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六零福娃娃 幺宝 > 第14章 豹崽出现
    侯秋云笑着应了。

    鳝鱼蒸好后,李懿君用筷子戳了一点肉下来尝味道。一尝,就微微皱了皱眉。

    想起之前榨的那半碗油,她赶紧用勺子舀了一些,均匀地淋在了鳝鱼上。

    这回,再尝,味道可就好极了!

    这会儿,李向阳也终于回来了。

    他心里有事,竟然连那么明显的肉香都没留意到。直直地走进堂屋,就对老娘道:“娘,我刚刚去找牛书记了。书记让我明天就跟他一块,到外省去买粮种。”

    侯秋云莫名奇妙:“买啥粮种?粮仓里不是有种吗?还买啥啊?”

    李懿君听得好笑,果然是她奶的口气,一切从节约出发。

    李向阳赶紧把买粮种当粮食的想法,告诉了他娘。

    他娘一阵惊喜,接着又皱起眉头:“想法倒是好。但人家粮食公司会准你买那么多种子?”

    计划经济时期,一切都是有指标的。哪怕你开有介绍信,也只能买一定量的种子。

    李向阳满不在乎:“咱们这回去,买的可是全公社的种子。人家牛书记也要去的呢。到时候工作证、介绍信一拿出来,怎么着也得卖个几袋粮种给咱们吧?再说了,一个地方卖得不多,那咱多跑几个省市呗!”

    李懿君心中暗赞,她爹脑子就是好!别说现在,就是80年代中期,各省的粮食公司,也没职权跨省去查别省粮食公司明细账。

    再说了,谁那么无聊,要去查这个啊?

    侯秋云两手一拍:“是这个理儿!”

    身为母亲的人还是不一样,很快她就担忧起来:“那你们打算出去多少天呢?娘好给你准备干粮。对了,上回你不是说,牛书记为了给其它三队捐钱买粮,连自己的老本儿都捐出来了吗?”

    “咱这次多做点干粮,把牛书记的份儿也做了。你这个生产队长就是他提名,才能当上的呢。”

    是的,牛书记会先想到找李向阳借粮,正是因为后者是他当初一手提拔上去的。虽说生产队长是靠群众推举,但牛书记身为党委书记,他一提名,大家还能不同意吗?

    不过,也是李向阳本人思想素质高,为人热心,脑子又活,才能让牛书记看上。

    之前牛书记找李向阳借粮,他没答应,自己心里其实也挺愧疚的。难得亲娘这么大方,他赶紧“诶”了一声。

    “娘,干粮的事儿就拜托你了。我还有点儿事……”

    他正往外走,侯秋云就一把拉住了他:“你慌啥慌?这回你一走,得走多少天呢。来来来,坐下,红果儿刚做了黄鳝。先把肚皮填饱了再走。”

    一听到有好东西吃,李向阳喉头滚了滚,还是挣扎着道:“这事儿缓不得。我明天就要走了,今天得跟队干们碰碰头,把工作分配一下。”

    “再说了,上回牛书记那么一说,我还真担心二队的人,会到咱们队这边儿来抢粮呢。现在粮种还没买到,他们心里头不安,会不会有事儿发生,真不好说。我得赶紧去叮嘱叮嘱队干们。”

    李懿君赶紧把那碗鳝段端出来,用衣服包着端进堂屋:“爹,已经做好了,你先吃点儿呗~!”

    “就是,要安排工作,也不差吃饭这点儿时间!”侯秋云摁住他的肩膀。

    肉香、姜香、葱香,还有油香混在一起,引得人食指大动。李向阳吞了口唾沫,认真地道:“好,行,我就吃一口。忙着呢。”

    结果筷子一下去,没忍住,又有了第二口……

    这鳝段做得完全没有土腥味儿不说,还鲜香得要命!特别是那油,真奇了!一股子清香味儿!跟肉混在一起,吃到嘴里,简直美死了!

    他心里挣扎,强迫自己放下筷子。结果小红果儿戳了一筷鳝段,凑到他嘴边:“爹~,吃~!”

    唉哟喂,那可爱劲儿,简直能当下饭菜!

    旁边侯秋云乐得不行:“你还不如痛痛快快地吃!还少花点时间!”

    说着,嘀咕了一句“吃点儿鳝段能花几分钟……”

    李向阳想想,是这个理儿,干脆敞开来吃。

    一家三口,没过多久,就把鳝段吃掉了三分之二。

    李向阳看看剩下的份量,有心给侯秋云和果儿留着。于是说了句:“我吃饱了。娘,我先走了。”

    这回,侯秋云没拦他了。自己也起身,打算去做高梁粑了。

    这时,隔壁的金奶奶进了她家院门,边走边问:“秋云呐,你家是不是做啥好吃的了?好香啊!”

