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Chapter 14

作品:《你只能喜欢我

    第二天午休的时候,校花又来了。

    不过这一回徐桑学聪明了,手里没拿吃的,而是直接把徐子充整个人都领走了。

    耳边传来一声轻蔑的冷哼,范小乔敏锐地察觉到同桌身上散发出的浓浓怨气。

    “梦渔,我想上厕所,要不你陪我去吧?”范小乔对夏梦渔说。

    “哦……”

    夏梦渔放下笔跟范小乔一起出了教室,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范小乔远远地看到徐子充和校花下了楼。

    “这一层人多,我们去楼下的厕所。”范小乔抓着夏梦渔就跑。

    “跑什么?”

    “尿急!”

    范小乔追上徐子充和校花,两人果然是到高二的楼层去了。

    夏梦渔也终于意识到范小乔想做什么,不点破,跟她一起鬼鬼祟祟地跟过去,躲在墙后面偷看。

    徐子充和徐桑走得比较远,她们怕被发现也不敢靠近,所以根本听不到在两人在说什么。

    范小乔着急得很,夏梦渔倒是一脸淡定,只是眼神犹如两道冰锥子,恨不得在徐子充身上戳几个窟窿来。

    “校花这是要表白吧?”范小乔小声问:“徐子充可是从来没有被她单独拉出来过啊,这是要答应了吗?”

    夏梦渔两只手抓着墙沿,恨不得要把墙皮给抠下来。

    那边又说了两句话,只见校花忽然就要往徐子充身上扑。

    “卧槽!”夏梦渔忍不住叫出来。

    夏梦渔一个心都悬到了嗓子眼,要不是范小乔挡在她前面,她可能下意识地都要冲过去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徐桑要扑到徐子充怀里的时候,徐子充一个干脆利落的闪身,竟然躲了过去。

    “哇,徐子充好酷啊!”范小乔忍不住赞叹道:“可以啊,身手如此矫健!”

    校花一个踉跄差一点摔倒,幸好扶住了后面的墙才站住。

    场面超级尴尬。

    范小乔捂着嘴,差点没笑出声。

    一旁的夏梦渔也松了一口气。幸亏徐子充有练过,要不然就被占便宜了。

    范小乔一直观察着夏梦渔的表情,意味深长地说:“宝贝儿,有句话叫做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你应该听说过吧?”

    夏梦渔看一眼范小乔,瘪瘪嘴道:“你歇后语怎么那么多?”

    “毕竟我也就语文成绩好一点了……”范小乔又语重心长地说:“小梦渔啊,信姐姐的,先下手为强啊,否则最后就会看着男神跟自己最讨厌的bitch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就没你什么事儿了!”

    ……

    夏梦渔不得不承认,范小乔真的是相当了解她,这句话真的是超级戳她。

    “没有谁会一直等着你的。

    夏梦渔眼神一变,暗自捏了捏拳头。

    “不拉屎也没关系,咱们可以先把坑占着啊!”

    夏梦渔终于看向范小乔,眼神坚毅,目光炯炯。

    闺蜜之间交换了一个不用多解释的眼神。

    “我回去写作业了。”夏梦渔说。

    “去吧。”

    夏梦渔转身就上了楼。

    当了两年同桌,范小乔已经跟夏梦渔相当有默契,她知道自己这一回已经是功德圆满。

    不过她这样的小天使,自然是要给闺蜜送上最后一波助攻的。

    “诶,徐子充,你在这儿干嘛呀?”

    范小乔迎着校花针尖麦芒一样的怨恨目光大咧咧地走到徐子充旁边,拉着他的胳膊道:“走走走,赶紧跟我回去。”

    “你干嘛?你撒手!”校花气鼓鼓地说:“我还有话没跟徐子充说完呢!”

    “改天再说呗,什么国家大事非要现在说。徐子充,班主任找你!”

    “不准走!”徐桑恨不得都要急哭了。

    “班主任找我啊。”徐子充面无表情地说。

    徐子充和范小乔回教室的时候,夏梦渔已经坐得直直地在座位上写作业了。

    男生见到徐子充回来纷纷起哄,问徐子充跟校花做什么去了。

    “没做什么。”

    徐子充回到位置上坐下,看一眼夏梦渔,重重地叹一口气。

    “真的,什么都没做。”

