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六零福娃娃 幺宝 > 第22章 捡到她爹了!
    第二天一早,李懿君做了个油炒咸菜,摊了张葱花大饼。再去山上摘了两张还没枯萎的芭蕉叶,拿回来包了两块腊肉,裹了一瓶油。

    她今天起得早,做完这些,她奶奶还没起床。

    趁这机会,她把东西放进背篓,背在身上就赶紧偷偷溜出了门。

    想起昨天中午和晚上,她奶奶硬逼着她撑下了三大碗饭,她就心头发寒。

    原本为了给家里省粮,她这段时间都是以喝长颈鹿奶为主的。奶制品喝起来虽然都是水,膻味也重,但饱腹感特别强,再少量地吃点饭菜,她觉着自己这段时间皮肤都水灵了。

    可她奶奶不知道她喝奶了啊。

    她走路,她奶奶就摇头,说什么“你看你,每天吃那么少,走个路都走不稳了”。

    啊?她觉得她走得挺稳啊……

    她弯下腰,她奶奶还以为她是要晕倒,赶紧过来扶她……可她明明只是伸手去拿竹篮……

    她脸色红润,她奶担心地望她,嘀咕着“这怕是阴虚火旺,潮热了吧?”

    她……

    于是,只好在她奶关怀的目光下,每顿饭硬撑了三大碗。这下好了,当天晚上,她撑得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她奶更担心她了:“我就说你身体虚,你还不信!看吧,现在连睡觉都睡不着了吧?”

    又说她:“你每天吃那么少,身体能好才怪!奶奶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家里没那个条件,总是吃不饱。有一回,我们那儿的地主老财办喜事,我爹带我去吃席,我一个人吃了一盆子的白面馒头嘞!吃得主人家的脸色都发青了!”

    听到这句话,她算明白了,她死撑硬吃塞下去的三碗饭,在她奶看来,只能算刚刚及格。一顿起码得塞一盆子,那才叫吃饱。

    她想了想,觉得自己连及格线都办不到,还是先溜为敬了。

    她今天是要溜去县城里的。

    家里的腊肉和食用油有多的,她自然想用这两样东西去换取别的物资。

    县城这边离家远,她从早上天光刚好够看清路开始走,一直走到日头老高了,才进了县城。

    县城里面看上去比乡下好多了,主干道都已经修成了柏油马路。马路旁虽然平房众多,但也大多是砖瓦房。

    不少单位还建有两三层高的楼房。

    一路走过,到处都粉刷有“主席万岁”、“破传统旧习,树文明新风”等标语。

    李懿君走路的时候,一直都在四处张望,留心着周围的行人。走了好一阵,难得看到位戴了块老式梅花手表,且面色从容,似乎并不着急要办什么事的男人。

    “叔叔,你好厉害,你有手表诶~。叔叔,你能告诉我,现在几点了吗?”李懿君装出一脸崇拜的表情,凑过去问时间。

    那男人穿了这个时代最流行的中山装,衣服虽然有些旧,但却洗得干干净净,没打补丁。鼻子上架了副玻璃眼镜,看上去三十来岁,一副文绉绉的知识分子气息。

    这时期,有能力买手表的人还很少。听着小女孩艳羡不已的话,男人忍不住微微露出了自得的笑容。

    一看,又是个白白净净,长得漂亮可爱的小丫头,他看了眼手表,和煦答道:“还差两分钟,十点了。不过,小丫头,你懂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这孩子年纪那么小,也不知道认数认得全不?

    李懿君甜甜一笑:“知道。你说的是,九点五十八分。”

    “哟,小姑娘挺聪明的嘛。”男人顿时刮目相看。

    她眨巴眨巴眼睛:“我这么聪明,叔叔有没有奖励呢?”

    男人一怔,顿时笑不可支:“哪儿来的鬼灵精,居然还知道讨赏。怎么办?叔叔身上可没有糖。要不,给你一分钱?”

    李懿君扁了扁小嘴,不开心地道:“不是吃的……我不要……”

    哟,还嫌弃起来了!大约是没见过这么聪明的小孩,男人一边逗她,一边假装认真问道:“那怎么办?叔叔衣兜里就只有小钱钱。不过,你可以拿小钱钱去买吃的嘛。”

    李懿君按住自己的小肚皮:“叔叔,你看,我背了这么重的背篓,走了好远好远,才从家里走到这里。现在肚子好饿好饿。”说着,她露出一副马上快哭出来的样子,可怜巴巴地道,“叔叔,你家远不远啊?带我去吃点东西成不?我好可怜的……”

    她其实根本不是冲着吃的去的,而是,这年头能戴得起表的人,肯定能买得起她的腊肉和油。

    但这时候自由买卖是被禁止的,所有一切都得统购统销。私人敢卖东西,那就是投机倒把。

    她不敢随便相信人,这才出言试探,看这男人是不是个心善的。

    说起来,她还真想对了。这男人叫陆有明,是XX大学的本科毕业生,在县交通局工作。才刚分过来的时候,由于文化程度高,第一月工资就已经达到56元了。

    现在,已经是科级干部了。

    男人上上下下打量她一番,看她长得水灵,身上的衣服也干干净净的,却明显不合身,到处都打满了补丁。“你是从哪儿来的?干嘛走这么远,跑这里来?”

