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救助动物群

作品:《重生六零福娃娃

    红果儿闪退闪进,到了波巴布树下。她先找了一圈,把掉在地上的果实收了起来,光明正大地拿回家。

    她奶奶瞧见她,还问了一句:“电影这么早就放完了?”

    “放完了。奶奶,红果儿困,想睡觉了。”

    “你饭还没吃呢。先把饭吃了再睡。”

    “不吃了,果儿好困。”她用手背擦眼睛,平时睁得大大的眼睛,这会儿困得都眯起来了。

    她奶想了一下,对她道:“那我把饭菜留桌上,你等会儿要是饿了,自己起来热了吃。”

    她应了之后,赶紧回她爹屋子里躺下。

    自她爹走后,侯秋云就让她睡这间屋了。这屋里有粮,要是没人睡,半夜里遭了贼都不知道。

    而电影是傍晚开始放的,现下天已经黑了。李懿君是怕自己奶奶担心,所以才回了家一趟。

    等听到她奶那间屋关门的声音,她又躺了一会儿,然后再悄悄出门探听动静。

    果然在窗户底下,听到她奶奶打呼噜的声音。

    这才放心下来,回到她爹屋里,安安心心地进了空间。

    她把瓦罐、畚箕还有竹夹都转移了地方,再用石刀一下一下地凿击波巴布树的树干。

    树干上的创口越来越大,水也一股一股,争先恐后地往外喷。

    到后来,喷出来的水柱,就像后世消防水栓喷的水那么粗。

    每棵波巴布树都储有数吨至十数吨的水。它那粗壮得可怕,甚至凿穿之后,可容两辆汽车并排驱过的树干,是完全中空的。曾试图过殖民非洲的白人们,有拿它放水凿门后,里面充作酒吧或住所之用的。

    就连非洲土著,也有拿它当作储藏室的。

    但它最大的作用,还是产果实,以及蓄水。

    此刻被放水的这棵波巴布树,里面蓄的水量,在非洲大草原上虽然不算多,但也能汇成一个小小的池塘了。

    这边离那个小湖泊不远,她怕等会儿动物们发现有水,会疯狂起来,看这边树干被她砸得差不多了,就赶紧闪退闪进,回到之前逗幼豹的那棵树上去。

    母长颈鹿被她喂惯了水,每天一渴了,就会跑到那棵树旁等着。但它本能地不喜欢肉食动物,即使那只是一只豹崽。

    小豹一出现,它就带着自己的鹿宝宝慢慢走远了。

    现在,就只有那只小豹孤零零地呆在树上。

    小豹一看到她出现,也不怕了,身子突然伏低,猛地扑了过来。

    倒把李懿君吓了一跳。

    结果这小家伙只是把她当玩伴了,扯着她手臂像模像样地撕扯。再跳到她大腿上,人立起来,举起前爪,往她脸上拍……

    唔,这个举动,要是由人类完成,那就叫“扇耳光”。

    她无语地伸出左手,一把按住它脑袋,往后推。

    那小短腿还在挥舞着。

    可怎么挥,都碰不到她。

    她怕它挥嗨了,会自己掉下去。又改成揪住它后颈窝。

    这才抽出空,去观察动物群来。

    就在刚刚小豹跟她玩闹的空当,已经有动物发现新水源了。几只牛羚一路小跑过来,饮用起地上远比湖泊干净的水来。

    而牛羚是群居性食草动物。只要种群有了新动向,别的牛羚也会留意到。

    于是很快,那片极小极小的池塘旁,就围了密密麻麻的牛羚了。

    牛羚一动,斑马群、跳羚群等等非洲大草原上的常见动物,也移动了。它们都是最容易受影响的种群。

    而只有离池塘最近的动物,才能喝到水。

    有些动物甚至直接伸头,去接波巴布树干上喷出的水。

    望着那喷涌而出的水,所有动物都躁动了。它们必须在短时间内喝到足够多的水。否则,等到新水源被食肉动物占领,就又会重复湖泊惨案了。

    而依旧驻守在湖泊旁的狮群,则是莫名奇妙地看着动物们离开。

    那些动物,对它们来说,就是行走的食物。眼睁睁看着食物们全部离开,狮群不安起来。

    最后,一只母狮慢慢跑了过去,想要查看情况。

    它远远地就望见了树干上喷出的水,一脸懵逼。想必这只母狮,从来不知道树干里可以冒水。

    可惜,眼前的水源被最先发现它的牛羚们,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起来。喝饱了水的头牛,又领着一队牛羚虎视眈眈地望着它。

