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李向阳的得意事

作品:《重生六零福娃娃

    李会计怔了半天,人家说话这么客气,她语气也不自觉缓了下来:“……我也不是说你做得不对。我是觉得,你没必要对别的生产队的事,那么较真儿。你看你,出去这么多天,人瘦了一大圈儿。到时候公社分发粮食,还不是紧着没粮的队分?”

    “嗯。你继续说。”

    “这段时间,你不在,我哥他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你知道他为了去咱队的定点厕所拉粪肥,结果被偷粪贼打了吗?你为别的队在忙活,我哥却在为咱们队挨打。”李会计越说越难受。

    李爱国有点不耐烦:“那事儿不是早过去了吗?还提它干嘛?现在粪肥也有了啊。”

    他知道他妹是为他好,但男人都是要面子的。他妹天天瞎嚷嚷,最终结果不也是让人家觉得他没能力,李向阳一走,他就啥也办不好了吗?

    “咋还让人给打了?”李向阳吃惊地道。

    记工员李兴业怕李会计说着说着,又开始生闷气,干脆自告奋勇,出来把前因后果全说了。

    李向阳怒了:“MD,那看厕所的平时收我那么多好处,这回不但把咱们的粪给别人了,还任着你挨打!”说着,袖子一捋,对李爱国道,“你等着!我今天就去找他!他要不给个说法,我找他领导去!”

    这种手里有点小权力,就乱来的社会败类,他一定要好好批评教育他一顿。

    至于过程中,会不会动拳头,那就不知道了。

    李爱国一听,感动了。他挨打之后,妹妹说着为他好,却成天烦他。别的人替他摇下头叹下气,或是关心两句,也就完了。

    没成想,李向阳居然会主动提出替他讨说法。

    瞬间,这段时间受的窝囊气,一下子就从胸口散开了。他觉得舒坦多了。对李向阳道:“队长,我跟你一块儿去。别让人家以为咱们队没人!”

    “我也去!”李会计马上响应。

    “我肯定也去啊!”李兴业看到大家难得有着一致目标,高兴地道,“队长,要不,咱们多带几个人去?”

    李向阳马上拍板:“好!看他们下回还敢欺负人!”

    于是人民公仆李向阳,一个不小心,又弄出来了拳头政治。

    牛书记“关于人事任命的请示”的呈批件,很快就打到了县委那边。

    但由于县委那边都是按批次来发正式任免通知文件的,所以李向阳目前的职务依然是生产小队队长。

    不过,出于好奇,他还是去社里问了问的,看这个助理啥的,到底干的是什么工作。

    结果社里的一位办事员告诉他,助理嘛,当然是有啥干啥。比如接接电话啦,印印文件啦,把上级指示传达给各生产小队啦等等。

    哦,原来就是跑腿儿打杂啊。这不是比他当生产队长还容易吗?

    李向阳以为自己搞明白了,却不知道后面头大的时候多着呢。

    但不管怎么说,眼下,他的心算是安下来了。

    这一安下来,可不就得得瑟了吗?

    咱也能挺起腰板,说一声“我是人民的好儿女”了。

    可他编制没下来,真要去人家面前得瑟,那纯粹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那怎么办呐?他心里荡漾着的喜悦去和谁说去?

    没事儿!

    他有办法!

    他夸不了自己,还夸不了红果儿吗?

    于是李向阳逢人就把自家闺女拿出来夸成花:“我家红果儿啊,那是百里挑一的聪明!”

    怎么个聪明法呢?

    ……

    李向阳一下子就郁闷了。难道他可以把红果儿告诉他,买粮种来救二队队员的命的事,讲出来吗?

    那可是违规操作。

    难道他又能讲红果儿福气满满,一进他家的门后,家里好事不断?

    那不是封建迷信吗?

    怎么办?他还能夸哪方面呢?

    哦哦哦,他家红果儿最大的特点不就是可爱吗?

    “我跟你们说,我家红果儿可爱起来,连麻雀飞过去,都要绕回来,绕着她转一圈儿!”

