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危险的猎豹

作品:《重生六零福娃娃

    猎豹轻易就扑上了小跳羚,豹嘴一张,死死咬住后者的脖子。

    小跳羚嘴里似乎还有未嚼完的草茎。它无意识地嚼了几口,眼睛就失神起来。

    头往下一坠,没了动静。

    猎豹松嘴,边喘气边环顾四周。

    这种豹子速度极快,但身体为了支撑速度,进化得比狮虎之流小上许多。这也令它捕获猎物后,老被别的大型肉食动物抢食。

    估计它是在看,这回会不会又有动物来抢食。

    这一看,就看到了李懿君!

    猎豹懵了,头往后一缩,耳朵顿时变成了飞机耳!

    李懿君也懵了,这叫啥反应?不是该她害怕它吗?

    猎豹警惕地盯着她望,朝她咆哮似地哈了几口气,叼着小跳羚,就往邻近的金合欢树拖。

    它也和狮子一样,前爪锋利度不够,只能爬爬较矮的,或是枝桠离地面近的树而已。

    金合欢要是长得高了,它也没法上去。

    李懿君见它没功夫理她,赶紧又开始爬起树来。可这树实在太不好爬了,她靠着手里的石器在树上凿洞,才勉强爬上去一段。

    而猎豹藏好了食,又跑了过来。在树下蹲了好一阵,眼里凶光和探究交替闪烁。

    李懿君心里苦,这怕是只没见过人类的豹子吧?

    好奇心这么重干嘛?捕了猎物不吃,你还想留着被别的动物偷?

    她这么想着,那豹子又动了起来。它趴在树干上,试探着伸爪去勾她。

    那爪子钝钝的,却是猛兽的爪。

    它抓啊抓,碰不到。干脆顺着她凿出的洞,试着往上攀。

    她这会儿想死的心都有了!

    要是爬上树了,手里有石刀,她还能扯根树枝抽打它。居高临下,根本没啥可怕的!

    现在这叫什么事儿?!

    猎豹又往上爬了一截,爪子一下子就碰到了她的脚。一勾之下,她没抓稳,整个人往下直坠!

    坠的过程中,她下意识地想抓点什么稳住身形!

    一抓就抓住了猎豹,带着那只豹子一块儿往地上坠。

    看着自己脑门朝地的姿势,这掉下去了,还能有命?!

    猛地把希望寄托在了最后一根稻草上!

    她努力地在脑海里瞅着奶奶的屋子!

    眼前一阵晕眩,所有景观忽然模糊。

    等她回过神来,四周除了黑暗,什么也没有。

    过了几秒,当瞳孔放大了些,适应黑暗后,这才发现月儿当空,她竟又回到了奶奶屋中。

    而核桃,也诡异地在她手里握着。

    她怔忡几秒,蓦地泪流满面。

    果然,频道旋钮就是这个了!启动秘诀,则是足够的专注力!

    劫后余生,她走到床边,望着奶奶默默流泪。

    可能是她身上的汗臭味实在太刺鼻,过了一会儿,奶奶居然醒了。

    冲她这边嗅了嗅,嫌弃地捏了鼻子:“你身上味儿怎么这么大啊?!活像几百年没洗过澡一样。”

    她赶紧把脸上的眼泪擦了。

    侯秋云下了床,点了盏油灯,回头一看,哟!这闺女咋了?!脸上、身上到处都是灰,跟在地里打过滚儿一样!

    头发还湿漉漉的,味儿特大。

    不可能是流的汗吧……侯秋云瞪大眼睛:“大半夜的,不睡觉,你到底干嘛去了?”

    红果儿委屈地哭起鼻子来,叫得跟只猫似的:“奶……呜呜呜……”

    她一哭,她又没招儿了:“别哭别哭,小祖宗!我给你烧热水去。你把自己上上下下的泥儿,都搓一下!”

    语气不耐烦得很,却也透着关心。

    红果儿这才收了哭声,抽抽泣泣地,乖乖巧巧去跟她奶奶一起生火。

    “你背上这是啥?”侯秋云看着她身后的包袱,奇道。

    红果儿一愣,把包袱一解,里面正是她在核桃空间里,捡的那七颗波巴布树的果实。

    她一阵怔忡,原来空间里的世界并不是幻觉,而且,里面的东西,是可以带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