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你只能喜欢我 顾辞微 > 23.Chapter 23
    听到夏梦渔说四点半她就起来了, 贺夜阳忍不住皱起没有来。m.. 移动网

    “你昨天那么晚才回家, 睡觉都几点了,四点半就起来,那才睡多久啊?以后不要这样, 送不送东西不重要, 让我知道你有这个心就行了。”

    呸!

    她要是真什么都不送,就贺夜阳那小肚鸡肠的性格,指不定又要作妖什么妖,怎么可能就放过她?

    “那怎么行呢?你过生日我肯定要送礼物的。”

    贺夜阳又笑起来, 看着夏梦渔问:“真的啊?那么重要吗?”

    “对呀。”夏梦渔继续假笑着说:“只不过我的礼物很普通,肯定不能跟你别的朋友的礼物比,不过是一个蛋糕而已, 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贺夜阳知道, 夏梦渔她爸妈对她金钱上虽然不刻薄,但是也不宽松,不像是他们这些公子哥零花钱多。

    见到她这副不好意思的模样, 反倒是让贺夜阳心里过意不去,为了送他礼物, 她肯定琢磨了很久吧, 贵的送不起,便宜的又怕他不喜欢。

    “谁说不值钱了?”贺夜阳用眼神示意一旁的小兄弟, 让他说两句。

    “是是是, 礼轻情意重!”

    “你妹, 会不会说话啊。”贺夜阳忙对夏梦渔说:“不轻, 挺重的,那些人买的些东西我才不稀罕。”

    “对对对,”小兄弟马上跟上道:“买的礼物都不走心!”

    夏梦渔不好似地笑了笑道:“我知道你什么都有,所以想了很久,还是自己亲手给你做个礼物吧。”

    其实她是根本忘记他过生日,也来不及买。

    “这种才有意义好不好!”

    贺夜阳笑得一脸灿烂,他笑起来的时候可以说得上是灿若星辰,整条街都要为他美貌黯淡了……

    虽然绝大多数时间,夏梦渔都觉得贺夜阳很烦人,但是不得不说他真的还是蛮帅的,剑眉星目,朗目皓齿。

    小说里会那个被女孩子放在心里好多年的白衣飘飘的少年大概就是长他这样的。

    唉,好好的一个人,不这么缺心眼就好了……

    夏梦渔也笑起来,道:“就是蛋糕是小了点,我想你今天肯定定了个大蛋糕,我做大了,怕你吃多了腻得慌。”

    其实是没时间买材料,家里的材料就只够做这么大的。

    “你要是吃不下就随便尝一口,剩下的分给别人吃吧。”夏梦渔又说。

    贺夜阳笑着看了一眼手里的蛋糕,道:“就这么一口有什么好吃不完的?你放心,肯定吃完!”

    “他吃不完还有我呢。”一旁的小兄弟插话道。

    “关你屁事,吃你的屎去。”

    ……

    圆满完成任务,夏梦渔功德圆满,准备开溜。

    “那礼物送你了我就先回去写作业了,祝你生日快乐啊。”

    贺夜阳心情大好,也不为难夏梦渔。

    “好,去吧。”贺夜阳满面春风地说。

    夏梦渔转身准备走。

    “等一下。”

    贺夜阳忽然叫住夏梦渔,夏梦渔刚刚迈出去的腿又硬生生地收了回来。

    小祖宗又怎么了?

    “夏夏……”

    夏梦渔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好,小祖宗又要作妖。

    每次他叫自己夏夏的时候就准没好事儿!

    “夏夏。”

    “嗯?”

    就在刚刚,贺夜阳看到了站在楼梯间转角处的孟辉和徐子充。

    那个站在前面手上戴着iwatch的应该就是那个在追夏梦渔的富二代孟辉吧?这个人平时还挺高调,听说篮球打得不错。

    只不过虽然孟辉从抹了发胶的头发,到限量版的鞋子,再到咋呼的性格都很现言,但是反倒是他身后的那个看起来很低调,带着黑款大眼镜的男生让人有一种无法忽视的感觉。

    比同龄人都强壮,明明沉默不语,但是却在人群中与众不同。

    贺夜阳不是很喜欢他,感觉这个人跟别人不一样,跟他也不一样。

    “你叫我做什么?”夏梦渔虽然心里很不耐烦,但是表面上还是和和气气地,问:“还有什么事情吗?”

    贺夜阳看了一眼那个傻大个孟辉,扬了扬嘴角,笑得嚣张无比。

    “夏夏,你拿着这个蛋糕,给我唱个生日歌再走吧。”

    ……

    夏梦渔差一点当场黑脸。

    妈蛋,小祖宗真会玩!

    “拿着啊。”贺夜阳把蛋糕递到夏梦渔面前,又瞟一眼孟辉道:“生日蛋糕怎么可以不配生日歌呢,对吧?夏夏。”

    夏梦渔见到暂时没有人下楼上楼,想着速战速决,一会儿要是有人来了,岂不是更加尴尬?

    妈的,先忍了这一波。

    她立刻接过蛋糕,说唱就唱。

    “祝你生日快乐。”

    夏梦渔挂着标志性的假笑。

    “祝你生日快乐。”

    ……

    “happy birthday to 贺夜阳,happy birthday to you!”