    “你们别不信啊,真的!我闺女前些天自个儿到县城去玩,小娃子家家也不知道带点干粮。玩着玩着,肚皮就饿了,饿得坐路边哭。”

    “你们猜怎么着?有个过路的,看我家红果儿哭得惨兮兮的,居然把肉包子都拿给她吃了!一拿还拿了两个!这还不够,又塞给她一包饼干。唉哟,那味儿啊,比猪肉还香!”

    这年头,大家都缺粮,谁会这么大方,拿这么多好东西给别人家的娃子吃啊?

    “你就吹吧!”

    “哈哈哈!”

    “我说,你要吹,也先打打草稿啊。”

    见大家不信,李向阳急了:“哦,敢情你们以为我说的是假话呐?我告诉你们,你以为能拿得出肉包子和饼干的,是普通人啊?那是个公安局的科长!”

    “你们还真别不信,肉包子我闺女自己舍不得吃,一个拿给我,另一个拿给牛书记了。不信,你去问问书记!”

    还真有好事之徒,在闲聊的时候,问了牛书记了。

    牛书记的反应是:“哦,我还说,小娃子怎么拿得出来肉包子呢。原来是个科长拿给她的啊。”

    这不就坐实了红果儿可爱无敌,随便坐路边都能招来肉包子的“传说”吗?

    消息传开之后,不少人都往李家院子里跑,都想看看这传说中的闺女怎么个讨喜法。

    李懿君简直被这些热情的叔叔、阿姨们,弄得头皮发麻。

    “这闺女长得可真俊啊,还白净,果然跟别家的娃子不一样。”

    “那是。她亲娘谢巧云还不要她。你说是不是傻?”这是她奶奶的声音。

    “哈哈哈,她要知道她闺女随便在县城逛一圈,就有个大官儿非要塞肉包子给她,会不会拿根绳子吊脖子?”这是惟恐天下不乱的。

    上门来的人,要单纯只想看看她长什么模样,也就罢了。有些目的不单纯的,甚至悄悄把她拉到一边,问她:“红果儿啊,你下回什么时候进县城,把婶子我也叫上呗。你这么能干,婶子也想跟着你一起去长长见识。”

    她一听,就懵了,您是想去长见识呢,还是想去吃肉包子啊?要不然,您是想攀攀关系,认识个贵人?

    她笑眯眯答道:“县城好难跑,红果儿不想去了。”

    “没事儿,婶子可以去借驴车,捎你进县城。”

    这可真是不死心。她转身就哭叽叽,跑去找她奶奶,还不忘指着那女人,打小报告:“奶奶,红果儿不想去县城嘛!这个婶子非要叫我去,她是不是想去科长叔叔家里吃肉包子啊?”

    这话一出,还坐在堂屋里的婆子、小媳妇儿们脸色就难看起来,纷纷望向那个不知轻重的女人。

    侯秋云也鄙夷地望了她一眼,率先哈哈大笑起来,拍着手道:“她可能想看看咱们家果儿,是怎么讨大人喜欢的。下回好带自家娃子进城,这肉包子,可不就一直都有了吗?”

    说着,她戳了戳红果儿的额头,笑骂:“你个小笨蛋,还真当人家要跟你抢肉包子吃啊?”

    这话损人可损得有水准。

    屋里所有人都失声大笑起来。

    一个婆子笑道:“李大嫂,你这话就说得不对了。咋是让她家娃子学呢?她也可以一起学学嘛,到时候说不准人家‘科长叔叔’会肯赏她两份儿包子呢?”

    一个小媳妇儿插话:“娃子讨不讨喜,那都是娃子自己天生的。别人呐,学是学不来的。”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把那心眼多,面皮又薄的女人羞得捂了脸,落荒而逃。

    李懿君扑到自家奶奶怀里,得意不已,这一招,叫做发动人民的力量。

    牛书记那边分粮的事,也在进行着。

    这买来的粮种,有一些是农业专家们栽培出来的高产好粮种。这些粮种要是吃了,那就太可惜了。

    于是,他主动去找公社社长,商量把这些好种子换下来。

    分粮的头一步,就变成先把各生产小队粮仓里的种子换出来了。

    但李向阳不是很赞同。这些种子虽然好,但农作物很多都是有地域性的。在原产地产量好,不等于在他们这里,就能高产。要是把所有粮种都换了,万一它们还不如本地粮种产量高呢?