    “哟,稀客啊!快来快来,我家果儿刚刚烧了鳝段呢,你也来尝一尝。”侯秋云亲热地上前挽了她,往屋里走。

    她们两家离得近,当邻居当了二十多年了,感情一直不错。金银花家里做了什么好吃的,都不会忘记叫上侯秋云和李向阳。

    侯秋云也不是个白占便宜的。有什么好的,也老不忘给金银花家留一份儿。这不,红果儿榨的油,她就舀了一勺到隔壁。

    侯秋云把金银花按到条凳上坐下,起身就要去灶房:“我去给你拿双干净筷子。”

    金银花一把拉住她:“不用。都这么熟了,还客套什么?”顺手拿起李向阳用过的那双筷子,伸到碗里挟。

    一吃之下,赞不绝口:“唉哟,你家红果儿还真能干!才这么小,做个东西比你做的好吃多了!”

    这真不赖人家这么说。

    侯秋云这么节俭的人,这也舍不得放,那也舍不得用。做出来的菜,能好吃,才有个鬼了!

    红果儿在旁边乖巧地笑笑。金奶奶其实知道她是谢巧云生的。

    都是一个队的,谁不知道谁啊?

    看来,她被她爹收养的事,全生产队都已经知道了。

    金银花一边吃,一边问:“对了,你今早给我舀的,那是什么油啊?我做菜的时候,滴了几滴,老香了!”

    “我娘家大哥给我送的。说是他嫁到城里去的二闺女,带回家的。城里的东西,就是不一样!”侯秋云胡诌道。

    榨油的果子到底还能不能寻到,又到底是红果儿在哪儿摘的,都不知道。万一晚上天黑,她跑过界了,跑别的生产队山上去摘了,那可就不好解释了。

    再说了,摘果子这事,就像抓黄鳝摸鱼一样。大人们也就是睁只眼、闭只眼。说出去,到底不好听。

    也幸亏她这么想了!

    听到奶奶把油舀了些给金奶奶,李懿君差点没吓到!直到她奶奶一通胡诌,她才吁了老大口气出来。

    不过,这事儿也怨她。她居然没考虑到她奶奶,会把东西送人这个可能性。

    看金银花吃得香,侯秋云问了一句:“你那儿有面粉不?我家向阳明天要跟着牛书记出远门办事儿,我想给他摊些饼子,路上当干粮。”

    “你要换几斤?”

    “换个五六斤吧。我拿大米跟你换。”

    “好,成。”

    “等会儿,你也来帮着摊饼子呗。”侯秋云赶紧拉帮手。

    金银花嫌弃地望她一眼:“还是我来摊,你打下手吧。就你那手艺,啧啧。”

    侯秋云也不恼,笑眯眯地。

    看到奶奶找到了帮手,李懿君不声不响地就摸出了堂屋。再顺手把砍刀、竹篮,还有一把镰刀摸出了家门。

    她得找个安静的,没人打扰的地方,再进去一趟核桃空间。

    这个时间,人们已经下工了,每家每户都忙着烧饭做菜。天色也还亮堂堂的,正适合干点儿偷鸡摸狗的事儿。

    她把砍刀和镰刀丢到篮里,一路往山上没有人烟的地儿跑。

    一直跑到山背面,她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左顾右盼。

    确定周围没人了,她才把那只核桃摸了出来。

    之前虽然反复告诉自己,这只是场梦,没什么好害怕的。现在临到要进去了,惧意却又陡地升腾起来。

    她拍了拍胸膛,安抚了一下因为害怕而加速跳动的小心脏,认真把面前的一棵黄桷树的样子记下来,方便等会儿从核桃里面出来时默想用。

    接着,提起篮子,战战兢兢地拿起里面的砍刀来。这把刀是家里用来砍、劈柴禾的,实在有些沉。但为了自己的小命,她愣是举得稳稳地。

    接着,她又把镰刀也握到了手里。

    左砍刀,右镰刀。

    武器杠杠的!

    没办法,人类怕死是天性。你再告诉自己是场梦,那也没办法斗得过自己的本能。

    于是,一切准备都做好后,她发现自己腿又软了。

    这可真是尴尬。

    没办法,她原地坐了会儿,直到那股紧张畏惧的情绪减退,心跳也减缓了,她才重新站起来。

    可一预备要进入核桃了,心跳又开始加速。

    这样下去可不成!

    她咬了咬牙,再度提起砍刀和竹篮,专注地回忆核桃里那棵波巴布树!

    手中核桃的裂缝中,再度产生一股强大吸力。她眼前一黑,脑子一晕眩,那片与天接壤的草原就出现在了眼前。

    那棵粗壮的波巴布树,也以一种参天之姿矗立着。

    “喀嚓”!

    不知道哪儿传来一声响动。

    李懿君吓得赶紧专注默想核桃外的那颗黄桷树。

    人“嗖”地一下,又出来了!

    等她出来,她忽然想到,对啊,她可以专门练习进出核桃的能力嘛!

    假如能够瞬进瞬出,就算猛兽跟自己相距只有半步之遥,她照样可以逃出生天!

    想到这点,她开始专心地练习起来。

    进去。

    出来。

    进去。

    出来。

    反反复复了几十回。

    直到她的速度能够达到,在短短的一秒多的时间内,完整地进出一次,她这才安心下来。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专门提高进出核桃的速度的同时,一只小花豹差点没被她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