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你只能喜欢我 顾辞微 > 18.Chapter 18
    夏梦渔感觉到徐子充的沉默。

    她心里纳闷儿, 难不成是自己热情太过, 吓着人家了?

    也是,对徐子充这种人,不能过渡热情, 得跟驯狼似的, 有耐心才可以。

    她要克制一下她自己。

    夏梦渔老老实实不再说话。

    徐子充就安安静静地给她绑绷带,绑好了绷带之后又替她把拳套带上,动作细致,一丝不苟。

    “可以了。”

    徐子充先教夏梦渔拳击的基本站姿。

    夏梦渔站好, 问:“这样对吗?”

    “嗯,左手再高一点,要挡住脸。”

    ……

    “挡住脸但是不要挡住视线, 看不到对手怎么打。”

    ……

    徐子充又绕到夏梦渔身后, 手放在夏梦渔的肩膀上把她的身子掰正。

    “身体朝前面。”徐子充在夏梦渔耳边说:“记住,在拳击里保护自己最好的方式就是永远朝前。”

    听到这句话,夏梦渔忽然觉得心上一颤。

    保护自己最好的方式是永远朝前。

    夏梦渔下意识地转过头看向徐子充, 刚好徐子充正在摆她的肩膀,两人的距离很近, 近得几乎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呼吸。

    电光火石之间, 他们都能感觉到大脑里那噼里啪啦仿佛有什么点燃了的声音。

    两人对视一眼,又同时迅速地移开目光, 一个继续摆站姿, 一个继续指导, 都假装不在意刚才那被电击一般的感觉。

    徐子充清了清嗓子, 走到夏梦渔面前,表情严肃地给她示范怎么打直拳。

    夏梦渔也非常专心地学动作,完全没有了之前那不正经的模样,态度端正。

    “挺认真啊。”

    “要不然呢?”夏梦渔理所当然地说:“不认真岂不是浪费时间吗?”

    夏梦渔就是那样的人,不管学什么,只要学了就一定会尽力做到最好。

    半吊子对于她来说最无意义,对人对事,夏梦渔都是这个态度。

    “往前一点。”徐子充伸出手道:“要打到我手心。”

    夏梦渔一拳打在徐子充的手心,只听到啪的一声,这一拳打得又稳又准。

    这一声吓得夏梦渔忙收回手,她惊慌地看着徐子充,不安地问:“我打疼你没有啊?”

    徐子充也是被夏梦渔问得一愣。

    他眼神轻蔑。

    “就你那花拳绣腿……”

    ……

    “还能打疼我?”

    ……

    “继续。straight!”

    打了半小时,夏梦渔终于是打不动了,她现在理解为什么拳击比赛一个回合就几分钟,真的是超级累啊!

    夏梦渔瘫坐在地上休息,伸着手让徐子充帮她“解绑”。

    “打得不错啊。”

    徐子充蹲在地上帮夏梦渔取下拳套。

    夏梦渔看着徐子充低头的样子,忍不住问道:“徐子充,除了我之外,你还有没有带过别的女孩子打拳啊?”

    “我们拳馆没有女孩子。”徐子充回答。

    “那要是有呢?”

    “看教练让谁带啊,不过应该不会是我,我是来这里训练的,这里有专业教练。”

    “那要是你的教练一定让你带人家打拳呢?”

    “带啊。”徐子充毫不犹豫地说。

    ……

    夏梦渔沉默下来,表情有些僵硬,差一点连假笑都维持不住了。

    大爱无疆,大爱无疆。

    她反反复复对自己说,她这样大气的女孩子,是不会在意这种无关紧要的小细节的。

    大爱无疆,大爱无疆!

    “徐子充。”

    “嗯?”

    “你听说过占着茅坑不拉屎这句话吗?”

    ……

    “我能先把你占着么?”

    ……

    徐子充脸上的表情难得的丰富,他简直都不知道应该跟夏梦渔从何说起。

    “夏梦渔。”

    “嗯?”

    “我是茅坑吗?”

    ……

    夏梦渔尴尬地笑了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比喻似乎不大恰当。

    “哎呦,就是打个比方嘛。”

    “你这个比方我应该怎么理解?”

    “就是你不带着我打拳的时候,也不要带着别的女孩子打拳的意思啊。”

    徐子充无奈地叹气,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夏梦渔偏不肯直接说,非要绕这么多弯弯绕绕。

    “可以。”

    “真的吗?”夏梦渔笑眯眯地向徐子充伸出拳头道:“那我们说好了哦,除了我之外,你不准带别的女孩子打拳!”

    徐子充无奈地伸出手碰了碰夏梦渔的拳套。

    “可以。”

    “也不准帮别的女孩子缠绷带,戴拳套。”

    “好。”

    徐子充继续帮夏梦渔解绷带。

    他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道:“本来就只有你。”

    夏梦渔一愣。

    “哇!”她往前凑了凑,激动地问:“那我岂不是很特别?”

