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Chapter 20

作品:《你只能喜欢我

    徐子充的最后一场比赛没有任何悬念, 在观众的叫好声里, 他在万众期待之中用一个回合就k.o.了对手。

    一记漂亮的重击,对手倒地不起。

    徐子充赢得干脆利落,甚至波澜不惊、毫无起伏。

    但是观众就是喜欢这样的他。

    牧神潘恩就是这种个性, 即便是最后一场比赛, 他也不搞什么花样,果断地胜利,不恋战也不玩弄对手。

    裁判读秒,对手无法站立, 比赛结束。

    裁判举起徐子充的手,宣布他是今天的胜利者。徐子充走向四面台,跳上围绳, 最后一次向这群支持了他半年的观众们示意。

    今天就连对手也希望徐子充胜利。

    在激昂澎湃的音乐声中, 徐子充接过了属于胜利者的奖杯。

    他举着奖杯往拳台下看去。

    只见夏梦渔正在观众席前方举着他的战旗合着音乐瞎扭,带动着大家一起为他欢呼。

    虽然夏梦渔不是会跳舞的类型,扭得也毫无章法, 但是胜在青春靓丽,怎么样都可爱火辣, 所以依旧很吸睛。

    很好, 兔子精今天没乱跑。

    见到徐子充看过来,夏梦渔停止了乱蹦, 冲着他激动地招手。

    目光接触的这一刻, 周围的一切仿佛都不再重要了, 整个体育馆人声鼎沸, 可两个人眼里却只有对方。

    徐子充抱着奖杯跳下拳台,径直走向了夏梦渔,夏梦渔也把战旗塞给旁边的人,蹦蹦跳跳地跑向他。

    两人在半路就会和,旁若无人的有说有笑。

    其他的模特和工作人员们都一脸笑意看着两个年轻人。

    哎呀,感情真好啊。

    “你好棒!”夏梦渔夸人从不吝啬,“刚刚最后那一拳,实在是太酷炫了。”

    “下次教你。”

    “好的呀!”

    徐子充把手中的奖杯递给夏梦渔。

    “嗯?”夏梦渔疑惑地接过来奖杯,问:“给我干嘛?要我替你拿着啊?”

    这奖杯还挺沉,好像还是镀金的。

    “送你了。”

    “哈?”夏梦渔惊讶地问:“这个不是就每周借着冠军举一下,举完了要还回去的吗?”

    “嗯,但是俱乐部把这个送我了,他们会再去做个新的。”

    “哇,那么棒呀。”夏梦渔把奖杯紧紧抱在胸前,笑眯眯地问:“嘿嘿,这么有意义的东西给我合适吗?”

    不合适还抱那么紧?徐子充无奈地笑了笑,拍拍夏梦渔的肩道:“不是说好完事了给你买大白兔奶糖吗?这个给你拿回去装糖。”

    “那你要给我买能把这个装满那么多的糖。”

    “可以。”

    “那我吃完了呢?”

    “再买。”

    “好的呀!”

    比赛结束,徐子充和夏梦渔以明天早上要上课为由,拒绝了俱乐部那边请宵夜的邀请。两人换了衣服,穿上校服,背上书包,从拳击手和宝贝的模样又变成了两个普通的高中生。

    夏天的晚上街上的人多,白天太阳过于毒辣,七八点太阳才彻底下山,大家也只有晚上能出来走走。

    已经十点了,街上的人还是不少,路边有很多宵夜的人,穿着校服的徐子充和夏梦渔并排走在街上也并不那么显眼。

    他们走到车站旁边的24小时便利店里买糖。

    夏梦渔坐在卡座上,看着徐子充把大白兔倒进奖杯里。奶糖噼里啪啦地落在镀金的奖杯里,堆得高高的,简直就有一种过年的感觉。

    “好开心呀。”夏梦渔笑眯眯地说:“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徐子充看夏梦渔一眼,她明明平时看起来每天都很开心的模样。

    “几包糖就开心,你倒是挺容易满足。”徐子充很无奈。

    “因为是你给我买的呀。”夏梦渔还是一脸笑意,声音变得轻揉起来,道:“再说了,我想要得一直都不多,一直都很容易满足。”

    只不过她想要的,和大多数人想要的不一样而已。

    徐子充忽然沉默。

    也许夏梦渔想要的一直都不多,但是她明明就可以,也应该得到一切最好的。

    “oh my god,who is she?”

    ……

    夏梦渔的手机忽然响起来。

    ……

    “‘cause,darling,i’m a nightmare dressed like a daydream.”

    ……

    夏梦渔在包里翻着手机,徐子充听着她的来电铃声,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来。

    i'm a nightmare dressed like a daydream……

    她倒是挺了解自己的。

    she really is a nightmare dressed like a daydream.

    夏梦渔就是看起来如白日梦一般梦幻的人,但是内在却是个危险的梦魇,一不小心就要让人陷进去。

    看起来似乎是个幸福快乐,无忧无虑,没心没肺的人,聪明又漂亮,礼貌又谦虚。

    可实际上呢?

