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Chapter 22

作品:《你只能喜欢我

    周一上午夏梦渔又迟到了, 就为了给小祖宗做生日蛋糕。

    放在平时要是夏梦渔想自己做烘培肯定得躲着爹妈, 但是得知蛋糕是做给贺夜阳的之后,爹妈屁都不放,还让她做好点。

    迟到半小时这件事情对于夏梦渔来说简直就是前所未有。

    第一节课已经上了一大半, 周一的前两节课一向又都是班主任玲花的课。

    夏梦渔心如死灰的敲了敲门, 等待着玲花的白眼攻击。

    果然一推开门,玲花就一眼瞪过来,她上下打量了夏梦渔一番,冷笑道:“哟, 昨天晚上是做什么国家大事去了,瞧你的黑眼圈,去动物园客串国宝了是吧?”

    夏梦渔立刻低下头, 一副羞愧难当的样子。

    玲花刀子嘴豆腐心, 装得可怜一点她就不会怎么样了。

    “进来。”玲花指了指讲台边的座位道:“上宝座吧。”

    ……

    上周因为迟到要坐在讲台边的待遇,大家几乎都按时到学校,玲花见这一招这么有威慑力, 这一周迟到的惩罚依旧是坐在讲台边。

    完了,这完全没有任何机会在上课的时候写作业了。

    悲伤……

    夏梦渔垂头丧气地看了一眼讲台旁边的位置, 只见那里已经坐了一个人, 徐子充。

    两人对视一眼,徐子充似乎也刚刚落座不久, 书都还没有拿出来。他干脆地站起来, 挪到了里面, 把最靠近讲台的位置自己坐了。

    夏梦渔低着头, 匆匆走到他旁边坐下。

    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觉得有点害羞……

    果然玲花的语言嘲讽还没有结束,她就是没有办法抑制住自己那刻薄的本性。

    “你们两个挺厉害啊,第一名、第二名,带头迟到。看来你们不止喜欢考试第一,也很喜欢第一排的座位。怎么,坐在讲台旁边是不是很爽,有没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

    徐子充回头看了一眼,面无表情地说:“还行吧。”

    夏梦渔瞪圆了眼睛看着徐子充。

    你这是想怎样?为何要激怒玲花!

    不知道这时候沉默才是最好的回答吗?

    “感觉还行很不错是吧?”班主任冷哼一声道:“还真当你们俩这是登基呢?既然你们这么喜欢讲台,你们就一直坐这里吧。如果这周没有别的同学迟到替换你们,你们就坐一个星期,让你过足瘾。”

    ……

    夏梦渔欲哭无泪,刚想开口,就被班主任的眼刀封上了嘴。

    她可怜兮兮地拿出课本,内心一片凄苦。

    徐子充作死,关她什么事儿啊!

    玲花继续讲课,徐子充打了个哈欠,撑着脑袋百无聊赖地看着课本。

    语文是徐子充的大短板,见到徐子充又要睡着了,夏梦渔踢了他一脚,瞪他一眼,敲了敲他的课本,叫他好好听讲。

    徐子充没办法,叹一口气,强打精神,眼神稍微有神了一点。

    这一幕落在班主任眼里,班主任心里挺高兴,因为徐子充一向对语文不上心,上课也不认真,虽然不敢明目张胆的睡觉但也总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果然还是夏梦渔这样的学生好,不仅自己学习,还带领着同学一起学习。

    今天上课讲的是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

    “刚刚讲过了陶渊明的生平和小序,现在我们来看这首《归去来兮辞》,谁来自告奋勇给同学们读一下?”

    当然是没有人会举手的。

    玲花瞟了一眼坐在讲台边的两个人。

    “刚刚登基的两位,你们谁来念啊?”

    按照玲花一般的趣味,绝对是谁不喜欢语文找谁念的,夏梦渔刚想举手替徐子充顶雷,没想到徐子充就先开口了。

    “一人一半吧。”

    “行啊!”玲花笑了笑,大手一挥问道:“你们谁先来?”

    徐子充戴上眼镜先站起来。

    他一只手拿着课本,一只手放在口袋里,开口念道:“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

    教室很安静,徐子充的声音中气十足,明明不怎么费力的样子,却能清清楚楚地传到教室的每一个角落。

    夏梦渔觉得心上一颤。

    从前怎么没有觉得他的声音那么好听,闷闷哑哑的,声音像是会在胸腔里回响,连带着听到他声音的人也觉得胸腔在颤。

    夏梦渔抬眼偷偷瞟了徐子充一眼。

    徐子充平时在学校里都是戴眼镜的,只是在学校外才不带。他明明是戴眼镜的时候比较多,可是夏梦渔现在看他带着眼镜,单手拿着大大的课本,面无表情的念书,竟然有一种在看变装的感觉。

    仿佛野兽忽然穿上衣服,假装成人,又像是本来是狼人,隐藏身份生活在普通人之中,每到月圆之夜才会变身。

    那个词是什么来着?

    对!

    衣冠禽兽。

    “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

    念到这一句的时候,徐子充微微垂眼向下看向夏梦渔,两人对视,徐子充对她摇摇头,然后飞快地收回目光又看向课本。

    夏梦渔这才反应过来,也赶紧扭头看课本。

    真的是要命,刚刚看徐子充看得太入迷了,幸好老师也在看课本没有注意这边。

    这个徐子充,每天都想迷死她!

