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六零福娃娃 幺宝 > 第19章 谢巧云打秋风
    李懿君端着木盆,笑眯眯地冲鹿妈妈“哞哞”叫。

    她可也是个宝宝呢。

    鹿妈妈诧异地一边喂奶,一边望她。大概不明白,为什么有长颈鹿长成她这样吧。

    李懿君居高临下,把周围都观察了一遍,确定离得最近的肉食动物,都还离这边有个几十米远。

    她带着木盆滑下树来,朝母鹿靠近一点,就停一会儿。再靠近一点,再停一会儿。

    母鹿经过刚刚的事件,这会儿警觉性已经提到最高了,耳朵不断转动,寻找声源,并不断转动脖子四下张望,确定安全系数。

    有它注意安全问题,李懿君就可以专心地接近它了。

    估计是她给了它果子吃,又给它喝水,还近距离抱过它宝宝,却没有伤害小长颈鹿。鹿妈妈只是有些不安地走了几步。但最终,还是停了下来。

    李懿君花了老长时间,外加不断“哞哞”叫。终于走到小长颈鹿跟前了。

    她冲它挥挥手,打了个招呼,心道:报歉了,我来跟你抢奶了~。

    钻到它妈肚皮下,就想挤奶。

    可她现在只有七岁,身高也只有一米左右。就是踮起脚尖,跟母鹿的□□还是差那么一小截距离……

    她有些尴尬地蹦哒,结果只轻轻摸到了母鹿的奶头一下。

    怕会扯痛它,她没敢去抓。

    转身,就搬了块石头过来。借着石头的高度,再踮起脚尖,这才勉强摸到了鹿奶头。

    到底不是自己亲生的,长颈鹿妈妈还是有些不安地走开了。

    可李懿君并不想这么轻易地放弃。

    她拿着木盆,回到现实世界去接了一盆水来,像先前那样供鹿妈妈饮用。

    有水在,鹿妈妈立刻被吸引过去了。

    只是,这回它喝水归喝水,喝上一口,就抬头四处望上一眼。

    李懿君这回心也不大了,趁着它在喝水,回家拿了那只搪瓷盅,再进来空间里面,重新搬了块石头,站在上面踮起脚,挤起奶来。

    这回,鹿妈妈犹豫了一下,还是接受了这只无名“鹿宝宝”。

    李懿君花费了良久时间,终于成功挤到一盅鹿奶!

    有一就有二,她满意地摸摸母鹿,以后,你的水我包了!

    至于你的奶?我包一半就好!

    抱着那盅奶,她的心情好得不得了。

    那盅奶,李懿君没敢给她奶奶喝。

    没法子,她实在找不到理由,告诉奶奶这玩意是从哪儿来的。

    队上就养了三头猪崽跟一头耕牛,难不成,她还能撒谎,说这奶是那三头小猪崽产的?又或者,是那头公牛产的?

    就只是波巴布树的果实,她都差点没法解释。

    后来,还是她灵机一动,在核桃空间里捡了些掉在地上的鸵鸟毛。然后在那片属于第一生产小队的山上,选了某棵大树,在上面用枯树枝和枯草混在一起,造了个假鸟窝。

    把鸵鸟毛跟波巴布树的果实,一起丢在窝里。再拉了她奶奶过来看。

    她奶奶不会爬树,当然只能在树下瞅着,看着她爬上去,把一根鸟毛跟一颗果实取出来。

    她奶奶一看,唉哟,这鸟毛没见过诶!这么长一根,这鸟长得应该挺大只的吧?再一看那熟悉的果实,哦,她就说嘛,这附近要真长有结这种果实的树,她几十岁的人了还能不知道?

    这怕是那只鸟从别处衔回来的吧?

    从此,从鸟窝里顺走果实的活儿,就交给乖孙女了!

    侯秋云现在一看到红果儿提着一篮子波巴布树果实回来,就笑眯眯地:“今天又捡了这么多啊?”

    她直接说“捡”,不说“摘”了。

    时不时地,她还叮咛红果儿一句:“别都给人家拿光了。到时候,被那笨鸟发现了,换地方筑窝,咱可就拿不到了!”

    这时候,红果儿就甜甜地道:“嗯呐~,我给它留几个!”

