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Chapter 21

作品:《你只能喜欢我

    袅袅城边柳, 青青陌上桑。

    提笼忘采叶, 昨夜梦渔阳。

    贺夜阳,夏梦渔。

    咋一听听这两个人的名字,就觉得他们之间应该有着什么深不可测的缘分才对……

    的确是深不可测的“孽缘”!

    不仅是深不可测的孽缘, 贺夜阳在夏梦渔心里还是一个深不可测的坑, 因为这位小祖宗从小到大都在坑她。

    以至于夏梦渔怀疑自己上辈子是不是一刀把贺夜阳捅死了,以至于这辈子贺夜阳总是单纯的想逼死她……

    夏梦渔一副老实相站在贺夜阳身后,垂着脑袋一言不发,脸上摆着沉痛的表情, 似乎对自己的错误正在进行深刻的反省。

    贺夜阳站在她身前,正替她说好话。

    “叔叔阿姨,你们就不要怪夏夏了, 这个事情主要在我, 我们两个吵了架,她不想见我,所以才翘了这几周的课。”

    ……

    贺夜阳这种换女朋友比换袜子还勤的人, 果然找理由的水平天下第一,连她都自叹弗如。

    这个理由好呀, 呵呵, 恐怕贺夜阳不知道,跟他吵架可比翘课还要让她爹妈生气。

    夏梦渔的爹妈从小到大对她就两个主要的要求, 一个是争气不惹麻烦, 一个是争气不惹贺夜阳。

    因为贺夜阳他爸是夏梦渔她爸的直属领导……

    在夏梦渔她爸还不是贺夜阳他爸秘书的那些年, 两家人差不多时间怀孕, 都住在同一个医院里。

    夏梦渔她爸是那种特别善于瞒上欺下的类型,智商一般,胜在人长得英俊潇洒,又肯努力,而且非常善于拍领导马屁。

    所以夏爸爸借着两家老婆在一个医院待产的机会,请领导给女儿赐名。

    大概也是孽缘吧……

    贺叔平时喜欢钻研命理,他看了一下夏梦渔的八字,很惊讶。

    “老夏啊,你这闺女命好呀,这放在古代绝对就是皇后命,格局大,而且说来也巧,你女儿的八字非常旺我儿子。”

    贺夜阳他爸觉得夏梦渔绝对是跟他们家有缘,就从自己最喜欢的一句诗里取了四个字,两个字给自己亲儿子,还有两个字给了夏梦渔。

    之后两家人的关系就一直不错,贺夜阳他爸提干调走还破格提拔了夏梦渔她爸,之后夏梦渔的爸爸就一直跟随着贺叔叔,当了他多年的秘书。

    取名这件事是夏梦渔他爸人生的得意之作,每每和人提起都相当的自豪,可这件事却是夏梦渔人生的最大耻辱。

    昨夜梦渔阳,呵呵,简直就是一头一尾把自己夹着。

    夏梦渔这种生性放荡不羁爱自由,觉得自己全世界最叼的人怎么可能喜欢被人夹着?还是贺夜阳那种垃圾!

    而且夏梦渔一直觉得贺家没安好心。

    怎么着,算出来她的命好,是什么皇后命,却还把自己儿子的名字夹着她,意思就是希望他儿子比她的命还好呗?

    比皇后命还好的,那就只有皇帝命了。

    呸,也不想想贺夜阳那个小少爷受不受得起。

    夏梦渔的爸爸却把这件事当做骄傲,时常跟人吹嘘,显得自己跟领导的关系好,两家人亲密无间、与众不同。

    每次夏梦渔在旁边听着爸爸跟人说起这件事,她就替她爸、也替她自己臊得慌。

    因此夏梦渔一直都很不想跟贺夜阳沾亲带故多来往,可偏偏,从小爸爸妈妈就教育夏梦渔,要多跟贺夜阳玩,凡事都要让着贺夜阳。

    只要夏梦渔稍稍表现出一点对贺夜阳的不服,或者对贺夜阳说了句不合适的话,没有处处捧着贺夜阳,回家就要被爹妈骂一顿,说她不懂事。

    凭什么啊,都是一样的人,为什么她就得低人一头,她又不是贺夜阳的丫鬟。

    小时候夏梦渔还倔强,要在爹妈面前睁着口气,但是胳膊拧不过大腿,骨气再硬也赢不过爸爸的戒尺。

    她怕疼啊。

    被爸爸打多了夏梦渔也就老实了,不再展露自己倔强的一面,开始处处对贺夜阳低眉顺眼,百依百顺。

    所以几乎从夏梦渔七八岁开始懂事起,她心里就一直埋下了一个梦想。

    那就是等她翅膀硬了,这些人,从她爹妈到贺夜阳一家,尤其是贺夜阳,她绝对一个都不要diao!

    “梦渔,你怎么可以跟贺夜阳吵架呢?”爸爸凌厉的目光已经刺刀夏梦渔身上。

    夏梦渔立刻假装害怕。

    “对不起……”

    贺夜阳忙道:“不怪夏夏,是我脾气不好。真的,叔叔你要是怪夏夏我心里过意不去,以后都不敢再找夏夏了。”

    “哎呀,我这女儿娇气,夜阳你别往心里去。”

    “夏夏要是还娇气,这世上就没有娇气的女孩子了。”贺夜阳继续跟夏梦渔说着好话,看着夏梦渔,微笑道:“她很乖的,我爹妈时常在家里感叹,要跟把我跟夏夏换一换,让她去我们家做女儿多好,肯定能多活几年。”

    此言一出,夏梦渔的爸爸果然心情大好。

    夏梦渔见到贺夜阳微笑着看着自己,也对他甜甜的笑了笑,一脸感激的样子。

    妈的,贺夜阳你能别用这种表情看着我好不好?夏梦渔在心里咆哮。

    她是绝对不会感激贺夜阳的,她又没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如果不是贺夜阳,以她的聪明机智逃课根本就不会被爹妈发现好么!

