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六零福娃娃 幺宝 > 第17章 跳羚腊肉
    等到李向阳回家,看到他娘居然给他准备了这么多食物,感动得眼眶泛红。

    “娘,你该不是把香肠都煮了吧?儿子吃不了那么多,就带一节就够了。其它的,你留着自己吃!”

    侯秋云笑眯眯地,如今,她也是掌着几十斤肉的大家长了。这点香肠,她还是能大方得起来的。

    “那怎么够?还有牛书记呢。”她说。

    “爹~,你吃吧~。奶奶说,你是去办大事。很大很大的事~。”红果儿在旁边也萌萌哒说道。

    李向阳摸摸她的小脑袋,还是对亲娘道:“娘,我年轻,少吃点肉不碍事。你才要多吃点,把身体养好了,才好为人民服务!”

    侯秋云白了他一眼:“是为猪牛服务吧?”

    想到她伺弄牲畜的活儿,全家都笑了。

    趁着李向阳不注意,侯秋云就对红果儿眨了眨眼,望了望腌肉藏起来的方向,微微摇了摇头。

    红果儿马上就懂了,也朝她奶奶眨了眨眼。

    祖孙俩有了个共同的秘密,瞬间就感觉亲密了不少。

    在这股亲密感的作用下,侯秋云看红果儿,那是越看越可爱了。

    再想到红果儿捉的黄鳝,摘的油果子,还有今天发现的几十斤大肉,越发觉得这孩子是个有福气的!还旺家!

    啧啧,谢巧云要是知道自己丢了个大福星,那可不得后悔死?

    李向阳看着那祖孙俩,突然之间感情好到让人挤不进去,有点莫名奇妙:“你们俩咋了?干啥在那儿挤眉弄眼的啊?”

    “你一个大老爷们儿,知道这么多干嘛?”侯秋云才懒得理他。

    李向阳更莫名奇妙了,这跟大老爷们儿有什么关系?

    红果儿在旁边看得咯咯直笑。

    晚饭的时候,李向阳坚绝不肯带那么多香肠走。侯秋云懒得跟他扯,切了半段香肠塞到红果儿手里。

    红果儿哭笑不得地握着香肠,奶奶这是要让她把香肠当苞谷棒子啃吗?

    “香肠这玩意儿,就是要大口地啃,才好吃!”奶奶慈蔼地看着她。

    “哦。”

    红果儿听话地咬了一大口,小腮帮子鼓鼓地,看起来别提多可爱了!

    侯秋云笑眯眯地掐掐她的小脸蛋:“听话的娃子最讨喜了!”

    转头又满脸嫌弃地望着李向阳:“看到没有?!多跟红果儿学学!当娃子的,大人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说着把另半段香肠塞到李向阳手里。

    李向阳也是哭笑不得:“娘,我都这么大了,哪儿能跟红果儿一样?”

    愣没肯接那半段香肠。

    “你就算七老八十,在老娘面前还是个娃子!”侯秋云哼了一声,把香肠塞嘴里啃了一大口,“不吃就不吃!我还稀罕你吃?”

    红果儿看她奶教训儿子,笑得肚皮发痛。她奶奶有时候也挺像老顽童的。

    侯秋云嘴里说“不稀罕”,但第二天早上,儿子出门前,还是偷偷地把剩下的三节香肠藏到了那堆煎饼里面。

    他这一走,不知道要走多久。祖孙俩都挺舍不得的,大的牵着小的,站在家门口目送着他离开。

    李向阳也舍不得她俩,走几步,就回头挥挥手。再走几步,再回头。

    挥到后来,连侯秋云都不耐烦了,冲自己儿子做了个撵人的手势,大声道:“快走快走,磨叽什么呢!你是去办大事儿的人。家里不用担心,有你娘顶着。就这样了。”

    牵着红果儿就往自家院子里走。

    结果一进院子,她眼眶就红了,装作若无其事地去撸苞谷棒子。

    李向阳看不到亲人的踪影了,心里有点失落。刚要转身离开,却看到红果儿抻了个小脑袋出来望他。

    接着,她从门里跳了出来,用力挥手,大声喊道:“爹!爹!早点回来!红果儿等着你!”

    李向阳眼眶也泛红了,他大声答应了她一句,转头昂首阔步地奔着“为人民服务”而去了。

    他一走,侯秋云就开始忙活昨天白捡的那堆肉了。

    这大肉可不容易捡,她活了几十年,也就只捡着了这么一次。还多亏是红果儿,才能捡着。

    她觉着,家里应该不可能再捡到肉了,对这堆肉那是相当地“鞠躬尽瘁”!不仅把家里一直省着的大料全下了,拿来腌制这些肉,每天还要费劲儿地把它们全翻动一次,好让它入味均匀。

