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你只能喜欢我 顾辞微 > 9.Chapter 09
    在搏击场馆里骂粗话很正常,大家都不稀奇,就是打起来了都没人觉得奇怪。

    坦克嘲讽地看了夏梦渔一眼,骂道:“shutup,bitch!”

    “ shut y mouth, you damned bastard!”夏梦渔气得要死,冲着“坦克”比了个中指,吼道:“rtвonpote6`aлhaxyn!”

    这一回可是真的激怒“坦克”了,这句话在俄语里超级脏。

    坦克恨不得要冲下来打夏梦渔。

    幸好这时候裁判和教练拉住了坦克,音效师也赶紧反应过来立刻放音乐,场面才得到了控制。

    控场的人员也过来拉夏梦渔让她冷静一点,再闹就要赶她出去了。

    不过大家也都的确很不耻坦克的做法,夏梦渔这一骂也算是给所有人出了口气,工作人员也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

    一旁的模特姐妹也帮夏梦渔说着好话,然后把她拉到旁边道:“算了,别骂了,就算骂了那个大傻逼,我们潘恩也不一定能赢啊……”

    “你不懂,你没看到他气炸了又不能把我怎么样吗?人生气的时候智商会变低,就会露出破绽。”

    几个模特目瞪口呆地看着夏梦渔,一脸崇拜地看着她。

    “哇,好像真的是诶,他看起来整个人都很焦躁。”

    “对对,你看,他的教练正安抚他的情绪呢。”

    “哇,小渔你真厉害,原来是故意骂他的啊。”

    并不是故意的,她是真的没忍住……

    但是夏梦渔是绝对不会承认的,要不然岂不是显得她很冲动,影响她的光辉形象。

    夏梦渔骂完终于舒了口气,狠狠地瞪了一眼“坦克”,一脸挑衅和鄙夷,不得不说,夏梦渔这种常年都在演戏的影后,想要做一个激怒人的表情实在是太容易了。

    坦克气得要死,又没有办法,向裁判抗议,但是裁判说人家姑娘也没有说话,他管不着。

    坦克刚想挑衅夏梦渔的时候,夏梦渔却干脆果断地扭过头,直接无视他,这反倒让坦克更加生气了。

    气死你。

    夏梦渔这才看向徐子充。

    徐子充的伤口已经迅速处理好,但是还没有能够止血,重新换上的纱布立刻就被血染红。

    徐子充看向夏梦渔的方向,冲着她摇了摇头,示意她自己没有事。

    本来夏梦渔心里也觉得没什么的,可徐子充这个眼神却让夏梦渔瞬间红了眼。

    逞强,肯定痛死了,受伤和缝针的时候都没见到他露出痛苦的表情,可刚才被击中的时候他整个脸恨不得都在抽。

    肯定超级疼!

    音乐声停止,裁判吹哨,最后一个回合就要开始,双方拳手摆好战架,各就就位。

    夏梦渔红着眼站在椅子上,手里举着“牧神潘恩”的战旗,奋力地摇动着,高喊道:“牧神潘恩,fighting!”

    “潘恩!潘恩!潘恩!”

    全场都被夏梦渔带动,一起高喊着拳王的名字。

    “潘恩!潘恩!潘恩!”

    夏梦渔擦了擦眼角,胸口涌动着一腔热血。

    徐子充,一定要赢啊。

    第三回合的战斗开始。

    “坦克”依旧态度嚣张无比,再加上刚才被夏梦渔骂得窝火,心里憋着一口气,只想全部发泄在徐子充身上,所以一开始就主动进攻。

    虽然眉骨和手臂都受了伤,而且还是因为对方出阴招,但是徐子充依旧沉着无比,步伐稳健,并不着急进攻,只是滴水不漏地防守。

    两人缠斗在一起,“坦克”不肯松手,直到裁判严厉警告,他才不情不愿地往后退了一步。

    “坦克”越来越焦躁,徐子充依旧不动声色。

    大家都祈祷着徐子充坚持下去,因为只要不被“坦克”k.o,靠着技术得分,他也是可以赢得胜利的。

    他现在的状况不大好,大家已经不期待赢得多漂亮,只要能坚持下来就好啊。

    比赛继续进行。

    双方胶着地缠斗,“坦克”简直拿徐子充没有任何办法,这个人实在是太稳了,一点破绽都没有。

    可就在这时候,令人不安的一幕发生了。

    徐子充的眉骨虽然处理过,但是还在滴血,夏梦渔注意到,徐子充眨了眨眼,好像眼睛不大舒服。

    难道是鲜血滴到眼睛里了?

