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六零福娃娃 幺宝 > 第27章 阴死你AND小豹,我来了~
    刘芳本来就有点排斥李红果,现在,看到这孩子这么不知进退,更不舒服了。但她和李向阳的事儿,八字还没一撇。想着,左右不过是个养女,年纪又小,哄哄也就过去了。

    于是,开口赞道:“原来这是你闺女啊?你闺女挺聪明的嘛。还能陪大人念书,她现在是不是已经能认不少字了?”脸上满是“你教了她不少字吧”的表情。

    刚刚才被自家闺女的认字速度完败的李向阳,郁闷了……

    红果儿眼尖地发现到她爹脸上闪过的郁闷,顿时心里有了好主意。

    她甜甜地问他:“爹,你不去给这位婶子倒杯水喝吗?”

    婶子?刘芳脸又僵了一瞬,勉强祭出笑容说道:“我还没结婚,来,叫声姨。”

    李懿君震惊地凑到她面前,睁大眼睛把她左看看,右望望,然后蹦过去不可置信地问她爹:“爹,金奶奶家的红英婶子比她看起来小多了,红英婶子都有两个娃了,这个婶子咋还没结婚呢?”

    李向阳赶紧纠正:“别乱叫,快叫姨。”说着,又尴尬地对刘芳道,“小孩子搞不清楚称呼问题,你别介。我去给你倒杯水。”

    刘芳已经被她怄出一口血。

    偏偏小丫头还一脸愧疚,对她说:“对不起……姨……”看到她爹走开了,马上补刀,“可是你看起来比红英婶子老多了。”

    又把刘芳怄出一口血。她气得气血翻涌,却还是勉强笑着从衣兜里摸出一颗糖:“小丫头,想不想吃糖啊?姨给你糖吃,你自己出去玩好不好?”

    红果儿认真摇头:“红果儿不想吃糖。红果儿想学习。姨,我爹说,你认得好多好多字。他说,你可厉害了,要是他也能认这么多字就好了。姨,我爹说的是真的吗?你能教我认字吗?”

    来吧,教吧,让我爹感受到一万点暴击吧!

    刘芳果然中计,嘴角一扬,问道:“你爹真这么说的?”

    “嗯~。”红果儿扬着一张萌萌哒的小脸,睁眼说瞎话。

    得到错误信息的刘芳,在李向阳倒水回来,把水杯递给她的时候,做出了错误的举动。

    她自以为聪明地把红果儿拉出来,当挡箭牌:“向阳同志,你闺女好像挺喜欢我的。她刚刚叫我教她认字呢。”

    红果儿也在一旁帮腔:“嗯~,红果儿好喜欢这个婶子啊~,她说她认识好多字哦。”

    一个说的是“你闺女喜欢我”,一个说的是“是她炫耀她认识好多字,我才喜欢她的”。

    刘芳只觉胸口又中一刀。

    李向阳听了,看刘芳的表情也挺微妙的。但这也不是多大件事,于是他顺口提了句:“早就听说刘芳同志热爱学习了。你要愿意,就教我闺女认几个字吧?”

    注意,人家说的是,教他闺女认字。

    刘芳笑着答应后,却忍不住发挥了她在第三生产小队里,热心教队员们认字的精神。

    李向阳拿着红宝书念道:“星星之火,可以烧原。”

    她热心地指点错误:“是燎原,不是烧原。”

    李向阳不好意思的笑笑,开始“燎原”、“燎原”,不断重复。

    誊抄,誊抄。默写,默写。

    掌握了这句,他又开始念另一句:“在战略上,要貌视敌人……”

    “是藐视敌人。”刘芳语气温柔。

    短时间内念错两个字,李向阳开始有点紧张了。

    学好这句,他又念:“汽笛一声汤已断,从此天涯啥啥。”念完,他就紧张地望了刘芳一眼。

    刘芳果断纠正他:“是肠,不是汤。后面那句是天涯孤旅。这首词是主席同志挥别旧友,踏上舍家舍命的孤独革命旅程时写的。”

    红果儿在旁边为她喝了句采。要是她来解析,绝对能比刘芳解析得精彩。可她都不愿意为了出风头,让她爹难堪。

    说白了,她舍不得。

    这女人果然不愧是陌生人,一上来就打她老爹的脸!