    满肚子的鬼主意。

    那可爱的乖宝宝外表,似乎是要特意掩盖她层层叠叠的心。

    她是他生活里的恐怖分子。

    因为白日梦易破灭,梦魇却难清醒。

    终于把手机翻出来,可看到来电显示,夏梦渔毫不犹豫地就挂断了,还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然后伸出手拿了一颗大白兔奶糖塞进嘴里。

    “哇,超好吃。”

    夏梦渔又笑起来。

    “为什么喜欢大白兔。”徐子充问。

    “因为我喜欢奶制品呀!”

    夏梦渔笑眯眯地也给徐子充递了一个。

    徐子充犹豫了一下,还是吃了,虽然他不怎么爱吃糖。

    “小时候爸妈对我要求特别高,考两个99分都不可以,但是只要我考了双百分他们就奖励我一袋大白兔!”夏梦渔说。

    “你爸妈对你挺严格的。”徐子充语气淡淡地说。

    夏梦渔小时候肯定很可爱,给一包糖算什么,竟然非要她考双百分才给。

    “对啊,简直就是没有童年……”夏梦渔又给自己塞了一颗糖,冲着徐子充眨眨眼道:“不过我这个人从来不跟自己过不去,他们对我严格,但是我对自己超级宽容的。”

    徐子充忍不住笑起来,那倒是。

    她看似规规矩矩,实则随心所欲,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心理素质活得这么自由自在的。

    “没有童年你觉得遗憾吗?”徐子充又问。

    夏梦渔发现,今天徐子充的问题都特别走心。

    她不是一个爱袒露心扉的人,但是她愿意告诉徐子充,因为只要他想知道的事情,她就都会毫无保留地告诉他。

    “不遗憾。”

    ……

    “因为只要等我长大了,等我不需要依靠任何人也能好好活着的时候,我就可以把每一天都当成童年来过。”

    “那是什么活法?”徐子充微微皱眉。

    她是还想活得更加没心没肺一点吗?

    “你有没有应说过一种说法,那就是婴儿时期的我们是把自己当做上帝的,因为世界对我们予取予求,哭了就有人抱,张嘴就有吃的,想拉就拉,想睡就睡。所以其实长大就是从上帝变成人的过程,那童年和青春,就是介于人和神之间的一段存在。”

    “人与神之间是什么?”

    “神就是本我啊,无意识的要追求一切满足,是婴儿的啼哭。人就是超我啊,是社会给我们的条条框框,是爹妈的期待。童年就是自我啊。所以,活在童年里,就是活出我自己。”

    ……

    “五个字就能说明白的事情,你为什么要弯弯绕绕的。”

    徐子充是那种说话直接说中心思想的人,无法理解夏梦渔这种喜欢拐弯的个性。

    夏梦渔敲了敲桌子道:“这就是我作文总是满分,你作文总是不及格的原因!我们文化人说话就是这样弯弯绕绕的!”

    ……

    “划重点,听到没有?以后能800字也说不明白的事情坚决不可以用8个字说明白!”

    徐子充忍不住笑出来。

    “棒啊。”

    活出自己。

    这时候夏梦渔的手机又响起了,徐子充眼尖地看到来电显示,又是“小祖宗”打来的。

    “谁一直打?”徐子充问:“你怎么不接?”

    “贺夜阳。”夏梦渔不耐烦地说:“他找我肯定没好事,不接不接。”

    贺夜阳啊……

    听到这个名字,徐子充的眼神便暗了暗。

    心情不大好。

    贺夜阳,校草,夏梦渔的发小,年纪第二的学神,父亲是教育局的局长。

    夏梦渔和贺夜阳这对发小号称学校里的雌雄双煞,常年血洗排行榜,一个稳稳的第一名,一个稳稳的第二名,无人可以撼动。

    所以贺夜阳这个名字和夏梦渔的名字一样,几乎学校里人尽皆知。

    不过比起夏梦渔,不大家心里也还是更佩服和向往贺夜阳一点。

    因为夏梦渔在大家的印象里就是个死读书的乖乖女,每天努力学习,心无旁骛,所以成绩好大家也是可以理解接受的。而且她除了学习就是学习,除此之外都没什么可八卦的。

    而贺夜阳除了学习之外,业余生活就很丰富了。

    高中这两年,贺夜阳已经把上两届、本届、下一届所有同学们叫得上名字的美女都祸害了一遍,所有前女友组合起来大概可以组织一场akb48的总选。眼看马上他就要高三,新一届的高一学妹就要入校,大家觉得新来的美女估计也不能幸免。

    毕竟这种长得帅,家境好,人又聪明的男生,谁不喜欢?