    坦克也察觉到徐子充的不对劲,心中窃喜不已。

    这时候,徐子充又抬了抬手,又不适地眨了一下眼睛。

    “坦克”抓住这个机会便是一记重拳狠狠地打向徐子充!

    被“坦克”这种重量级的拳手一记重拳击中绝对是致命的,本以为就要结束战斗,可就在这时候徐子充却像是预知到“坦克”的动向似的,一闪身,同时一拳打在坦克的太阳穴上。

    假动作!刚刚徐子充是故意的!

    “坦克”被打晕,一个踉跄,还没有倒下徐子充便又是一个大力的勾拳打在“坦克”的下巴上,坦克飞出拳台,倒地不起。

    “坦克”已经不是坦克,而是废铁了。

    裁判吹哨。

    k.o!

    瞬间的安静之后,现场爆发排山倒海的尖叫声。

    夏梦渔激动地直接跳到了椅子上,另外几个模特也忍不住被气氛带动,抱在一起又跳又叫。

    “牧神潘恩”又赢了!

    夏梦渔从来没有见到过情绪这样激动的徐子充,他走向观众,一面面地跳上拳台的围绳,挥舞着手臂要跟多的欢呼和尖叫。

    全场都为他而沸腾。

    这是他们的“拳王”,是他们的英雄,是他们的“牧神潘恩”!

    徐子充跳下围绳,走向夏梦渔的方向。夏梦渔也立刻冲到拳台边,够着脖子冲着徐子充喊:“徐子充,你简直帅炸了!”

    徐子充双手搭在围绳上,对夏梦渔放松地笑起来。

    “我说过很稳的吧?”

    夏梦渔的笑容灿烂得比场馆的灯光还要绚烂,她地冲着徐子充比了两个大拇指。

    “超级稳!”

    徐子充又笑起来,向夏梦渔伸出一只拳头。

    夏梦渔也伸出拳头跟徐子充对碰了一下。

    徐子充这才转身走到拳台中间,裁判举起徐子充的手,宣布这一场获胜的是“牧神潘恩”。

    场馆里再次被欢呼声所淹没。

    夏梦渔抬着头,看着站在光芒之中的徐子充,虽然满脸血,但是却掩盖不住那股少年得志、意气风发的模样。

    故事不都是这样讲的吗?

    百转千回,英雄终于打败阴险狡诈的大反派,杀死暴虐的怪物,拯救全世界。

    夏梦渔想,如果每个女孩子心里都曾经梦想过英雄是什么样子,那她心里的英雄,大概就是徐子充这样的吧?

    徐子充接过奖杯,看向夏梦渔,对她晃了晃拳头,高兴地笑起来。

    平时在学校里徐子充就不是爱笑的人,顶多就是礼貌的微笑,对夏梦渔也是嘲笑和调笑比较多。

    像这样笑得温柔又阳光,简直太少见了,所以这个笑容让夏梦渔觉得特别珍贵。

    夏梦渔刚想回应徐子充的时候,却忽然觉得心脏一紧。

    她下意识地把手放在胸口,有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

    完了……

    完了完了完了!

    大事不妙。

    徐子充一直看着夏梦渔。

    只见夏梦渔对他扯了扯嘴角,看似非常灿烂实则是皮笑肉不笑地笑了一下。

    徐子充皱皱眉,他怎么觉得夏梦渔又笑得这么假?

    领完奖,教练和医生都过来看徐子充的伤口。

    “等一下。”

    徐子充想要去找夏梦渔,可是不等他从拳台上下来,夏梦渔就逃也似的转身走了,等徐子充急匆匆地追下拳台的时候,夏梦渔早就不见了踪影。

    就像是十二点的钟声敲响,灰姑娘留下水晶鞋,把王子一个人丢在舞会里。

    “唉,潘恩,你去哪儿!”医生一把拉住徐子充道:“先把伤口处理了,还流着血呢。”

    徐子充脸上的笑容淡去。

    他心里窝火。

    夏梦渔就像是一只兔子精,披着温顺可爱的乖巧皮囊,内在却狡猾又自我,谁都不知道她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

    你以为这只兔子精要跟你亲近,甚至要缠上你的时候,她又不知道为什么从别的窟窿里跑了。

    所以徐子充拿夏梦渔完全没有任何办法。

    恐怖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