    大家还是不信,冲着徐子充推推攘攘的,夸他牛逼啊,厉害啊。

    徐子充无可奈何,又看了一眼夏梦渔,只见夏梦渔头都不抬地写作业,神情毫无变化,仿佛沉浸在题海里,专心致志、目不斜视。

    “都不要胡说八道。”徐子充一脸严肃地说。

    大家这才都闭了嘴。

    教室里又安静下来,大家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

    四座联排的四位依旧一如往昔,孟辉打游戏,徐子充睡觉,夏梦渔写作业,范小乔看偶像剧。

    忽然徐子充感觉有人扯了扯他的袖子。

    他趴在桌上,侧过头,有些迷茫地看着夏梦渔。

    夏梦渔右手还在奋笔疾书,脸上的表情也依旧认真专注,仿佛一心都扑在习题册里,但是她的左手却放在了下面。

    徐子充低下头,见到夏梦渔手放在课桌下,捏成了一个小拳头。

    他有些疑惑地伸出手,放在了夏梦渔的拳头下。

    夏梦渔手一松,一颗大白兔奶糖就掉在了徐子充的掌心里。

    夏梦渔收回手,继续写作业,全程表情都毫无变化。

    徐子充坐起来,看了一眼手心里的奶糖,皱了皱眉。

    兔子精给大白兔……

    “哟,哪儿来的大白兔?又是校花送的啊!”孟辉眼尖,他爱吃甜食,伸着手道:“快快快,给我吃!”

    “滚。”

    徐子充撕开包装纸把奶糖扔进嘴里,继续趴在课桌上睡觉。

    学校还是对准高三狗有些人性的,暑假补课没有安排晚自习,而且周六周日也不上课。

    今天的最后一节是生物课。距离下课还有20分钟,但是一部分同学已经清好了书包,随时准备着冲出教室。

    生物老师很无奈,可生物处于理综生物链的最底层,同学们不重视,她教学经验又不丰富,拿这群青春期的孩子没有任何办法。

    “你们都安静一点!”生物老师无可奈何地跟同学们打着商量道:“你们要是安静一点,我把这道题讲完就提前下课。”

    教室里稍微安静了一点,不过也就安静了那么一小会儿,因为大家兴奋的心情实在是难以抑制。

    放学前最重要的活动就是借作业抄。

    夏梦渔和徐子充的作业都是抢手货,像是数学这种上午就上完课的,他们中午就能做完,要抄作业的同学们基本下午就把该抄的都抄完了。

    而物理是下午第二节课,语文课是第三节。因为语文是班主任的课大家比较老实不敢做别的事情,所以物理就只能留在生物课来做了。

    夏梦渔和徐子充还在奋斗,抓紧最后的20分钟奋笔疾书,造福大家。

    “学神加油!”

    “学霸快点!”

    大家都知道,这两位的作业本都是要给他们的同桌拿回家的,所以他们只能趁在学校的时候赶紧抄。

    “你放学之后做什么啊?”范小乔问夏梦渔。

    “回家啊。”夏梦渔笔耕不辍。

    “你爸妈这周不是回老家看你爷爷吗?你回家这么早做什么?”

    “当然是回家学习啊。”

    ……

    孟辉也问徐子充道:“充哥,一会儿放学一起去打游戏啊。”

    “没空。”徐子充面无表情地说。

    “你作业不是马上写完了吗?你还要去做什么?”

    “学习。”

    ……

    前面的同学转过了头,后面的同学抬起了眼,全都看向中间的两位“大神”,不禁露出崇拜的眼神。

    不愧是学神和学霸!

    距离下课还有19分钟的时候夏梦渔放下笔,她拍了拍前面的同学,笑眯眯地把作业本递给前座的同学,温柔地说:“我写好了,你们快一点哦,范小乔一会儿还要拿回家的。”

    “没问题!十分钟搞定!”

    四排连座的中间的两位先抄,这样抄完了就可以再造福他们的同桌。

    距离下课还有18分钟,徐子充也放下笔,沉默地把作业本往后一扔。后面的仁兄稳稳接住,马不停蹄开始抄。

    “快点啊!”孟辉催促道:“我要拿回家的。”

    “知道知道……啰嗦。”

    前后的同学都开始抄作业,若是他们十分钟抄完,就多出来四本作业,这剩下的十分钟,就又可以多抄六本,等到放学就有十二本作业可以分发下去了。

    其实比起直接抄,大家都还是跟喜欢把作业拿回家,这样自己写的时候有不会的可以再看,比抄完了再思考好。

    因为夏梦渔和徐子充的作业写完了,教室里反倒是比之前还安静了一点。生物老师毫无办法,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自己说讲完这道题就能去跟男朋友约会了,忍忍就好。

    徐子充和夏梦渔闲了下来,两人对视一眼,又都迅速收回了目光。

    夏梦渔拿出课外习题册继续写,徐子充也开始做数学卷子。

    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教室里一时都是刷刷刷的笔尖和纸张摩擦的声音。

    “徐子充,你能帮我看看这道题选什么吗?”

    嗯?

    诶?!

    哈!?

    前后的同学都愣了愣,不是吧……

    周围的同学们齐刷刷地看向夏梦渔,只见夏梦渔把习题册递到徐子充面前,一脸谦逊好学的模样,竟然是在问徐子充题目。

    学神也有不会做的题?!

    而且他俩不是关系不好吗?

    徐子充也是一愣。

    兔子精这又是在玩什么新花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