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Chapter 27

作品:《你只能喜欢我

    订阅不满百分之八十, 24小时后才能看到正文,此文防盗章  “给你,我用来擦脸的, 你不嫌弃的话给你擦汗。看小说到网”

    徐子充一言不发地接过来夏梦渔粉红色的小毛巾,也不客气, 不仅擦了脸, 还把身上的汗也擦了。

    “开着空调呢, 把衣服穿上,别着凉了。”

    再裸着她要把持不住了。

    “嗯。”

    徐子充擦完汗把手帕还给夏梦渔, 终于是又把衣服穿了回去。

    夏梦渔捏着她粉红色的小毛巾,上面全部都是徐子充的汗,几乎都湿透了。她找了个塑料袋把小毛巾包起来才放进书包里。

    “你这是要把我的汗收藏起来吗?”徐子充问。

    夏梦渔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道:“都湿透了,直接放书包里不是会把课本打湿吗?”

    徐子充点点头, 又说:“要不我洗了再还给你。”

    “不用了,我自己洗很方便的。”

    “果然是要收藏起来啊……”

    夏梦渔有些不可置信地转过头看向徐子充,这家伙是在撩她吗?

    徐子充脸上竟然挂着一抹浅浅的笑容,而且还不是夏梦渔熟悉的嘲讽的微笑,吓得夏梦渔一时愣住, 都忘记立刻怼回去了。

    这个人也会开玩笑哦……

    不过徐子充立刻又恢复了平时严肃的表情,夏梦渔这才收回惊讶的目光,冷哼一声道:“自作多情……倒垃圾了。”

    一个班54个人, 一天能制造的垃圾数量是惊人的, 一个半人高的垃圾桶都装满了。

    平时倒垃圾都是两个人, 一人拎一边, 可是夏梦渔才伸手徐子充就已经自己把垃圾桶举起来了。

    知道你力气大,用得着这样炫耀吗?

    “放下。”夏梦渔说。

    徐子充一愣,还是把垃圾桶放下了。

    “说好两个人值日,不可以事情都让你做了。”

    徐子充无话可说,走到一边,拎起一边的把手。

    “而且你这样容易把衣服弄脏的。”夏梦渔又说。

    她拿出一张纸巾,递给徐子充,非让他把边沿碰到手的地方包上再走。

    徐子充只能娘炮兮兮地捏着纸巾,抱住垃圾桶的边缘,跟夏梦渔一人一边拎着垃圾桶往楼下走。

    倒完垃圾,两个人锁好门,洗了手,又一起离开学校。

    徐子充一贯的沉默不语,这让夏梦渔觉得很尴尬啊。

    夏梦渔就是那种就算对一个人没兴趣,并不想聊天,但只要是碰上了,也得维持一下表面的和气,礼貌地寒暄几句、假熟一下的类型。

    “你打拳打了多久了?”夏梦渔假装热情地问:“怎么打得这么棒!”

    徐子充依旧面无表情。

    “两年。”他回答。

    “哇,好厉害哦……你怎么想到去打拳的?”

    “挣钱养家。”

    **,怎么听起来很有故事的感觉?

    夏梦渔又不知道该怎么聊下去了,因为她感觉再继续追问就要越过普通同学交往的界限,开始接近一种叫做内心世界的东西了。

    叫你嘴贱,现在更尴尬了吧!

    夏梦渔不怕别人麻烦她做事,不怕大家找她借钱,不怕给笨得要死的同学反复讲题,她就怕人家跟她走心,也坚决拒绝跟人走心。

    夏梦渔决定闭嘴,就这样尴尬着吧。

    徐子充也完全没有想要继续聊下去的意思,目不斜视地继续往前走。

    夏梦渔于是又偷偷瞟着徐子充。

    这个人眼睛不大,但是却目光坚定,浑身散发着一种坚毅的气质,越是沉默的时候,他这种气质就越显现,跟一般的十七岁少年都不一样。

    所以明明徐子充平时也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情,班上的同学却都不自觉地信赖他,以至于有什么事情都喜欢找徐子充评理或者解决,就连一向严格的班主任也从不对徐子充严厉说话。

    这个人……

    心机肯定很深!

    终于走到校门口,两个人回家的方向不同,夏梦渔松了口气,总算不用继续尴尬下去了。

    “再见,明天不要迟到啊。”夏梦渔继续假装热情地冲着徐子充挥手。

    “嗯。”

    夏梦渔欢快地转身就走,又被徐子充叫住。

    “夏梦渔。”

    “嗯?”