    为了保卫珍贵水源,头牛显示了大无畏的勇气,也敢用老虎般的恶狠狠的目光来威视母狮了。

    它们有长长的尖角,集体出动的话,确实攻击力不容小觑。

    母狮见没有便宜可捞,边走边回头。走到一棵树下时,忽然异想天开地,用爪子抓挠起树皮来。

    不同于平常磨爪子,这只母狮是很认真地在抓挠树皮。

    李懿君看得好笑,心道,它是在找水吗?这也太聪明了。

    只可惜,能贮水的,只有波巴布树这种奇葩树类。母狮抓了半天,把树皮都抓烂了,还是半点水都出不来。

    即使守着一个湖泊,要越过泥沼喝水,狮子也还是不容易的。母狮失望垂下头,回去了自己的领地。

    觉得自己做了大好事的李懿君,心情好得不得了。把小豹子揪到怀里,当猫儿一样大撸特撸。可新水源那边,为了争抢喝水权,已经开始了新的躁动。

    一直喝不到水的一些牛羚,急怒攻心地叫嚣起来,威胁性地用尖角去顶前面的动物。

    有些动物被顶一下,就赶紧跑开了。而有些则不甘心地回过头来,和挑衅者对打了起来。

    打斗场水花飞贱,尘土飞扬。一些牛羚角断身残。

    这一幕幕,看得李懿君心里瓦凉瓦凉的。

    没水的时候,它们会斗殴;有水了,它们还斗殴。

    这不还是会有动物死吗?

    她失落不已,抱紧了怀里的小豹崽。小豹崽伸爪去抓她的衣领,把衣领抓到嘴里咬啊咬。这家伙天真无邪,对于近在眼前的骚动,毫不在意。

    看它那么可爱,她心情又好转了些。算了,至少它们喝到水了。

    没死的那些,应该也能再撑一段时间了。

    这边动物的打斗,引起了狮群的注意。除了没有攻击力的小狮子,成年狮全体出动,慢慢踱了过去,又等着接收战利品了。

    而小狮子们,看到“大人”不在,也乖乖地埋低脑袋,一声不吭地藏身在草丛中。

    看着湖泊周围已经寥寥无几的动物,李懿君赶紧拿起畚箕和竹夹,再提拎起小豹崽,望着它可爱的大眼睛:“小家伙,眼睛放亮点儿。就靠你给我放风了。”

    大胆地跑到湖泊旁,就开始捡起动物粪便来。

    小豹崽几乎不会跑到这么开阔的地方玩耍,除非是它妈妈在的时候。于是,一开始,它被李懿君提拎过来时,有点怕兮兮地,总往她脚边蹲。

    蹲久了,发现没啥危险,就调皮起来了。

    一会儿去扑她的脚,一会儿又去扑鸟儿。

    本来她是想让它给自己放风,留意着有没有危险。到后来,却反而要分心出去,怕这小不点儿,会被鬣狗之类的动物叼跑。

    也幸好,她在这个空间里待久了,一举一动,警惕性都相当高。这里到处又都是草丛,稍微有点响动,她都能听到。

    看它扑了半天鸟,她都有点想把它扔回树上去了。

    但到底多个动物帮她盯着,心里还是要安定些。也就没管它。

    小豹崽像是把她当妈了,发现自己跑远了,就赶紧又跑回来。总归是围着她在转的。

    湖泊边不愧是之前的动物聚居地,粪便多得惊人。粪便的型号也完全不同。有一大堆的,有一小块儿的,有一节节的。更多的,是已经晒成粪饼的。

    她装完一畚箕,就逮了豹崽儿一块闪退回牛棚边,然后把粪便全扔里面,伪装成是那头耕牛拉的屎。

    那头牛很有点牛脾气,不满地“哞哞”叫了两声。

    她怕这牛祖宗一直叫,赶紧又弄了些草料喂它。

    吃人嘴软,这牛打了个响鼻,深深地表达了不满之后,就自顾自吃了起来。

    小豹崽见到体型大的动物就怕,吓得直往她衣服里面钻。她赶紧又提起畚箕回到核桃里。

    这样一趟一趟地往牛棚和核桃里两边跑,粪便来得容易,很快就堆得牛棚里到处都是。

    这下,牛祖宗冒火了,“哞哞”地示威抗议起来。给它草,它也不吃。

    李懿君被它闹得没办法,怕周围的住家被闹醒,干脆把刚刚小豹喝剩的长颈鹿奶倒到牛槽里。

    这招还真管用。

    之前还不接受贿赂的耕牛,低头尝了一口,就不闹了。认认真真喝起奶来。

    看它喝得开心,李懿君倚着墙直乐:“知道是好东西了吧?乖,让姐再倒点粪进去。到了明天,这些全是你的功劳!”