    侯秋云也不是个傻的。那些来不及处理的果实,她全藏到家里的红苕堆里。就算是她儿子回来了,只怕也发现不了。

    现下已经是十一月中旬了,一队的秋播前两天已经顺利完结。队员们忙了这么久,终于可以闲下来了。

    李向阳也已经走了差不多半个月了。这段时间,侯秋云一直忙着制腊肉。而李懿君就像只准备过冬的小松鼠一样,使劲儿囤食物。

    她摘了那么多果实,后来又榨了几十斤油,家里的大陶罐根本不够装。她奶奶又去买了几只回来,才勉强装下了。

    看着那装得满满当当的陶罐,她奶奶简直乐得合不拢嘴。

    不过,其它食物她都有办法解释出处。就这长颈鹿奶,她想来想去,想了半天,愣是找不到法子解释。

    首先,这奶肯定是从动物身上挤的吧?这动物哪儿来的啊?你能不能带人找到它啊?要是不能,为什么你又能天天挤到奶呢?

    其次,能产奶的,肯定是动物妈妈啊。那动物宝宝呢?

    第三,那只动物妈妈为什么肯让你挤奶?

    综合考虑了一下,李懿君默默地用几块石头堆了个简易灶,又回家去取了个陶罐,还有点火用的火石和火镰。

    五、六十年代,农村普遍用的还是火石、火镰来点火。这东西用起来很不方便,但却不像火柴那样需要花钱。有些抽旱烟的大老爷们儿,甚至随身携带着这玩意。

    她左手捏稳火石,右手捏住火镰,把它俩凑到简易灶里堆的枯草旁。那枯草都是处理过的,把最易燃的穰扯下来,弄成一堆。火石跟火镰用力击擦,擦出的火花就会溅出来。只要溅到易燃的穰上,鼓起腮帮子轻轻一吹,火花就会变成暗红色的火头了。

    再用这火头,引燃火縻子,它就能变成明火了。

    把长颈鹿奶倒入陶罐里,看着它涨开之后,李懿君就把这些奶全喝了下去。

    虽然没法拿给爹和奶奶喝,但她喝了,就不会饿了。也能节省家里的粮食。

    也算是一种“曲线救国”的办法吧。

    喝完奶,她细心地把木盆里还剩的一点水,直接浇到火里,把火淋熄。再刨了个小坑,把灰烬和烧得有些发黑的石块一起埋进去。

    只热个牛奶,花不了几分钟功夫,也起不了什么烟。把“罪证”一掩盖,完全是神不知鬼不觉。

    就算不幸有人发现了,跑过来查看,她还能躲进核桃里呢。

    日子就这样忙碌而充实地一天天过去了。

    而她爹虽然已经走了二十来天了,但粮种却在不断往回寄。

    头一批粮种,是在他走后十天左右寄回来的。数量不多,只有四大麻袋。一麻袋也就只有180斤。

    粮种是寄回公社的。牛书记走之前,就已经吩咐好了,粮种一到,直接入粮仓。而社里的民兵连,荷枪实弹地三人一组,日夜轮班守护这些救命粮。

    这时期,民兵都是人手一杆枪的。用的是56式半自动步枪,是政府56年仿苏联的半自动步枪造的武器。有些民兵手里甚至有鬼子的三八大盖步枪,当然了,这种就是解放前的战利品了。

    幸亏有强悍的民兵在,没人敢去粮仓抢粮、偷粮。

    而没过几天,第二批粮种也寄回来了。还是四大麻袋,还是同样规格180斤的重量。

    看到社里都出动民兵了,又看到东西入了公社粮仓,这让二队队员们心里都燃起了希望的火把。

    事实上,这会儿,全国各地到处都在闹旱灾的消息已经传开了。到处都是人心惶惶的,生怕这旱灾过境,连这个水旱由人的地儿都不能幸免。

    看到这一袋袋粮种入了公社的粮仓,不止是二队的人心安了,其它三队的人心也安定下来——咱们公社的牛书记还有李队长确实是个本事人。就算发生了灾害,人家指不定也能给大家伙儿带来条生路。

    不过,虽然心下安定,农人却是数千年来,都是看天吃饭的。传出旱灾的消息后,大家心里都在怕,既怕旱灾会卷过来,又怕自家的存粮不够吃。

    而最怕的,却是出现人祸。

    建国前多战乱,人们靠老天爷赏饭吃也就算了,还得防着流民乱兵进屋抢粮抢钱。

    现在建国才不过十年,大家对于以前的事都还记得清清楚楚,不敢相忘。于是,听到旱灾的消息后,人们就不太乐意出门了。

    都呆在家里守着粮食。

    各生产队也组织了青壮年人员,专门四处巡逻。只不知防的是谁?

