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你只能喜欢我 顾辞微 > 19.Chapter 19
    一周不去补习班不会有什么问题, 两周不去补习班也还能勉强遮掩, 然而事不过三,连续三周不去,老师肯定是会怀疑的, 更别说夏梦渔的这个补习班是贺夜阳他妈安排的, 这里的老师全都是退休的全国名师,有多年跟学生多年斗智斗勇的经验,并不好糊弄。

    所以这周去搏击俱乐部之前,夏梦渔为了万无一失, 趁着妈妈做饭的时候拿着她的手机,把补习班的老师全部拖进了黑名单。

    这样的话,就算老师有疑问想要打电话问妈妈, 也打不进来。

    阻断交流是分裂联盟的最好方法, 因为这样双方就都只能够听到夏梦渔的说法。

    等下周她去上补习班忽悠一下老师,老师不再怀疑了,这件事过去之后她再找机会把老师们从妈妈通讯录的黑名单里移出来, 神不知鬼不觉!

    所以夏梦渔今天完全不担心,很稳的把手机开了静音, 专心致志地在徐子充的休息室里写作业。

    徐子充热身完就坐在夏梦渔旁边缠绷带, 顺便看看她做题。

    徐子充很喜欢看夏梦渔做题时候的样子。因为夏梦渔写卷子的时候,脸上会有一种难得的专注, 跟她平时那副凡事都无所谓的模样很不一样。

    这时候她的眼神很亮, 遇到难题的时候会微微蹙眉, 思考的时候手会一直捏左耳的耳垂, 为难的时候会下意识地咬嘴唇。

    她的眉毛长得有股英气,她的耳垂白白嫩嫩的,她的嘴唇看起来很柔软……

    “我靠!”夏梦渔忽然叫了一声。

    徐子充回过神,猛地收回目光转过头来,继续面无表情地缠绷带。

    “叫什么?”徐子充语气平淡。

    “我差一点就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嗯?”

    夏梦渔立刻起身,小跑到旁边翻她的书包,一边翻一边说:“我给你整理的试卷呢?啊……这里!”

    “什么试卷?”

    夏梦渔把一沓试卷啪的一声甩在徐子充面前,笑眯眯地说:“你这周要做的试卷都在这里了,我已经按日期给你分好了,不用每道题都做,只用做我给你画了勾的,这样也不会浪费你太多时间。”

    ……

    徐子充看着一旁的试卷,皱着眉问:“夏梦渔,你这是在给我布置作业吗?”

    “对啊,不可以吗?”

    “可以……”

    夏梦渔坐在地上,继续趴在椅子上写卷子,一边写一边说:“你态度可要端正一点啊,你可是要跟我一起去清华的人!”

    徐子充一愣,低头笑了笑,然后收起了试卷。

    跟她一起去清华吗?

    “可以。”徐子充认真的说:“一定会做的。”

    夏梦渔没有再接话,争分夺秒地写着物理大题。

    她已经自动屏蔽了外面的世界,沉浸在物理题海里快乐的遨游,无法自拔。

    这时夏梦渔放在旁边的手机忽然亮了起来,她专心写卷子没注意,徐子充瞥了一眼来电显示:小祖宗。

    他微微蹙眉。

    是那个人吗?

    徐子充没有提醒专心写习题的夏梦渔,沉默地看着那个来电显示,直到那边挂断。

    “夏梦渔。”徐子充忽然问:“你给我手机备注是什么?”

    “徐子充啊。”夏梦渔毫不犹豫地回答。

    “哦。”

    “怎么了?”夏梦渔疑惑地抬起头。

    “没什么。”

    夏梦渔忽然反应过来,徐子充这个闷骚该不是又有小情绪了吧?难不成是嫌弃她给他的备注不够亲切友好?

    “你这样一说,我倒是觉得应该给你改一个手机备注。”

    夏梦渔拿起手机,见到了那个未接来电。

    徐子充仔细地观察着夏梦渔的表情,只见她面无表情地忽略了那个来电,点开了通讯录。

    夏梦渔飞快地打字把徐子充的名字改了,然后又点进微信,也把微信的备注改了。

    “好了!”夏梦渔把手机递给徐子充看,笑眯眯地问:“这个备注怎么样,喜欢吗?

    徐子充看了一眼夏梦渔的手机,上面写了三个大字。

    徐嗲包。

    徐子充的脸都黑了。

    夏梦渔大笑两声然后说:“开玩笑的,你等一下啊!”

    她又低头打字,又拿起来递给徐子充看。

    孤傲boy……

    ……

    “夏梦渔。”

    “咋啦?”

    “你认真的吗?”

    “对啊呀!怎么样?喜欢吗?喜欢哪一个?”

    “还是第一个吧……”徐子充面无表情地说。

    “棒呀!”

    ……

    夏梦渔得意洋洋地把徐子充的备注改成了“徐嗲包”。

    徐子充看着夏梦渔开心的样子重重地叹一口气,他真的有一种拿夏梦渔毫无办法的感觉。

    这时候有人敲休息室的门,是徐子充的教练。

    “还有十五分钟,可以准备上场了。”

    “好,我们马上过去。”

    教练一离开,夏梦渔就立刻跳起来,赶紧把假发带上,扯了扯小短裙,然后跑到一边拿起徐子充的战袍,踮起脚道:“来,我给你穿上。”

    徐子充僵了僵,但是还是背过了身。

    她最近怎么这么殷勤?

