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六零福娃娃 幺宝 > 第11章 书记借粮
    再说了,这年头好油稀缺,价钱也不便宜,就算偶尔供应一次,侯秋云也没舍得买。

    这不,今天难得吃到一回好油做的食物。那香气,简直不比熟猪肉差啊!

    两母子狼吞虎咽地,就把粥喝光了。

    而红果儿这会儿睡意浓重,碗里的粥喝着喝着,小脑袋就开始往下点啊点地。最后,实在撑不住,整张小脸就往碗里扑去!

    吓得李向阳赶紧把碗丢开,伸手接住她的脸。

    “这孩子,怎么困成这样了?”他把她搂到怀里,轻手轻脚把孩子送回老娘的床上。

    等他出来,闻着灶房里的香味儿,没忍住,又进去转了一圈。

    惊喜地几步走回堂屋,拿起自己和老娘的碗就往灶房赶。

    一边走,一边还不忘说了句:“娘,灶上还有稀饭呢!我去给你盛一碗!”

    盛好之后,发现陶罐里没剩多少了。又从自己碗里倒了些回去,给红果儿留着。

    回到堂屋,把碗塞给侯秋云,又开始干!

    侯秋云也喉头打转,大口喝粥。

    一不小心,桌上的洋芋丝就只剩几口了。

    等到发现这点,两母子对望一眼,都有愧色。

    “你吃那么快干嘛?红果儿都没得吃了……”侯秋云把责任推给儿子。

    儿子有点委屈:“娘你也吃得挺多……”

    “……”

    最后,侯秋云从自己屋里再拿了两个大洋芋出来,摆在灶房里。

    她不懂这洋芋是怎么炒出酸溜溜的味儿的,家里又没买醋。只能让红果儿自己做了……

    肚子一饱了,侯秋云就想起来问问题了:“儿子,你说,这么小的丫头,怎么就知道咋榨油呢?”

    李向阳其实也被红果儿的本事,给惊到了。他想了想,说:“谢巧云这个人,虽然不聪明,但干活儿倒是把好手。队上的猪牛,被她养得肥着呢。会不会是她懂榨油,教给红果儿的?”

    侯秋云想了想:“有这个可能。不过,你说,她从哪儿摘的这种果子啊?还能榨油!要不,等她醒了,让她带上咱俩,一起去摘?”

    “对对,等她醒了,让她带咱们去看看。看下是啥树木,居然还能结这种果子。要是能多栽一些,队员们就不愁没油吃了。”李向阳身为生产队长,一来就想到了给队员们谋福利。

    侯秋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行,你要栽,你栽去!等我先把果子摘了。”

    “娘,主席同志说,公社的特点,一个是大,第二个是公。主席同志还说,要关心群众生活。咱可不能只顾自己。”

    关于公社特点,原话其实是“一曰大,二曰公”。但他就是个庄稼人。牛书记虽然传达过很多回精神,他还是记不住文绉绉的原话。

    侯秋云一听到他把主席搬出来了,赶紧:“唉哟哟哟,行了行了,我怕你了。啥都想到队员,你干脆跟他们都签卖身契得嘞!”

    李向阳乐了:“现在是新社会,不兴旧社会那套了!”

    “对了,等红果儿醒过来,记得告诉她一声,别再去捉黄鳝了。好歹得给别人留些捉。”

    “……”侯秋云实在想踹他。不过,一想到就是因为他这副热心肠,大家才会推举他当生产队长,心里的火气倒是一下子平了下去。

    但她还是怼了他一句:“那队员们干农活儿时,逮到只蚂蚱,摘了翅膀、摘了腿儿,就往嘴里丢,那算不算占公家便宜?”

    李向阳马上认真地道:“他们是群众啊!咱们是干部家庭!”

    “去你的干部家庭!人家牛书记,那才叫干部!”侯秋云一叉腰,“我不管啊!别家的孩子都能做的事,咱们红果儿为啥不能做!黄鳝那玩意儿还打洞呢。到时候把田埂打穿了,里面的水流光了,你就是它的帮凶!”

    “……”这回轮到李向阳说不出话来了。

    这年头还不像之后的特殊年代那样,动不动就要批谁斗谁。小孩家顽皮,上树掏鸟窝、下田捉黄鳝,那是常有的事。再加上黄鳝打洞确实厉害,人们就算看到孩子们捉鳝鱼,也最多一笑而过。

    当然了,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要是你敢去碰粮食、蔬菜还有柴禾等,需要队里统一分配的东西,那你可就得等着写检讨,以及被大家的唾沫星子淹死了。

    侯秋云想了想,又说:“这几天倒确实不能再让她去了。她现在都累成这样了,得叫她缓缓才成。”

    母子俩收拾妥帖,各自出门干活儿去了。

    李懿君实在是累狠了,一觉睡到了下午,才醒过来。她见灶房里还剩了一些稀饭,和一点洋芋丝,就稍稍热了下,几口吃完。

    稀饭里是混有波巴布树籽的,油量饱满。吃下去后,饱腹感可比头晚吃的红苕饭,强多了。

    吃完之后,她又带上木盆,打算去捉黄鳝。

    可今天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田里,到处都是弓起背,在捉黄鳝的小孩。那认真劲儿,简直跟大人做工似的。

    她怔忡不已,仔细一瞅,发现这些孩子她还都不认识。

    她以前可是孩子王呢。咋会有她都不认识的,人数还这么多!

    她扯着一个10岁的男孩,问道:“你哪儿的啊?怎么跑到我们队的田里,来捉黄鳝了?!”

    男孩不耐烦地从她手里,扯出自己的袖子:“我第二生产队的,你们队长自己同意的。你不高兴,问他去!”

    这事儿,其实李向阳也不高兴。

    可他没辄啊!

    他今天一早,先布置了队员们的工作,还没开干呢,牛书记就到地里来找他来了。

    “向阳啊,你过来一下,我跟你商量件事儿。”牛书记冲着他招手。

    李向阳赶紧答应了一声,小跑过去。

    牛书记拉着他走远了些,用手拍了拍他肩膀,认真地道:“向阳,这回公社遇到大麻烦了,需要你和你们第一生产小队支持一下工作。”

    李向阳听到工作性质,被定性为可以替公社解决大麻烦,赶紧道:“牛书记,你只管说!”

    谁知道牛书记说的,居然是借粮!

    原来,上次牛书记独自去县里面交涉的结果,并不理想。县委那边就是不相信他们没粮。

    后来,是牛书记愿意拿党员身份和自己的性命作担保,说第二生产队连口粮都上交了,队里队员全都断炊了,请县委一定要救救命。这种情况下,虽然事情不合规,县委书记还是给他从粮库里,拨了二队人头数一个月的粮食。

    整整一年,只给人家每户留了一个月的粮食啊!

    这可不得饿死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