    二队的人对此颇有微辞,但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万一以后粮不够吃,可还有求着这三队的时候呢。

    不过,就是在这样的紧张形势下,李懿君也没啥好害怕的。

    她现在已经存上够吃一整年的粮食了。虽然后面还有两年的困难时期,但咱也不必一口吃成个大胖子啊!

    相反,跟前段时期的小松鼠囤粮期不同,这段时间,她的重点已经放到了做好吃的上面。

    人生在世,干嘛要过得那么苦巴巴的呢?

    多做点儿好吃的,爹和奶奶也能享享口福。她呢,也不必像小时候那么苦哈哈地,吃顿红苕饭就像过年似的。

    本地属于盆地地区,气候潮湿,自古以来就喜食辣椒、花椒祛湿。种植得也多。

    现在土地虽然归属集体公有,但野地里,却依然到处长有前人植下的花椒树和辣椒丛。

    李懿君没事就会去扯上一些,回家炒菜。

    家里又不缺吃的了,没什么需要花钱的地儿。姜蒜糖等常用调料,她奶奶也舍得买了。

    她先用波巴布树的果肉熬了些水出来,这种酸味十足的汁水,就算是她的醋了。

    再在另外的陶罐里放水放糖,熬至糖溶解。把“果醋”放进去搅伴。然后把陶罐放到灶旁晾着备用。

    取一颗莲花白,撕好洗净。再把胡萝卜切条,蒜和辣椒切好。

    接着,把撕好的莲花白和胡萝卜放在一起,加盐,拌匀。之后,就让它腌着,它自己就会出水。体积也会慢慢变小,看上去像熟了一样,软软的。

    这时候就要挤水了。挤干净后,放到泡菜坛子里,把之前晾着备用的汁倒进去,再加上辣椒、花椒、蒜。泡上一晚上,跳水泡菜就成了。

    当然,胡萝卜要多泡两天。

    这种跳水泡菜,味道跟老泡菜完全不一样。调料调得好,那可是一大美味。

    接着,她又炒了个洋芋腊肉,还有个干烧鳝段。

    她爹已经走了二十来天了。原本她还等着他回来,一家三口一起吃。可这些野黄鳝生命力再强,这两天也开始陆续有死亡的了。

    不得已,她只好每天烧上一些了。

    不过,今天饭菜做好后,她奶奶没回来,倒是有个意料之外的人,摸上门来了。

    她亲娘谢巧云跑过来了。

    谢巧云虽然不要红果儿了,但家里这两天还是揭不开锅了。

    她饿得肚子发疼,想来想去,又想到了她丢掉的这个女儿。

    红果儿现在应该在队长李向阳家里,吃好的喝好的吧?那可是生产队长家!

    想到这个,她觉得自己更饿了。

    鬼使神差地,就往他家去了。

    这一路走下来,路上家家户户都传来饭菜香味儿,可把她馋坏了!可等到她快走到李向阳家时,空气中竟飘来了肉味和油香味儿!

    哟,离正月还早着呢。现在就吃上好东西了?

    心里越发觉着自己来对了。

    她有点儿怵侯秋云,没敢直接过去敲门。先躲在门口听了听动静,确定她没在,这才敢敲门。

    “红果儿,红果儿?我是你娘,开门呐!”一想到要看到自己闺女了,她满心欢喜,连喊门的语气都柔和得不得了。

    可跟她的热情相比,前女儿红果儿的反应就冷淡多了。

    李懿君没想到她会来,先是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了,自己该干嘛干嘛,完全没有理会她的意思。

    谢巧云喊了阵门,没人应,可又听到院子里面有人在边哼歌,边打水洗衣服。

    她惊疑不定,这真是她闺女红果儿吗?那个怯生生,老爱躲在她身后,问她句话,半天放不出来一个P的红果儿?

    她觉得心都凉了半截,以前咋没觉着这娃子生了副冷心肠嘞?这才送出去多久,就不认娘了?

    闻着里面传来的肉味油香,她耐着性子,声音也更柔和了:“果儿啊,我的好果儿。娘知道你心里有怨气,你怨娘不要你了,是不是?”

