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Chapter 01

作品:《你只能喜欢我

    去他妈的人言可畏。

    夏梦渔不动神色地听着爸妈议论家族里那位正在闹离婚的阿姨,在心里默默翻白眼。

    她放下碗筷,背上书包。

    “我吃好了,先去补习班。”

    “这么早,不是八点吗?”

    “我要先去预习啊。”

    父母对夏梦渔很放心,她是机关大院里出了名的乖乖女,没有人会怀疑她其实在撒谎。

    一上地铁夏梦渔就给补习班的老师打电话。

    “老师,我今天有点发烧,现在要去医院,您能不能把大纲和习题发给我,我打针的时候可以看,这样下次补习课不会跟不上进度。”

    老师很感动,夏梦渔这种又聪明又努力的类型简直就是每个老师梦想中的完美学生。

    “没关系,下次你提前半小时来,我给你把这周的内容讲一遍。你好好养病,不要总是惦记着学习!”

    夏梦渔气若游丝地说:“谢谢老师,那我先挂了。”

    挂了电话,夏梦渔敏感地察觉到一道冷光刺在自己身上,她回过头,见到徐子充靠在门边,手里拿着课本,正冷眼看着她。

    虽然徐子充带着厚厚的黑框眼镜,但是夏梦渔还是能察觉到他冰冷眼神里暗藏的嘲讽。

    他为什么会在这班地铁上?

    真倒霉……

    夏梦渔毫不犹豫地转过身往别的车厢走去。

    夏梦渔和徐子充是同班同学,一个是班级第一、年级第一的学神,一个是班级第二、年纪前五十的学霸。

    这两个人不仅成绩好,在班上人缘也都极佳,可是他俩却暗地里互相看不惯对方。夏梦渔觉得徐子充“装”,徐子充觉得夏梦渔“假”。

    虽然两人没有明面上表达过厌恶的情绪,别的同学也看不出他们暗流汹涌的敌意,但是高中三年已过去两年,他们却几乎没有说过几句话,只是互相默默地观察,偶尔交换一下嘲讽的眼神和鄙夷的微笑。

    走了四节车厢夏梦渔才停下,她靠着栏杆,也拿出课本,翻到周一上学要讲的内容,认真地开始预习。

    学神和学霸就是一群在学校假装“我根本没有努力不知道为什么考得这么好啊”,私下里却偷偷拼命学习的队伍。

    拳击宝贝们的工作很简单,引拳手入场,在每个回合的休息时间举牌绕场一圈,冲着网络直播的镜头捎首弄姿一番就行,比数学的第一道大题简单多了。

    虽然是第一次做这份工作,但是夏梦渔很快就掌握了诀窍。

    工作间隙模特们坐在拳台边亲热地自拍,见到夏梦渔举着立牌走下场立刻招呼她加入,夏梦渔便热情地凑过去,跟她们一起做作地拗着姿势。

    夏梦渔就是有这种毫无违和感地融入各种环境的能力,宛如一只变色龙,真正实践了什么叫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现场响起一阵欢呼声,是台上出现k.o.了。

    被击倒的拳手倒地不起,夏梦渔觉得奇怪,这看起来也没怎么样啊,怎么就起不来了?躺着做什么,站起来接着干啊!

    没劲……

    结局已定,胜利者嚣张地跳到围栏上冲着观众要欢呼。

    夏梦渔发现,几乎所有的拳手个性都很张扬,一个个不是赵日天就是叶良辰,可见睾.丸酮是怎样一种神奇的身体激素。

    这家搏击俱乐部带有一点地下性质,每场都有赌局,每周都有挑战赛,任何人只要愿意交200块钱的报名费就能参加。每周取得最终胜利的拳手才可以挑战拳王,赢了拳王就能拿到1万元的奖金,拳王若是赢了挑战选手,奖金就自动累积到下周的挑战赛中,奖金池一个季度清空一次,所以最高可以到达12万。

    今天就是一场12万之夜。

    这周取得胜利的挑战拳手看起来挺嚣张,前一场比赛也赢得不费吹灰之力,大家比较看好他,所以这周拳王的赔率稍微比以往高一点点。

    模特们也忍不住下注,怂恿着夏梦渔也跟着一起押这位挑战拳手。

    “很厉害的,第一回合不到一分钟就k.o对手,实力挺强的呀。”

    “是啊,买他赢赔率好高的。”

    夏梦渔拿起手机,笑眯眯地应和道:“好啊好啊,我们一起买挑战拳手!”

