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Chapter 04

作品:《你只能喜欢我

    一旁的小跟班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徐子充一拳揍趴在地上。

    徐子充的拳头力量极大,爆发力惊人,连皮糙肉厚的拳击手都承受不住,更不要说小跟班这种瘦得跟猴子一样的类型。

    兴许是承受不住这世界的残酷,小跟班甚至连叫都没有叫一声,便直挺挺地被击倒,干脆利落地昏迷过去。

    这时候,原本按着夏梦渔的两个小流氓才反应过来,两人从身后操出大砍刀就上,纹身哥也擦了一把脸上的血,拿着短刀冲过来。

    一打三,而且对方有一把短刀、两把砍刀,然而徐子充却依旧不落下风,简直就是丝毫不把三个人放在眼里。

    徐子充浑身散发着一股冷静阴森的气场,气势逼人。三个人明明手里拿着武器,却都一时不敢上前。

    纹身哥给小弟使着眼色,要他们先上。两个小弟却犹犹豫豫的,都被刚才徐子充那一拳给镇住,有些不敢出手。

    三个人似乎一、二、三一起砍过去,叫徐子充分.身乏术,难以应对。然而徐子充早就看穿了他们的意图,他怎么会给人喘息时间?

    只见三个人正准备往上冲,徐子充却已经到了纹身哥面前,一个横踢,干脆利落地把纹身哥的刀子踹飞,然后扯过他的胳膊掰到他身后,直接给他扭断了。

    纹身哥撕心裂肺地喊叫响彻小巷,这一切发生的这样快,也不过几秒钟的时间而已。

    夏梦渔被徐子充动作帅到一时失神,忘记了赶紧逃跑,另一个小跟班也不算笨,举着刀子就朝夏梦渔砍过来。

    砍她做什么!

    夏梦渔眼看就要躲不过去的时候,一只大手从天而降就把她一把扯到身后挡住。

    徐子充一挡一闪,动作迅速敏捷,然而带着夏梦渔这个累赘,还是被刀锋划到了手臂。

    夏梦渔知道自己碍事,赶紧拔腿就跑,跑得远远的,半路还没忘记把徐子充的书包从地上捡起来,仔仔细细地拍了拍灰抱在胸前。

    徐子充见自己流了血,皱了皱眉,心情似乎很不好。

    他也不多啰嗦,三两下就把三个人彻底打趴。现在除了那个昏迷的,另外三个也躺在地上开始痛苦地哼唧,全都不敢再爬起来打了。

    夏梦渔连巷子都还没跑出去,回头一看,徐子充竟然就解决战斗了,便又赶紧跑回来,在三个流氓身上一人踹了一脚,把三人旁边的刀子捡起来,全部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纹身哥胳膊被折断了还不忘记躺在地上放狠话,徒然地想要挣回一点面子。

    “臭小子,你给老子等着!得罪了老子有你丫受的!你也是四中的对吧,老子不会放过你的,你等老子带人来!”

    “哎哟,怎么着?你这是还想报复啊?”夏梦渔抱着徐子充的书包站在他身后,探着脑袋看着纹身哥,冷笑着说:“那没办法,为了不让你报复,我们就只能把你打死了。”

    纹身哥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发展,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别……”

    纹身哥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徐子充拎了起来。

    徐子充一拳接着一拳揍在纹身哥身上,一直打到他的眼神从愤怒到哀求,又从哀求到绝望才松手。

    有的人可以讲道理,但是对于不讲道理的人,就只能以暴制暴。佛祖都还有发怒的表情,都还有金刚杵来伏魔呢。

    夏梦渔知道,对于纹身哥这种欺软怕硬,本质上就无知残酷的人来说,只有一种办法对付,那就是把他打服,打得以后看见你就腿软,听到你的名字就害怕,这样他才会老实。

    夏梦渔狐假虎威,居高临下地看着几个人说:“还来不来找我们呀,还报复不报复了?”

    纹身哥满脸是血,胳膊也断了,腿也折了,疼得连叫一声都叫不出口。

    他目光涣散地摇摇头,灵魂似乎已经不在这个世界,是真的被打怕了。

    “滚吧。”夏梦渔小手一挥。

    另外两个小跟班立刻爬起来,一人拖着一个不能动弹的人,逃命似的走了。

    等人都走了夏梦渔这才转向徐子充。

    “你怎么会忽然出现的?”她问。

    “在学校门口的时候我发现街对面有几个人在看你,就留了个心,想着觉得可能会有危险,就跟过来了。”

    难怪他叫自己路上小心,这个人观察力还真的不是一般强,而且心很细,不简单啊。

    “可以啊兄弟,谢了啊!”夏梦渔锤徐子充一下。

    徐子充微微皱眉,问:“你怎么会惹上这种人?”