    李懿君当然不可能告诉他实话,于是认真作答:“我从山上来的,我奶奶生病了。隔壁奶奶说,县城里有好药,能治我奶奶的病。我就来了。”

    “你是来抓药?你有钱吗?”

    “没有。抓药要钱吗?”她继续认真问道,又补了句,“没事儿,我可能干了。我能做饭、洗衣服,还会打扫屋子。我帮他们干活儿,他们一定肯把药给我的。”

    听着孩子这么单纯天真的话,陆有明有点心酸,没忍心说破实情,对她道:“叔叔家里有吃的,你先跟叔叔回家吃点东西,再去抓药吧?”

    “耶~!”李懿君手舞足蹈起来。

    结果,他就把她领到了交通局的家属院……

    这家属院就在交通局后头,他们得从挂了XX市交通局招牌的大门进去,穿过办公区,才能顺利进入家属院。

    李懿君本来是想来卖东西的,结果给这位好心的叔叔,弄得心里七上八下的。

    幸好这男人好像有点身份,好些人看到他,都要打声招呼“陆科”。倒还没人疑心她,过来检查她背篓里的东西。

    李懿君这才安心些。

    这时期单位分的房都不大。陆有明的家,也就只有一室一厅。里面安安静静的,一个人也没有。

    她想了想,也就明白了。这个陆科长的老婆,恐怕也是有工作的人。至于他的小孩,是可以送到县城机关托儿所的。

    陆有明从锅里拿出两只已经冷了的白面馒头,歉意地望着她:“叔叔还有事儿要办,来,你将就吃一下吧。”

    说着,牵着她往外走,看样子是要锁门外出了。

    她赶紧一把拖住他,对他道:“叔叔,我这里有好东西,我奶奶让我拿这些东西去换药。可我人小,我怕那些大人骗我。上回,二狗子拿东西进城换,就被坑了!”

    她说:“叔叔,你心好,你一定不会坑我的。”说着,赶紧把背篓放地上,把里面被芭蕉叶裹着的油瓶和腊肉拿了出来,“叔叔,你要了它们吧,好不好?你要了它们吧。”

    她的两只小爪,抱着他的右手摇啊摇,一脸的期待。

    陆有明在看到这些东西后,眼神也亮了亮。虽然他现在工资等级已经不低了,但每个月的肉票、油票都只有半斤。

    特别是最近两个月,不知道为什么,供应突然紧张了许多。上面只给城镇户口每人每月发二两肉票和油票了。大米之类的,倒还是正常供应。

    现在看到这些大肉大油的,他喉咙本能地就滚动了一下。但还是没忘问上一句:“小姑娘,这么贵的东西,你家大人怎么会让你一个小孩子,背到县城来的?”

    李懿君鼻子抽了抽,眼泪珠子就掉出来了:“我奶奶病了……我爹出远门儿了……我娘不要我了……呜呜呜……”

    哭得陆有明手忙脚乱,大致听明白,是一出家庭惨剧。怕孩子伤心,也没好继续往下问,就赶紧安慰了她几句。

    看她抽着鼻子,收了哭声,又问她:“那你这油和肉,是想跟叔叔换钱吧?你想怎么卖啊?”

    她小时候常替家里去公社供销社跑腿,买东买西的。知道这时期棉籽油一斤6毛8,菜籽油7毛8。猪肉呢,不带骨的8毛5,带骨的要7毛7。猪蹄最是便宜,只要4毛。

    她问:“我不知道……叔叔说呢?”

    陆有明文化素质高,每个月工资也高,再加上听到小姑娘的奶奶生病了,自然不会占她便宜。

    他看了看腊肉,肉质细腻,品相看起来就不错,应该是今年新做的。又闻了闻,闻起来像是下了不少大料腌制的。他满意地微微点头,掂了掂份量,足有两斤重。

    又望了望那瓶油,那玻璃瓶跟常见的500ml啤酒瓶的高矮胖瘦差不多,应该有一斤。再看这油,跟他家常吃的浑浊发黑的菜籽油完全不一样,非常清透。

    打开瓶塞一闻,哟,这香味比菜籽油还香啊!