    然后夏梦渔毫不犹豫地买了拳王赢。

    稍微动一下脚趾头思考一下就知道挑战者不可能赢好不好。首先俱乐部敢搞什么奖金累积制度就是对这位旗下的拳王极有信心。其次,这位挑战者是有90场对70场的比赛胜率的,所以他肯定不是拳击票友,也不是什么黑马新人,他之所以赢得这么干脆,不是他厉害,而是对手太弱。

    虽然拳王的赔率比较低,下了注也没什么诱惑力,但是赚多少不重要,不赔钱才比较重要,所以夏梦渔毫不犹豫的把自己小金库里的钱全都押在了拳王身上。

    稍作休息,又打了三场表演赛,就到挑战拳王的环节了。

    夏梦渔去后台准备引拳王入场,她拿着战旗走过去,见到阴影中站着一个披着战袍的男人,这个男人身材高大,,身上一点赘肉都没有,像是雕塑出来的一般,肌肉结实,腹肌宛如板砖,硬得让夏梦渔恨不得上去摸一把。

    不愧是拳王,个人管理果然很棒呀。

    而且他的气质跟之前那些拳手都不一样,低着头站在黑暗之中,浑身散发着一股终极boss才有的霸道气场。

    坚毅沉稳,不动声色,自我保护,善于隐藏,仿佛是深潭中的水鬼。

    这倒是让夏梦渔想起一个人来。

    想到那个人夏梦渔就忍不住想翻白眼,徐子充那个装逼犯……

    第一眼见到徐子充,夏梦渔就知道这个人不是什么善茬。虽然他们不曾交谈过,但就像是动物世界里,独居的野兽嗅到同类踏进自己的领地一般,这种本能判断往往比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都还要准确……

    可能就因为知道是同类,所以他们才会互相排斥。

    大自然里喜欢群居的动物只有猎物。

    主持人开始说话了。

    夏梦渔立刻转过身,脸上挂着甜腻妩媚的假笑,抖了抖战旗,在巨大的音乐声里扭着水蛇腰走上台。

    “下面出场的是我们99连胜的拳王!”

    主持充满激情的声音响彻场馆。

    “今天他将继续创造神话,还是会被推下神坛,让我们拭目以待!为他欢呼吧,我们的不败拳王——牧神潘恩!”

    现场的欢呼声几乎要掀翻场馆的屋顶,拳王举起双手回应着所有人的呐喊,然后走下台阶往拳台走。

    此时,夏梦渔也刚好拿着“牧神潘恩”的战旗准备绕场一周。

    就在夏梦渔转身的一刹那,她与正走向拳台的拳王对视了。

    这一眼让夏梦渔差一点没有维持住假笑,也让一贯面无表情的拳王难得地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两人的脚步片刻停滞,不过夏梦渔和徐子充都不是那种撑不住场面的人,在短暂的震惊之后,都立刻收敛心神。

    他们直视着对方的眼睛,彼此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那是一种“老子早就知道你不简单,终于被我逮着了吧”的眼神。

    徐子充继续往拳台走,抖落战袍,露出一身抹了油的腱子肉,脸上难得地挂着一抹微笑,大家都以为那是拳王势在必得的微笑,只有夏梦渔知道那是对她的实力嘲讽。

    夏梦渔冷哼一声,甩了甩她的大波浪,用力一抖战旗,毫不扭捏地挤出一个媚俗的笑容,走到直播镜头前,冲着镜头眨眼、飞吻,转身的时候镜头也很懂观众心理的把焦点聚焦在她那紧身裙包裹着的翘臀上。

    夏梦渔绕场结束的时候徐子充也刚好走到拳台上。

    两个人目不斜视地往前走,也不知道是谁故意的,又是谁在挑衅谁,他们的胳膊轻轻擦了一下,两人脚下的步伐都是一顿。

    一个胳膊的触感又烫又硬,一个皮肤的触感又凉又软。

    他们同时扬了扬嘴角,再次擦肩而过的时候,两人用只有对方能听到的声音,同时在对方的耳边说了三个字。

    “伪君子。”

    “假正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