    牛书记还有田社长一听,这话有道理啊。

    “不过……咱们也不知道哪儿的粮种种在咱们这儿能高产,哪些又会不适应咱们这里的土壤、水质和气候。要是全都不换,那不就跟守着金元宝饿死差不多吗?”田社长问他。

    李向阳同志正是积极的时候,举手表示:“社长,我去打听打听!省城不是有农业大学吗?说不准人家专家有研究呢。”

    田社长大喜:“好同志,这事儿就靠你了!”

    牛书记也欣慰不已,觉得自己可不是挖掘了一个具有优良品质的好同志吗!

    所有人都觉得李向阳思想觉悟杠杠的。

    可惜,等下工后,他回家把这事儿一说,他亲娘一点都不觉得他有革命觉悟。

    反而一句“你脑子长包了啊?”,给他砸过来。

    “娘你咋这么说呢?”他有点不高兴,明明全社的人都在夸他好。

    “你这是为公家的事去省城吧?那他田社长有给你准备车费没?粮票呢?没粮票,你吃啥?”侯秋云快被这个傻儿子给气死了。

    李向阳被亲娘给堵得说不出话来,往地上一蹲,憋出一句:“这是在给人民办事。给人民办事还有收钱的道理?”

    “那他田社长平时干的工作,也是给人民办事啊。国家咋每个月都给他发工资呢?”

    “……”

    李向阳不说话了。蹲地上犯倔。

    红果儿哪舍得她爹闷闷不乐的啊?赶紧蹲到奶奶身边撒娇:“奶奶,给人民办事光荣,让爹去吧。”

    李向阳耳朵耸了一下,心里暗自得意,还是闺女好,完全就是他的贴心小棉袄。

    红果儿这段时间给侯秋云挣了不少面子,现在她一看到宝贝孙女,就开心得紧。听到孙女求情,一想,家里几十斤的肉,还有几十斤油都是亏了这小孙女。得了得了,这些东西反正也是白捡的。

    说着,又骂了儿子一句:“这么大的人了,还不如红果儿懂事!”嘀咕着“还要个孩子来宠你……”转身去了厨房。

    李向阳心里一高兴,拉过红果儿,就在她脸上亲了一记:“听到你奶说的没?咱们家果儿也知道宠爹了!”

    半点儿不觉得害臊。

    把红果儿也逗乐了,凑过去用力亲了她爹一口:“爹就是拿来宠的!”

    李向阳笑得差点没摔地上。把孩子抱到自己大腿上坐着:“小果儿也是拿来宠的。”

    两个人又赶紧摸进了厨房,给侯秋云打下手。

    李向阳去省城,李懿君却去了县城。

    她又卖了两块腊肉和一瓶油给陆有明。

    价格当然还是老价格。

    陆有明心里犯疑,问她怎么会有这么多肉和油卖?

    但这回,她却不再像头一次那么胡诌。反正他已经上了她的贼船了。

    她认真地答道:“科长叔叔,你别管我东西从哪儿来的。反正我没抢没偷。你只要管我会不会告诉别人,就行了。但你觉得,我会告诉别人吗?”

    她说:“科长叔叔,我不傻。你呢,你会告诉别人吗?”

    她这么一说,就把陆有明给吓了一跳。

    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可能说得出来这样的话。那肯定是大人教的。

    又是哪家大人,能把孩子教得这么聪明?小孩卖东西,可比大人亲自来,隐蔽多了。

    但,小孩子再聪明,这口风能严实吗?原本他以为,头一次的事就是偶然事件。他以后都不会再见到她了。可现在,她又来了。

    “你爸妈是不是也来了?他们这会儿,在哪儿等你吧?”他又问道。

    她摇摇头,笑道:“他们都没来。就我一个人。”

    他还是不信。把钱给了她后,自己偷偷在后面跟了一段。

    可就像小孩子说的那样,她还真就是一个人。

    他自嘲自己想太多,吃饱了撑的。刚想转身走,那小姑娘却忽然在远处,冲着他招手:“叔叔,别送了,回去吧!”

    她居然知道他在跟?!

    陆有明老脸一红,差点想挖个地洞钻!

