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Chapter 12

作品:《你只能喜欢我

    离下午上课还有一段时间,夏梦渔一向是分秒必争地学习的,要不然怎么挤得出时间做别的事情?!

    她拿出一本小书来,对徐子充说:“我要学外语了,你要是觉得吵就换个地方午休吧。”

    “不吵。”

    夏梦渔于是不管徐子充,自顾自地念起来。

    徐子充看了一眼夏梦渔手上的小书,是一本法语的口语练习书。

    “要不要我帮你?两个人对话比较有情景感。”徐子充提议道。

    “你会法语?”夏梦渔惊讶地问。

    “嗯,我初一是在外校读的,外校每个人都要修一门小语种,我选的是法语,不过后来转校了,一共只学了一年。”

    “为什么转校啊,外校多好啊。”

    如果不是离家里太远,还要住校,爸妈不放心怕夏梦渔跟人学坏了,她当初肯定就去读外校了。

    “初二家里忽然没钱了,外校学费贵。”

    徐子充总是会不经意说出这种让夏梦渔没法接的话。如果问为什么会忽然没钱,肯定又要牵扯出一段往事来。

    这又很尴尬了,夏梦渔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徐子充,只见他目光坦荡,似乎对这件事并不介意。

    这就好,青春期的小男生容易敏感,幸好徐子充不是这个类型的。

    夏梦渔怕往事,不喜欢回忆过去,更别说她现在刻意要跟徐子充保持距离,不想跟他再亲近下去。所以她什么都没有多问,而是扯些无关紧要的。

    “没关系呀,就算只学了一年也肯定比我这种自学的好。”夏梦渔笑眯眯地说:“你还能教我一点法语的学习方法呢,外校的老师原来肯定有教过的吧?”

    “嗯。”徐子充点点头。

    “来吧。”夏梦渔双眼放光,把书递给徐子充,激动地说:“我们快点开始吧!”

    徐子充很无奈。

    “学习就这么让你开心吗?”

    “对呀!”

    ……

    “棒啊。”

    范小乔和孟辉两个人各自吃完饭后在指定地点会和。

    两人打算找个没人的地方一起合计一下,看看怎么才能够解决他们四个人现在尴尬诡异的关系。

    他俩可不是徐子充和夏梦渔,没有学霸和学神那么好的心理素质,这两天已经快把他们憋死了,要是再这样压抑一个月下去,他们都要疯。

    然而万万没想到,他俩还没来得及合计,竟然远远地就看到夏梦渔和徐子充一起坐在树下的草坪上。

    一个端端正正地跪坐在地上,腰板挺得笔直,神态认真,浑身散发着学神的圣光,是夏梦渔。

    还有一个靠着树干,一只手拿着一本小书,一只手随意地搭在膝盖上,神态轻松,还难得地挂着一抹微笑,是徐子充。

    “学……”

    孟辉的“神”字还没有说出口,就被范小乔跳起来捂住嘴,然后拉到一旁的花坛后面躲起来。

    两人蹲在灌木下偷看。

    “他俩不是互相看不惯吗?”见到夏梦渔和徐子充这么融洽地坐在大树下,孟辉一脸疑惑地问:“这是和好了吗?”

    “爱恨就在一瞬间,没听说过吗?”范小乔语气激动地说:“他们这是约会吗?哇,感觉我们发现了特别了不起的事情!”

    “不是吧……哪有约会还在学习的?”孟辉嘟囔道。

    “不要用你凡人的思维去揣度神的世界好不好?学神和学霸的浪漫是我等学渣能够理解的吗?”

    范小乔觉得这两个人肯定有问题,但是又不敢肯定。

    “唉,难怪我是学渣,人家是学神……”孟辉看着正在练习口语的两个人,重重地叹一口气道:“我要是跟他俩一样努力,午休还在练习英语,我的英语成绩肯定不会那么渣。”

    范小乔冲着孟辉翻了一个非常夏梦渔的白眼。

    “你放一百个心,你英语渣的人设还是很稳的。”

    “嗯?”

    “人家说的是法语。”

    ……

    离下午上课还有十五分钟,班上同学基本都已经回了教室。

    范小乔和孟辉本以为夏梦渔和徐子充已经和解了,可是没想到回到座位,两人还是一句话都不说,连一个眼神对视都没有。

    这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又有矛盾,闹小情绪了?