    陆有明知道自己这回是捡到宝了,心里高兴不已,表面上却淡淡地对孩子说:“这样吧,这油,叔叔给你1块5,肉呢,给你3块。总共给你4块5,怎么样?”

    李懿君一听,这价格比统销价贵,但肯定比黑市便宜。黑市好多东西,价格都是翻了几倍的。不过,高收益高风险,那种地方也很容易被抓。

    她想了想,甜甜一笑:“叔叔说多少,就多少。叔叔一定不会骗我的。”

    那笑容,反而让陆有明过意不去了。他忍不住脱口而出:“要是你奶奶药费不够,你中午12点过后,到这里来找叔叔。叔叔再给你补些钱。”

    这下,连李懿君都不由在心里感叹了一句,还真是个好人。

    原本,她卖油卖肉,就是想赚了钱去书店,看有没有红语录之类的东西买。

    她正要跟他道别,眼角余光却扫到书柜里的一抹红色。

    李懿君怔了一下,望了过去,里面果然躺了几册红宝书!“红……红……红太阳!”

    陆有明也愣了,红太阳?什么红太阳?

    小女孩满脸兴奋,拉住他的手,指着书柜直嚷嚷:“叔叔,你家有好多红太阳啊!”一脸“你真厉害”的表情。

    陆有明不知道她在讲什么,但看她表情,也不禁有几分自得。顺着她的手望过去,赫然是几册《主席语录》。

    这可不是值得自豪的事吗?

    要知道,《语录》最初的发行量不大。一经发行,就被人们疯抢一空。也就是他们这样的机关事业单位,才能有幸领到《语录》分发下去。

    而整个交通局的《语录》,都是他们宣传教育科发的。他这里,自然有多的。

    他笑问:“你一个小姑娘,也知道这个?”

    李懿君激动地点头:“嗯呐~,我爹说,主席爷爷就是红太阳!我们每一个人,都要跟着红太阳走~!”

    简简单单两句话,说得陆有明又是高兴,又是感动,深觉祖国的未来,有了希望。他赞了句:“你爹真会教,我的那个小子,整天就只懂调皮捣蛋。不像你,还知道跟着主席走。”

    李懿君得瑟道:“我爹可厉害,可能干了。他最喜欢到处抄主席爷爷说过的话,然后念给大家伙儿听。”说着,两条眉毛就拧到一块儿去了,恋恋不舍地望着红宝书,“可是我爹没有这本书……李书记有,我爹没有……”

    她胡诌的本事,传承自侯秋云,现在说什么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

    看着小女孩目光像是黏在红宝书上,陆有明难得起了送书的心思。他从书柜里取了一本,弯腰递给她:“没关系,你爹从今天开始,就有‘红太阳’了。”

    李懿君欣喜若狂,摸着书爱不释书,朝好心叔叔弯腰鞠了几次躬:“谢谢叔叔!谢谢叔叔!”

    哦,不要误会,虽然她现在做的事,有表演的成分。但她心里,是真的在高兴。

    她爹在特殊时期,是挨了批斗的。重活一次,她一定要帮着她爹好好谋划,千万别再遭人算计了!

    而最好的防范方法,当然就是主席爷爷的话了!

    语录是66年8月才开始普及发行的。要是她爹从现在开始,就句句不离主席爷爷的话,到时候谁敢说他革命觉悟不高?

    红果儿满心得意,又要道别,结果,陆有明看这孩子实在乖巧,招呼了她一句:“你等等。”

    她懵懵地望他。

    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铁盒来。打开铁盒,里面放了一包饼干。

    这时期的糖果糕点都是不带包装的。卖的时候,售货员拿纸一裹,就算包装了。可这包饼干却是自带包装的。

    它是用印着“青食牛奶饼干”字样的牛皮纸包裹着的。在这个时代,这就是最高档的饼干之一了。是国家为了改善自然灾害时期婴幼儿体质状况,而研制的饼干。

    没想到现在就已经有了。

    也是,本省虽然旱灾现得晚,但其它省市却是年初时就陷入困境了的。

    看着这熟悉的包装,闻着这熟悉的味道,红果儿一时有些恍惚。

    眼前仿佛又看到她爹捧着这饼干,笑眯眯地告诉她:“红果儿,你看爹给你搞到什么好东西了?快来尝尝,看好不好吃。”

    红果儿眼睛一酸,抬头问陆有明:“叔叔,这包饼干你能不能卖给我啊?成不?我拿回去给我爹吃,给我奶吃。这种好东西,他们肯定没吃过。”

    小脸儿上满是期待。

    陆有明是知道黑市价格的,原本就觉着自己占了这孩子便宜,想说拿几块饼干给她尝尝鲜。却没料到这孩子是个这么懂事的娃儿。

    心一下子就柔软起来,直接把那包饼干塞到那双小手里:“都给你。叔叔都给你。”

    红果儿一下子就笑起来了:“谢谢叔叔,你人好好哦~!”