    小姑娘又蹦哒着跑过来,冲他笑眯眯地,挥了挥小爪,示意他低下头来。

    他没办法,只好附耳过去。

    小姑娘悄悄跟他耳语:“科长叔叔,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的。”

    他脸更红了,但心中的顾虑,又迫使他对她说道:“以后咱们还是约着,在别的地方见吧?你老来家属院,那地方不安全。”

    县政府机关几乎都在那一片儿。

    小姑娘笑眯眯:“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叔叔,你就大大方方地。我拿的也不多,还全用树叶包了的。你就说是乡下的小侄女来看你就成了。”

    那可不是。谁家没几个乡下的亲戚?谁家的亲戚又不串下门,送点东西的?

    更何况那些东西还包着的。不打开,根本看不到。

    陆有明心里的包袱一下子放下来了。暗叹自己还不如一个小丫头心理素质好。

    有了今天卖东西的45元,再加上上回剩的39元,她现在共计有84元了。

    有了这笔钱,她直接去县城最大的书店,买了一本《土壤肥料学》,还有一本《水稻增产田间管理技术要点》。

    现在还未进入特殊时期,书店里的书,种类还很多。

    不过,她也不敢多买。书多了,看不过来也没用。反而专攻一两本,里面的知识还能全用上。

    就这样,花了12元。还剩了72元。

    她爹也算能干的,凭着公社开的介绍信,还真在省城农业大学里,找了好几个专家教授,把国内主要高产粮种的优势和劣势全问清楚了。当然,也包括了这些粮种适不适合在本地种,种了收获时大致能收多少,都问得一清二楚。

    这回的任务,不像之前那么艰巨。李向阳总共只花了三天功夫。

    各生产队按他咨询专家的结果,把粮仓里大部分的粮种,都换成了高产粮种。只留了小部分本地粮种。

    接着,就是大分粮了。

    果然,就像大家所预测的那样,这次的分粮向第二生产队倾斜得厉害。其它三队只是象征性地分了一点点。

    毕竟保住群众的性命,那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李向阳这个人也是心大。他居然在谢巧云家又快断炊的情况下,替她家争取了这批救济粮。

    这下,知道谢巧云曾朝他泼过脏水的人,无一不朝他树大拇指,觉得他这人人品贵重。

    谢巧云也没想到自己能分到救济粮。一家人四下无人时,也感叹不已。

    她那个窝囊汉子每每唉声叹气:“早知道队长要帮忙……当初真不该把红果儿给丢了……”

    可惜,谢巧云还是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骂了句:“当初要不是我把她卖给李向阳,你早饿死了!”

    白有全气得想跟她争辩,可一看到自家媳妇一脸“干嘛?你现在长脾气了,敢骂媳妇儿了是不是?”他又缩了缩脖子。

    即便如此,谢巧云还是总结了一句:“这个李向阳,倒还算是个有良心的。我们红果儿给他当闺女,也不亏了。”

    这可真是她难得说了人家一句好话。

    不过,粮种都是限量购买的。虽然李向阳和牛书记跑了不少省市,但买到的粮种也只够二队的人撑到夏收的时候。

    但话又说回来,其它三队的口粮,也同样只够撑到夏收。

    为啥呢?

    这年头交公粮都是分两季交的。夏收交一季,秋收交一季。同样,分口粮也是如此。

    下半年能不能吃饱肚子,还看这一季的收成了。

    可惜,有时候你越想专心致志地干一件事,就越有别的事儿自动上门。

    这不,李向阳还没开始研究,接下来要怎么做,才能保证丰产在夏收再次出现,牛书记看他没在学习,就又专门找他谈了谈心,要他一定得好好学习文化知识。

    要不,就算任命下来了,他连文件都看不懂,到时候能处理啥事务啊?

    然后李向阳就郁闷了。

    这看书学习得花多少时间呐,他还怎么搞生产呢?

    侯秋云的意思是:“你干嘛要把生产和学习分开看待呢?你去请教问题的那些农业专家,不也是因为文化好,才知道那么多事儿的吗?你学习好了,生产还能搞不好?”

    李向阳一想,也对。

    趁这机会,小红果儿就跑去把红宝书给她爹捧过来了:“爹,给~,红太阳~。”

    这个拿来当课本,多好啊!又学文化,又学进步精神!

    李向阳一看那书上套的红皮皮,人就懵了:“这书你从哪儿整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