    范小乔冲着孟辉挤眉弄眼。

    孟辉摊摊手,表示不明白范小乔啥意思,范小乔现在才真的理解到了什么叫做地主家的傻儿子。

    她无奈地写了个纸条准备递过去,可是纸条半路就被人截住了。

    夏梦渔面无表情地拿过纸条,撕得粉碎,扔进了垃圾袋里。

    范小乔还是有些怕她的这位同桌的,立刻老实地写数学作业。

    可是孟辉也是刨根究底并且没有眼色的主,他很想弄清楚范小乔要跟他说什么,拿出手机给范小乔发了信息。

    范小乔收到信息,侧过身背对着夏梦渔,偷偷回复。

    孟辉:“你要我干啥?”

    范小乔:“问问徐子充他跟夏梦渔咋回事啊,我们家梦渔是那种不想说的事情,上辣椒水也敲不开嘴的主。”

    孟辉:“充哥也是这种人啊!”

    可是孟辉还没来得及按发送键,手机就从自己手里消失了。

    徐子充夺过孟辉的手机,捏在手里,吓得孟辉差点给他跪下。

    “别别!哥,别!”

    徐子充淡然地看了孟辉一眼,给他关了机,还给了他。

    孟辉松了一口气,把手机放书包里,老老实实地假装看书。

    想当初孟辉才刚上高一,个子还没有窜起来,身边也没有这么多小跟班。

    又瘦又小又有钱的他时常被学校里的不良少年欺负,有一次他早上忘记拿零花钱,被不良少年拎到学校后面的小街打,就是徐子充救的他。

    所以孟辉知道这位哥拳头的厉害,把他的手机撇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范小乔和孟辉都老实了,夏梦渔跟徐子充对视一眼,默默转过头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徐子充和夏梦渔虽然私下里和解了,但是在班上的时候依旧不说话,两人也没有约好,但是就像是有默契似的,继续维持着互相不对付的表面现象。

    同学们习惯了两人之间冷漠的态度,也都尽量不在他们面前提对方的名字。

    孟辉和范小乔不知道这两位神仙在搞什么地下工作,但是全都很老实的看破不戳破。

    不过他们私下交流,表示总算知道为什么从前徐子充说夏梦渔假,夏梦渔说徐子充装了。直到现在,孟辉和范小乔身为两人的同桌,才彻底感受到这两人的两幅面孔。

    最近几天气温极高,一下子就到了四十度,中午大家基本上吃了饭就回教室,没人敢在外面多呆,怕被热化了。

    大家每天的学习压力都很大,也就午休的时候能够放松。教室里同学们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男生聚在一起装逼,女生聚在一起八卦。

    孟辉在玩手机游戏,徐子充趴在课桌上睡觉,夏梦渔奋笔疾书写卷子,范小乔正在看偶像剧舔屏男神。

    可是忽然,教室不知道为什么渐渐安静了下来。

    后面围在一起不知道在笑什么的男生们也停止了吹牛逼,朝教室门口看过去。

    四座联排四人组里,范小乔第一个抬起头来。

    哟,老熟人啊。

    范小乔戳了戳正在专心致志写作业的夏梦渔,小声道:“小渔,你最讨厌的人来了!”

    正沉浸在物理题题海里无法自拔的夏梦渔一下子就反应过来,猛地抬头看向门口,目露凶光。

    只见到教室门口站着一个一头黑长直,肤白貌美,面若桃花,双眼含春的女孩子,她正笑得满面春风地往教室里瞅。

    夏梦渔极其不屑地翻了个白眼。

    无论春晓秋冬、刮风下雨都万年不变的超短裙和大长腿,除了校花还能有谁?

    “hello,我想找一下徐子充。”校花徐桑一脸灿烂的微笑对着整个教室的人说。

    她双手放在胸口,比了个拜托的手势,一脸少女偶像般的标准笑容,歪着头,继续冲着整个教室的人喊话。

    “你们谁可以帮我叫一下徐子充吗?拜托拜托啦。”

    ……

    “bitch!”

    夏梦渔和范小乔异口同声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