    哦,夏梦渔就不喜欢。

    “又打来了。”徐子充看着夏梦渔的手机道。

    夏梦渔继续翻白眼不接。

    这个贺夜阳怎么这么讨厌,打扰她约会。

    “是不是我在这里你不方便接?”徐子充问。

    “才不是……他找我还能有什么重要的事?估计是见我又没去补习班,所以问问。”

    其实夏梦渔本身是很喜欢上这个补习班的,因为她觉得补习班老师的效率高,没废话,句句都是重点。

    只不过到了高中的最后一年,该知道的方法都知道了,课本也全部都学完,接下来几乎就是复习和反复做各种难题,所以夏梦渔和贺夜阳对补习班的兴趣都直线下降。两人时不时就会请个假,但是这种连着三周不去的情况,还是很少见的。

    贺夜阳打来问问情况也很正常友好,但是夏梦渔就是不乐意跟他多说话。

    夏梦渔又把电话挂了。

    徐子充装作不经心地问:“你跟贺夜阳一起上补习班啊。”

    “嗯。”夏梦渔吃着糖道:“都一起上两年了,我这个补习班就是贺夜阳她妈找关系把我塞进去的。”

    “什么补习班,这么麻烦?”徐子充继续问。

    “一群退了休的全国名师搞的,据说傻逼送过去都能上重点线。”

    “哦?”

    “当然是吹的,不过只要不是真傻逼,送过去应该都是可以的。我高一上学期成绩提高的那么快,这个补习班真的是功不可没。”

    中学的时候夏梦渔没怎么太认真学习,阳奉阴违的,所以中考成绩一般,虽然稳稳考进了四中,但是只被分到了八个平行班之一。

    每个年级里都有两个火箭班,两个快班。其中一半是自主招生的学生,一半是中考前一百名的学生。

    这两个班是从高一一开始就直接分科学理的,而且学习强度很大,大家都是各个中学的学霸考进来,平行班的学生跟他们是没有什么竞争力。

    所以第一学期,夏梦渔也就只能在自己班上得个第一名。

    贺夜阳是火箭班的学生。中学的时候贺夜阳在子弟学校里那是稳稳的全校第一,可是到了高中火箭班,因为班上同学都很强,成绩就落了下来,一直是二十名左右。

    不过贺夜阳心里素质算是比较好的,火箭班里还有跟一个他们俩一个中学的同学,人考进来的成绩比夏梦渔好多了,后来因为受不了火箭班里巨大的竞争压力,承受不住从鸡头到凤尾的心理落差,学习成绩一落千丈,到后来连重点线都上不了,每次考试只能过个二本线。

    贺夜阳的爹妈眼看儿子人中龙凤的人设不保,第一个学期还没结束就积极行动起来,找到了一个价格不菲但是很厉害的补习班。

    补习班的老师全都是退休了的全国名师,因为夏梦渔的爸爸是贺夜阳爸爸的秘书,两个孩子又是一个学校的,所以夏梦渔也借着贺夜阳他爸的面子挤进了这个补习班。

    徐子充沉默不语。

    不仅仅是发小,两家人的关系看起来还很好的样子,这种补习班的资源一般都是藏着掖着的,可是贺夜阳的家人还这么积极地把夏梦渔塞进去,可见是很喜欢她的。

    夏梦渔的手机一直震,有微信不停地进来。

    “你还是看吧。”徐子充面无表情地说:“一直响,挺吵的。”

    夏梦渔本来不想理,但是徐子充嫌吵,她便准备开个静音,可是拿起手机瞥到锁屏上贺夜阳的留言内容。

    看到贺夜阳的留言夏梦渔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样的夏梦渔,徐子充是没见过的。

    她怎么这么慌?

    徐子充还真的就没见她怕过什么,可夏梦渔现在的确是一脸的惊慌失措,被小流氓围住她都没有露出过这样的表情。

    “完了,完了,完了。”

    “怎么了?”

    “我死定了……”

    “到底怎么回事?”

    “我要先走了,咱们明天学校见面再说。”

    夏梦渔起身就走,跑到门口,又匆匆跑回来一把抱起桌上的奖杯,飞快地塞进书包里,然后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出了便利店,甚至都来不及给徐子充解释一句。

    徐子充面色阴沉。

    他看了一眼桌上掉落的一颗大白兔奶糖,也背起书包起身离开。

    贺夜阳。

    果真是她的小祖宗啊。

    夏梦渔坐在的士里,捏着手机,看着贺夜阳的微信,已经默默地在心里砍死了贺夜阳一百回。

    贺夜阳:补习班的老师很关心你的身体,看你都病了两个星期了,想打电话给你妈妈关心一下你的病情,结果怎么都打不通,我善解人意把我的电话借给老师了。

    贺夜阳:阿姨说你好好的没有生病啊。知道你逃课,叔叔阿姨很生气啊。阿姨跟我说,你爸爸连祖传的藤条都准备好了。

    贺夜阳:我说你这周末的晚上不好好学习,跑哪儿去了?

    贺夜阳:你又没有谈男朋友,有什么可逃课的啊?

    贺夜阳:不会真的是谈恋爱了吧?

    贺夜阳:还是又躲着我呢?

    贺夜阳:不接电话是吧?我看你个小家伙胆子是越来越肥了。

    贺夜阳:二十分钟之内到小区门口,我还可以救你一命。

    夏梦渔看着贺夜阳的微信,整个人都要爆炸了!

    贺夜阳这个垃圾,fug assho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