    “挣钱养家呗。”夏梦渔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这一回轮到徐子充问不下去了,夏梦渔这是故意怼他。

    知道夏梦渔不会说实话,徐子充懒得再问,向她伸出手,夏梦渔便把书包还给了他。

    “走了。”徐子充背起书包说。

    “诶,等一下!”夏梦渔抓着徐子充的手臂道:“你受伤了,我陪你去医院看看。”

    “没事。”徐子充迅速抽回手。

    “绝对不行,天气热很容易感染的,天知道他们的刀子砍过什么,怎么也要打个破伤风啊,走走走。”

    夏梦渔才不管徐子充拒不拒绝,拉着他打了个的去了附近的医院。

    一上车夏梦渔就给妈妈打电话。

    “妈妈……我好烦哦,物理老师非要留我们前五名上晚自习,说要给我们上小课……你能不能给老师打个电话,说我想回去自己看书。”

    ……

    “你就帮我打一个电话吧,我跟另外几个人进度不一样,不如自己回家学有效率。”

    ……

    “唉,好吧,我知道了……嗯,我会好好上课的……好的,我会听老师的教导的。”

    ……

    “不用给我留饭,我在外面吃。”

    ……

    “妈妈再见。”

    挂了电话,夏梦渔察觉徐子充正打量着她,眼神带着一丝嘲讽。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撒谎啊?”

    徐子充面无表情地收回目光,一路无话。

    他不是没见过人撒谎,是没见过人撒谎也撒得这么曲折离奇的。

    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应该会直接说“老师要留我补课,我要晚回家”,而夏梦渔却是说“不想留下来补课,让妈妈打电话给老师请假”。

    她这样说的好处是给她妈妈一个潜意识,那就是补课是真实发生的事情,问题的关键是“给不给老师请假”而不是“她要晚回家”。

    可见她一个谎里还埋着多少小心思,又多么了解家长的思维方式。

    “哈哈哈,笑死我了。”

    夏梦渔在刷着围脖看段子。

    徐子充瞥了一眼笑得像个小孩子的夏梦渔,内心忽然有一种无可奈何的感觉。

    有时候他觉得自己能看穿她,接有时候又觉得夏梦渔这个人……真的很难理解。

    虽然没有伤到骨头,但是徐子充还是要缝针。

    夏梦渔非常怕疼,从小就惧怕打针,更别说缝针了。

    她看不得这种皮开肉绽的场面,反倒是被缝针的徐子充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连针从他皮肤里穿过的时候,他都一样岿然不动。

    “你不疼吗?”夏梦渔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徐子充,双手交握放在胸口,惨兮兮地说道:“我看着都疼……”

    “还好。”

    “肯定很疼!”夏梦渔心痛不已,气急败坏地对医生说:“你就不能给他打个麻药吗?怎么就这样硬缝呀?我们又不是不给麻药的钱!”

    “真的还好。”徐子充无奈地说,示意医生继续。

    “小伙子挺厉害啊。”医生也忍不住赞叹道:“有怕痛的人,我缝一阵痛晕过去的都有。你挺硬气啊,眉头都不皱一下!”

    “这么痛啊?那你还不给他打麻药?他要缝七针啊!”夏梦渔都要被医生气死了。

    “是他自己选择不打嘛,他能忍住,又不乱动,不打麻药最好。”医生对徐子充说:“你忍一忍,你不乱动我动作也可以快一点。”

    “好。”

    夏梦渔见到抗议无效,干脆把眼睛捂住不看。

    怎么可能不痛啊,从肉里穿过,想想就痛死了。

    过了一会儿,夏梦渔感觉有人抓住了她的手。

    掌心粗粝,温度炙热,肯定是徐子充。

    “好了。”徐子充说。

    夏梦渔这才把手放下来,见到徐子充的伤口已经缝好包扎好了,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痛吗?”她紧张地问。

    “还好……走吧。”

    等两人肩并肩走远了病房里的两位医生才讨论起来。

    “刚刚那对小情侣挺有意思啊,那丫头心疼得都要哭了。”

    “是啊,看那小眼神,肯定超级喜欢那个男生。”

    “哈哈哈,那男生看起来挺木的啊,也不知道能不能接收到人家小姑娘的一片真心。”

    “他肯定也喜欢那个小姑娘啊,要不然怎么故意逞能,连麻药都不打?”