    想着,红果儿心疼地看着她爹,小手儿差点就想帮他揉揉脸,问他一句“疼不?”

    可她不能这样啊!她还得帮刘芳坑她爹!要是她爹没看穿这女人,又像前世那样娶了她怎么办?!

    这女人可是一个家里所有事情,都得听她的,不听,她就折腾死你的浑女人!

    于是,她乖乖地沉默着,看着刘芳卖弄。

    而毫无外援的李向阳,越来越有当初上小学时,没认真念书,结果被老师用戒尺打手板的错觉。

    他把那句词默写完之后,又开始认真看起红宝书来。只是这次,他不念了。

    刘芳还没发现有异,问他:“你怎么不念了啊?”

    “……”

    李向阳转头望她,然后挑了句自己全认识的语录,眼神微妙地望她:“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你看,他学了这么久,也不是白学的。问你呢,他的学习到底是他自己管呢,还是你来管的?

    他又摸了摸《新华字典》,认真地把当下正在看的那一页,不认识的字全查了一遍,标了同音字。

    刘芳意识到自己确实是多此一举了,心念一转,又笑着卖弄了一回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她说的时候,一双黑眸亮闪闪地望着他。望得李向阳这样的大龄青年,心脏都多跳了一记。

    红果儿心里吐槽,这女人还懂得把“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给抹了啊。早先打她爹的脸时,干嘛去了?

    她扬起小脸,安慰李向阳:“爹,主席爷爷说,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加油!”

    李向阳心头一暖,捏了拳头,更加努力地写写写了。

    红果儿又对刘芳道:“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婶子,教我认字呗。”

    刘芳吓了一大跳,这么小个娃子,咋一开口,随随便便就能讲出一段红语录来咧?而且看样子,她不止认识那些字,她还懂怎么用!

    可就是自己,学到今天的程度也花了老长的时间。这孩子……难不成是个天才?

    再看李向阳,被这娃子鼓励了,马上就来劲儿了。写字的力道都重了几分。难不成,自己是搞错了?她刚刚教他认字,人家其实并没觉得不高兴?

    刘芳狐疑不已。

    她看李向阳的时候,李向阳也在看她。红果儿刚刚说的那两句话,都是父女俩一起学过的。

    看到刚刚还在对自己指指戳戳的刘芳,被小红果儿的腹中经轮(纶)给惊到,他瞬间有种农奴翻身把歌唱的感觉。

    太TM舒心了!

    背起语录来,更欢畅了。

    被蒙在鼓里的刘芳,已经没心思纠正那句“婶子”了。凑到红果儿身边,用哄小孩的语气道:“小丫头,懂得挺多嘛。你还有哪些字儿不认识啊?”

    红果儿立马诉苦:“很多。我好多字都不认识哦。”

    然后就是一连串的“这个字怎么念呢?”,“这个字呢?”,“啊?这个字这么念的吗?”

    本来刘芳听她出口成章,心里还有点紧张,怕她会问些她也不懂的。

    没想到,小娃子问的都是些简单得不得了的。

    于是她热心作答。小红果儿写错了的字,她也一笔一划,教她重新写过。

    她不知道,她又上当了。

    小红果儿当初能考上大学,除了人聪明外,天生的好记性也是一大助力。

    她问刘芳的那些字,大部分都是父女俩一起学过,但李向阳老是记不住的那些。

    这个坑爹小能手,睁着无辜的大眼睛,不断打击着她爹的信心。李向阳听着她们的问答声,忍不住就开始自发默写她们谈到的字。

    哪个没默出来,心口就又觉得中了一刀。

    才刚刚翻身农奴把歌唱,这会儿只觉得身上又压了两座大山……

    可小红果儿那么可爱,李向阳望她一眼,心都化了。一想,她又没错,小丫头只是想学好文化。反倒是刘芳,有点卖弄的味道。

    这不,红果儿问她:“婶子,这个字怎么念啊?”

    “这个字念‘顶’,妇女要顶半边天,知道是什么意思吗?”刘芳柔声问。

    红果儿懵懵地摇头。

    “主席同志是说,妇女也应该团结起来,参加生产和政治活动,改善自己的经济地位和话语权。小红果儿也是未来的妇女,要记着啊,主席同志是支持我们以和男同志平等的地位,参加各项工作的。男女是平等的,婚姻上也是自由的。”

    红果儿惊叹了,我没问这些啊。你在一个男同志面前谈这些,是几个意思?八字还没一撇,就想谈条件,将来要在家里有话语权?

