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六零福娃娃 幺宝 > 第7章 动物世界
    李懿君不明白,自己怎么突然就跑到非洲的热带稀树草原上来了。

    前一刻,她明明呆在自己奶奶屋子里,后一刻,眼前莫名奇妙就出现了片苍茫草原……

    最惨是,远方还有狮群在湖泊畔游荡,你根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暴露在饥饿的狮子视野中。

    肚子也饿起来了。

    饿得脑子发晕。

    原本,她还想趴在地上,匍匐前进,尽可能减少被发现的可能性。可爬了几步,地表灼烫的温度和扑面的热浪,就已经攻击得她毫无招架之力。

    脑子也烤得更晕乎了。

    不得已,她只能学着动物四肢着地的姿势,强逼自己利用灌木丛和草丛掩饰踪迹,并不断环伺周围,小心移动。

    渴了,她就拔起枯草,拍掉上面的泥灰,嚼咬它的根部,以汲取些微的水分。

    运气好,遇到某些根茎嫩的,直接就吃到肚子里去。倒是饿得也没那么难受了。

    她苦笑不已,现在算是提前进入饥荒了吗?

    只是,对于这到底是不是梦境,她更加迷糊了。

    只有梦,才能像这样毫无道理地出现场景跳跃。但假如是梦,为什么一切又那么真实?

    她又为什么会饿?为什么她睡了又醒,醒了又睡,梦还没完结?

    实在太累,她忍不住停下来歇了口气。

    顺便理了理思路。

    按照这场梦可怕的真实程度,她要真被狮子叼到了,怕不得全程体验自己骨骼、肌肉被活生生撕碎的可怖之事!

    联想起《动物世界》栏目里,狮子捕食的残酷镜头,她就惊怖得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等等,《动物世界》?!

    她大喜过望,赶紧在脑子里搜索起曾看过的知识点来!

    是的,李懿君是央视《动物世界》栏目的忠实观众,这档节目让大众足不出户,就可以了解到世界各地生存的种种动植物。

    而遍布非洲各处的大面积热带稀树草原上的动物,是栏目里最常出现的。

    她也是依靠这个,刚刚才辨认出了自己身处的地带。

    她认真思索,反复回忆。

    终于想起,《动物世界》里曾说过,狮子常年生活在草原上,爪子在进化过程中已经变得不那么锋利了。再加上前肢力量不够,爪子又不能很好嵌入动物身体,导致它们狩猎大型动物时,时常会被猎物甩下来。

    这应该意味着,狮子是不能上树的。

    下了这个结论,她心里顿时松了口气。

    她可是爬树能手!外加现在只有七岁,身体轻盈,爬到枝桠细点的地方,也不在话下。

    她正欢欣鼓舞,忽然,脑子里又闪过一个镜头……

    那是狮群爬到一棵不算太高的金合欢树上,玩耍、休憩的镜头。

    ……

    这下尴尬了。

    肚子里又再度传来鼓噪声。

    想起之前奶奶做的那碗红苕饭,还有爹抱着她举高高时,露出的笑容……

    种种场景,让她心头莫名涌出一股委屈。

    眼眶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但一想到她爹,就算面对再困难的境况,也从来没想过像她娘一样扔掉她,反而抱着她,安慰她“你爹很厉害的,你爹啥都能办得到。别担心,家里不多你一张嘴。”

    家里是多的。家里还真就多她这张嘴。

    可想起她爹,她心里一下子又有了勇气,面对这恶劣环境了。

    静下心来,再度在脑海里过着知识点。

    唔,她好像没看到过,狮子爬到波巴布树上的镜头!

    金合欢树和波巴布树,是热带稀树草原上的主要乔木。哪怕草原上树木再稀少,也一定会长有这两种树。

    她赶紧环顾远眺,认真搜索之下,真被她找到一棵波巴布树。

    这种树,树干粗得要命,跟只粗水桶一样,直上直下的。不像金合欢那样,从离地不高的地方,就开始枝干分岔。

    以狮子那样的爪子,还有那样庞大沉重的体型,是不可能爬得上去的。

    她重又动作起来,轻声往那颗波巴布树的方向移动。并继续保持警惕,不断环顾四周,以免遭到野兽突袭。

    只要能爬到那颗树那里,她就能活!

    是的,这棵树不仅可以提供安全,它还能提供水和食物。

    据栏目所称,这树结的果实长度有一只手那么长,里面的果肉是乳白色的。听说甜甜的,挺好吃的。而且树干那么粗壮,就是因为它里面储存了大量水分。

    非洲当地人渴了的时候,只要拿刀在树干上凿个洞,就立刻会有一股清泉涌出,供人止渴。

    有水有食物,还够高!她还有什么可害怕的?

