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六零福娃娃 幺宝 > 第5章 终于留下啦!
    这回的黄鳝,捉得真不少,起码有二、三十条。

    侯秋云看了看罐里的黄鳝,再看了看被冻得吸鼻子的红果儿,还有那双小小的,被水泡得发白,一丝血色都没有的小手。

    心里一酸,终于没忍住,把孩子抱到怀里,摸摸她的小脑袋:“乖孩子,别去捉了。别给冻着了。”

    孩子这会儿体温有些低。她搂在怀里,心疼不已,赶紧替她搓搓小手,再搓搓手臂和后背。

    嘴里还不忘责怪两句:“看你,冻得跟块石头似的。差点没把你李奶奶给冻哆嗦了!”

    这话说得就有点夸张了,李懿君乐得不行,心里却甜津津的。

    “红果儿?”听到动静的李向阳走了出来,看到今早还坚持要撵人的老娘,这会儿居然亲亲热热地搂着红果儿,一时有点懵。

    “爹~!”红果儿喊得好开心。

    吓得自称“李奶奶”的侯秋云,差点没从小板凳上摔下来。

    唉,罢了罢了,当没听到吧……

    同样被吓到的李向阳,以为亲娘又要生气,结果一看,她居然没反应。

    他心里一阵好笑,走过去摸摸红果儿的头:“闺女,在这家里面住下了,以后要乖,要听话。这样你奶奶才疼你。”

    红果儿用力点头:“嗯~!红果儿会很听话很听话的~,我吃得比鸡少,晚上睡觉就在柴禾堆上睡~!爹~,奶奶~,不要撵红果儿走。红果儿会乖乖的~。”

    李向阳心里一阵好笑,这孩子倒是会卖惨。

    侯秋云见自己儿子,居然已经倒戈了,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说得我好像是喂人吃鸡食、睡柴房的黑心老地主一样!”再瞪眼儿子,“还不把孩子抱到床上,偎被窝里?捉了这么久黄鳝,等会儿别着凉了……”

    有戏!

    红果儿两眼放光,把两条手臂伸向李向阳:“爹爹抱~!”

    那甜腻劲儿可真让侯秋云没法儿看。她把堆了苞谷的簸箕往旁边一放,起身去灶房做饭去了。

    倒是李向阳,今年已经二十七岁了,早年因为家穷,耽误了娶媳妇。看着别家儿女双全,心里羡慕。这红果儿又这么腻乎人,叫他怎么能不稀罕呢?

    他笑着应了一声,上前一把将她举到半空,上下晃悠了几下,逗得她咯咯直笑。这才把孩子抱到怀里,问她:“红果儿晚上跟爹睡,还是跟奶奶睡?”

    红果儿可不傻,马上甜甜回道:“跟爹睡!”

    李向阳心里得意,但又赶紧捂住她的嘴,一边往老娘屋里走,一边小声跟她说:“你要跟你奶奶睡才好。你奶奶喜欢小孩子,你多黏乎她一下,她心软了,会做好吃的给你吃。”

    事实是,他娘目下看起来还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他得好好教孩子,把他娘攻克了,她才能真正留下来。

    “嗯~,爹说叫我跟奶奶睡,我就跟奶奶睡!”红果儿把两条手臂,圈在李向阳脖子上,小脸儿在他脸上蹭啊蹭,还不忘“啵叽”一声,亲自家爹一口!

    这年头,小孩子不是怯生生的,就是皮得跟猴子一样。哪有孩子像她那么深谙大人的喜好的啊?

    李向阳几乎是瞬间缴械,稀罕得轻轻揪揪她的小脸蛋,夸道:“乖,真乖!”

    在他娘床上把被子铺好了,又安置好了小不点儿,被孩子一路目送出房门。他心里飘飘然地,原来当爹的感觉这么好,那孩子目光里的依恋和崇慕,让他简直觉得自己是替她遮风挡雨的巨人!

    原本队上事务繁忙,自他当了队长后,他娘就不准他操心家务了。这会儿,他却鬼使神差地进了灶房,开始给他娘打起下手来。

    侯秋云不傻,当然知道他这是为了什么。心想,看来这小丫头不止在想法搞掂她,也在想法搞掂她儿子呢。

    撇了撇嘴道:“你可还没娶媳妇儿呢。这还没结婚,就拖了个闺女,到时候看你怎么说媳妇!”

    李向阳也是有些自尊和自傲的,手里刀一顿,回道:“前些年说不上媳妇,那是因为咱家穷。现在你儿子都当了生产队长了,还能说不上媳妇?”

    “你才当多久队长啊?不就当了一年吗?别的队长有额外的工分补贴,听说年末时,起码都能分二、三十元。你看咱家,这回才分十多块。也不知道你怎么当的队长。”

    李向阳没敢回话。

    队里其实留了一部分钱没分。队干们开会时,他提出来,要去外省购买那种产量高的种子。这是有利于丰产的大事,大家商量后,都乐于同意。

    所以他们队今年大丰收,但钱分得却不算多。

    侯秋云看她儿子,这会儿一脸熊样,心里又软了,说道:“也怪我。今年有好几户人家都上过门,想把自家闺女说给你呢。要不是我太挑,你现在也能睡上热被窝了。”

    “这也不赖你。”李向阳闷闷地道,“是你儿子自尊心太强了。以前咱家穷的时候,去别家求亲,人家没少给白眼瞧……”

    那些当初嫌贫爱富的人家,等他当上队长后,又反过来往他家门槛里踏。

    他能同意吗?

    就是他娘同意了的,他也不能同意!

    他就这倔脾气,随爹,没法儿改!

    侯秋云叹了口气,想想,反正她儿子现在本事了,倒不愁找媳妇。再说,两口子是要过一辈子的人,好好挑拣挑拣也对。

    要不然,找到个像谢巧云那样的,可不得哭死了!

    李向阳削完红苕,在灶房里随便一转,就发现了瓦罐里的东西:“哟,哪儿来的黄鳝啊?是谁家抓了,送过来的吗?”

    “送?谁这么大方,能送这么多?这玩意又不好抓。”

    “那是……”

    “红果儿抓的!”侯秋云没好气地道。想到这孩子会害家里揭不开锅,她心里又有点郁闷。

    但她倒是也说了几句中肯的话:“这孩子倒是个懂事的,又知道为家里操心。谢巧云把她给丢了,以后怕是要后悔。”

    李向阳也点头道:“这孩子聪明着呢。我琢磨着,好好培养一下,读读书,以后说不准能在城里当干部,吃皇粮!”

    “……”侯秋云又好气,又好笑,“想这么远?你能不被饿得两眼发黑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