    徐子充有些不好意思,却还是低着头说:“嗯……是啊。”

    夏梦渔得意地笑起来,歪着头甜甜地说:“果然啊……我不愧是你的小宝贝!”

    徐子充皱皱眉,疑惑地问:“不是小甜甜么?”

    夏梦渔眼睛一转,一脸机灵模样,脸上笑意更浓。

    “对对对,你说得对,我就是你的小甜甜。”

    徐子充一愣,竟然又被她绕进去了。

    从拳馆出来,两个人在附近的菜馆吃饭,夏梦渔点餐也是一绝。

    “你们家的面用麻油掸过没?”

    ……

    “没有啊,那岂不是很没嚼劲儿,我喜欢有嚼劲的,那我不点面了。”

    ……

    “你们家的蛋炒饭是什么米啊?隔夜米吗?”

    ……

    “普通大米啊……今天蒸的啊……那我不吃蛋炒饭了。”

    ……

    “那就红糖发糕吧,这个只要不是手残基本上不会做错。”

    ……

    “凉拌毛豆是用麻油泡的吗?很好,那就比较妥了。”

    ……

    “七月份茄子当季,来个茄荚吧。油炸的还能做得难吃就不要当厨子了。”

    ……

    “再来个凉拌牛肉,调料放在一边哈。”

    ……

    “再拿个扒鸡,整只的啊,我要自己撕!”

    徐子充面无表情地夏梦渔,她这个人真的是……

    超级麻烦。

    “怎么啦?”夏梦渔歪着头笑眯眯的问:“为什么这么看着我?我有那么好看吗?”

    不待徐子充回答,夏梦渔就已经对着落地窗照了照。

    “哎呀,果然超级好看。”

    ……

    徐子充侧过头无奈地笑起来,这个夏梦渔总是先把自己夸了,他想夸一夸她,她都不给他机会。

    等上菜的这段时间夏梦渔都不肯浪费,拿出试卷出来做,还非常热心地问徐子充:“要不要分我你一张卷子?”

    见过分吃的、喝的给别人的,这还是徐子充第一次见到分试卷给人的。

    “不用,你自己做吧。”

    “太可惜了……”夏梦渔一边展开卷子一边嘟囔道:“这一套卷子可经典了,每一题都很刁钻,超级有意思的。”

    只有她会觉得刁钻的题目超级有意思吧。

    徐子充看着夏梦渔一脸兴奋的模样,觉得她这个人真的是……

    挺奇怪的。

    “你打算考哪个大学?”徐子充忽然问。

    “清华啊。”夏梦渔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果然。

    “我爸对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考上清华,光宗耀祖,弥补他当年的遗憾,基本上我爸爸除了要求我去清华之外,别的事情他都不管我。”

    清华啊……

    徐子充皱皱眉,他年纪前五十的成绩上重本肯定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他就算拼了命也是肯定考不上清华的。

    毕竟每年清华只在全省招一百多人。其中一大半都被师范附中占了,全省剩下的重点高中就抢那几十个名额,所以即便四中是重点高中,也几年才能出一个考上清华北大的学生。

    “你呢?”夏梦渔随口问徐子充。

    徐子充喝了一口水,神情严肃,语气平淡。

    “清华。”他说。

    夏梦渔写卷子的动作顿了顿,猛地抬起头看向徐子充,想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然而徐子充一脸坦然,完全没有在开玩笑的样子。

    不是夏梦渔瞧不起徐子充,但是实事求是的说,按照徐子充现在的成绩考清华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出现奇迹。

    “那你……加油啊……”

    夏梦渔不忍心打击徐子充,而且她做人一贯留一线,绝对不会说人家不想听的话,总是能够憋住那句最伤人的“真话”,要不然她在学校人缘怎么会那么好呢。

    “有个目标也不是坏事。努力就好。”夏梦渔说。

    “嗯。”

    徐子充语气低沉,他沉了沉眼,默默地拿起杯子继续喝水。

    夏梦渔低头继续写卷子,徐子充就看着她写,只见夏梦渔写了两题,忽然就重重地把笔拍在了桌上。

    “你没开玩笑吧?”夏梦渔神态严肃地看着徐子充,终于是忍不住了。

    “嗯?什么玩笑。”

    “考清华啊!”

    “没开玩笑,我真的想考清华。”

    ……

    夏梦渔沉默了几秒,重重地叹一口气。

    “靠。”

    “怎么了?”徐子充疑惑地问。

    夏梦渔皱着眉思考了一下,一副如临大敌的严肃模样。

    “你的情况考清华实在是太难了,几乎不可能。但是几乎不可能,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所以接下来一年你要突击学习,有目标性的提升你的成绩。你放心,我会帮你的,只要你按照我制定的方法每天学习,高考再超常发挥一下,说不定真的有奇迹发生。”

    徐子充听着夏梦渔噼里啪啦地说,不禁愣住,然后沉默了半响,侧过头笑了起来。

    “哎呀,你笑什么笑啊!”夏梦渔都要急死了,气急败坏地说:“这件事一点都不好笑,必须严肃对待,除非你不是真的要考清华。”

    徐子充收了笑,态度诚恳地点点头。

    “好,我会认真对待的。”

    夏梦渔收起卷子,拿出笔记本来,一边写一边开始絮絮叨叨。

    “接下来一分一秒我们都不能浪费,你偏科有点严重,真的挺麻烦的,尤其是语文,这种科目比数学还难提高。特别是你这种作文写得超级烂的,不过你不要担心。作文我也有办法,关键还是摸准阅卷人的心理……”

    “夏梦渔。”

    “嗯?”