    贺夜阳还是看着孟辉和徐子充的方向,微微侧过头对自己的小兄弟说:“唱得好,鼓掌啊。”

    旁边的小兄弟马上啪啪啪鼓掌。

    这时候,正巧范小乔也在楼下高二的女厕所用完洗手间回来,她正准备往楼上走,刚好撞见了这一幕,吓得立刻停住了脚步。

    只见夏梦渔捧着个蛋糕站在那里,浑然不知自己身后站着徐子充和孟辉。

    奇怪,夏梦渔捧着蛋糕站这里做什么?

    范小乔疑惑地探过脑袋往上看,看到夏梦渔对面站着的是贺夜阳和他的小兄弟……

    诶?

    哇!

    范小乔猛地反应过来,整个人都精神了。

    说这是修罗场也不为过吧?

    就是修罗场!

    范小乔觉得自己简直就是达到了高中生涯的巅峰!

    夏梦渔又把蛋糕还给贺夜阳,贺夜阳高高兴兴地接过来,这一回当真是一脸心满意足的表情。

    小祖宗就是不好伺候。

    “还有没有别的事情呀?”夏梦渔问。

    “没有了。”

    贺夜阳心情大好,连眼神都温柔了许多。

    “那我先回去了,真的要写作业了。”

    “好啊,一会儿微信你。”

    “恩恩!”

    夏梦渔欢欣鼓舞,小祖宗终于肯放过她了,开心!

    夏梦渔高高兴兴地转过身准备开溜,可是一回头竟然见到徐子充和孟辉站在自己身后,她瞬间停下脚步,站在那里不动,仿佛被雷劈了一般。

    她与徐子充对视一眼,迅速地就移开了目光,不敢再看他的眼睛。

    明明从前对贺夜阳更谄媚的时候都有,可这一刻,夏梦渔竟然有一种无比羞耻的感觉,恨不得百米冲刺直接冲到栏杆边从教学楼跳下去才好。

    别人看到都无所谓,为什么偏偏要被徐子充看到?

    孟辉傻兮兮地还毫无察觉,还笑嘻嘻地跟夏梦渔打招呼。

    夏梦渔对孟辉尴尬地笑了笑,差一点都没有维持住脸的假笑。

    为什么要被徐子充看到,他会怎么想她?

    贺夜阳敏感地察觉到夏梦渔转身的时候抖了抖。

    怎么,就那么不想被孟辉看到吗?

    贺夜阳看着孟辉那个傻小子就又来气,他也敢追夏梦渔,他也配?

    “夏夏,反正课间还有时间,你陪我一起把蛋糕吃了。”

    夏梦渔捏着拳头,只觉得脚上仿佛灌了铅。

    “我不饿。”夏梦渔没有回头,低声道:“我要回去写作业了。”

    夏梦渔低着头准备走,贺夜阳把手里的蛋糕递给小兄弟,一把抓住夏梦渔的手腕不让她走。

    “夏夏,你跟我过来一下。”贺夜阳语气已经有些不高兴了,沉着脸道:“我有话要跟你说。”

    夏梦渔难得地倔强,这一回怎么都不肯顺着贺夜阳了。

    她想要抽回手,固执地说:“你放开我,我真的要回去写作业了。”

    贺夜阳怎么会撒手,还是抓着夏梦渔不放。

    夏梦渔咬着嘴唇,死命地想要把自己的手抽回来,这一回似乎就是铁了心不肯跟贺夜阳走,见到她这副倔强的小模样,贺夜阳反而语气软了些,但是依旧不肯撒手。

    “写什么作业?作业重要我重要?”贺夜阳半开玩笑地问。

    “作业重要,学习使我快乐。”夏梦渔不死心地说。

    “你……”贺夜阳气了,更加不肯撒手。

    夏梦渔抽着手,皱着眉带着哭腔道:“贺夜阳,你放开,抓疼我了。”

    “我又没使劲儿。”

    见到两人在这边拉拉扯扯,孟辉觉得一时半会儿扯不完,准备叫徐子充一起走,先去小卖部买吃的,可一回头才发现徐子充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诶?

    他再抬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徐子充已经走到了夏梦渔和贺夜阳之间的地方。

    徐子充一把抓住贺夜阳的手把他的手从夏梦渔的手腕上干脆利落扯开,然后毫不犹豫地把夏梦渔拉到自己这边,用身体挡住她。

    卧槽,什么情况?

    贺夜阳冷冷地看着徐子充,这小子胆子也挺肥。

    “怎么,替你的兄弟抢人啊?”

    徐子充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不动声色,察觉不出情绪的变化。

    他语气平淡地开口道:“谁说是替兄弟抢人了?”

    ……

    “他抢他的。”

    ……

    “我抢我的。”

    ……

    徐子充回头看一眼孟辉,冷眼道:“要抢吗?”

    孟辉猛摇头。

    谁他妈敢抢你的人?还要不要命了?

    范小姐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只觉得激动地要爆炸!

    方才她竟然觉得自己已经达到了高中生涯的巅峰?

    不不不,她刚刚觉得错了!

    范小乔觉得,这一刻她才真的是达到了高中生涯的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