    徐子充念完两段,老师打断他道:“可以了,念得很好啊,后面一半夏梦渔继续。”

    夏梦渔站起来,接着念。

    她双手捧着书,站得笔直,神态严肃,可读课文的语调和感情却又朗朗大气,跟她这个小小的人有些不相称。

    “归去来兮,请息交以绝游,世与我而相违,复驾言兮焉求……”

    比较起来,徐子充书念得平淡,可以说是没有添加什么个人感情的,但是胜在他潇潇洒洒的姿态和低沉的声音与这首诗的气质很符合。

    夏梦渔的声音虽然清脆甜美,但是她却是发自内心的喜欢这首诗。

    她飞扬的、热爱自由的灵魂,才是真的与这首诗性命相知,所以才能把这首诗读得自由自在。

    世与我相违。

    富贵非吾愿。

    “寓形宇内复几时,曷不委心任去留?”

    夏梦渔的嘴角忍不住扬起一抹飞扬的微笑来,虽然一闪而过,却还是被徐子充捕捉到。

    他皱着眉看着这句话,对照着课本下面的注释。只可惜他语文渣,依旧不怎么理解。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这么喜欢?

    徐子充在这句话下面划了一条线,一会儿要仔细听老师怎么解释。

    ……

    因为是暑假补习,所以两节小课之间有一段比较长的休息。前两节都是语文,第一节下课的时候因为班主任在教室里,大家都没乱跑,徐子充和夏梦渔也没有说话。

    等到两节小课结束,徐子充还来不及开口问问夏梦渔昨天是怎么回事,就见到她小心翼翼地拎着一个手提袋匆匆地出了门。

    教室很快就空了一半,上厕所的上厕所,去小卖部的小卖部,还有很多起晚了的趁着这20分钟的休息出校门吃早餐去了。

    “兄弟。”孟辉过来拍拍徐子充的肩膀道:“去不去小卖部?”

    徐子充立刻站起来。

    平时孟辉叫徐子充一般都是不怎么叫得动,得叫好几次,今天倒是答应得干脆果断。

    “不过先陪我去个厕所啊!”孟辉又说。

    ……

    “可以。”

    两人往外走,远远地见到夏梦渔拎着袋子走在走廊的尽头,转身进了楼梯间。

    “诶,那不是学神吗?一个人拎着袋子去哪儿啊?”孟辉好奇地问:“又吃独食啊?”

    “不知道。”

    但是徐子充知道,火箭班的教室就在楼上的那个方向。

    他的目光一沉,孟辉明显的感觉到同桌似乎心情不是很愉悦。

    天气热,夏梦渔怕蛋糕的奶油会化掉,所以趁着这个课间休息时间长,赶紧去找贺夜阳把生日礼物给他,省得夜长梦多。

    火箭班和快班以及另外一个文科的快班都在楼上,要去贺夜阳的班级就得上楼,夏梦渔特地挑的人少的楼梯。

    这个方向的楼梯离小卖部比较远,而且尽头是男厕所,再加上又是暑假期间,所以来往的人比较少。

    虽然学校里还是有一些人知道她跟贺夜阳是发小,但是毕竟两个人平时风格差别很大,绝大多数时候都没人会把两人想到一起去。

    夏梦渔这么低调,可不想被人把她跟贺夜阳这个花蝴蝶联系在一起。

    也是巧了,夏梦渔刚走到楼梯口就见到贺夜阳和他哥们儿一起走下来。

    贺夜阳双手插袋,拽得二五八万的模样,见到夏梦渔出现在楼梯口,猛地停下脚步,强忍住得意的笑意,眯着眼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贺夜阳的兄弟自然也是为数不多知道两人是发小关系的人,他是认识夏梦渔的,首先对她笑了笑。

    夏梦渔也礼貌而羞涩地跟他打了个招呼。

    贺夜阳眯着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看着夏梦渔,微微蹙眉,似乎不大满意夏梦渔先跟他的兄弟打招呼。

    夏梦渔看向贺夜阳这位大爷。

    小祖宗这么要面子的人是绝对不会先跟她打招呼的。

    “贺夜阳,这个是我爸妈给你的。”

    夏梦渔先把爸妈嘱咐的红包交给贺夜阳。

    因为先给的东西,贺夜阳拒绝的可能性比较大。

    如果她先把蛋糕给贺夜阳,说不定他心情一好就把红包也收了。

    她可不能犯这种战略性错误。

    “不要。”

    贺夜阳果不其然干脆果断地拒绝,一脸的不爽。

    “你不要爸爸妈妈要说我的。”夏梦渔可怜兮兮地说。

    “那你自己拿着,就说我收了呗。”贺夜阳不耐烦地说。

    夏梦渔心里窃喜,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又把红包又揣进了校服口袋里。

    贺夜阳还是站在台阶上,继续居高临下地看着夏梦渔。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贺夜阳问。

    “哦,”夏梦渔一副才反应过来的样子,把袋子递给贺夜阳道:“这个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

    贺夜阳神色稍微好看一点,终于是走下来台阶,走到夏梦渔面前,一把拿过纸袋,从里面拿出来一个小小的蛋糕盒子。

    蛋糕不大,大概只有六寸左右。

    贺夜阳立刻拆开,要他的小兄弟拿着盒子,自己小心翼翼地把蛋糕拿出来。

    是一个白色的小蛋糕,上面还用翻糖做了一个小狮子。

    贺夜阳神色稍霁,终于忍不住开心地笑了起来。

    徐子充拦住准备继续往前走的孟辉,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两人站在转角,刚好看到刚才这一幕。

    贺夜阳笑得春风满面,一旁的小兄弟都看不过去了,笑得这么风骚。

    “这个是你亲手做的吗?”贺夜阳问。

    “对啊。”夏梦渔表着忠心道:“早上四点半就起来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