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Chapter 08

作品:《你只能喜欢我

    今天“牧神潘恩”的赔率出乎意料的高。

    一是因为这一回的对手实力很强,挑战赛一路碾压别的选手,还打废了两个人;二是因为徐子充实在是赢得太久,大家都觉得拳王似乎也该输一场了。

    而最重要的原因还是所有人都注意到“牧神潘恩”的右手手臂受了伤。

    右手对于拳手来说有多重要不言而喻,“牧神潘恩”处境危险。

    挑战者是来自白俄罗斯的拳手“坦克”,坦克年纪跟徐子充差不多,身高180cm和徐子充一模一样,但是他的体型却比徐子充庞大,倒是名符其实的“坦克”。

    而且他是个“车轴汉子“,脖子短,脑袋和肩膀恨不得无缝衔接,跟个大倭瓜似的,简直就是天生的攻击型选手。

    主持人介绍完选手的资料,绚烂的灯光在场馆中亮起,轰隆的音乐声中,“坦克”披着蓝色战袍再次出场。

    这一场比赛不由夏梦渔举牌,所以她可以专心致志地在拳台下面观战。

    夏梦渔觉得“坦克”这个人说不定身体有什么毛病,比如甲亢之类的,要不然他怎么这么亢奋呢?情绪全程激动无比,连上拳台的动作也比别人多一些,张着一张血盆大口,嘴巴不停地动,像是在做牙套口腔保健操似的。

    讨厌……

    等“坦克”站定,便轮到徐子充出场了。

    夏梦渔第一次有一种一颗心都悬起来的感觉,全市调考的时候她都没有紧张过……

    她感觉胸口有一个小人在尖叫,又激动又骄傲。

    徐子充披着黑色战袍,帽子微微遮住眼,脚步稳健走向拳台。

    这才叫王者风范好不好?夏梦渔在心里比较着。徐子充就宛如一个黑面杀手,不动声色,可气势却如台风过境一般碾压全场。那个什么“坦克”看起来咋咋呼呼的,一点气势都没有,瞎子才觉得他能赢徐子充。

    那些买坦克赢的都是傻叉!

    这里是“拳王潘恩”的主场,有很多他的拳击迷,所以徐子充一出场,现场就掌声雷动,欢呼声和尖叫声响彻场馆。

    夏梦渔也被大家的情绪所感染,拿起旁边的两面旗子,放飞胸口那个尖叫的小人,瞬间化身成徐子充的啦啦队长。

    “潘恩,最帅!潘恩,最酷!潘恩,fighting!”

    “徐子充!啊啊啊!干翻洋鬼子!”

    徐子充脚步一顿,差点就是一个趔趄。

    他往拳台下看去,只见夏梦渔一身宝贝装,激动的在下面挥着“牧神潘恩”的旗子,又蹦又跳又扭的,简直就像是一个上了发条的洋娃娃。

    动作那么大,也不怕把假发甩掉了……

    徐子充无奈地叹一口气,迈着大长腿轻松跨过围栏,走上拳台。

    抖落战袍,两边拳手都已做好战斗的准备,这时候徐子充忽然走到裁判身边,对他说了句什么。

    裁判一愣,微笑着点点头,示意他去。

    大家正奇怪着,就见到徐子充走到拳台边缘,双手搭在围绳上,弯下腰对还在那边蹦蹦跳跳地夏梦渔勾了勾手。

    “潘恩,最帅!潘恩,最酷!潘恩,fighting!”

    “fighting!”

    夏梦渔犹自沉浸在热血沸腾的情绪里,扭着小腰,活力四射。

    “夏梦渔……”

    “哈?”夏梦渔动作一顿。

    徐子充无奈地说:“过来。”

    夏梦渔这才反应过来,立刻屁颠屁颠地跑到拳台前,够着脖子,一双大眼睛直直地看着徐子充,一脸疑惑。

    “怎么了?”她紧张地问:“我是不是吵着你了?”

    “不是。”

    徐子充双拳朝上,伸到夏梦渔面前。

    “嗯?”夏梦渔一脸莫名其妙。

    “fighting form,会不会?”

    夏梦渔一愣,犹犹豫豫地伸出两只手,握成拳头不确定地在徐子充的圈套上拍了一下。

    “这样吗?”

