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Chapter 99

作品:《你只能喜欢我

    强烈推荐:

    订阅不满百分之八十, 24小时后才能看到正文, 此文防盗章  新的一周又开始了。看小说到网

    这周班主任又有新花样,迟到的不打扫卫生,而是要坐到讲台旁边去, 一共两个位置, 只留给最后迟到的两个人。

    兴许是这个惩罚太震撼, 就连徐子充都难得地踩着早自习的铃声到了教室。

    “哟,睡神今天好早啊。”班主任嘲讽地说道:“你这额头又是怎么回事, 从床上掉下来磕着了啊?”

    “嗯。”

    徐子充不要脸地承认了。

    班主任翻了个白眼,招招手道:“进来吧,今天不算你迟到。”

    等大家都到齐了, 班主任才宣布换座位。

    为了全班同学的视力, 也为了公平, 班主任都是每个月换一次座位的。换座位的方法是往斜后方滚动。

    意思就是,假如你是第一大组的第一排, 这周就换到第二大组的第二排, 依次类推,第一大组的最后一排, 则换到第二大组的第一排。

    重点高中一向都是人满为患,一个班五六十人, 教室根本挤不下, 所以第二大组和第三大组是拼在一起的, 四座联排。

    再加上每个组的排数不一定一样多, 所以四座联排的同桌可能每个月都不同。

    这一周, 徐子充、孟辉、夏梦渔、范小乔就成了四人联排的同桌。

    大家见到孟辉跟夏梦渔做坐到了一起,纷纷起哄。

    孟辉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脸上还是有一抹难以掩饰的窃喜,这窃喜自然是被英明无比的班主任看到了。

    “徐子充。”班主任严厉地看着孟辉道:“你跟孟辉换个座位,瞧把他得意的。”

    孟辉都准备坐下了,听到班主任这样说,身子一僵,不可置信地看着班主任,仿佛在怀疑人生。

    “看着我做什么?赶紧的!”

    孟辉那一脸期待落空的模样把全班都弄笑了,他垂头丧气地拿起书包,跟徐子充把座位给换了过来。

    夏梦渔全程目不斜视地收拾桌子,假装这一切都跟自己无关。

    左边的人把书包塞进抽屉里,干脆地落座,没有多余的动作。

    夏梦渔觉得左边的空气温度似乎都升高了。这个徐子充的体温为什么总是那么高,是不是肌肉多的人新陈代谢就快啊?

    夏梦渔伸出手扇了扇脸。

    热。

    数学课上,范小乔和孟辉两个人一直在传纸条。

    夏梦渔和徐子充两个人一边认真听课,一边面无表情地帮他们递纸条,全程毫无交流,仿佛两尊机器人。

    孟辉和范小乔都是班上的活跃分子,有时候要组织什么活动,男生这边一定是孟辉牵头,女生这边也一定是范小乔带着大家配合,所以两人的关系不错。

    他们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全情投入地传纸条,连数学老师出现在自己身边都没有发现。

    数学老师讲着习题,拿着备课本,假装不经意地走到孟辉身旁。

    徐子充踢了孟辉一脚,可是孟辉这家伙超级迟钝,根本没反应过来,正兴冲冲地打开纸条要看。

    悲剧就这样发生了。

    孟辉还没来得及看,那纸条就被数学老师抽走了。

    “孟辉,范小乔,你们有什么话非要在我的课堂上说不可吗?这么专心,我都瞪你们几眼了都没有发现!”

    孟辉和范小乔一个捂着脸低下头不敢直视老师,一个猛地坐直一脸惊慌。

    数学老师展开纸条,阴阳怪气地说:“我来给大家念念,让全班同学都听一听,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国家大事。”

    孟辉和范小乔不约而同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同桌,紧张地浑身都汗毛都立起来了。

    完了,大事不好。

    “卧槽,这两个人的气氛好诡异。”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俩互相看不顺眼。

    数学老师阴阳怪气地念着纸条,同学们一个个都听着莫名其妙的,夏梦渔和徐子充却很快反应过来,这两个傻逼在议论他俩呢。

    两人齐齐转过头看向自己的同桌,一个目光冷冽阴森,一个瞪圆了眼睛咬牙切齿。

    孟辉和范小乔同时缩了缩脑袋,转过头不敢看自己的同桌。

    要死了要死了……

    “你们这是在说谁啊?”数学老师也起了好奇心,扶了扶眼镜,继续抑扬顿挫地念道:“怎么办,我坐在他俩旁边都忍不住觉得好尴尬。”

    班上同学在这一刹那也全都反应过来,齐刷刷看向徐子充和夏梦渔。

    数学老师继续念道:“是啊,要是玲花让我跟学神坐一起不就好了,我们就都不尴尬了……”

    这句话一出来,大家就知道这句是孟辉说的。

    班主任叫做李玲玲,孟辉总说班主任是我们班的班花,所以叫她玲花。

    “呸,美不死你。你说,你是不是喜欢我们小梦渔?”

