她重重地冷哼一声,又打了两下,才收手。

    小家伙夹着尾巴,从她大腿上下去。

    它犹疑不定,既不想离她太远,又不敢离她太近。终于在离她一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她心里又好笑又好气,一直这么听话,多好!非得挨打才乖。

    想着,她起身朝它走过去,打算拎着它再度回到核桃世界。刚刚她追它的时候,眼角余光可是扫到一窝蛋的。

    那蛋的个头大得要命,简直跟恐龙蛋似的。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鸵鸟蛋了!

    这可是土鸵鸟蛋啊,味道不知道有多鲜美!不拿几个回去,实在太对不起自己了。

    可她一动,小豹就吓得往外跑,生怕被她揪着打。

    她眉头一皱,用手拍拍自己身侧的地面。意思是说,过来。

    小豹满脸不信任的小表情。

    她又拍拍地面。

    小豹越发不信任她。忽然,小家伙学着她一般,用爪子拍拍地面。

    你过来啊,干嘛要我过去?

    李懿君差点气笑了,又拍拍地面。

    小豹也拍。拍得还更干脆了。

    李懿君气得头大。压着怒火,笑眯眯地柔声跟它说话:“小不点儿~,过来过来,快过来~。姐姐喜欢你哦~,姐姐最喜欢你了~。”

    她表情特别真诚,笑得特别温柔。嗓音也柔和得跟水似的。

    小豹有些不确定地望着她。

    她再三诱哄。

    它终于试探地朝她的方向慢慢踱过来。

    等它迈入她的“狩猎范围”,李懿君眼明手快,一手拽住它的后颈窝,逮到自己大腿上,又是几下“啪啪啪”!

    小豹委屈又生气,回头忿怒地吼了她一声,你个骗子!说好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她敲了它一个爆栗!

    它越发生气,呲起牙开始威胁她!

    她眉毛一竖,手掌威胁性地一扬……

    小豹吓得脖子往后一伸,耳朵也变成了飞机耳。

    这是猫科动物受到惊吓后的普遍反应。

    可这只小豹子跟人相处多了,却有点不普遍了。它马上放弃了对公平公正的正当追求,乖乖地坐在她怀里。然后试探式地对她低叫了一声。

    那嗓音听上去特别稚嫩,就像孩子呼唤母亲的声音。

    然后,它开始用力在她身上蹭蹭,爪子搭在她手臂上求抱抱。它还用小脑袋去顶她下巴。

    一只长了蛋蛋的小公豹,撒起娇来还真要命……

    她叹了口气,拿这小萌物实在没办法。干脆把它抱起来,让豹小萌的爪子搭在她肩膀上。

    唔,这样一来,她可以观察前方的事物,而小豹可以替她注意背后的情况。也算它为她望风吧……

    重新进入核桃世界后,她发现,那头雄狮还未离去。

    而被小豹追得跑开了的鸵鸟,看到雄狮在那里,自然也是不敢去送死的。

    虽说鸵鸟腿足以踢断雄狮的肋骨。但雄狮锋利的爪牙,还可以轻易撕破它的喉咙,抓得它满身是血的。更何况,猫科动物动作灵活,腾挪转移的功夫无人能及,哪里那么容易被它踢到呢?

    所以大多数情况下,鸵鸟还是没胆子主动去惹这些凶兽的。

    只是,一只小花豹都把它追得吓破胆,李懿君既为小豹感到自豪,又有点觉得这只鸵鸟没用。

    小花豹刚刚才追得比它体型大了数倍的鸟到处乱蹿,这会儿,胆子更大了。居然朝那只雄狮威胁性地吼叫起来。

    这是我的地盘,给我滚!

    它还没叫完,李懿君就一个嘴巴子给它飞了过去!

    从未遭遇过未成年豹威胁的雄狮,都被它吼愣了。好几秒后,才威胁性地吼了回来。只是,它吼了吼,又小心地打量着李懿君。

    它还不清楚人类这种生物,到底是它也讨不到好,该避着的对象,还是可以吃掉的。

    而且,它显然对她有所顾忌,都被小公豹主动挑衅了,除了吼一吼,却没其它动作。估计也是对她凭空消失又出现的本事,感到犹疑。

    李懿君也不是废的。要是狮群来,她还会怕一怕。

    就一只狮子,还离得这么远。怕个鬼。

    她一瞬不瞬地瞪着狮子。

    瞪了一阵,狮子见她完全没有半点放松警惕,似乎觉得讨不到什么便宜,竟起身自行离开了。

    鸵鸟也开始小心地往自己的窝的方向踱步回去。

    她闪退闪进,迅速出现在鸵鸟窝处,拿了一只蛋就退回现实世界。

    你想问为什么只拿了一只?

    因为蛋太大了……大概有15公分那么长吧……她又抱了小豹子的,哪儿有办法多拿呢?

    不过,凭着速度过人,她回到现实世界后,把小豹放下,再度进入。

    拿俩蛋。

    退出。

    再拿俩蛋。

    再退出。

    本来,她还想再拿些的。可看到倒霉的鸵鸟只剩三枚蛋了,想着,还是给人家留点念想吧。

    就此打住。

    而此时鸵鸟依旧还没走拢。

    这也没办法,谁叫她可以在一秒半的时间内,就能进、出一次空间呢。

    好,现在她有六只西瓜,五颗“恐龙蛋”了。

    她把小豹抱回之前它藏身的地方,小心地四处望望,看周围有没有食肉兽。再检查了一下岩缝里有没有岩蟒。

    把所有危险排除,这才放小豹进岩缝。

    以小家伙的体形,它很容易就能钻进去。但其它成年肉食兽,却会被卡在外面。

    她挥手跟它道了个别,就赶紧退出去了。

    说起来,这只小豹也确实是聪明。之前她打它,它闹不懂是为了什么。还吼她。

    没办法,毕竟它听不懂人话,她也没法告诉它哪儿做错了。

    但这回它正在咆哮的时候,她给了它一嘴巴子,小家伙马上秒懂。把嘴闭得牢牢的。后来也一直很乖。

    唉,它懂了就好。

    小喵战大狮,人家一爪子就能把你拍飞!

    李懿君把小豹安全送回去后,又回家拿了背篓,往返数次,把西瓜和鸵鸟蛋全背了回去。

    最后一次背回去时,正好撞上了她爹和她奶。

    侯秋云心疼孙女,赶紧上前帮孙女把背篓卸下来。可背篓一入手,份量不对啊。

    她马上就明白过来,孙女又带好东西回家了。于是,开口替她打起掩护来:“我不是叫你别去割草了吗?牛草奶奶自己晓得去割。你这么小的人儿,肩膀别给压坏了。”

    李懿君眨巴眨巴眼睛,然后装作一脸恐惧地向她爹报告:“爹,我刚刚去山上割草。山上有好多好多肉肉,有些肉肉没有肚肚,好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