    也是她运气好,这一路爬下来,除了一只野兔子和一只狞猫外,她并没碰上其它动物。

    等到离那棵树近了,她才被眼前的景象给震憾到。

    这棵树起码有二十米高,树干粗到得要七、八个人环抱,才能抱住。这么粗的树干,枝桠却是在离地十七、八米才分支出去的,大概只有人两条手臂那么粗。树叶也没多少……

    典型的头轻脚重。

    虽然看上去就不好爬,但看到它上面结得满满的果实,她肚子就更饿了。

    当然,想攀爬它的决心,也更大了。

    她饿得厉害,干脆先绕树爬了一圈。果然在树下发现掉下来的果实。

    果实掉得不少,大多都破破烂烂的,明显被动物啃咬过了。不过,还是有七八颗好的。

    她脱掉外衣,把这些好的果实裹了起来,裹成包袱背在背上,再把两边袖子系到胸前。

    爹和奶奶那边,气温已经低下来了,这边却是极高的温度。之前她没敢脱衣,是觉得穿多点,被狮子咬到时,能有个防护。

    这会儿,她全身上下都汗湿透了。

    一解了衣,立马舒服了不少。

    再寻了石头,绕到树的背后,确定湖泊方向的动物看不到她了,才举起石头砸起树干来。

    果然,这树木质实在疏松,没几下就被她砸了个很小的洞来。里面汩汩细流流出,她赶紧凑过去使劲吮了几口。

    暑气顿时下去不少。

    脑子也清醒了许多。

    她渴得厉害,但也知道这种情况下,不能猛喝水。要不然,容易炸肺。

    憋着忍着好半晌,才又凑过去喝了几口。

    这样反复几次下来,人就缓过劲儿来了。

    她倚着树歇了会儿,再从包袱里,选出颗破了个小洞的果实来吃。

    只有肚子饱了,她才有力气爬树。

    这果实颜色已经不青嫩了,显然熟透。木质外壳上,崩出的小洞,大约是从树上掉下来时,砸成这样的。

    她从破口处用力掰。觉得不好掰,就用石头砸。没费多大劲儿,就把果实砸开了。

    里面是看上去干干的,一块块的乳白果肉。她抓了一块,塞进嘴里。

    口味很酸,她皱了下眉。比云南那边的豆角要酸。

    不过肚子里面没东西,像她这样不爱吃酸食的人,也没一会儿就掰空了果实。

    平心而论,这果肉酸味之中还是带有一点甜丝丝的味儿的。要是拿来煮水,再添点糖,估计能媲美酸梅汤。

    就是不加糖,煮了水,也能当醋使用。

    再加上它淀粉质重。一个吃完,她肚中的饥饿感已然消失。

    把饥渴问题解决,李懿君正打算爬树,忽然一个念头闯入脑海!

    不管现下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既然它可以跳跃场景,从59年她奶奶屋子里,跳到非洲大草原来,那么……它是不是也能跳回去呢?

    就好像黑白电视机一样,这个频道不想看了,转动它的频道旋钮,就可以跳到另一个台。只要找到场景跳跃的“旋钮”,说不准,她就能回到奶奶屋里!

    这个“旋钮”到底是什么呢?

    她记得当时,她正在心疼自己那个崩了道裂的文玩核桃。然后,核桃里好像发出了什么声音,她就凑过去看……

    想到这儿,她赶紧摸了摸身上,又把包袱解开,找了一遍。

    那核桃根本不在……

    她垂头丧气地重新背起包袱。

    忽又想到,场景切换前,好像有股古怪的吸力。对,没错!那吸力还挺大。她好像就是被这股吸力吸进来的!

    难不成,她的核桃就跟《西游记》里,金角大王的羊脂玉净瓶一样,能把人吸到瓶里?而这片大草原,其实是核桃里的空间?!

    这个荒诞的想法一出来,就被她摁死了。

    可人逢绝境,哪怕只有一点可能,也会去试的。

    于是,过了一会儿,被她摁死的念头,以星火燎原之势再度回扑!

    什么“芝麻开门”,什么“核桃核桃,听我号令,放我出去”,还有什么“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奉敕,尔敢不听话”,一个个从她嘴里挤了出来……

    当然……

    没用……

    她懊恼不已,觉得自己身为社会主义接班人,居然还去信这些,简直太过丢人。

    可转头,又开始试着专注地想核桃外的世界。

    她不是往核桃里面瞅,才跑草原上来的吗?要在心里使劲瞅奶奶的屋子,该就能回那儿了吧?

    瞅了好一会儿。

    还是没用。

    这会儿,从遥远的地方,突然传来一阵急促而杂乱的蹄声!

    她警觉顿生,贴着树往声音来处一看。

    漫天尘土。无数跳羚朝她的方向疾驰而来!

    她紧咬下唇,赶紧转到树后,不管三七二十一,使劲往上爬。

    跳羚,无故不会成群奔跑的。

    一定是有肉食动物,在后面追赶。

    可这树直上直下,又实在太粗,本来就不好爬,那些动物跑得又快。没一会儿功夫,已经有跳羚,越过这棵波巴布树,往前方而去了。

    她心里更慌,一个没踩稳,人一下子滑了下来。

    想到,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了。干脆放弃爬树,捡了两块石头,大力互砸!

    这是旧石器时代,原始人打制工具的方法。

    没两下,一块边缘尖锐的粗制石器,就初步成形了。

    她咬牙攥紧,握在手中,再贴着树干站好,既为隐藏身形,也为避免被野兽从背后袭击。

    不过,狩猎者和逃跑者都非常专心,从她的角度看,那些跳羚跳得又高又远,简单像在飞一样。

    后面的追赶者,速度却一点不慢,一下子就从距离此树十余米的地方奔过!

    那是一只猎豹。

    它看似追着一群跳羚,实际上,却是辍在一只年幼的小跳羚身后。

    那只小跳羚快要被它追上,显然慌了神,一下子转了个弯,朝波巴布树这边冲来!

    李懿君冷汗直下。

    要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