    夏梦渔皱着眉在本子上画表格。

    徐子充的情况真的是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费,她必须赶紧制定这周的学习计划,马不停蹄地开始学习。

    “这就是你说的大爱无疆吗?”

    ……

    “谢谢。”徐子充又说:“不过不用麻烦了。”

    夏梦渔手上的动作一僵,心里一沉,甚至不敢抬起头来看徐子充。

    完了,完了,这是要拒绝她啊,都不让她对他好。

    “有没有考清华的能力,现在就已经看得出来,很多事情不是顽强拼搏就有意义的。”徐子充说。

    夏梦渔松一口气。

    没完,没完,吓死她了。

    “你说实话,你觉得我拼命学习一年就能考上清华吗?”徐子充问。

    夏梦渔重重地叹气,心情相当沉重。

    “难,我自己都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省的学生一向都考试牛逼,更别说我们是有史以来考生最多的一年。”夏梦渔无奈地说:“不过既然你一定要考,我们当然要试试啊,万一有奇迹出现呢?虽然最好的方法,可能不是学习,而是把排在你前面的都杀了。”

    “那要杀多少人?”

    “杀一个犹太集中营的人吧……”

    ……

    徐子充其实是知道的,这个世界是一座金字塔。成绩最好的那批人,在金字塔顶端,都是人尖。像是他这样成绩普通好的人其实很多,在班级里或者学校里也许还算得上人物,但是排在全省或者全国,他们其实都是很平凡的人。

    随时可以被替代,随时会被踢出局,谈不上什么光明的未来。

    所谓高考改变命运,已经不可能再发生在我们的时代了。

    承认与否,绝大多数人一生的路在一出生就已经注定,你的父母决定你能得到的所有资源,你的智商决定你的努力能把你带到怎样的程度,你的dna决定你会不会是一个努力的人,而你的情商又决定了你的努力到底最后能不能起到作用。

    你以为那是你的选择,其实只是顺应命运,走了别人想给你走的路而已。

    丛林法则,这个世界上的竞争从来都很残酷,不仅仅是高考而已。高考以后的人生也只会越来越冷酷血腥。

    徐子充比学校里的同学更早的接触社会,所以更早地懂得这个道理。

    “所以我说不用麻烦了,既然没有用处,何必浪费你的时间。”

    “那你是要放弃清华了吗?”夏梦渔思考了一下道:“其实我给你好好计划一下,接下来我们努力一把,有目的性的提高,轻松一点学习,虽然考不上清华,但是咱们省的两所985肯定没有任何问题,还可以选一个好专业。”

    “我要去北京的学校。”徐子充坚定地说:“一定要去。”

    夏梦渔皱了皱眉道:“为什么?我们外省考生考北京的学校没有任何优势的,如果去北京肯定上不了本地这么好的大学。”

    “嗯。我知道,但是我就是想去北京。”

    夏梦渔无可奈何,继续低下头画表格。

    “那我们还是拼命考清华吧……”

    夏梦渔就像是一个马上就要上战场打仗的老兵一般,严阵以待,随时准备大干一场。

    “夏梦渔。”

    “又怎么了?”夏梦渔抬起头来,嘟囔道:“没看到我正忙着吗?不要打扰我给你定计划好不好,你今天话怎么这么多?”

    ……

    徐子充沉默。

    “干嘛叫我又不说话?”

    “你不是嫌我话多吗?”

    ……

    “说吧说吧。”夏梦渔催促道:“说完我还要写计划呢。”

    “这周日的比赛,你来给我当宝贝吧,帮我举战旗,引我入场。”

    “哈?”

    夏梦渔有些懵,徐子充的思维怎么比她还跳跃。

    “这周末我不一定能去啊,我有补习班。”

    都已经翘了两周,再不去一定会出事,老师肯定要怀疑的,万一打给她父母,她可就完蛋了。

    “高三了,我不准备继续在俱乐部打拳,那个地方除了挣钱之外对我技术的提高并没有太大作用。”

    “你不打拳了吗?”

    “打啊。只是不在俱乐部打了。所以周日是我在那里最后一场比赛。”

    “这样啊,那是挺重要的。”夏梦渔嘟囔着,思考着周日怎么才能去,还不被老师怀疑,不被爹妈发现。

    “嗯。所以你一定要来啊。”

    夏梦渔一愣,然后笑眯眯地说:“你放心,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一定会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