    她爹给她搞来过这种饼干,她也要给她爹搞点儿来尝!

    嘿嘿,这才像话嘛!

    侯秋云原本打算,早饭再逼着孩子多吃一点的。

    可她醒过来后,小丫头早就不见了,独独堂屋饭桌上放了碟油炒咸菜和一张葱花大饼。

    这是吃了?还是没吃?

    她心里疑惑,但找不到人,还是只能把早饭吃了,琢磨着中午和晚上,再慢慢来逼她。

    可这丫头消失了一整天。

    照理,乡下的男娃娃也都是漫山遍野在跑,大人白天揪不到人是很正常的事。可他们至少到了饭点儿,知道回家吃饭啊。

    这丫头连饭点儿都不回来……

    侯秋云等啊等,一直等到半下午,终于听到院门响了。

    有人推门而进。

    她出屋一看,回来的不止有她的乖孙女,还有她儿子和牛书记!

    红果儿一看到她,就喜滋滋地大嚷:“奶奶,爹回来了!爹他回来了!”

    侯秋云先是一愣,接着喜不自禁地嘴往上扬,眼眶里却包起了眼泪花儿:“奶奶看到了。看到了。”

    她紧走几步过去,把自己儿子上上下下打量一遭。忍不住“啧啧”有声:“你看你,难得出一趟远门儿,咋把自己整得浑身灰扑扑的?”

    明明是埋怨的话,语气里却满满的都是对儿子的疼惜。

    李向阳出门已久,此刻看到亲娘,一米八的壮汉,眼眶里同样也是湿润不已,顺着他娘的话道:“儿子这不是……没你能干吗?”

    一句话就把亲娘逗乐了。

    侯秋云又赶紧招呼牛书记:“牛书记也来了,真是贵客啊,快进屋坐。你们慢慢聊,我去给你们做点好吃的。”

    “老嫂子,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随便做点儿啥,能填饱肚子就成。”牛书记笑道。

    他一向自谓是廉洁奉公之人,平时,为社员们办事,连人家递过来的一支烟都不肯接。总说什么,这些都是他应该做的。

    可现在,他实在是没那个客气的资本了。

    肚子里实在是饿啊!

    他和李向阳都已经饿了将近三天了。幸亏路上遇到红果儿,还得了个肉包子和半包饼干吃。要不然,又要赶路,又没得吃,只怕真得饿晕在路边。

    事实上,李懿君也没想到,她难得去一趟县城,结果回来的路上,居然会捡到她爹跟牛书记两个人。

    她从陆有明那儿得了4块5毛钱后,头一个就想到,要给她奶奶买肉包子吃。那种酱肉馅儿的,有着浓浓酱香,咬上一口,肉汁就会漫溢出来,溢到味蕾上,再浸润到味蕾深处。

    做得好的酱肉包,简直是人间美味!

    她觉得,她奶奶一定会喜欢这个的。于是问了路人,哪里的酱肉包好吃,三转四绕,才在一家国营饭店里买了三只肉包。

    可惜她没有粮票,只能买高价包子,三个肉包就花了她六毛钱。花得她实在心痛。

    自己吃了一个当午饭。剩下两个,自然是留给她奶了。

    可回家的路上,她居然捡到她爹了!

    当时,她远远地,看到有两个路人在她前面走。可那两个人走得特别特别慢。她原本落后他们很远的,走着走着,就走到他们前面去了。

    她觉得好奇,回头望了一眼。

    居然是她爹和牛书记!

    就他俩那么慢的速度,牛书记还都坚持不下去了,拉了拉她爹:“咱们……歇会儿再走吧……我实在……走不动了……”

    李懿君看得一脸懵逼,忍不住唤了李向阳一声:“爹?”

    她当时其实更想问一句,你们怎么了?

    两个人浑身脏兮兮的,衣服上面厚厚一层灰,都看不出来颜色了。人瘦得都有些脱形了,精神头看上去也特别差。

    她爹诶!简直没把她心疼死。

    一问,两个人都几天没吃饭了。她赶紧把背篓子里面,已经凉了的肉包拿出来,一人发了一个。

    那么大的肉包子,两个男人都是两三口就解决完了。

    她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塞进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