    夏梦渔个子不算高,所以要微微踮脚,徐子充透过镜子,一动不动地看着她。

    “我觉得战袍好酷哦。”夏梦渔说。

    “你喜欢我可以送你一件。”

    “真的吗?”夏梦渔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见到夏梦渔这么兴奋,徐子充也忍不住温柔地笑起来。

    “真的啊。我给你定制一件。”

    “哇,那我要红色的!”

    “可以。”

    “还要真丝的!”

    ……

    “都可以。”

    “棒呀!”夏梦渔笑眯眯地说。

    到时间出场了,两人一起离开休息室往后台走。

    体育馆的走廊有些长,夏梦渔这种不喜欢场子太沉闷的人,这一路肯定是要瞎扯淡几句的。

    “大家知道今天你是最后一场比赛,全都买你赢呢,这应该是你有史以来赔率最低的一场了,所有人都希望你能完美谢幕。”

    “你呢,买谁赢?”

    “我当然也买你赢啊!”

    徐子充笑了笑道:“那就是稳赢。”

    “每次买你赢都赚不到什么钱,赔率太低了。”

    夏梦渔忽然眼睛一转,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鬼主意。

    “诶……”夏梦渔目光炯炯地看着徐子充说:“要不你故意输吧?我去买对手赢,赢得钱我们对半分。”

    “不行。”徐子充毫不犹豫地拒绝。

    虽然夏梦渔本来就是开玩笑的,但是仔细想想,这还是徐子充第一次对她说不呢。

    “为什么啊?你打拳不是为了挣钱吗?”夏梦渔好奇地问:“这样不是可以利滚利赚更多的钱?”

    徐子充沉默了一会儿,转过头看向夏梦渔,面无表情地说:“可我喜欢赢。”

    ……

    夏梦渔觉得自己心跳快了一拍,竟然难得地觉得有些脸红。

    靠,他的这句话好帅。

    似乎是怕被徐子充看出自己的不好意思来,夏梦渔转过脸,看着自己的脚尖,开着玩笑道:“果然赢还是比钱重要啊。

    “赢不重要。”徐子充顿了顿,语气平淡地说:“重要的是我可以。”

    徐子充不再说什么,继续沉默地往前走。

    走廊里的灯光昏暗,体育馆的窗子高高的,有月光穿过玻璃抖落在徐子充身上,成了他的战袍。

    夏梦渔忍不住看向徐子充,凝视着他的侧脸,只觉得他的每句话都像是刀锋一般锐利,如这个夜晚银色的月色一般,划破她的灵魂。

    “徐子充……”

    “嗯?”

    夏梦渔痴痴地看着徐子充,用叹息一般的声音说:“你怎么这么帅呀……”

    ……

    “可以。”徐子充顿了顿道:“挺会说话。”

    夏梦渔终于又恢复了正常,冲着徐子充眨眨眼道:“当然呀,你忘了我是你的什么吗?”

    “小甜甜……”

    “对呀!”夏梦渔蹦蹦跳跳的,冲着徐子充比了个大大的爱心,娇滴滴地说:“小甜甜吃了大白兔奶糖之后嘴巴会更甜哦。”

    徐子充忍不住笑出来。

    “可以,一会儿完事儿了给你买。”

    “哇!徐子充最帅,徐子充最棒!”

    夏梦渔高兴地扭着腰,一边念叨一边往前蹦跶。

    看着她这副模样,徐子充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

    别的小甜甜是要糖,他的小甜甜是要命。

    “过来。”

    “嗯?”夏梦渔停止蹦蹦跳跳,疑惑地看向徐子充。

    徐子充伸出手。

    “fighting form,还记得吗?”

    “记得呀!”夏梦渔立刻伸出手锤了锤徐子充的拳头。

    “徐子充,fighting!”

    徐子充也锤了锤夏梦渔的拳头。

    “稳。”

    灯光亮起,夏梦渔抖开“牧神潘恩”的战旗走向光芒里。

    欢呼声和尖叫声响彻体育馆,徐子充在夏梦渔的引领之下走到聚光灯之下,脚步稳健地走向他的拳台。

    徐子充的敌人等待在拳台。

    想要打倒他的就在前方,但是他的爱与梦想也都在前方,所以没什么可犹豫的。

    就是干。

    ……

    这是人们第一次见到“牧神潘恩”在比赛之前就向四面的观众执意,观众们用热情的掌声和尖叫回应着这个不到十八岁的少年。

    虽然他只在俱乐部打了半年拳,但是每一场比赛他都不曾让他的观众失望。

    从不曾见到他轻视任何对手,即便实力悬殊。

    也从不曾见他胆怯退缩,即便是强壮过他两倍的外国猛汉。

    台上的风格野蛮霸道,台下却又沉稳谦逊。

    他们知道这个少年早晚有一天会走出这个小小的俱乐部的拳台,因为他的未来绝不仅仅是一个一文不名的地下拳王而已。

    总有一天他会披着“牧神潘恩”的黑色战袍,伴随着绚烂的灯光、盛大的焰火,在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声之中,站在有几万观众的擂台之上,跟这个世界上最顶尖的拳手交战。

    而等到那时候,他们便可以骄傲地告诉别人:他十几岁的时候我就看过他的比赛。老子早就知道他有这一天的。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