    还是不理她。

    没法子,谢巧云只能自己继续唱独角儿:“你以为娘想把你送过来啊?那不是因为咱们家没吃的了吗?你是怨错了人,也恨错了人呐!要怨,就怨他李向阳!都是他把咱家粮食偷了,娘没办法,才把你送过来的。”

    这女人没法承认是自己的贪心害了全家人,竟把黑锅往别人身上甩。

    她越说,还越情真意切,眼泪都掉下来了:“我的儿啊,我可怜的果儿啊,你是娘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啊!娘真的好舍不得你的……要不是想着,他拿了咱家的粮,怎么着也会有点愧疚心,给你口饭吃,娘说什么也不肯把你给别人呐!”

    她哭啊哭,哭了好一阵。

    哭得李懿君心里又怒又烦躁,衣服也不洗了,骂了句:“你脑子进水啦?脏水随便泼,你以为队里就没人讨论这件事儿吗?你以为人家就不会跟我讲,我亲娘是个什么货色吗?”

    想起当初,这女人狠心肠地把她一个七岁的娃儿,随便丢给外人,还厚颜无耻地叫嚣:“这孩子我反正不要了,今儿就撂这里了!你要狠心,就让她饿死在你家院子里好了!”

    她可真说得出口!

    即使过去了很多年,谢巧云说这句话时的神态、动作,还有语气,她都记得一清二楚。

    那么小的孩子,求着她别丢了自己,扯着她的衣角一直哭。她却扯开她的小手,恶狠狠地对她说:“你要敢跑回家,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

    她做错了什么?明明是她谢巧云犯的错!

    而最令她气忿以及伤心的是,她从来没对她说过一句“对不起”,也从来没承认过当年自己的错误!

    错的只有别人!

    她清晰地记得,当年自己被抛弃后,看着奶奶紧闭的屋门,还有冷冷清清的院子,肚子又饿得要命,只能蜷缩在角落里,无助地流眼泪。

    她太小了,又是死心眼,谢巧云叫她呆在这里,她就呆在这里。满心的绝望,完全想不到其实只要挨家挨户敲敲门,就会有好心的婶子叔叔给口饭吃的。

    结果后来连命差点都饿没了。

    那时,她的亲娘谢巧云在哪里?

    她越想越烦,那女人被她骂了之后,安静了一小会儿,接着,却越来越情真意切了。

    谢巧云哭道:“红果儿,我的好红果儿。你怨娘,娘也没话可说。可你看看,现在你吃的是什么?你今天用油炒菜了吧?还有肉吃吧?你在咱家里,能吃得这么好吗?”

    嗬,敢情她能吃肉,还多亏她了?!

    李懿君气笑了,对着门外大声道:“对啊,你家啥都没有。就算有好的,你也都紧着自己吃。现在多好,我爹我奶奶他们自己舍不得吃肉,都省给我吃。这日子,过得别提多自在了!”

    谢巧云直接就被她噎死了!

    不!应该说,她刚刚被红果儿怼的时候,就已经噎了一次了。

    她又是傻眼,又是生气。

    那些话,根本不是一个七岁的孩子能讲得出来的啊!

    要不是那声音稚嫩得紧,她差点以为是侯秋云在里面说话!

    “你……你这孩子咋了?!你别是脑壳坏掉了吧?!”

    她脑壳正常得很!而且看她傻眼,就觉得解气!李懿君进了堂屋,舒坦地给自己倒了碗热水,把波巴布树果肉放了一块进去,再加点儿糖。那味道啊,比老北京的酸梅汤还正。

    她喝了一大口,想到谢巧云还在饿肚子,心情倍儿棒。

    “红果儿啊,你……你就算怨娘把你丢了,但你爹、你姐,还有你弟他们可没丢你。现在家里都揭不开锅了,你真的忍心饿死他们?”

    李懿君眼神一黯,那几个人确实没把她丢了。但,当初谢巧云说要丢了她时,他们可没一个人反对呢。

    她又喝了口“酸梅汤”,闲闲地道:“你跟我说这个干嘛?难不成你想把我拖回去剁馅儿,蒸成人肉包子给他们吃?”

    谢巧云气得啊,要她还是她闺女,她简直就想把她揍个屁股开花!但她的肚皮及时响了一声——饿的。

    于是,她耐着性子继续道:“哪儿能呢?娘怎么舍得?红果儿,你听我说,你爹他饿得躺在床上,都爬不起来了。李向阳把粮食放哪儿了,你肯定知道,对不对?你把那些粮食,拿点儿给娘,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