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核桃里的世界

作品:《重生六零福娃娃

    侯秋云今天做的是红苕饭。因为家家户户现在都没有铁锅,她是用一个陶罐放火上,把饭焖熟,

    再用另一个陶罐简单地煮了白水莲花白。从泡菜坛子里抓了根泡豇豆切好,就是今晚的下饭菜了。

    至于黄鳝,等它吐了泥,明天再做。

    摆桌时,她想了想,还是给摆了三副碗筷。

    李向阳去亲娘屋子里,去叫小红果儿吃饭时,却发现被子叠得好好的,孩子已经没了踪影。

    这孩子?!难不成刚刚偷听到大人的谈话,知道自己不受欢迎,就跑了?!

    唉,自尊心怎么跟他一样强呢!

    “娘,红果儿不见了!我去找找!”他急着跟侯秋云说了一声,就往外走。

    “什么?!谢巧云不是不要她了吗?除了这里,她还能去哪儿?这孩子真是……”侯秋云也急了起来。

    看儿子诧异地盯着自己瞧,这才反应过来,老脸发红,干咳一声,假装不在意地道:“那你去找找吧。”

    “诶!”李向阳又急急往外跑去。

    结果没跑出去多远,就看到红果儿抱着他家的木盆在往回走。看到他,这小家伙还歪着脑袋问:“爹,天快黑了,你去哪儿啊?”

    “我才要问你,你去哪儿了呢?小孩子家家,到处乱跑!”李向阳急得有些上火。

    红果儿迈着小短腿,东倒西歪地走过来:“爹,我又去捉黄鳝了!我很会捉黄鳝哦~!你看你看,我捉了这么这么……啊!”

    小孩子能有多少力气?红果儿一个没拿稳,连人带盆就往前扑去!

    还好李向阳眼明手快,及时拉住了她!

    不过,那盆黄鳝却免不得掉得到处都是了。

    “我的黄鳝……呜呜呜……”小孩子一时接受不了,呜咽起来。

    李向阳被她哭得火气立马消了,耐着性子蹲地上一条条捡。

    他一不生气,红果儿眼里就闪过一丝狡黠,擦干眼泪,蹲地上一起捡。

    父女俩合作,没一会儿就捡完了。

    回去的路上,李向阳自己端着木盆,让她跟在后面迈着小短腿追。

    侯秋云其实一直在院门口踱着步子。远远地,望见了红果儿,心里吃了口定心丸,赶紧躲回堂屋的饭桌旁,状若无事地吃起饭来。

    “奶奶,我又捉了好多黄鳝回来!”红果儿一走进院里,就喜滋滋地冲侯秋云挥爪。

    “哦。”侯秋云淡淡地道。

    看她这副态度,李向阳和小红果儿对望一眼,都看到对方眼里的一丝喜悦。

    是的,侯秋云态度越亲切,那说明她越是没考虑把她留下来;越冷淡,还反而说明她已经要认真考量这件事了!

    两父女行动一致,暗戳戳地压好喜悦,把木盆里的黄鳝和早前的养在一起。

    又规规矩矩洗了手,上了饭桌。

    桌上的饭碗,除了侯秋云自己正在吃的那只,其它两只都已经添了满满的红苕饭。

    红果儿心里感激,又感动,真心实意地冲侯秋云说了句:“谢谢奶奶~。”

    “嗯。”侯秋云咬着泡豇豆,淡淡回应。

    这会儿不宜作妖,也不适合再卖惨。要不然,小心适得其反。

    红果儿乖乖地吃着饭,也不吭声。

    李向阳这会儿也当了乖顺儿子,好好吃饭,天天向上。

    饭桌上安静得很。

    红果儿又偷偷观察着爹和奶奶的吃饭速度,在他们吃完的时候,自己也赶紧刨完最后一口饭,跳下凳子,抢了空碗就往灶房跑。

    看样子,是要洗碗的意思。

    侯秋云也不跟她抢,自己慢条斯里地收拾起来。

    乡下地方舍不得灯油,多半是天黑了,就休息了。

    侯秋云捣鼓捣鼓这里,再捣鼓捣鼓那里,看天色已经差不多了,就回屋上床了。

    倒是把床留了半边,被褥也留了半边出来。

    不一会儿,红果儿就从门边探着脑袋往里望了。

    侯秋云没说话,翻了个身继续睡。

    隔了一会儿,就感觉到那小人儿摸进屋里,再脱鞋摸上了床。

    被窝里头多了个人,很快就暖和起来。

    侯秋云临入睡前,模糊地想着:其实……多个孩子,好像也不赖……

    相比侯秋云,李懿君的心情却极为兴奋。

    她回家了!