    她打算拿这些肉,来做腊肉。

    腊制品要保存得好,放上一整年都没问题。就算生了点霉,这时候的人大多节省,多半会选择刷掉那层霉,多煮一阵儿照旧吃。

    不过,要薰腊肉,肉腌制好后就得挂起来风干。

    怕被人瞅到,侯秋云干脆就把这些肉挂到了堂屋里的大梁上。平时没事,就把堂屋的门开着,让它通风。再把院门关得死死的,让谁都没法随便进来。

    人家实在要进来呢,她就把人堵在门口“摆龙门阵”。

    当地把聊天,叫做摆龙门阵,跟北方的“侃大山”是一个意思。反正就是侃啊侃,侃到你找不着北,完全忘了是来干嘛的。

    薰腊肉最好的薰料,是锯末、松枝和柏丫。不过这些东西,普通人家都是不好找的。

    但她也有办法。每天去队上喂完牲口,就去找谭木匠的老婆摆龙门阵。

    她也不说自己需要这东西。但眼下队员们才分了猪肉没多久,谭木匠老婆顺口就问了她一句:“老嫂子,你家薰了香肠腊肉没?要不,装点锯木面回去呗?”

    她就诧异地问:“你家不薰啊?”

    谭木匠老婆回道:“就那么点儿肉,我家那口子嫌麻烦,叫我渍成盐肉就得了。老嫂子,队长他不是喜欢吃香肠腊肉吗?你要不要给他薰点儿?”

    谭木匠家的做法,也是队里大多数人的选择。但侯秋云却不管怎么麻烦,都一定要薰腊的。

    解放前,日子过得特别苦。她家又是村里最穷的困难户,本来她除了李向阳,还生过几个崽儿的。可惜都没能养活,全饿死了。

    就剩了这么一根独苗苗,那还能不宝贝死?

    刀子嘴归刀子嘴,她疼起儿子来,那也是不遗余力的。她儿子又争气,当了个生产队队长,给她这个老娘脸上增了不少光。

    他随口说了一句喜欢吃香肠腊肉,她就年年都做。

    当天,她就把谭木匠家的锯木面拿了好多回来。又借着平时到山上去割牛草、猪草的时候,偷偷拾了不少柏丫松枝回来。

    她也没专门把腊肉拿去薰。这年头用的都是土灶,烧的都是柴禾。而柴禾嘛,里面自然各种木材都有。只是里面的柏树、松树很少而已。

    她在土灶上方横三根原本拿来晾衣服的竹竿,到了烧饭的点儿,就把腊肉全挂上去。灶里再用最近捡的松柏枝来当柴禾烧。

    这样薰上数天,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把腊肉薰好了。

    以后,每隔一段时间拿出来,再吊一回灶头,让它再薰薰,就可以管保不坏。

    李懿君后来仔细瞅了瞅,发现这些腊肉对着光看,甚至有些透光。不得不感叹劳动人民的智慧广大。

    侯秋云薰好了腊肉后,头一件事,就是把腊肉切了一块,拿来给金孙女炒着吃。

    这个时期肉少,普通人都是要放许多蔬菜和着肉一起烹制的。

    可红果儿不是家里的大功臣吗?侯秋云愣是一片菜叶都没放,炒了满满一大碗的腊肉给她。

    等炒好后,她想了想,又用筷子挟了七八片腊肉出来,用刀把它切碎了,再手撕了一大堆莲花白,和着一起炒。

    红果儿看得莫名奇妙的。

    侯秋云笑眯眯地对她道:“没放菜的,给咱们红果儿吃;放了菜的,等会儿奶奶端过去给你金奶奶吃!”

    红果儿一听,心里头暖暖的,撒娇地道:“没放菜的,奶奶也要吃~。”

    奶奶笑着摸摸她的头:“奶奶吃,奶奶会吃的。”转头就把炒好的莲花白炒腊肉,用“我娘家外甥的媳妇儿娘家拿来的骆驼肉,你尝尝。可没吃过这种肉吧”为借口,给隔壁姐妹金银花端了过去。

    如果这炒腊肉,换成李懿君来炒,她铁定会把蒜苗切段,和辣子一起放进去炒。放的油,也一定会放得更多些。

    那样炒出来的味道,会好吃很多。

    但这是奶奶专门给她做的,这里面有老人家的心意。

    李懿君心里发暖,嘴角忍不住弯成道弧,开心地望着这道菜,心里没有任何想要进一步加工它的想法。

    等侯秋云回来后,祖孙俩把炒腊肉端进堂屋里,和着饭一起大快朵颐。

    这回腌腊肉,侯秋云可是把家里藏的那点子大料全下了的。薰制用的薰料,也特别讲究。

    当李懿君把腊肉放进嘴里,差点没被她奶奶惊到!哟,原来她奶奶舍得放大料的情况下,做出来的东西还是很不错的嘛!

    她赶紧拍了奶奶的马屁:“奶奶,肉肉好好吃!好好好好吃!~红果儿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肉肉!”

    这小马屁精,哄得侯秋云那是眉开眼笑的。

    不过,即使有这么多温馨时刻,李懿君心里的那根弦还是绷得紧紧的。

    在饥荒没有到来之前,她一定得囤到足够多的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