    她就又钻进了核桃空间里,忙活起来。

    那小豹子确实管用,它的听觉和视觉比她好多了。一察觉到有危险,就直接爬树一样,从她脚上一直爬到她身上,寻求保护——哪怕只是前方数米开外,有只小跳羚走过。

    看它胆子跟老鼠似的,李懿君又好气又好笑。不过,也多亏它胆小了。有只母狮离她们还有十几米远时,小豹就“爬树”了。还有一群鬣狗,小心翼翼地想摸到她身后,却被小豹提前发现!

    小豹又“爬树”了……

    这捡粪的过程,算是有惊无险。

    李懿君不止把牛棚堆满了粪,还把猪圈也堆满了。那三只猪仔,就跟睡在粪坑里一样。

    不过猪仔不太讲究,照睡不误。

    她又回核桃里面,把那只小幼豹抱回之前那棵树上,再找到一直“合作”的那只母长颈鹿,想办法挤了些奶,拿去慰劳了小幼豹一番。

    这才回家,把身体擦洗一遍,衣服全洗了,晾在院子里。

    没办法,干了这种活儿,她觉得自己全身都臭了。

    可是,一想到自己暂时性解决了动物们的喝水问题,又解决了全生产队的肥料问题,她心里又满足得很。

    收拾完毕,就回她爹屋子里呼呼大睡起来。

    第二天早上,侯秋云起床,发现自己留在堂屋桌子上的饭菜,完全没动过。

    她有些担心,进去儿子屋里,看到红果儿睡得正香,伸手摸了摸她额头。

    没有发烫。

    心里稍稍安心。

    不过,她家乖孙女也不知怎么了,这段时间吃得越来越少。饭就吃一小坨,菜也挟两口就不吃了。

    这孩子当初求自己留下她时,说什么“奶奶,奶奶,你就留下我吧,我人小,吃得比鸡少”。

    现在,还真跟吃鸡食差不多!

    不行,这孩子该不会是有心给家里省粮食吧?“红果儿,红果儿?”侯秋云喊了几声。

    “该起床了。奶奶做好吃的给你,好不好?”

    红果儿迷迷糊糊地“唔”了一声,又睡死了。

    “红果儿?”她拍了拍她的小脸蛋儿,“快别睡了,该吃早饭了。”

    女娃子又“唔”了一声,没动静了。

    看她睡那么死,侯秋云也就没坚持。心里却想着,不行,今天一定要逼着她多吃点饭。

    想着,自己也没做早饭吃,赶紧赶去队上,打算把牲口喂完了,就回家做顿好的,给乖孙女吃。

    结果走到牛棚边一看,那牛简直就像站在粪堆里的。

    侯秋云惊呆了。

    她明明每天都会打扫猪圈牛棚的啊。这些牲口的粪便,沤肥后都是很好的农家肥,她都会把它们好好拾掇起来,送到生产队专门沤肥的粪坑里堆着。

    这么多粪便,到底是哪儿钻出来的?

    这牛一晚上能拉这么多?

    那不得是神牛吗?

    她呆了好一阵儿,然后跑队办公室去,冲里面嚷道:“牛棚……牛棚里好多牛屎啊!”

    李会计莫名奇妙:“牛棚里当然有牛屎啊,打扫干净不就完了?用得着这么惊慌失措的吗?”

    侯秋云气得叉腰:“我说的可不是一坨两坨!那牛屎把牛蹄都陷进去了!你要见了,你也一准儿吓一跳!”

    到底是队长的亲娘,李会计也没好意思呛声回去,干咳了一声,慢悠悠地往外走:“有那么夸张吗?”