    还有,啥叫“小红果儿也是未来的妇女”?她明明就是小娃子!为了讲这段话,非把她扯成妇女,也真是够了……

    这还真怪不得别人觉得她卖弄。

    她可不止卖弄一点点。

    不过,在刘芳这样追求革命伴侣的人看来,她这是在展现她思想极为进步,紧跟主席同志的步伐在走。她各方面都不逊男人,婚后一定能提供给他有力的助力!

    只可惜,李向阳听得心累。连刚刚她念那段“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时,他那一瞬间的心动,都忘得一干二净。

    这一天,好不容易把刘芳应付走,李向阳连学习的兴致都低了。

    红果儿心疼地看着她爹,想着:忍忍吧。现在就认清楚她,总比结婚后,才发现彼此性格不合,渐渐厌倦。到最后,被她拔刀相向好。

    时间一晃而过,眼瞅着马上就要到大年三十了。

    家里的肉食就只有腊肉,这段时间她奶奶和她翻来覆去,变着花样拿它做菜。可做久了,她总觉着有点单调。

    而李向阳才进党委办公室,连一个月都还没满。他的编制虽然批下来了,但粮食关系、工资待遇的办理,以及票证的补发还需要段时间。这个春节,是指望不上他那边了。

    不过,她会觉得菜式单调重复,那也是因为在八十年代过惯了好生活。

    八十年代中期,票证早就退出历史舞台。想吃肉,随时随地有钱就能买。鱼虾蟹,猪牛羊,就没有吃不到的。蔬菜种类也极为丰富。

    倒是李向阳,经常都能吃到腊肉,简直吃得他害怕。总是吃着吃着,就问他娘:“娘,你到底跟人借了多少肉啊?咱们还不还得起啊?”

    侯秋云根本懒得解释,直接回他:“好好吃你的肉!这家是我在当家,给你吃,你就吃!”

    可李向阳哪里过过这样的好日子呢?一边吃得满口流油,满足得不得了,一边还忍不住怕怕地继续问:“娘,你不会是把粮食拿去换成肉了吧?”

    “啪”的一声,侯秋云脱了一只鞋子,就照他脑门打去。

    不听话的娃子就得打!

    看着奶奶的那股气势,连红果儿都佩服得不得了。她做什么事,都还得想着怎么跟人解释。她奶奶对她爹,那就是一个态度:你一个小娃子,知道这么多干嘛?!

    而她爹作为一个27岁的小娃子,对此总是很无语。

    有奶奶的“不解释政策”为倚靠,李懿君放心大胆地,打算进核桃空间再找点儿啥吃的出来。

    她提了家里的砍柴刀,找了个隐蔽的地点,凝聚专注力,瞬间进入了核桃里面。

    进去之后,她先给长颈鹿喂了水。然后,挤了一罐长颈鹿奶。出了空间,用石头堆了简易灶,把奶热熟。喝了一小半后,她又进去了。

    这回,她照例跑到一棵树上,扯着嗓子吼道:“小——不——点儿!”

    没人应她。

    应该说是,没动物应她。

    她叫的是那头小花豹。

    花豹每次产崽都会产2-3胎,但她一直都只看到小不点儿一只崽子。估计小不点儿的其它兄弟,都已经牺牲了。

    毕竟小花豹,一向都被狮子和鬣狗视为美味点心。即使花豹妈妈把它们藏在岩石缝中,其它肉食动物都没法进入,但岩蟒也会趁母豹不在的时候,偷走它的孩子。

    更别说,母花豹再怎么严防,都防不过小豹的终极天敌——公花豹。

    公花豹为了使母豹发情,产下自己的孩子,总会想方设法杀死母豹已产下的幼崽——除非它能确认孩子是它的。

    正因为环境严酷,她每回进入核桃里面,都得要到处找,才能找到小豹——它妈为了小豹的安全,总是不断转移巢穴。

    可不管它妈怎么转移,只要她扯着喉咙喊,小花豹只要在附近,立马就会大声叫唤,回应她。

    瞧,小家伙多爱她啊,完全把她当成亲妈在对待!