    徐子充凝视着夏梦渔。

    他的眼神像是一潭沉淀了多年的湖泊,让夏梦渔有一种要淹死的感觉。

    “怎么了,叫住我又不说话。”

    徐子充往马路对面看了一眼,又看向夏梦渔,一脸严肃地说:“路上小心,走大路。”

    哈?

    “哦。”

    徐子充嘱咐完,转身就走了。

    夏梦渔莫名其妙地,这个徐子充什么时候开始会关心人了?

    夏梦渔的家离学校不远,但走路也要半小时,她刚好可以用这个时间背几篇法语阅读。

    她一直在背着爹妈自学法语,平时在学校人太多不方便,只有早晚上学、放学的这段时间可以抓紧时间多学一下。

    她跟着app里的老师边走边念,按照往常回家的路走。

    忽然有人拍了拍夏梦渔的肩膀。她转过身,见到四个社会男青年正凶神恶煞地看着她。

    “什么时候剪短头发?”

    靠,遇到讨债的了。

    打头的纹身男伸出手勾了勾夏梦渔耳边的碎发,痞气地笑了笑道:“没想到你不化妆的时候这么清纯,差一点没认出来。”

    夏梦渔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挤出一个谄媚地笑容来,道:“哥,怎么这么巧啊,世界这么大,我们这都能碰上,真是有缘啊。”

    “不巧,哥哥专程来找妹妹的。”纹身男手滑出一把小刀来在手上把玩,忽然收了笑,瞪着眼恶狠狠地说:“钱呢?”

    “哈?哥,你说什么啊?”

    “别跟我装蒜,红红都交代了,你们有两万的提成没交上来。”

    妈的,红红不讲义气,钱都塞不住她的嘴。果然女人腿张得太开,嘴也一般关不住。

    那钱是夏梦渔自己辛辛苦苦、巧舌如簧忽悠来的业绩,凭什么给这种看场子的小流氓60%的提成?

    而且夏梦渔一向是干完一票就溜,从不在哪个环境多呆,于是就没按时交“保护费”。

    真奇怪,她从没有跟人透露过自己在哪里读书,这位大哥是怎么找来的?

    “哥,我今天上学呢,身上真没带那么多钱,我明天给你送过去?”

    纹身男不说话,继续玩着手里的刀子,眼神锁定在夏梦渔的脸上,神情阴森。

    夏梦渔紧张地往后退一步,这情况很不妙啊。

    “不给钱是吧?”纹身男上下打量夏梦渔一番道:“没关系,你这个成色的,拿去卖肯定值不少钱。”

    “别别别!哥……”夏梦渔立刻把手表撸下来递给纹身男道:“这个手表值不少钱,先抵着,我明天肯定把钱给你!”

    “当我是乞丐是吧?上!”

    纹身哥身后的几个小流氓上来就架住夏梦渔,连拖带拽地把她扯进了一旁的小巷子里。

    夏梦渔知道挣扎无用,飞快地转着脑子想着办法脱身。

    “哥,我可不是那种无亲无故的街头少女,我爹妈都是在政府机关工作有头有脸的人,你真把我怎么样了,可有的是人要找你麻烦。”

    纹身哥不说话,但是另外两个小流氓倒是缓了缓动作,只是把夏梦渔按在墙上。

    “你唬我呢?有头有脸人的女儿会跑去卖酒吗?”

    “我那是叛逆少女体验生活。”夏梦渔胸一挺,歪着头斜眼看了看自己胸口的校徽道:“你看,我可是四中的,重点高中,跟那些普通的卖酒妹能一样吗?”

    夏梦渔不是仗势欺人,也不是瞧不起卖酒妹,只是她知道这个世界是很残酷的,对无名之辈的残害总是更加残忍,因为可以不用承担代价。

    见到纹身哥还在犹豫,夏梦渔只能色内厉荏地说:“我话放在这儿了。你今天要么就把我弄死,要是留我一口气爬出去,我都不会善罢甘休的。当然,你要是把我弄死了,我爹妈也不会善罢甘休,我去过什么地方都查得到。现在的街上到处都是摄像头,我死了,你们都得陪我死,一个都跑不掉!”

    夏梦渔恶狠狠地瞪着几个流氓,像是一只小豹子。

    她了解这种小流氓,智商不高,也就只能做些坑蒙拐骗的事情。真要杀人越货那也绝对都是冲动犯罪,毕竟傻逼容易脑热,并且愚蠢地以为别人也都是傻逼所以不会发现他们的勾当。

    可是只要真的了解了利害关系,反倒是不敢做什么了。

    他们的残暴来自于愚蠢和无知,而不是因为胆量和手段。

    “你威胁我?”