    嗯,这句肯定是范小乔说的,大家的耳朵都竖起来,大气都不敢出,怕打扰老师念纸条。

    实在是好精彩。

    “没有好嘛……我就是想跟学神请教学习问题。”

    “狗屁,你什么时候学习过?你说实话,你每天盯着夏梦渔看做什么?”

    “还不是因为徐子充说的话我才看学神的。”

    “嗯?徐子充说什么了?”

    “他说夏梦渔很危险,我就想知道夏梦渔哪里危险,所以我就看她啊。”

    听到这里,夏梦渔皱着眉看向徐子充,愤怒地瞄着他。

    他觉得她危险?莫名其妙的,他那么暴力她都没有觉得他危险,竟然倒打一耙。

    真是气死她了……

    徐子充的神色依旧毫无变化,看似淡定无比,也不回应夏梦渔的目光。

    夏梦渔只得又转过头继续假装看课本。

    妈的,超级尴尬。

    按照数学老师歹毒的性格,不念下去是不可能的。

    “我掐指一算,觉得事有蹊跷啊……徐子充为什么说夏梦渔危险?他告诉你为什么没有?”

    “你又不是不知道徐子充这个人,金口难开啊。他如果告诉我为什么了,我还观察什么?真不知道他俩为啥不对付……”

    “唉,我们家梦渔也是,搞不懂她不喜欢徐子充什么。不过估计全班只有我们知道学神和学霸互相讨厌吧?”

    很好,现在全班都知道夏梦渔和徐子充互相讨厌了。

    数学老师终于把纸条念完,夹到了他的课本里,然后也有些尴尬地轻咳了一声。

    现在的高中生,关系怎么这么复杂。

    “孟辉、范小乔,以后上课不要传纸条!”数学老师掩饰住尴尬,继续说道:“好了,大家注意力都在黑板上来,看这里,我们继续讲这道题。”

    ……

    “注意了啊,我马上要变形了……”

    心里知道彼此看不顺眼对方倒是没什么,但是被明确告知就又是另外一种心情了。

    饶是夏梦渔这么假的人也觉得跟徐子充坐在一起很尴尬,尤其是所有同学都知道他俩不对付之后,夏梦渔更加觉得跟徐子充坐在一起浑身不自在。

    仿佛全世界的目光都落在他们身上,都在judge他们。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越加诡异,坐在他们旁边的孟辉和范小乔也难得地一上午都很老实,都知道自己的同桌心情不大好,这时候不能惹。

    班上同学私下里议论了一下,但是学神和学霸的世界大家都不懂,大概成绩好的人都会互相讨厌吧。

    比起他们遥远的世界,大家还是更关心中午吃什么。

    因为是暑假补课,上的都是大课,上午十一点半就下课了,下午两点才上课,中午有两个半小时休息。

    一般男生会去网吧打游戏,女生会随便逛逛,或者补觉。夏梦渔拒绝了范小乔逛街的邀约,打车去了自己最爱的一家餐厅。

    这家店虽然主要卖西餐,但是也搭着卖烘焙食品,夏梦渔觉得他们最棒的就是面包。

    闻到面包的香气夏梦渔便觉得被治愈了,一上午糟糕的心情也稍微得到了一些缓解。

    面包是最简单的食物之一,只要面粉,盐,水就好。

    面团有自己的呼吸,口感、脾性都会随着天气、湿度、水的温度,面粉调配而变化,你只需要把它需要的东西揉在一起,然后静静地让它呆在那里发酵。

    然后它要变成什么样子,就会变成什么样子。

    夏梦渔挑了几款面包,其中有一款是抹茶软欧,她尝了尝,里面夹的是芸豆白豆沙、乳酪、核桃仁、提子干。

    因为夏梦渔善于交际的个性,几乎第一次来就跟店员搞好关系。每次夏梦渔来买面包,店员都要夏梦渔抱怨几句他们的主厨。

    比如说他们的主厨非常事儿,光是砂糖就要三个不同国家的,白豆沙必须是韩国的,乳酪必须是意大利的,面粉必须是法国的……

    所以他们一共有七个供货商,老板都要烦死了。

    那不是当然的吗?

