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捡大肉

作品:《重生六零福娃娃

    成年花豹凭着惊人的咬合力,以及良好的体力,经常会把猎物拖到树上去,以免被别的肉食动物截杀食物。

    放跳羚的树,离藏小花豹的灌木那么近,估计就是它妈猎的。

    竹篮和镰刀早在练习时,就被放到了那棵黄桷树下。她把手里的砍刀也放下了,抱紧小花豹,再度进入核桃里的世界。

    这回,她是直接选定了那棵挂着跳羚尸体的树,进去的。一进去,就到了树上。

    她先把小花豹放开。

    小花豹得到自由,一下子就蹿开了,爬到较细的枝桠上去。

    可察觉到她并没有在后面追捕,它又诧异地回头望了她一眼。

    李懿君才没注意到这个,她眼里只有那一堆肉。

    啊,这么多肉,做成肉干给爹带去当干粮,饱腹又好吃。体积还不大,带起来也方便!

    她魔爪一伸,紧紧抓住那具血肉模糊的跳羚尸体,专注地想着现实世界里那棵黄桷树。

    死去的跳羚,就这么跟着她一起回到了现实世界中的黄桷树上。

    对,是树上。不是树下。

    营造出这具尸体,是被猛兽拖到树上的错觉,她就可以安安心心地当一个“发现者”。

    至于为什么这种野生动物,大家从来都没见过?她也不知道啊~。

    她只是发现者~。

    身手矫捷地滑下树,她高高兴兴地往山下飞奔而去。

    跑了好一阵,终于瞧见她家院门。她冲进屋里,看到金银花不在,赶紧冲她奶奶喊道:“奶奶奶奶!山上……山上……”

    喘得话都说不周全了。

    侯秋云有金银花的帮忙,这会儿早已把煎饼做好了。厚厚高高的一叠煎饼垒在竹筲箕里,放在堂屋饭桌的正中央。

    金银花这会儿,也已经回家做饭去了。

    李懿君见家里只有她奶奶,赶紧拉住她的衣袖,就往院外走。

    侯秋云没弄明白,她想干啥,于是问道:“红果儿,怎么了?你这是要拉奶奶到哪儿去?”

    李懿君喘得厉害,说不清楚,干脆停下来歇了几秒,顺了口气,才神秘兮兮地凑过去对她奶奶道:“奶奶,咱们悄悄走。山上,山上有东西!”

    侯秋云眼睛一亮,难不成她家红果儿找到那棵产油果子的树了?唉哟,那可是好东西啊!

    “对对对,咱们悄悄走,别叫别人盯上了。”侯秋云压低声音,喜滋滋地道。转身就背了个大背篓。

    开玩笑,她才不像她儿子那么傻,啥都想跟队员分享!

    要分享也成,等她把果子都摘了,给他留一颗在树上当种子。要栽树,他自己栽去!

    祖孙俩乐陶陶地,快步往山上走去。

    只是上山的路都是很耗体力的,侯秋云又不年轻了。走到后来,累得不行了,一直问李懿君:“红果儿,还有多远啊?”

    “不远了,奶奶,马上就到了。”

    侯秋云想想那香喷喷的油,咬了咬牙,背着背篓继续加劲儿爬。

    一刻钟后,她们终于走到了那棵黄桷树下。

    侯秋云四处张望,边望边问:“在哪儿啊,红果儿?我咋没瞅到呢?”

    “在那儿啊,奶奶~。”

    顺着红果儿指的方向,侯秋云一望,就看到了那只挂在树上的跳羚尸体。

    这种生物腿细细长长的,看上去有点像鹿,又有点像羊。侯秋云从没见过。

    可它毫无生气地挂在那儿,身上有明显被野兽撕咬过的痕迹。还断了根腿儿。

    这让普通人看到,冲击力还真不小!

    侯秋云两腿发软,拉拉红果儿,压低声音道:“果儿快走,快点走……这里……这里有麻老虎……”

    她其实根本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猛兽。

    但这边为了让小孩在天黑后,乖乖呆在家中,不到处乱跑。大人们总是会吓唬孩子:“好好睡觉,把被子盖好。要不然,等会儿会有麻老虎来把你叼起走哦!”

    红果儿萌萌地望着她奶,一脸不解。

    确实有“麻老虎”。不过,那“麻老虎”在核桃里住着呢。而且,刚刚她还救了“麻老虎”的崽儿的。

    红果儿挣脱被侯秋云抓着的手,用小孩闹情绪时别扭的声音道:“红果儿不走~,红果儿就不走!树上有肉肉!红果儿想给奶奶和爹做肉肉吃。”

    听她说得那么大声,侯秋云吓得扑过来,就想捂住她的嘴。

    可这小丫头动作还挺麻溜儿的,往旁边一闪。跟着,像只猴儿似的,三两下就爬到了黄桷树上。

    唉哟喂!侯秋云吓得直抓头皮!

