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你只能喜欢我 顾辞微 > 15.Chapter 15
    徐子充拿过习题册,看到夏梦渔在要问的题目上画了个圈。

    是一道英语完形填空,有四个选项。

    【a】 operating room【b】hospital 【patient ward【d】emergency ic

    孟辉忍不住凑过来看,前后暂时无作业可抄的同学也都凑过来看这道难住学神的题。

    “什么题啊连学神都不确定啊!”

    “完形填空啊?最讨厌完形填空了。”

    “这是哪个省的卷子?”

    徐子充看着题目不说话。

    果然兔子精就是花样多……

    一旁的孟辉见到徐子充沉默不语,还以为他也被难住了。

    “三长一短选最短啊!”孟辉在旁边拍拍胸口,冲着夏梦渔道:“学神,信我,选b,hospital!”

    “聪明!”夏梦渔抽回习题册,得意地说道:“就是选hospital,哎呀,徐子充你怎么连孟辉都不如啊,反应这么慢。”

    ……

    大家这才懂了,敢情学神根本就不是不会做,而是故意为难学霸。

    两人还是不对付啊!

    孟辉被学神夸了,相当开心,但是仔细一想,这话好像又有点不对劲。

    什么叫做连孟辉都不如?

    但是又转念一想,管他的,反正是被学神夸了!

    徐子充也拿起手上的数学卷子,他迅速扫一遍卷子,勾了一道题。

    “这道题选什么?”徐子充问夏梦渔。

    学霸和学神这又是杠上了吗?

    大家又凑过来看,是数学的最后一道选择题。

    一般这道题大家都是靠蒙的,就算不靠蒙那也是要拿纸笔算一算的。

    然而学神只是瞟了一眼就立刻回答道:“选c啊,6度。”

    “哇,你怎么看一眼就知道?”

    “真的假的?是这个答案吗?”

    有人把卷子翻过去看后面的答案,还真的是c。

    “卧槽,真是6 啊,厉害了我的学神,666啊!”

    大家惊讶地看着夏梦渔。

    “这道题我做过呀。”夏梦渔微笑着向前座的同学解释,一脸的谦逊地说:“没什么厉害的,我就是平时做题多而已。”

    难怪咯,不愧是学神,做题量就是大!

    徐子充脸上闪过一丝笑意,然后又回复了严肃的模样,神色不改地抽回卷子。

    “棒啊。”

    这时抄作业的同学完成了任务,剩下的四人赶紧接上,此时距离下课只剩下八分钟,大家必须分秒必争,于是也都没有再注意夏梦渔和徐子充。

    夏梦渔偷偷笑了笑。

    约好了,六点的时候医院见!

    生物老师终于讲完最后一题,下课铃也刚好响起。

    老师“放学”的“学”字都没有说完就已经有人冲了出去,生物老师没办法,无奈地叹一口气抱着教案走了。

    范小乔一向是乱七八糟的东西多,等她收拾完,教室里的人都差不多走光了。

    夏梦渔耐心地等着范小乔,跟她一起离开教室。

    现在还早,不过四点半而已。两人约好了一会儿一起去奶茶店买奶茶,撸会儿猫再各自回家。

    都市少女有三宝,奶茶、吸猫、逛淘宝。

    夏梦渔和范小乔聊自己最近在淘宝发现的卖蛋黄酥的小店,正聊得起劲的时候,就迎面遇上了一群人。

    徐桑和她的闺蜜团。

    徐桑拦住范小乔。

    “范小乔,等你很久了,咱们聊聊呗?”

    徐桑微趾高气昂地看着范小乔,一副自己是女王别人都是丫鬟的架势。

    真的超级讨厌。

    “哟,聊个天带这么多人,好怕怕哦。”范小乔翻了个白眼道:“可以啊,聊什么?”

    “当然是聊徐子充。”

    “可以啊,你想怎么聊?”范小乔气势不输,即便心里已经怂了。

    “逸夫楼的天台呗。”

    “可以啊。”范小乔对夏梦渔说:“宝贝儿,我还有事,你先走。”

    夏梦渔准备走,却被徐桑拦下。

    “谁让她走了?”

    范小乔马上说:“我闺蜜是好学生,让她走。”

    徐桑看了一眼夏梦渔。

    夏梦渔她是认识的,毕竟是整个学校人尽皆知的人物、学神,老师们的心肝宝贝,学校还指望着她能考清华呢。

    算了,真把学神怎么样了,她去校长那里哭一哭,她们都不好办。而且看夏梦渔安安静静地站在范小乔旁边,整个人被罩在宽大的校服里,看起来又乖又老实,一副不敢惹是生非的模样,应该威胁一下她也不敢乱说。

    “我跟范小乔有话要说,你直接回家,别搞什么小动作,小心我搞你。”

    夏梦渔惊恐地往后一缩,一双小鹿一样的眼睛战战兢兢。

    “我懂的……”

    “走吧。”徐桑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夏梦渔点点头,一溜烟就跑了。

    逸夫楼是科技楼,平时用得少,是各种不良少年的聚集地。

    几个女生把范小乔堵在墙根,冲着她推推攘攘的,范小乔就像是个拨浪鼓似的被人拨来拨去。

    “你以后不准缠着徐子充。”

    “我没缠着他,是他缠着我。”范小乔死到临头依旧忍不住嘴贱。

    顶多就是被打一顿呗,既然总之是套不着好,不如过个嘴瘾。

    “放弃吧,徐子充爱的是我,不是你。”范小乔说。

    “胡说!”