    她终于被爹和奶奶接受了!

    她高兴得睡不着觉,但又不敢辗转反侧,害她奶睡不着。只能等着心里的激动劲儿过去。

    可这劲头燃得高,半天没消。她只好摸出自己那颗文玩核桃,借着月光盘玩起来。

    盘着盘着,蓦地竟发现她的核桃,上面不知何时崩了一小道裂缝!

    她吓了一跳,这玩意可不便宜啊!

    这崩了缝,品相不就完了吗?!

    心痛得不行,耳边听到奶奶熟睡的呼噜声,她悄悄下床,走到窗边。想借月光,看仔细点她的核桃。

    那道裂很细小,崩了一点点核桃皮。她没摇晃它,却从裂缝中隐隐传出很轻微的声响来。

    她诧异地把核桃放到耳边听。

    确实有声音。

    可惜依旧听不清楚。

    她又把眼睛凑到那条缝那儿,努力往里瞅。

    可月光再明亮,到底是大晚上,能瞅到个什么呢?

    她不甘心,瞅得更专注了。

    突然之间,一股强大的吸力自裂缝中产生!她只觉天地一黑,脑子一晕眩,跟着,眼前就大亮起来……

    长日高悬,碧空无尽。

    眼前是一片看不到边际,在远处与长空连成一线的大草原。

    草原上空旷荒芜,连树木都没有几棵。大地也热浪肆虐,龟裂板结。

    处处都是干枯发黄的野草,以及低矮带刺的灌木丛。

    这样仿似亘古荒凉的地方,却有野象群、野牛群在远处汇聚……

    不对!

    那不是野牛!

    长了个牛头,下巴上却挂了羊须,那玩意是牛羚?!

    李懿君吓了一跳,赶紧擦擦眼睛,再度眺望!

    可她毕竟隔得远,能看到那生物身上的两处明显特征,已经算她视力好了。

    于是她又左顾右盼,开始搜寻别的证据。

    草原树木稀少,视野开阔。她很容易就发现到,这里不止有野象、牛羚这些本省根本不可能出现的动物,甚至还有悠闲地啃着树叶子的长颈鹿,号称世界上最大鸟类的鸵鸟,还有窥伺机会捕猎的狮群……

    茫茫草原,这些食肉、食草动物竟然还都汇聚到同一块区域。

    那些牛羚和跳羚啥的,是不想活了吗?

    看着狮群,她背脊就发凉,忍住心里想思索“这什么情况?!我怎么会在这里?!”的欲望,赶紧把自己前后左右,全望了一遍。

    可这里除了草原,还是草原,根本没有躲藏的地方!

    她心里又急又怕,忍不住再度望向狮群。

    这么一望,才注意到,原来这干涸的大地上,竟有一个极小型的湖泊静静躺在那里。

    那些食草动物们并非看不到狩猎者。相反,它们的眼睛一直注意着狮群的动向。

    然后,一只只极小心地,摸到水源旁喝水。

    而狮群里,只要有哪只有所动作,食草动物们就会惊惶失措地成群逃开!

    原来如此。

    那里有能延续生命的水源。就算动物们再害怕被扑杀,也只能忍着恐惧前往喝水。

    这就好办了。李懿君心里,强自冷静判断,既然动物们都爱呆在有水的地方,那她只要往水源的

    反方向移动,短时间内,不就不容易出现危险了?

    打定主意,她捡起两块石头,攥到手里当武器。然后开始小心翼翼、悄无声息地移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