    “唉,真美好。”

    “啊,青春啊……”

    “老了,老了。”

    出了医院,夏梦渔要请徐子充吃饭表达谢意。

    “不用了。”

    “我都跟我妈说了我要上自习,九点才能回去的,哎呀,一起吧,吃吧吃吧。”

    夏梦渔根本不让徐子充拒绝,拉着他去了附近的必胜客。

    “你想吃什么口味的披萨?”

    “随便。”

    “那你喜欢什么口味的?”

    徐子充随便点了个海鲜披萨。

    “不行的,这个主要都是虾,虾性寒,你伤口愈合期间不要吃。”夏梦渔翻着菜单,眼睛一亮道:“这个,夏威夷披萨,水果为主,你要补充维生素……你还要吃什么小吃吗?”

    “点个肉吧。”徐子充刚好翻到鸡翅那一页,随口说道:“鸡翅吧。”

    “怎么可以吃鸡翅?伤口愈合期间不要吃鸡翅、鸡爪这种东西,记住了哈……不过你要补充蛋白质……我看看啊……吃牛排,牛肉蛋白质高。”

    徐子充无言以对。

    “反正都是你决定,还问我做什么?”徐子充冷眼看着夏梦渔道。

    “也对哦……”夏梦渔一点都不为自己的霸道而感到羞愧,干脆地说:“那你别看了,还是我点吧。”

    夏梦渔点了一份最大的夏威夷披萨,四份牛排,一碗意大利面,一份炒饭,一份烤蘑菇,一份烤蜗牛,一份蘑菇汤。

    服务生说:“点多了吧,两个人可能吃不完。”

    “你放心,有他呢,他吃得完的。”

    等服务生走了,徐子充才说:“我万一吃不完呢?”

    “怎么可能?你平时在食堂都吃超多的好不好,你绝对吃得完。”

    夏梦渔观察过,虽然十七八岁的男孩子都吃得多,但是徐子充吃得尤其多,每餐都要吃五个鸡腿,两个鸡蛋。

    “看来你偷窥我很久了。”徐子充忽然说。

    夏梦渔又是一愣,不过这一回她可不会像第一次那样被徐子充忽然的调戏给镇住。

    她往前凑了凑,直视着徐子充的眼睛,笑眯眯凝视着他,一点都不害羞地说:“对啊,我就喜欢偷窥你,谁叫你长得帅呢,不可以吗?”

    徐子充脸上流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羞涩。

    他微微侧过头去,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可以……”

    夏梦渔得意地笑了起来,虽然徐子充的表情变动极其微小,但是还是逃不过她的眼睛。

    从小到大夏梦渔就特别会看人眼色,更别说她都偷偷观察徐子充两年了,他想什么,每个表情是什么意思,她岂会不知道?

    没想到徐子充也会害羞啊,看来以后有办法治他了。

    服务员送果汁和小食上来,两人沉默地吃饭,出乎意料的,他们两个都是吃饭很快的人。徐子充稍微吃得快一点,但是因为他又吃得比夏梦渔多,所以两个人基本上节奏一致地吃完了晚饭。

    吃完饭,他们再次大眼瞪小眼,相顾无言。

    不是夏梦渔不热情,而是徐子充这个人真的很难假熟。每次夏梦渔要跟他瞎扯淡营造一下热烈的气氛,他都不接茬,只嗯啊哦的,超讨厌的。

    夏梦渔看了看时间,还有两个小时要打发,总不能一直干瞪眼下去吧,于是提议道:“时间还早,你要是没别的事情,不如我们一起做点有意思的事情吧?”

    徐子充疑惑地挑挑眉。

    “什么?”

    “超级有意思的事情!”

    只见夏梦渔从书包里拿出一个习题册,啪的一下往桌上一摔,神采飞扬地说:“全都是数学的最后一道大题,boss大集合,我们一起做吧!”

    徐子充的心情有些一言难尽。

    他沉默了一下,无奈地点点头。

    “好。”

    “y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