    夏梦渔表面上应和店员,但是私心想,等她以后当了主厨,只会更事儿。比如说这个软欧,虽然味道不错,但是这种意式乳酪跟白豆沙还是些微有些割裂,如果是她,肯定会换成日式的,加大一点甜度,然后把提子干换成蜜豆。

    有时候味道的圆融和谐,比层次丰富要重要。

    抱着一大袋子的面包回了学校,夏梦渔没有回教室,而是在学校僻静的角落里,找了棵大树,坐在草坪上开始吃独食。

    夏梦渔有个缺点,护食。

    她宁愿再给别人买一个,也不肯把自己吃的那一份分别人一口。

    范小乔曾经说过,要是夏梦渔能够把自己手里的食物分给谁,那个人一定是夏梦渔的真爱。

    夏梦渔吃了一口面包,幸福地露出一个满足的笑容来。

    耳机里是法语老师性感又完美的发音,她觉得自己仿佛已经到了法国,在十点半的上午,坐在巴黎街边的咖啡馆,吃一块热腾腾出炉的面包。

    她伸出手,抬头看着天空,阳光从指缝间透过来。

    梦想近在咫尺。

    忽然,夏梦渔感觉自己旁边有动静,夏梦渔取下耳机,疑惑地转过头,见到徐子充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她旁边。

    “有这么好吃吗?”徐子充问。

    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夏梦渔反倒不觉得尴尬。

    “有啊……”夏梦渔说。

    见徐子充不说话,夏梦渔只得客气地问:“你要不要尝尝?”

    “好啊。”

    徐子充倒是一点都不客气。夏梦渔把旁边的纸袋递给徐子充,让他自己挑一个。徐子充翻了翻,里面每一种味道都不一样。

    “没有你手上的那一种。”徐子充说。

    “你非要吃这一种吗?”

    “看起来最好吃啊。”

    夏梦渔相当无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只吃了一口的面包,也没有多犹豫就分了一半给徐子充。

    “棒呀。”徐子充说。

    “你还没有吃就知道棒?敷衍……”

    “我不是说面包棒。”徐子充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夏梦渔,同时张开嘴,轻轻地咬了一口面包道:“不过你选的面包也很棒。”

    夏梦渔撇过脸不看他,不想跟他直勾勾的眼神对视,可是她却还是感觉到徐子充的眼神锁定在自己的脸上。

    徐子充这个人,真的是超级闹心的。

    “你刚刚不是说面包棒那是说什么棒?”夏梦渔咬了一口面包,随口问道,想要掩饰着自己的尴尬。

    “我说棒是因为你不是从来都不把食物分人的吗?”徐子充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道:“看来你也没有范小乔说得那么讨厌我。”

    ……

    “本来没有,但是现在有了。”

    其余的分校学生就很好认了,基本上用肉眼就可以分别出来。

    男生都是一副不爱学习的社会青年模样,一个个叼得不得了。

    女生比较爱打扮,校服裙子都会裁得很短,衣服都比较紧,背的包都很时髦,而且脸上总是挂着一种膨胀的微笑,走起路来仿佛都带着风。

    校花就是带着这样膨胀的微笑以及走路有风的气场出现的。

    又因为校花无论春夏秋冬都只穿夏天的衣服,就算是大冬天也绝对是超短裙配大长靴,一双大长腿极其显眼,所以校花在学校又有个外号叫做“腿玩年”。

    夏梦渔瞟了一眼校花的大长腿,翻了个白眼。

    不就是个子高,腿又细又长吗?有必要每天穿那么短的裙子吗?

    也不怕年纪大了得内风湿……

    “hello?”校花笑得仿佛全班同学的idol,又重复了一遍道:“麻烦谁帮我叫一下徐子充可以吗?”

    孟辉正在专心致志地打游戏,头都不抬,随口说道:“兄弟,有人找。”

    徐子充不动,依旧趴在桌上睡觉。

    夏梦渔冷冷地看了徐子充一眼,心里很不爽,踢了他一脚。

    徐子充这才抬起头来,看向夏梦渔,疑惑地抬了抬眉毛。

    “嗯?”

    夏梦渔皮笑肉不笑地说:“徐子充同学,有人找你。”

    “谁?”