    她不断转移阵地,在广阔的大草原上,闪退闪退到每一棵波巴布树上呼唤小家伙。

    终于在转移到第五棵波巴布树时,听到不远处,响起熟悉的叫声。

    怕它一叫之下,会引来别的食肉动物,她赶紧闪退闪进,来到传出叫声的岩穴外。

    小豹嗅觉比人类灵敏多了,一闻到熟悉的奶香味儿,不用她再叫,自己就屁颠屁颠地边跑边叫,冲出来一个猛子扎到她怀里。

    看它没有先扑到盛奶的陶罐上,反而跑过来要抱抱,红果儿老怀大慰,抱起小崽子狠狠亲了一口。

    小崽子马上现学现卖,对着她的脸用力蹭了几下。然后跳下来,扎进陶罐里喝奶。

    虽说现在,这片大草原上的动物都挺怕她这种会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生物的。但她还是把小豹和陶罐,抱到了附近的树上。

    等它喝完,洗好脸,舔好毛了,她又开始抓壮丁了。

    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她天天喂它喝奶,当她去平地上探险时,它总得给她望望风吧?

    这家伙的嗅觉跟视觉,比身为人类的她好多了。虽说动物们怕她,但万一哪只胆子大的,跑过来偷袭她呢?

    被挠上一爪子,也够她受的了。

    收好罐子,提起砍柴刀,一豹一人开始在平地行走。

    不同于其它老是挨饿,只能指望着母亲奶水和猎物的小豹,这只小不点儿天天都有得吃,体形已经大了好几圈。

    是只半大豹了。

    连走路的姿势,都开始有一点成年豹的威势了。

    它陪在她身侧,目光机敏中,又带了几许淘气。

    李懿君领着它到处巡视。大约走了近一个小时,忽然发现了……

    西瓜?!

    她知道西瓜的原生地是非洲,但《动物世界》都比较着重刻画动物的形象。特别是大型食肉动物。在非洲稀树草原上,摄影师的镜头几乎都是围绕着狮群、豹子等动物的捕猎活动与生活进行的。

    就算是波巴布树这样的庞然大树,都出现得极少。

    她仔细辨认,那些瓜的大小、枝蔓,还有瓜皮上的深绿条纹,怎么看都像是西瓜。

    这些瓜数一数,有七个之多。个头有大有小,但差别不大,约有足球大小。

    为了谨慎起见,她拿砍柴刀劈开了其中一个瓜。

    一股汁水顿时从断口处流了出来,里面的瓜瓤肉质比西瓜要细腻、紧实,看上去更像哈蜜瓜的果肉。它的瓜籽呈嫩白色,小小的,一粒一粒的,看上去就像没有发育成熟般。

    最扯的,是它瓜瓤的颜色。

    是嫩黄色的……

    她在80年代曾吃过黄瓤的西瓜,可那种瓜颜色是很鲜艳的黄。这种却是极其浅淡的嫩黄色。

    这到底是不是西瓜啊?

    她正发呆,旁边小花豹已经凑过去开啃,直接当起了吃瓜群众。

    啊,她倒忘了花豹也是会吃浆果的。

    小花豹似乎还挺满意这种瓜,很快就消灭了一半的西瓜。

    她出于好奇,用手抓了一块瓤肉,送到嘴里一嚼。

    哟,还真有西瓜味儿!

    比她过去世吃过的西瓜,水果味更重。但甜度上,又要差一些。

    可现在是什么时候?现在是物资极度匮乏,根本没人舍得把宝贵的庄稼地拿去种水果的年代。

    这已经是很稀罕的东西了。

    她心中大喜,赶紧把剩余的六只瓜拢到一堆。担心小花豹会被狮子叼跑,她又一口咬住它后颈窝,闪退着出了核桃世界。

    小豹也乖,被她叼住脖子,就不动弹了。

    一出了核桃空间,她又抓了大堆的枯树叶,把那六颗西瓜藏起来。做完这一切,才又带着小花豹重进空间。

    小花豹跑过去把剩下的那半只西瓜也吃了。然后直直地朝不远处的一棵树跑过去。

    它干嘛?

    发现什么了?

    李懿君赶紧跟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