    倒是副队长李爱国,还有记工员李兴业,互相对望一眼,齐齐大步往牛棚走去。

    唉哟,那牛屎可不就堆满地了吗!就像侯秋云说的那样,牛蹄子都陷得老深了。

    三名队干一见之下,大喜过望。

    李爱国喜不自禁地道:“怎么会有这么多牛粪?这下,咱们队不愁农肥了。”

    李爱华也不去挤兑谁了,喜滋滋地道:“太好了,”转头对她哥说,“这下,哥你就不用进城拖肥了。咱们也不用给那个看厕所的送礼了。”

    李兴业也道:“谢天谢地,谢天谢地,得给这牛记个大功啊。”

    他们正高兴,侯秋云的声音又从隔得不远的猪圈外响起:“你们快来看,这里也有好多屎。”

    大家一围过去。

    还真是……

    刚刚还沉浸在喜悦中的队干们,这下也看得面面相觑了。

    一头牛,能够拉那么多牛屎,已经够叫人惊讶了。这三只小猪仔,居然“战斗力”也不弱。

    这下,几个人的疑心都生了出来。

    “咱们队里的牛,还有猪,有这么能拉吗?”李爱国先提出了疑问。

    “不能啊……哥,你说,会不会是打了你的那伙偷粪贼,良心发现,把偷走的粪便,给咱们还回来了?”李爱华异想天开地道。

    侯秋云逮着机会,就踩了她一句:“你看那像是人拉的屎吗?有些是干透了的,里面还夹了那么多没消化的草根。”

    李会计被怼得没话说,不高兴地扁了扁嘴。

    李爱国说道:“我也觉得不是。那伙偷粪贼怎么知道咱们生产队在哪个地儿的?而且,这么多粪便,他们起码得拉粪车来才行。怎么可能不惊动人呢?”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都在推测这些粪肥的来源。

    可不管他们怎么猜,就是猜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最后,有人提议:“干脆让人在这里守几晚,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爱国不同意:“听说过有人蹲点儿揪贼的,就没听过有人蹲点儿揪好人。别的不说,粪肥哪个生产队不需要啊?把这些粪便堆到这儿来的人,肯定是个心肠好的。”

    “诶,那不是更应该蹲点儿吗?看到底是谁那么好心啊。到时候,大家伙一起感谢感谢他们。”李会计说道。

    那么多粪,他们都直觉认为,应该是“一伙人”干的。根本没人能想到小红果儿那样七岁的女娃身上去。

    而做好事不留名的小红果儿,这会儿依然睡得香甜。劳累了一晚上,她全身骨头都快累散架了。

    丝毫不知道牛棚那边,大家都在称颂无名英雄的事。

    核桃空间里,一只母花豹拖着一只死去的小牛羚,爬上一棵远离水源的树上,把猎物藏好。

    接着,它跳下树,踱步到之前藏它孩子的地方去,轻轻呼唤起小花豹来。

    那只之前黏糊李懿君的小花豹,开心地回应妈妈,也从胸腔里发出低闷的叫声来。并从树上半爬半跳地蹦下来,冲过去用小脑袋顶它妈的下巴。

    母花豹的表情一下子柔和下来,它缓慢地眨动眼睛,却在下一秒,从自己幼崽身上闻到浓烈的,别的生物的味道。

    它表情立马变得凝重,像是不认识自己的幼崽一样,把它从头到尾嗅了个遍。直到嗅到小花豹屁股那里,它才闻到了熟悉的气味,这才确认了小花豹的身份。

    但即使如此,母花豹也非常不安。它赶紧叼住了孩子的后颈窝,然后把它叼往藏小牛羚尸体的那棵树上。

    等到了树上,又用自己的脖子去蹭小花豹,还替它不断舔毛。直到幼崽身上再次布满自己的味道,它才安心下来。

    李懿君又是睡到正中午,才起床。

    她奶奶早担心得进来看过她几回了。

    看到她起床了,拉住她,上上下下看了好几回,才问她:“孩子,你是不是身体不爽利啊?”

    小红果儿愣了一下,歪着脑袋看她:“没啊,红果儿好着呢。”

    见她奶奶一脸不相信,她赶紧转了个圈圈,又蹦哒了几下:“奶奶,你看,我真的好着呢。”

    她奶奶还是满脸担忧,对她道:“去洗个手吃饭。”

    她甜甜地应了一声,心里却想着,她爹都走了这么久了,估摸着也该回来了。

    她也该进城去买点好吃的,给她爹备下了。

    嗯,想想就觉得好开心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