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六零福娃娃 幺宝 > 第13章 初显才智
    看他那么期待,她又不敢告诉他核桃的事情——那里面可是有狮子有豹子的!要是她爹进去了,被野兽叼走了怎么办?

    于是只好睁大她天真的大眼睛,用力点头:“嗯~,好~!”

    然后带着她爹她奶奶,到处转圈儿。

    “果儿,真是这片地儿?咱们都转悠老半天了,咋什么都没看到啊?”李向阳问道。

    “是啊,红果儿,你没记错吧?”侯秋云喘着气道。她年纪大了,走这么多路,说不累是假的。

    红果儿皱着两条好看的眉毛,把食指放到嘴巴里咬,小脸儿愁得哟:“我……我记得在这儿的啊……怎么不见了呢……”

    他们又转了几圈。越转,李向阳越是忧心忡忡地。

    他心里一忧,就忍不住跟老娘唠嗑。一唠嗑,今天发生的所有事,就都跟他娘讲了。

    两个大人都没避讳小孩。孩子这么小,怎么可能听得懂呢?

    可李懿君在边上,却是越听越心惊。

    当初她只是个孩子,每天就只顾着肚子饿、干活儿和找吃的三件事了。当时,只要有点时间,她就树上、田里、河边到处转悠,想方设法掏点鸟蛋,摸点鱼贴补生活。

    虽然有些事她早就从她爹和奶奶那里听说过,但小孩子时期,毕竟没想那么多。

    现在以成年人的灵魂再听上一遍,却是越听越吃惊。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队上虽然好些人饿得连活儿都干不了,但却没死过人。真不知道当初,她爹面对内忧外患,是怎样带领队员们熬过来的。

    想起当年,她唏嘘不已。她爹明明随时都可以把她还回白家的,也不至于后面饿得那么惨。

    就因为后面连着两年都一直忍饥挨饿地,把身体弄差了。再加上特殊时期,他又挨了批斗,住了牛棚,身心都受到不少折磨,以至于只活到76年。

    76年10月,特殊时期就结束了呀。他却没能挺到那一天……

    李懿君双眼发酸,偷偷抹了眼泪。

    想到自己有幸能够重回59年,把一切掰正回来,她就一阵庆幸。是的,就算是梦也好,现在她有机会能报答她爹,能弥补心底的缺憾了!

    她仔细回忆,发现她爹曾经就是在这个月的时候,开了介绍信,出发去外地购买了新型高产粮食种子的。

    她认真斟酌,然后仰起小脸,用孩子天真的神情问她爹:“爹,为什么果子会结在树上呢?”

    那边李向阳和侯秋云正在说话,冷不丁听她这么一问,怔了一下,说道:“也不一定啊,麦穗也是‘果子’,它就长在地上呢。”

    “那果子都能吃吗?”她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

    “那可不能。有些果子有毒。”李向阳答道。

    孩子嘛,总是有无数个“为什么”的。他不以为奇。

    红果儿歪着脑袋问:“那爹,你们为什么不把麦子、苞谷,还有稻子的果子全都吃了呢?为什么要留一些,放在粮仓里呢?”

    “那个叫种子,是留着隔年播种时用的。没它,地里就长不出新的果子来。”这回,侯秋云先打断了他们的对话,接着又对她道,“红果儿乖,好好想想,那种能榨油的果子到底在哪儿?奶奶和你爹在说话呢,要问问题,等会儿问,啊?”

    李懿君急了,她最关键的一个问题还没问出来呢:“那红果儿再问最后一个问题,爹,种子是不是果子呢?它能不能吃呢?”

    “种子就是果子啊……”李向阳答到一半,忽然愣了。

    对啊,种子也是粮食啊!他咋就没想到呢?

    队上粮仓里的种子,肯定不能动!动了,来年就没吃的了。但他可以去买种子啊!

    今年队上留了不少钱,打算拿去购买高产粮种的。有了好粮种,粮仓里留的那些就可以不要了。这不就多出来粮食了吗?

    牛书记还说,拿着钱到城里面的黑市去,都买不到粮。可要改成购买粮种的话,那不是开了介绍信就能去买的吗?而且还是光明正大地买!

    牛书记手里还握着二队卖余粮的钱呢,这钱能买不少粮种了。

    他仔细想了想,要是按实际产量征粮的话,那二队也不至于落到这步田地。现在因为虚报,而被额外多征收了那么多粮,那他们再从国家手里多买点粮种,应该也不算违背原则。

    牛书记应该会同意的!

    把事情一想通,李向阳喜出望外!蹲下来,冲着红果儿脸上就香了一口:“好果儿,你真是个小福星!这下,大家的粮食有着落了!”