    越是蠢的人就越危险越、恶毒,所以夏梦渔还是怕的。

    她打完一棒又给个甜枣。

    夏梦渔一脸甜甜的假笑,道:“我不是威胁哥哥,我是想找个对我们俩都好的方法,何必非要鱼死网破呢?哥哥是做大事的人,为什么要在我这样的小角色身上浪费生命呢?和气生财嘛,哥哥挣到钱,我保住命,大家都开心啊。”

    “你放心,哥哥我不要你的命。明天拿钱来我可以不动你,但是你这个丫头鬼精得很,我得要个保证,对吧?”纹身哥拿出手机来,笑得猥琐至极,冲两个小跟班抬了抬下巴,命令道:“把她剥光,哥要拍几张艳照。”

    夏梦渔松一口气,艳照不怕,只要不是强.奸,只要不是先奸后杀,只要不是先轮.奸后杀再分尸。

    就在夏梦渔思考着这种情况是适当挣扎一下比较合适,还是干脆点配合比较安全的时候,纹身哥却忽然从她视线里飞了出去……

    他被人一脚踢在下巴上,顺着一个完美的抛物线华丽地摔在了地上。

    夏梦渔傻住,不仅她傻了,另外三个小流氓也都愣住了,一时忘了反应。

    纹身哥痛苦地嗷了一声,吐了一口气,撑起身子坐起来。他抬起头一看,见到一个穿着校服、身材高大的少年出现在了这条小巷子里。

    “我操.你妈!你他妈的是谁?”

    徐子充把书包丢到一边,活动了一下拳头,依旧是一张毫无表情的脸。

    “你爷爷。”他说。

    徐子充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惹到夏梦渔了,那天夏梦渔吃完了面包就走了,接下来两天她连正眼都不看自己一眼。

    有时遇到两人不得不交流的情况,她也绝对不同他眼神对视,甚至别的同学提一句徐子充,夏梦渔听到这三个字都要转身离开。

    这倒是落实了两人互相讨厌的传闻。

    全班同学都确定,学神和学霸是真的不对付。

    “充哥,你到底是哪里得罪学神了?”中午几个同学一起吃饭的时候,有人耐不住好奇问徐子充。

    徐子充面无表情。

    “不知道。”

    “那学神哪里得罪你了?”

    “她没有得罪我。”

    徐子充很明显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只可惜那位仁兄是个没眼色的。

    “没得罪你那你为什么讨厌她?”

    “我不讨厌她。”徐子充顿了顿又说:“我觉得她挺好的。”

    “诶?这样啊,原来只是学神单方面的讨厌你啊……”

    此言一出,大家就见到一向淡定的徐子充抬起头看了那个男生一眼,目光凌厉,凶光毕现。虽然徐子充又很快收回目光,但是那个眼神还是吓得人小男生把手里的筷子给掉了。

    饭桌上的气氛忽然变得很诡异。

    “我先回学校。”徐子充说。

    “你饭还没吃呢!”孟辉叫道。

    “饱了。”

    徐子充很明显情绪不佳,就起身走,毫不啰嗦。

    徐子充一走,孟辉就一巴掌重重地拍在刚才那个多嘴的男生后脑勺上。

    “艹,哪壶不开提哪壶!饭都堵不住你的嘴!”

    “我哪知道夏梦渔提不得啊……”男生一脸委屈的说:“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徐子充不高兴,我还以为这位大哥的情绪没有起伏呢。”

    “废话,你被人讨厌了情绪能不起伏吗?而且还是被学神讨厌,学神啊!”

    大家又继续吃饭。

    孟辉心里着急,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给范小乔发了个信息。

    孟辉:“姐妹儿,我们得管管咱俩的同桌了,再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

    范小乔:“怎么了啊?不就是气氛尴尬了一点点……哦不,超级尴尬吗?”

    孟辉:“我们充哥今天因为夏梦渔饭都没吃好。”

    范小乔:“啥?徐子充为了夏梦渔绝食?!”

    大概就在孟辉与范小乔交流完的十秒之后,夏梦渔就在地铁里收到了范小乔的信息。

    范小乔:“哇,听说徐子充为了你食不下咽啊!”

    范小乔:“啧啧,你瞧你,搞得人为你绝食……我是说他这两天怎么瘦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