    “对。”徐子充笑了笑,又道:“该你了。”

    “哈?”

    “fighting form.”

    “哦!”

    夏梦渔马上反应过来,也学着徐子充刚刚的样子,笑眯眯地向他伸出拳头,徐子充便也在她的双拳上轻轻地拍了一下。

    原来这就叫做“fighting form”啊。

    “这是什么意思啊?”夏梦渔问。

    “一般是加油的意思,不过在我们这里就是别的意思了。”

    “那在我们这儿是什么意思?”

    徐子充微扬嘴角,难得地露出这样飞扬跋扈的神情。

    “稳赢的意思。”

    夏梦渔笑起来,撩了撩头发,冲着徐子充眨了眨眼,双手画了一个大大的圈,然后在胸口比了一个爱心,小腰一扭,屁股一撅,凹着姿势,元气满满地说:“徐子充,fighting!”

    徐子充微微偏过头,无可奈何地轻笑了一声。

    “稳。”

    裁判吹哨,比赛开始。

    “坦克”是攻击型的选手,不断重拳出击,但是徐子充防守得滴水不漏,基本不留漏洞给他。

    “坦克”打得很憋屈,因为徐子充似乎总能提前判断出他的下一步动向,提前预判,让他白费功夫,到了第一回合后半段明显不像刚开始那样气势逼人。

    缠斗了几次,两人各有得分,第一个回合就这样不咸不淡地结束了。

    大家都觉得这一场估计还是“牧神潘恩”会赢,他的战略意识比“坦克”高出一大截,完全可以弥补体格上跟“坦克”的差距。

    夏梦渔从前对拳击不感兴趣,但是现在倒是看出了些门道来。

    那就是千万不要以为体育竞技不需要智商,要不然就会像“坦克”一样,被徐子充遛着玩儿。

    果然,任何行业想要走到顶端,都是需要智商优势的。

    第二个回合,很明显“坦克”已经沉不住气了,几次粗糙的进攻都被徐子充化解,还挨了好几个重拳。

    只是这个坦克是真的是皮糙肉厚,大概这也是种族天赋吧,他简直就跟一头白熊似的。如果是之前那些中国的拳手,承受徐子充同样的攻击,可能早就被k.o了,但是“坦克”只不过吐了几口血而已,甚至就算是被击倒,都能马上反扑继续投入战斗。

    大家都觉得徐子充这次真的是遇到难缠的角色了。

    不过没关系,就算不能k.o,算技术分应该还是徐子充会赢。

    可就在第二回合快要结束的时候,发生了一件让所有人心脏一紧的事情。

    坦克一记重拳打过去,徐子充迅速护住太阳穴,可万万没想到,那一拳竟然“鬼使神差”地打到徐子充手臂的伤口上。

    徐子充伤口炸裂,鲜血瞬间染红了绷带,脸上也露出痛苦的神色,坦克趁机又是一拳打在了徐子充脸上。

    徐子充虽然稳住了脚步,可是眉骨已经被擦破。

    裁判立刻吹哨,警告“坦克”,但是“坦克”一副无辜的模样,表示自己不是故意的,他也没有明显的犯规动作,裁判也无可奈何。

    第二回合也在这时候结束了。

    赛场上全是徐子充的血,医生和教练立刻冲过来给徐子充处理伤口,而“坦克”却得意地向观众张开双手,丝毫没有羞耻心,挑衅地冲着徐子充嗷嗷叫。

    这一刻所有人都出离愤怒了,就连买坦克赢的人都很气,毕竟坦克是外国人,徐子充是我们自己的拳王啊。

    这他妈也太黑了,拳打得这么脏,一点比赛精神都没有。

    中场音乐准备响起,一旁的模特也准备拿着回合牌上台。

    可就在这时候,一位拳击宝贝忽然跳到拳台边,冲着“坦克”大骂起来,骂得控场的音效师都呆住,忘记放音乐,以至于赛场上一时只剩下这位宝贝的骂声。

    “靠!不要脸!下三滥!打不赢就出阴招的,你是不是男人啊!”

    “you!son of bitch!just look at what you’ve done! you mother**er!fugasshole!damn you!go to hell! go to the dev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