    见到夏梦渔对自己笑得那么甜,贺夜阳这才收回目光,又看向夏梦渔的父母道:“时间也不早了,叔叔阿姨都早点休息,我先走了。”

    “是是是,明天还要上学,早点回去。”

    “梦渔,送贺夜阳下楼啊。”

    “好的。”

    夏梦渔在心里翻着白眼,但是表面上还是乖巧顺从的模样。

    她沉默地送贺夜阳到了楼下,然后乖巧地对他挥手告别。

    “今天谢谢你,路上小心,注意安全,我先上楼了,再见,晚安。”

    夏梦渔转身就走,可是却被人一把拽住了书包。

    “回来!”

    就知道不会放过她……

    “书包里背的什么啊,这么重。”贺夜阳松开手,皱着眉问。

    夏梦渔无声的叹息,无奈地转过身,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子,还是那副老实模样。

    “书啊……”

    夏梦渔一副谨小慎微的样子,贺夜阳看着她这个样子就烦。

    “你到底怎么回事,偷偷摸摸做什么去了,不会真的谈恋爱了吧?”

    贺夜阳也是听说了些风言风语,说是他们班的那个有钱公子哥孟辉正在追夏梦渔,而且动静很大,老师都知道了。

    夏梦渔忙摆手,猛摇头,一副惊慌失措额模样。

    “怎么可能呢……没有的,我怎么敢啊。我如果做这种事情被爸爸妈妈知道了,他们肯定要打断我的腿。我不可能的……”

    贺夜阳打量着夏梦渔,她也的确不敢。

    她要是敢,他第一个打断她的腿。

    “爱说不说吧,下周记得要去补习班上课,不准再翘课了。”

    “知道的。”

    “走了。”

    贺夜阳转身走了,夏梦渔目送着他。

    果不其然,没走几步贺夜阳又转过身来。

    这个人每次都这样走得不干脆利落,非要一步三回头的。

    妈的,有话就不能一次说完吗?

    夏梦渔扬起嘴角,用最灿烂的假笑看着贺夜阳。

    “怎么了?”夏梦渔皮笑肉不笑地问。

    “明天是什么日子你没忘吧?”

    “当然没有啊。”

    卧槽,明天是什么日子?

    “再见,路上小心,注意安全。”

    “嗯,走了。”

    这一回贺夜阳是真走了。

    直到贺夜阳的背影消失在夜色里,夏梦渔这才猛翻一个白眼上了楼,贺夜阳这个战斗力只有五的渣渣,还成天想命令她。

    回去之后爹妈正等在客厅里呢。

    两人恨恨地批评教育了夏梦渔一顿,不是为了她逃课,而是她怎么可以跟贺夜阳吵架呢?不过还好,因为贺夜阳刚刚说了好话,爸爸的戒尺没有拿出来。

    “爸爸是你贺叔的秘书,以后贺叔退休,爸爸被调到哪个单位当一把手全看他的安排。”

    妈妈的谆谆教诲在耳边环绕。

    “全家的前程全在人手上,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

    夏梦渔被教育了半个多小时,但是她对处理这种情况的经验丰富,认错态度非常好。

    爹妈终于放过她,自己回房睡觉了。

    等到夏梦渔洗漱完回到房间里才看手机。

    有一条徐子充的信息。

    徐子充:到家了报个平安。

    夏梦渔看到了立刻回复。

    夏梦渔:早就到家了。今天逃课被贺夜阳卖了,刚刚被我爹妈教育半天,才看到信息。

    那边几乎是秒回,快得简直都不像是徐子充的风格。

    徐子充:有没有事情?

    夏梦渔:没事,放心。

    徐子充:那就好,睡了啊。

    夏梦渔:好的!

    夏梦渔:晚安!

    ……

    夏梦渔:笔芯!

    夏梦渔:飞吻!

    夏梦渔:么么哒!

    徐子充:……

    徐子充:可以。

    夏梦渔调好了闹钟准备睡觉,刚好这时候时钟跳到十二点,日期也更新了,她注意到已经是8月1日了。

    8月1号为什么贺夜阳这么看重?

    所以是什么日子?

    八一建军节?

    卧槽……

    真的是最近忙着泡徐子充,竟然把这么大的事情都忘记了!

    七月份的尾巴,你是狮子座。

    八月份的前奏,你是狮子座。

    作为一个意气用事、保护欲过渡、喜欢指挥别人、自我主义、大男子主义、喜欢被赞美吹捧、自信虚荣到无所畏惧、冲动暴躁、口无遮拦、自尊心强、超级爱面子的人……贺夜阳绝对是夏梦渔见过最狮子座的男生了。

    今天是贺夜阳的生日啊……

    完了完了完了,她什么礼物都没有准备,这大晚上的也没地方买,怎么想都来不及啊。

    小祖宗肯定又要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