    徐桑气得要命,伸手把范小乔推到墙上,正想伸手给她一巴掌,却被人一把抓住了手。

    徐桑没站稳,被人用力一扯就摔倒在了地上。

    “啧啧,腿长的人就是重心不稳啊。”

    徐桑愤怒地抬起头,只见一个穿着宽大校服的女孩子正站在她面前,女孩眼神锐利,嘴角挂着一丝嘲讽的笑容,正睥睨地看着她。

    而她身后,则是几个在学校“光荣榜”上记过过,留校查看过的麻烦人物,一个个可都是实打实的真·不良少女。

    “夏梦渔?”

    徐桑呆了,此时此刻的夏梦渔身上哪里还有一点点刚才那温顺老实的气质?

    这还是那个乖乖女学神吗?

    “我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吗?”夏梦渔冷笑一声道:“叫声奶奶,我还可以原谅你。”

    半个小时之后,一群女孩子气喘吁吁地坐在地上,都已经没有力气再折腾了。

    但是谁都不肯先认输,站不起来了,却还是你抓着我的头发,我扯着你的衣服不肯放。

    “不打了、不打了!”徐桑靠着墙,摆摆手道:“没劲了、没劲了……”

    夏梦渔也是一屁股坐在地上,冲着自己找来的帮手,气喘吁吁地说:“都停、都停!”

    大家这才都松了手,精疲力尽地躺得躺、坐得坐、靠得靠,一个个声嘶力竭,一身狼狈,仿佛身体被掏空。

    夏梦渔和徐桑对视一眼,都觉得小看了对方。

    “可以啊。”夏梦渔对徐桑说。

    “你也是啊,平时装得挺像的。”

    “彼此彼此。”

    其他人也都忍不住对夏梦渔和徐桑另眼相待。

    别看夏梦渔和徐桑两个人,一个平时乖乖怂怂的,一个平时娇娇滴滴的,打起架来却都超级彪悍,而且毫无偶像包袱,特别放得开,全都是以一敌三的主。

    女孩子打架没什么套路,不过是抓头发,撕衣服,互相咬之类的,但是绝对比男人打架劳心劳力。

    男人打完架还能袖子一撸去接着喝酒,女人打完真的是精神和**都精疲力尽。

    范小乔打架完全不行,早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她哭丧着一张脸,冲着徐桑无奈地说道:“靠,徐桑你是有多喜欢徐子充?为了他这是要拼命啊!”

    “我他妈才不喜欢徐子充呢!”徐桑气急败坏地叫道。

    徐桑靠着墙,头发乱得像个疯子,妆也花了,假睫毛也掉了。

    “不喜欢你还为了他这么拼?”范小乔不可思议地问。

    就连徐桑的闺蜜都忍不了。

    “那你追他两年?还害得我们为你打架!”

    “我们每天为你出谋划策是为了什么?”

    “一开始是真的很喜欢他的,因为觉得他挺帅的才,你们也知道,只要长得好看的我都喜欢啊。”徐桑说。

    那倒是,徐桑简直就是出了名的花痴,基本上积攒了全校的帅哥。

    “但是再帅也没有帅到我喜欢两年啊!”

    “那你还追他?”范小乔又问。

    徐桑愤愤不平地说:“我就是不服气!他高一就跟我说他心里有喜欢的人了,但是也没见他谈恋爱啊!我就想知道,他喜欢的人是刘亦菲啊还是范冰冰啊,本小姐这样倒追他,他都不为所动!想想我就气!凭什么啊?”

    “都说了他喜欢的人是我啊。”范小乔还在嘴贱。

    “呸呸呸!狗屁!”我才不信呢!”徐桑翻个白眼道:“你以为我成绩不好就是傻逼吗?他喜不喜欢你我看不出来吗?范小乔,你还当你是范冰冰啊?”

    范小乔是各方面也稍微普通了一点,但是这样被徐桑鄙视超级生气的。

    “徐桑,你什么意思?你还想打架吗?”

    “来啊!’

    “别别别,别打,有话好好说,为个男人不值得。”

    周围的人都劝道,大家实在是都打不动了。

    范小乔又躺回地上继续挺尸,徐桑也靠着墙叹气。

    “妈的,本小姐又瘦又美又有钱,这样倒贴他,他竟然还惦记着别人。我就是不服气啊,至少让我知道输给谁了吧?”

    “我啊。”

    一个声音忽然冒出来。

    大家齐刷刷地看向夏梦渔。

    夏梦渔义正言辞地说:“徐子充喜欢的人是我。”

    天台上一瞬间只有风的声音,每个人都在消化这个消息。

    这两个人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所以我是输给了你?”

    “就是我。”

    徐桑上上下下打量着夏梦渔,然后忽然气急败坏地蹬着腿,一边蹬一边甩手,带着哭腔叫嚷道:“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啊啊啊,我怎么这么冤啊!”

    夏梦渔拍拍徐桑的肩膀。

    “虽然你又瘦又美又有钱人又nice一举一动都超级可爱简直就是学校里移动的风景,但是徐子充这个人爱学习,就喜欢成绩好的。”

    ……

    “所以你不是输给了我,而是输给了学习。”

    范小乔躺在地上,忍不住对着天空翻了个白眼。

    夏梦渔又要开始瞎扯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