    夏梦渔冷冷地瞥了一眼门口的人,扯了扯嘴角,小声嘟囔道:“你的老情人呗。”

    徐子充很快反应过来。

    “不要胡说八道,我跟她没关系。”

    夏梦渔低下头继续写作业,只听见旁边的人重重地叹一口气。

    徐子充无奈地站起身来,往门口走过去。

    全班同学就这样目送着徐子充走出教室,然后窃窃私语起来。

    夏梦渔的笔写得刷刷响,一旁的范小乔又凑到夏梦渔旁边,小声嘟囔道:“她怎么又来了?还没放弃徐子充啊?”

    “谁知道呢……”

    “她上学期不是跟校草谈恋爱去了吗?我以为她已经不喜欢徐子充,一心扑在校草身上了呢……”

    “我又不是徐桑那个花痴,我怎么知道她想什么?”

    夏梦渔语气有些不耐烦。

    “你跟贺夜阳不是发小吗?你问问他啊!他跟校花分手了吗?为什么分手啊?”

    “我哪知道……贺夜阳那个花心大萝卜,恋爱能谈一个月就不错了。”

    “那肯定是分手了,难怪校花又瞄上徐子充了。啧啧,真是执着,都快倒追两年了。”

    夏梦渔的钢笔恨不得就要把作业本划破了。

    “是啊,真是执着。”夏梦渔抬头看一眼教室的门,阴阳怪气地说:“不过你以为某人不给她添油,她还能真的一直当永动机啊?”

    范小乔敏感地察觉到一丝不对劲。

    “啥意思?你觉得徐子充喜欢校花吗?”

    “人家一叫就去了,真对人家没意思,可以不去啊。”

    范小乔怎么觉得夏梦渔这句话说得这么酸呢?

    “怎么还心疼人家在门口站得热啊?怕人家站累了还是怕人家妆花了?平时也没见着他那么绅士。”

    范小乔看着夏梦渔的表情,看了看站在门口的徐子充,又看了看一脸娇羞的徐桑,好像忽然有了一种大彻大悟的感觉。

    哦哦哦,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夏梦渔一直那么讨厌校花了!

    卧槽,这丫头藏得好深!

    徐子充大约过了三分钟就回了教室,手里还拎着一杯奶茶。

    “哟……”范小乔看一眼夏梦渔,故意打趣徐子充道:“充哥,校花给你买的呀?”

    周围的同学竖着耳朵听。

    “嗯……”徐子充很无奈的样子。

    夏梦渔一边写作业一边不阴不阳地说:“据说奶茶喝多了会变娘。”

    “喝了会变娘的好像是可乐吧?”徐子充说。

    后排同学听到徐子充和夏梦渔互怼,忍不住偷笑起来。

    学神和学霸果然是针锋相对啊!

    范小姐见到夏梦渔的钢笔在作业本上画了一条又深又长的线,她憋住笑,抬头看一眼徐子充。

    大概这位直男还没有闻到夏梦渔那浑身的醋味。

    “徐子充,我们学神最爱喝奶茶了。”范小乔说。

    “给你。”徐子充毫不犹豫地把奶茶递给夏梦渔。

    范小乔立刻转头看了一眼站在窗边还在往里看的校花,只见校花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

    “不要。”

    夏梦渔干脆果断地拒绝。

    这就很尴尬了。

    学霸主动示好,学神冷漠拒绝。

    旁边的同学继续看热闹。

    校花很明显也松了一口气。

    徐子充疑惑地问:“你不是喜欢喝奶茶吗?”

    夏梦渔瞟一眼那杯奶茶,冷笑一声道:“我才不喝这么难喝的奶茶呢。”

    “那你喜欢喝什么样的?”徐子充问。

    “我只喜欢喝鲜奶静冈抹茶加double芝士奶盖和波霸四季奶青去冰三分甜加红豆。”

    徐子充皱皱眉,好麻烦……

    “徐子充,夏梦渔不喝不如给我喝吧!”范小乔说。

    “好。”

    徐子充毫不犹豫地把奶茶扔给了范小乔,趴下继续睡觉。

    范小乔稳稳地接住奶茶,轻咳了一声,然后转过头又看了一眼还在窗边没有走的校花,用力地把吸管戳进杯子里,猛地吸了一口,一副特别满足的样子。

    徐桑横了范小乔一眼,拉着她胖乎乎的闺蜜气鼓鼓地走了。

    贱人!