    红果儿却在上面用力摇晃跳羚尸体。

    那尸体虽重,但在树上挂着,本来就摇摇晃晃的。被她左晃右荡的,居然愣是给晃悠下来了。

    掉地上,发出“嘭”地一声闷响。

    红果儿得瑟着,又从树上半滑半爬地下来了。

    侯秋云冲上前,一把抱起她,就往一棵大树后面躲!

    可躲了半天,啥事儿都没有。

    她试探地从树后出来,左望右望。

    红果儿却直直地蹿到那堆肉肉前,举起之前搬跳羚时,被她留在黄桷树下的砍刀,用力往尸体上砍去!

    吓得侯秋云心里叫起“小祖宗”来。

    她抓狂地蹑手蹑脚走过去,又想来拖红果儿。

    红果儿却用双手举刀,一阵乱斩。斩得她都不敢近身了。

    这小丫头动作这么大,周围却依旧静悄悄的,并未闯出什么可怕的猛兽来。

    观察了一会儿,侯秋云的胆子终于大了起来,把背上的背篓也放了下来。看着黄桷树下摆着竹篮,里面还有镰刀,她果断走过去,拿起镰刀开始割起草来。打算等会儿用它遮掩那堆肉。

    那么多肉呢!

    她家一年也吃不上几回肉啊!

    既然现在野兽不在家,就怪不得她把肉顺走了!

    开玩笑,这些肉少说也有几十斤呢!

    红果儿力气小,劈了半天,也没把那堆肉劈好。累得坐地上直喘气。

    她奶奶生怕野兽会回来,从她手里取过砍刀,没费多大功夫,就把那只跳羚分成了几大块,全装到已经垫了草的背篓里。

    上面又仔细盖好一层密实的草。

    她掂了掂总重,好家伙,怕有六十斤吧!

    望着地上的残渣,她实在心疼。她这个人本来就节俭,看着地上那些碎骨头和碎渣,能不心痛吗?

    但她不敢久留,背起背篓,拎起红果儿就往山下跑!

    刚刚爬山时,她还觉得累。

    这会儿?累个P!

    李奶奶跑得那叫一个快!简直跟草上飞似的!

    李懿君达成目的,也不作妖了。乖乖地跟着一起跑。

    等她们跑回家门,侯秋云“啪”地一声把门关上,插上门闩!惊魂未定地拍胸口:“唉哟吓死我,吓死我了!”

    红果儿继续懵懵哒看她:“奶奶,你吓什么啊?”

    侯秋云又气又怕,吼了她一声:“以后别往山上跑!小心有麻老虎!”

    红果儿看她吓得厉害,心里愧得慌,小脸儿担忧地望着她奶奶:“奶奶,奶奶,你怎么了?你是不是怕啊?”

    “怕?!”侯秋云眉毛一竖,“你奶奶我啥事儿没经历过?我会怕?!我跟你说,我就不知道‘怕’字咋写的!”

    一脱离险境,侯秋云骨子里的彪悍劲儿,又起来了。

    “……哦。”

    李懿君考虑了下,把这堆肉做成肉干,给她爹当干粮,不太现实。毕竟他是跟牛书记一起去买粮种呢。

    跳羚肉吃起来,怎么着也跟猪肉、牛肉不一样吧?

    到时候牛书记问起来,这是什么肉,她爹怎么答?

    这事儿侯秋云也想过了,干脆就把家里才灌的香肠拿了出来煮熟。这边一年才杀一次猪,所以分到各户的肉,大家都重视得很。

    为了能多吃几回,多半都会做成腊肉、腊肠之类的腊制品。这样就可以存放很长时间。

    侯秋云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儿子,这回又是李向阳头一次出这么远的门儿。再想着儿子这回,是去救所有社员的命的,心里那种自豪感哟!

    简直爆棚!

    她把家里灌的六节腊肠全拿出来煮了。再放到干净的筲箕里沥水,准备等凉了之后和煎饼一起放到包袱皮儿里。

    庄稼人,讲究不那么多。现在天气凉,食物不容易坏。可以先把香肠当顿吃,在外面只要有碗热水,把香肠放进去,它就能热。

    至于煎饼,金银花帮她摊得特别薄,薄到发脆。里面的水分早在摊的过程中,蒸发得差不多了。自然比肉食保存的时间更久。

    做完之后,趁着她儿子还没回来,唤上红果儿一起,把刚刚背回来的肉,打理干净。

    祖孙俩打理了老久,才弄好。

    接着,她又去隔壁找金银花借了盐,回来后,跟自家盐罐里的盐一起,全部用来腌了那些肉。

    弄好后,就赶紧把肉全数藏了起来,不叫她儿子看到。

    免得他拿去跟队员分——虽说那片山林属于一队,林里的飞禽走兽也属于一队。可要她白白拿出那么多肉跟人分,她就是舍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