    说完,就往公社方向跑去了。

    红果儿继续装作懵懵哒。

    侯秋云这会儿还没想明白呢,也是一脸懵圈。

    不过,李懿君并不像李向阳那么乐观。因为她清楚地知道,这件事只是一个开头而已。

    或者应该说,“三年困难时期”现在只是刚刚开了个头。

    到明年旱灾严重到,连这片肥沃土地都不能幸免时,夏收失利,人们的存粮也已耗光。那时,饥荒将毫不留情地把每个人抛进炼狱。

    那段时期,是最黑暗的时期。

    人们顾不得来年的收成,把粮仓里的种子都抢去吃了。生产队里养的猪仔、鸡鸭全被吃尽,甚至被每个生产队视作最珍贵财富的耕牛,也难逃恶运。

    田里、地里,到处都被偷得光秃秃一片。原本肥沃的土地,只立着被剥去树皮、割掉树根,一片叶子不剩的枯树,变成连根草都不长的荒地。

    夜里是一片死寂。除了人以外,任何可以发出叫声的昆虫和动物,都已消失在人的肚皮里。

    就是这样,依旧阻止不了许多人饿成一具尸体。

    想到这里,李懿君心里难过得要命。既为了这些将被饿死的人,也心疼她爹和奶奶,不知道他们怎么熬过那段时期的。更不知道她爹为了让全家人活下去,做出了多大的牺牲和努力。

    她摸了摸衣兜里的文玩核桃,心里犹豫再三,手也跟着反复捻摩。

    很快下定决心,不就是场梦吗?大不了被狮子、豹子啃!放着那么好的天然粮不摘,简直有违天理!

    再说了,在梦里被啃,最坏的结果也就是醒过来而已。有啥好怕的!

    为了给自己鼓劲儿,李懿君愣是强迫自己忽略那些明显疑点,非要把她现在经历的一切,归结为梦境。

    不过,对于一个只活到80年代中期的人而言,要理解重生和随身空间,确实是一件难事。毕竟这些事情,都显得有些“超自然”。

    知道她爹很快会走,回到家后,李懿君就开始收拾起黄鳝来。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队上的女孩几乎都是七、八岁上下,就开始搭个小板凳在灶前,给全家做饭了。

    她会做,也没啥好稀奇的。

    先捉出二十条黄鳝去头、去内脏,再斩成鳝段,用盐腌上。大概要腌个一刻钟的样子,再冲洗干净,这样鳝身上的黏液才能被弄干净。

    弄完这步,她四下找了找,看到窗台上放着一块已经蔫掉了的姜块。她奶奶节约,这些东西总是舍不得放的。不过黄鳝清蒸却一定得用上姜,才能好吃。

    于是切了一半下来,切成姜丝备用。

    她切得挺心虚的,但想到她爹这回要出远门,又实在想做点好吃的给他……

    灶房里没有料酒,也没有大蒜。她想了想,又出去外面到处找了找。这时候离饥荒还有几个月的功夫,山坡上还到处都是草。

    她很容易就找到窝野葱,扯了些回家。

    这会儿,鳝鱼已经差不多腌好了。她冲洗干净后,再把它们装进家里最大的一个陶碗,放上盐、姜丝和野葱,拿出箅子,搁上面蒸。

    不过,没料酒和大蒜,她总担心不好吃。

    侯秋云去给队上的猪和牛喂了食,就回来了。一进自家院门儿,就闻到股肉味儿,知道红果儿已经在收拾鳝鱼了。

    于是,直接拐进灶房:“已经做上了?”

    红果儿甜甜地笑:“嗯,快好了~!等爹回来,就可以吃了。”

    侯秋云笑眯眯地点点头,一晃眼却望到窗台上那块少了一半的姜。

    她愣了一下,用力一闻,果然肉味儿里还带着姜香味。她一脸肉痛,望向红果儿。见后者心虚地垂着小脑袋,小手攥啊攥地,攥衣角。

    又可怜又可爱的。

    那小模样儿像阵风似的,瞬间把她骨子里的节俭天性吹得无影无踪。

    她摸摸她的小脑袋:“红果儿做的菜,怎么这么香啊?真乖~!”

    咦?红果儿歪着脑袋懵懵地望她,接着,跟个小屁孩儿似的挺起胸膛,得瑟起来:“奶奶,红果儿可能干了!红果儿什么都会做~!”

    “就是,我们家红果儿老聪明了!”

    没错,李懿君小时候就是这么爱得瑟。谁叫她奶奶跟爹宠她呢?故意得瑟一回,重温了温与当年类似的温馨时刻,她眼里忍不住又酸了酸。

    怕自己会掉下眼泪,她赶紧推着侯秋云:“奶,你进屋歇着呗~,这里有果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